恭喜四分衛出版詩集《穿牆記》

恭喜范家駿出版新書《神棍》詩集
恭喜詩版榮譽版主蚊人獲得新北市文學獎新詩組第二名

恭喜四分衛出版詩集《穿牆記》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一 4月 27, 2009 10:49 am

 






代序:牆裡牆外
By//臨宵

之一
在你的房間
細數城市倒映的光
你說每盞燈下
都有一襲寂寞的影子
而你在等一窗為你而開的
坐姿。我是一張椅子
描繪從你的窗投射進來的
流星,每顆都有隕歿的心事
露天咖啡館隱隱飄來
淡淡的愁滋味
在牆外撞擊你的呼吸後
被一口氣吹熄

之二
在你的房間
一艘深藍色憂鬱的船
慢慢駛進一座無人的島
島在湖的正中央
恰似你的位置。島民是四季
旅客是季節性潮流,而我
島上無性繁殖的小草
月光是一圈外人不懂的暗號
船日漸怠忽職守
時間持續轉動在這個宇宙內
除了我之外,終究只能
被一口氣吹熄

之三
在你的房間
我和牆同居
你並不知道在你和我
和牆之間,有著多少共通點
以及不同之處
(其實,你並不在意)
他們說太陽底下的陰影
總有被發掘的時候
我和你的牆
在暗黑之下
只能隨時等待著
被一口氣吹熄

之四
在你的房間
有隻不具名的蝙蝠
牠不停地吸食我心裡的兩三事
恰似上癮般地
發酵被不斷干擾的沉默
我還能製造假動作
達陣得分嗎?或者必須投降
安靜在一角編織圍巾等待寒流?
你沒有吐出我的骨頭來
靈魂躺進你左邊的口袋
收集天色,思念卻
被一口氣吹熄

之五
在你的房間
安靜坐成一尊雕像
與窗外的喧囂角力對峙
桌上型電腦播放著
你半夜偷下載好的院線電影
一口可樂一口笑聲一手
挽著我的肩,安靜有時候
是一種甜甜的沉默
昨夜個被你惱怒的氣話
輕輕在你的呼吸之中
淡淡以蜿蜒的曲線
被一口氣吹熄

之六
在你的房間
打開冰箱裡過期未開封的牛奶
舌頭和冰冷的味道聊起了
喉嚨底下那口深深的井
秘密是不能傳喻的,秘密
是用來探視眼神暗處的真相
與坦承。 拿起手機撥通
你的號碼,刻意不發出聲息
讓時間口吃在我們之間
扁成一條無形的線。我喝光整瓶牛奶
坐在沙發上等著你收線
然後……被一口氣吹熄

之七
在你的房間
媽媽是一首寫滿牆的寓言
像年中的那場災難
沒有人願意記憶
也沒有人敢於提起
而爸爸是一張被磨損過度的桌子
上頭複刻著思念與傷.痛
誰都不明白這樣的戲碼
是出自那位編劇的筆
只希望一切都是場夢
可以輕易的
被一口氣吹熄

之八
在你的房間
夢僅僅只是夢
床安載著你的眠夢
牆吸附所有想進來的喧囂

馬路有著深濃的黑眼圈
每晚敲在你的夢旁
想吃一口濃郁的睡意
盡責的紅綠燈持續發光
照亮每個來回徘徊的影子

你揉揉耳朵,打開我的眼睛
讓城市的不安與焦躁
被一口氣吹熄
Oct17'08 11:26

之九
在你的房間
有碼頭孤獨的汗味與遠眺
時間跟枕頭藉著月光搭起一座橋
一座喧囂卻不被聽見的安靜;而安靜是
儀式裡最常被用來傳喻的工具,你常說:等待
就像是一架隱形的攝影機,卻不等於安靜。
漲潮了。浪打進沒有開窗的房間裡
沙發透著淡淡海洋的波光,鹽粒散落地毯上
凝固被深深掩護的某種,某種暗示
碼頭在遠處試著手寫一封瓶中信,很想老套地
藉著潮汐將玻璃捲成一個空的瓶子,卻總是遭劫而
被一口氣吹熄
Oct18'08 21:51

