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一棵古榕─選自散文集「面對」

王希成作品區

版主: 希成

尋找一棵古榕─選自散文集「面對」

文章希成 發表於 週五 8月 20, 2004 10:34 pm

 

     尋找一棵古榕

  喜歡古榕,愛它枝葉茂密濃蔭遮天的模樣,愛它骨幹蒼勁鬚根崢嶸的造型,愛它沈穩不帶一絲火氣的隱士風範,更愛它不畏風雨飄搖不懼烈日當空的勇者氣度。

  古榕樹齡泰半近百,有孟加拉榕和印度榕兩類,皆為桑科榕屬喬木,是熱帶亞洲特有的植物。樹高三十公尺以上,枝條間氣生根遍佈,成串成束懸垂而下,象徵歲月滄桑的鬍鬚迎風飄盪,遠遠望去,一派老氣橫秋模樣。

  古榕的身軀壯碩,枝葉繁茂,田野間隨意一站,便可站出幅員寬廣的蔭涼。即便葉縫之間有陽光投射進來,在黑色樹蔭中畫出金黃色的小圓點,仍無損於它的盛夏陰涼效果,似乎古榕的巨大身影一擋,便可擋掉攝氏三十二度以上的炎炎溽暑。

  因為古榕的樹齡,也可能那長可及地的氣生根林相,給鄉人許多聯想,樹神顯靈的鄉野傳說,竟不知何時已無脛而走傳遍整個鄉里,於是綁紅布條,上香祈福拜拜,希望風調雨順,但願年年豐收,在農曆初一、十五特別風行。

  童年的我,相較於高大的古榕,形態上簡直小巫見大巫,心態上又有樹神的故事籠罩,潛意識裏有幾分敬怕。不過在四野茫茫烈日當空的鄉間,榕樹的清爽蔭涼確是休閒遊戲的唯一選擇。

  在榕樹下隨意作夢,不必揮汗如雨奔波於夏陽中;與好友二三人攀爬上樹,抓著成串成束的鬚根擺盪,移形換位,跳躍,藉力鬚根衝進枝葉裏,玩捉迷藏遊戲。又廣又大可上可下的三度空間,還有什麼地方比這裏適合演出孩子的劇本?

  何況,和伙伴玩開之後,敬怕之心早拋到九霄雲外,反而覺得巨人般的古榕十分平易近人,不是那麼高不可攀。甚至,想像他是慈祥的長鬍鬚老公公,脾氣特佳,笑呵呵地任我們在他身上攀爬,拉著鬍子跳躍。

  緣於美妙的童年回憶,開始喜愛古榕。

  離開鄉間逐漸都市化之後,古榕似乎成了遙遠的童夢。高樓大廈林立的都市,寸土寸金的住宅區,古榕這種巨大的植物根本無容身之處,可能移植他處,可能砍伐殆盡。即使學校、公園這類綠化空間較多的地方,與古榕也是緣慳一面。

  懷念鄉間氣度恢宏的古榕,便在陽台上養幾棵榕樹盆景,聊解思慕之情,多少有些望梅止渴的意味。畢竟兩種榕樹大小有別,栽種環境有異,盆景的玲瓏雅緻,焉能取代古榕的廣大蒼勁呢?至少那一樹如巨傘撐開的蔭涼,絕對是盆景望塵莫及的。

  看膩了榕樹盆景,便開始尋找一棵真正的古榕。

  某日,沿著西濱海岸驅車而行,放眼所見的景觀十分優美,藍天、白雲,浪花、紅磚平房與木造舢舨,更有晾曬在沙灘上的魚網一路搜捕海風。永安鄉的魚塭迎面而來,路竹鄉的稻田衝入眼簾,水花與穗浪在曠野中騰躍起伏,生動豐富了整個田園風光。

  二、三隻白鷺鷥由土埂間掠過,順著牠們修長的身影凝望,一棵高大的古榕佇立在土地廟前,幾個農人樹下泡茶聊天,孩子三三兩兩跳繩、爬樹、捉迷藏,似曾相識的畫面使我心中一震:我的童年,我的夢啊!