之十
在你的房間
獸將自己關進一座無形的水色裡,你穿著鞋
將水花一滴滴繡進獸的眼睛,覓食的光找不到你
貪玩的星星錯落在窗帘上,以相守的姿勢等待誰的先離開
傳說是長堤上唯一看過月亮的。我站在長堤向你的房間
以傾斜的角度試圖傾倒某部分抓得我有些疼的意義,但意義
恰似海底不斷增生的水草,濕了卻不見水滴落。
被你一口氣吹熄的暗語都迫吃著孤獨維生
孤獨並不在那裡等著被吃掉,一種莫非定律,發光般地
指引著水底生物往中央集中,你拖了鞋,換上新的睡衣
將檯燈打開之後,關上窗也關上獸的眼睛,說再怎麼精彩
也只能夠被一口氣吹熄
Oct19'08 18:30

之十一
在你的房間
那不是我的房間,是一盞燈
有著夢與寐交錯的光圈中
一個世外桃源。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我們都是他眼裡的桃花,而他
是一陣風吹落的細雨,有著安靜的思想
你是不是也正思索著我和你的身軀
此時是否在原來的地方等著回歸的魂魄?

前方一座宅院裡一個背影將我們喚離情緒
無性別的一種昭示,但誰都不肯定正面的那張臉
是不是帶著亦男亦女的笑容,或者輕輕地就
被一口氣吹熄
Oct25'08 05:49

編者附識:因應聯副文學遊藝場徵文:「龍頭鳳尾詩」。見http://blog.udn.com/lianfuplay/2303570,起始文本(頭尾二行詩)由駐站詩人鴻鴻所作:
在你的房間
被一口氣吹熄


〔自序〕跳舞有時

氣之動物,物之感人,故搖蕩性情,形諸舞詠。照燭三才,暉麗萬有,靈祇待之以致饗,幽微藉之以昭告。動天地,感鬼神,莫近於詩。
――引自《鍾嶸詩品》

曾經有過,在夜晚時才開始呼吸。

例如:半夜颳起大風,呼呼地,達數秒。風聲止息以後,遂披衣而起。閱讀回覆詩作,或者創作。

就像書寫,是邀約,神鬼同感。靜靜地,一個人在燈下靜思書寫,間或有音樂相陪。夜氣,不時地鑽進我的腳底……忙完以後,再摸索著,窸窸窣窣,關燈,回房。

我不知道這樣的舉措,有誰看見?
< BR>相對於書寫:如果說散文或小說是我的外遇,詩便是我一輩子的戀人。
2007.12.09

一分鐘的情事:上邪注

23:59:00
(上邪)
他們因為情感生成的時間不適當
現實環境讓彼此與愛情錯身而過

23:59:01
(我欲與君相知)
在一個鴻濛的夜晚以詩人們慣有
的姿態訴說彼此陷落之後的掙扎
她要求背部需依附在蝡蝡物體上
以免不利於剛受傷脊椎部位的痊
可而他以憐愛的眼神想像女蘿草
到底是脊椎動物附生的諸種神狀
整個事件需追溯到她那年夏天一
次武昌街驚豔的侃侃對話從此他
對她一無所知除了她的名姓以外

23:59:05
她無法接受一見鍾情的浪漫情懷
     ──他在日記上寫著
流言,從武昌街一路盪到街尾
而落葉是妳遺落的行囊嗎
          西風颯颯
     從街的這端到另一端
        
23:59:11
後來他親自揣想了許多藉口和她
聯絡這得感謝老莊以降紀伯侖史
作檉拿破崙徐志摩向他說教的種
種啟示如果從歷史上不能找到答
案只好從文學著手慢慢思索探求
        
23:59:13
           睡著了
  盈盈的思潮瑟縮心靈地一角
        
23:59:15
           睡著了
      睡著的時候還醒著
        
23:59:17
(長命無絕衰)
他在物質條件俱欠缺的情境下探
討角色的定位問題在某個夜晚十
時許友人在淒風苦雨中攜來酒食
而他卻不想喝只感到他的胃虛脹
的難受頻頻問身傍的人們愛的感
覺以及剛愛上一個人的內心感受
        
23:59:21
(山無稜江水為竭)
他和她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獨處一
逕閒閒散散地聊著他心不在焉地
虛應著其實心擺放在忠孝東路A
TT的噴水池旁他該如何來自剖
亦或像上次那樣不知該從何說起
        
23:59:23
以壯士斷腕的方式開始述說他掉
入深淵之後的諸種自瀆方式火車
隆隆從身旁竄過她訝然事情讓人
意外覺得她的心性尚未雕刻完畢
        
23:59:27
(冬雷震震夏雨雪)
他們認為愛過一次死一次生兩次
 ﹝彩虹不是出現時 最美﹞
她最近常常怏怏地活著覺得對不
起許多人在夜晚做出觀星的舉動
        
23:59:30
(天地合)
      ﹝鐘聲敲了一下﹞
在那裡一處無人能夠前往的寰宇
在那裡天是黑黯的他們持著彼此
的密碼彼此的心靈通行證那裡執
爾其手與子偕老在那裡空間結構
是晦澀的這絕對榮耀與絕對黑黯
一旦──
他們解開彼此多重束縛的性
  格性慾勃漲且求索繾綣的其
舌共享彼此沉鬱的內涵追尋
追尋追尋追尋追尋追尋追尋
靈靈靈靈靈靈地眸子的觸動
在那裡一處人造衛星所無法拍攝
的地球照片隱於浩瀚地球的某處
        
23:59:40
一天她託郵差先生帶來一張小卡
裡面一雙眼睛滾了出來卡片上寫
著我離家出走找尋眼睛遺落何方
        
23:59:41
他們之間的關係就像一件亟嶄新
的襯衫一樣線條挺直一旦隨處一
擱就起皺折無法再漿洗打理整齊
情懷一如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
        
23:59:42
            無風
     從一個夢魘,不斷地
       進入另一個夢魘
        
23:59:43
(乃敢與君絕)
他們彼此飽受蚊子的肆虐和侵擾
她常常對他說起心理以及情緒不
適的種種並且言辭閃爍難以捉摸
原來她的心緒經常不定雖然第三
者跟他年齡相彷雖然第三者不能
令她興起心弦的震動不能令她有
感覺當她向他述及熱吻之後的情
境並且嬌憨地說真的沒有感覺耶
他簡直無法傾聽愈形微弱的聲音

23:59:50
他倏忽感到整個建築結構毫無章
法可尋逸出地心引力以外四周荒
淒黯淡寰宇只賸他一人孤立沆瀣
        
23:59:55
        是一種既定的
    ──不同於往日的蒼白
        
23:59:57
喜歡在街燈下睡覺因為沒有壞人
        
23:59:59
他對一分鐘之內不可名狀的情事
還能說些什麼呢

00:00:00
(相較於地球生命錯身的愛情與
之相比我形容為一分鐘的情事)
1989年9月4日
2006.01.30重修

註:相較於地球生命錯身的愛情與之相比我形容為一分鐘的情事;我們每天汲汲營營於生活,面對你(妳)的摯愛,忙碌時,你(妳)每天會惦念他(她)一分鐘嗎?一分鐘……祇要一分鐘就好!
唯年輕所以真摯!這首詩完成於1989年,為維持原貌,我祇作小幅的修潤;既然是錯身──其歷程與經驗豈可重頭來過,當作年輕歲月的作品而已!雖然錯身而過,你我隨著因緣和合際遇裡的芳草偶會再出現新的真愛,不是嗎?可別錯失了喔!