  古榕約需五、六人合抱,比一般榕樹壯碩許多,枝葉十分繁密,樹榦曲直交錯,別有奇趣造型。鬚根彷彿細繩大小,上下左右長得滿滿皆是,有的幾乎長可及地。停車注視時,正好有個孩子身手矯健的從東面攀爬而上,嬉笑、做鬼臉,突然又從西面抓著鬚根溜滑而下,嗯!真像樹林中的小松鼠,自在、逍遙,無憂無慮。

  那也曾是童年時候的自己呢!榕樹在那裏,大人小孩在那裏,整個慢步調的農閒生活在那裏,而這一切全因為一棵古榕的存在。

  記得童年玩伴可用榕葉吹奏歌曲,簡單動人的旋律,輕易便打動孩子們的心,曲終音未散,已百般央求傳授個中訣竅。在榕葉間找片合適的葉子,地毯式捲合,做成葉笛,認真試吹了老半天,吹得嘴皮都酸了。那段童年的旋律好像還停留在耳際,餘音嬝嬝。

  我們抓蜷曲在樹葉中的小蟲子,攤開葉片,看蟲子倉皇鑽出,落荒而逃;更蹲在地上,欣賞陽光穿透葉縫投射斑斑圓點,樹葉隨風搖曳,圓點也因之變幻各種抽象圖案。有時候拿放大鏡,接引陽光點燃火柴,簡單的折射應用,因為熊熊的焰火而滿懷成就感,歡悅、雀躍。寫生、說故事、吵架,都是古榕樹蔭下的美妙回憶。

  不知道這些正在爬樹的孩子讀書就業之後,會不會和我一樣緬懷榕樹下的點點滴滴呢?

  古榕並未消失,只是日漸稀少了。

  客觀的環境上,許多鄉村都市化,農地搖身變為住宅用地,地價上漲,古榕無棲身之所。主觀意識上,工商社會高度發展,功利主義風行,爬樹的孩子大部分棄農從商,或朝九晚五到外地成為上班族;而樹下的農人因地而富,從事土地開發,或坐享高額的土地租金,出入以進口轎車代步。樹倒了,人散了,鄉間的悠閒不見了。

  望著陽台上欣欣向榮的榕樹盆景,因為勤於照顧,有了幾分縮小版的蒼勁風貌,然蹲踞於一方窄小空間,絕對不如鄉野間古榕的大開大闔恣意生長。該怎麼告訴孩子們榕樹下的童年往事呢?帶他們去西濱海岸走一回吧!至於孩子的孩子,或許只能藉榕樹盆景揣摩想像了。  
最後由 希成 於 週四 11月 17, 2005 8:01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頭像
希成
駐站作家+新詩版顧問
 
文章: 214
註冊時間: 週二 2月 10, 2004 9:57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文章季風 發表於 週三 11月 16, 2005 9:11 pm

 


很喜歡這一段:
古榕的身軀壯碩,枝葉繁茂,田野間隨意一站,便可站出幅員寬廣的蔭涼。即便葉縫之間有陽光投射進來,在黑色樹蔭中畫出金黃色的小圓點,仍無損於它的盛夏陰涼效果,似乎古榕的巨大身影一擋,便可擋掉攝氏三十二度以上的炎炎溽暑。

二、三隻白鷺鷥由土埂間掠過,順著牠們修長的身影凝望,一棵高大的古榕佇立在土地廟前,幾個農人樹下泡茶聊天,孩子三三兩兩跳繩、爬樹、捉迷藏,似曾相識的畫面使我心中一震:『的的』童年,我的夢啊!
抓到大師小疏忽


我從小對花癡迷,對樹懶得睬理,
直到有一天,一個愛樹的朋友帶我到橋頭糖廠,
走在略帶荒涼的廠內小徑,因為乏人管理,
每棵樹的姿勢迎風伸展,我看見許多『活』的樹,
對他們一一敬禮........
頭像
季風
優寫手
 
文章: 2495
註冊時間: 週一 2月 09, 2004 9:42 pm
來自: 高雄
部落格: 觀看文章

謝謝欣賞指教

文章希成 發表於 週四 11月 17, 2005 8:11 pm

 

季風

謝謝欣賞指教
可能在轉檔時發生錯誤
已修正

橋頭糖廠的古榕相當可觀
年齡外貌都古樸雄偉
練氣的人可以張開手掌採氣
寫文章的人可以鬆放想像來去童年

我也非常愛花的
曾經種了上百蘭花
現在懶了
只照顧一些文心蘭、九重葛、茉莉與紫藤
花最能感恩
總會在該開的節季
回報以美麗花顏燦爛辛勤眼神
看花也看生命的消長
蠻好

             希成
頭像
希成
駐站作家+新詩版顧問
 
文章: 214
註冊時間: 週二 2月 10, 2004 9:57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王希成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