涉水記

象說:我的字典裡沒有猜疑。
──引自〈橡皮書〉

好像上個世紀的遺緒
耳朵、睛瞳、鼻子……
俱在冰河上載沉載浮
你拿出雕刀修整,嫌
輪廓不夠深刻

低頭不見同行者的足跡,抬頭
拉開距離才有等距的勇氣
句子一再地被切割成幾何句型
攔截漂流的長毛象
遺忘與悖反還在等候
叩問星圖
剔亮眉骨
我們的額頭是鵝卵石的微悟
追尋憑藉遲疑,憑藉
血的氣息
沿雪線溯河而過
尋找上游的源頭
寂寞依憑冷僻字
我們是互相取暖的愛斯基摩人
文字是雪橇的餘韻
藉由詩,縫補裁剪禦寒的裘衣

深淵底雪滲骨髓
骨是針
雪是線
悱惻為火
我們抵足等待下一個文明

詩是腹語術,遲疑地< BR>趁風勢張揚詩的燐骨
追尋風的鳳凰
即使你閱讀我
我不過是冰河的嶙峋
初霽的
溶溶水聲

我們的象正穿越雪霰
展示30000歲的孤獨……
2008.09.01


桔梗:潛情書

有一魚族,雌與雄,在深海喋喋嚅嚅地接吻,像山中女狐和落第書生,在床上談整晚的戀愛,天亮了並無人知。
有一癡心之蛇,酒後在廟口現了原形,吐了真意,把殘生香燭一般點著,化作煙追趕走遠的那少婦。桂花香著,也無人知 。
――引自陳義芝〈潛情書〉

月亮是圓的,嫁給了天氣……
詩人的鬼魂也是。

月亮是甜的,
至少被綁在電話線上的
月亮是甜的。

一隻貓頭鷹飛過的時候
不小心飲下黑穹的甜酒釀
卻一頭栽下來,醉死

現場晚睡的秋月說:
貓頭鷹是喝下黑咖啡,才摔下來
貓頭鷹無法替自己辯解
月光背誦的桔梗經

月桂翠青的時候
滿穹的銀碎了
魅黑了
聒噪的一切澱定了
河漢耿耿的銀咒
黑起白落地挽起紗來
青苔說起楚歌唐韻
蒼茫裡的繆思極為年輕
極為年輕的巫孃
美豔娉婷
星墟的脈脈清光
脈脈皓影底下的山精海靈
Moomin也渴了

古月,媚出於老
香蘿帶
繡羅襦
挽玉梭
皓月東上
裊裊白足
深深的星影搖搖
天河漪漣
銀河與永恆拔河
可以結髮
溶溶的月色
所以,貓頭鷹的魚肚白了
所以,風嫋嫋
風軟軟
風款款……
2008.11..05


閱讀與書寫:袁枚〈遣興〉變奏曲

噓!噤聲。
滑鼠輕點,沉聲,別喚醒,她。
字字句句在我的捲軸跑動,Hey,別喚醒夜之絨毛――我輕撫著夜……以思緒,以眼的垂簾,問津。Hey,細細的甬道滑入,滑入,太黑,太深黝的頁面,太闇的岩頁間的閱讀……那是――思索。
Hey,如豆的想法湧上來,佔了一點空間,別急――還黑。亂竄的思緒,尋找著出口,宛如火苗,細緻、粗獷,流竄、飛濺、噴發,光的灼熱,撼動……那是――靈感。
Hey,關閉右上角的按鍵(關閉索引標籤),點入Word書寫。夜,太黑;思緒如晝,如紋之細緻,如旭日之陽,如兔子之舞……那是――書寫。
Hey,別喚醒沉睡之夜。


〈給23 歲的我:生火會的節目單〉

青春是件青衣
我的齒輪正響
征衣剛脫卻
妳竟揮揮手跟我道別了

而我連握別的時刻都已恆失
北部像張揚起的翅
島嶼的寒風颳起
我卻跨不過黝黑的海溝
渡不過罡風的島……

母親是張冰冷的潭
面上的水珠疑冷卻熱
島的水紋如肌膚
身似篷草之飛
黃槿之地
終歸落於土壤

一場ㄈ海灣夕顏
水退歡送會
我們圍著等太陽冷卻
等熒熒的火光逐漸澆息
等待儀式像風歇腳
等待濃煙漸緲

繞著圓圈
然後,23歲的我
撿著麵茶一樣的骨灰
和母親一起
留在甕裡

天際淒黑
海風鹹鹹
黑夜像合腳的襪子
直到生火會的節目單被
燒燼,23歲白色貝螺的海潮聲

我的聲音啞著
等到過年返鄉時
才瞭解門外幾場雷陣雨下的
嚎咷
我依然想像病得太久的母親
雙眼早已被藥浸瞎的世界
2008.01.07


中元夜一隻蠹魚進入鬼雨詩院

眾多Blog裡,望見某位詩人寂寞地按時地投遞書簡,到自己的信箱內,經年不間斷自問自答餵養後花園,那孤單的身影時時震撼我,緣起作此詩。

古文唐院
桐油燈芯下,一隻銀灰蠹魚
趁隙望見你瘦削
咀嚼詩句的長眉側影,Dear L
青春的小墳頂滿山開著野雛菊
肆無忌憚的小黃花
恰似秋天的黃泉
星圖是盛水的湛藍詩
你裝詩句的『古錦囊』閃爍
碧燐的螢光,勃發千載金燦的詩句

一隻蠹魚爬過
落花回風舞的少年郎
綠鬢勾勒榆莢的風霜,催促
騎瘦驢的27載吟詩客
23絲水滴的箜篌引深幽彈奏
冷光滲透距離的憂鬱,一尾跳動的
魚舞成消瘦香楓的魚尾紋

躺下範圍有幾尺?浮圖下
那邊是古隸參天黛色漂泊的杜甫
這邊是生死相承,絡緯懸掛的
233首遺世詩章。鬼雨詩院的飄逸
一隻蠹魚爬過「綠階青櫟道,古柏紋蟠身。」
天陰淒淒,聽那淅瀝鬼雨
斑駁叩窗。聽聽膽汁的蔓草嘔出秋臆
黑氛的蝙蝠一點點的追躡
南山青銅水氛的鐘聲

彷彿你在垂楊老葉荒煙院落
躑躅,一個人拖著病骨
喃喃牽著流浪的詩句
彷彿你在月下停杯小觴
與影子寂寂對話,疾書吟哦
天風送涼的溫熱蝶痕
一隻蠹魚爬過鶴病時的「土甑封茶葉,
山杯鎖竹根。」追棹溪間一朵落寞的秋雲
彷彿你午夜夢迴,秋衾七夕時
猶在蘇小小的錢塘墓前
獨語鄉愁的前世

你猶自在自己的信箱內投遞詩簡
書笈內滿滿霜落的秋律
披上岑寂的衣,岑寂的冷夢
彷彿寒兔被秋雨逗弄
一隻蠹魚爬過「天若有情天亦老」。站在
霓虹侵一輪圓月的星光下
西冷橋畔的江南,一隻蠹魚
展開冷雕漢隸唐碑的結尾:
「幽蘭露,如啼眼。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
2008.08.15




個人第二本詩集《穿牆記》已經出版了喔!

詩集名稱:穿牆記
作者:四分衛
總頁數203頁
膠裝(未穿線)
霧P(光)
沒有摺口
25開本(菊16開)
定價200圓
劃撥帳號:21883463初惠誠

每本200元,需另加手續費20元,以及印刷掛號郵資40元喔(如只需印刷寄出則加20元印刷郵資費用),需在劃撥單上註明姓名(暱稱)、聯絡郵寄地址、電話。
以悄悄話留言郵寄地址的話,作業會更為迅速。北部可以在淡水有河、公館唐山書店購買喔。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60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榮譽分享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