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埋

版主: 暄振, 和亭, 姚時晴, 古嘉

【創作】埋

文章臥斧 發表於 週二 9月 27, 2011 11:33 pm

 

今天的計劃比平日的遊戲無聊而且費力,但因為這將是個偉大的挑戰,所以孩子們臉上的汗珠,還是都因為驕傲與期待而閃閃發亮。

坑挖好了。很深。

「好,」擬定實驗的孩子拍拍手,「待會兒我進去之後,請大家幫我把土填回來。」

「什麼時候再挖開呢?」另一個孩子問。

「書上說有人被埋了廿天都沒事,只喝水而已哦;」擬定實驗的孩子拍拍背袋,「況且我還有帶食物,你們開學前再來就好囉。」

大家崇拜地點點頭。擬定實驗的孩子跳進坑裡,大家挽起袖子,鏟起沙土。

許多年後,因為某種緣故,已經邁入中年的孩子們辦了同學會,重新聚首。

多年不見,席間有許多話題要聊,也有許多空白不知如何填補。

「你們記不記得,」為了不讓沉默持續太久,某人從過去挖出一點記憶,「我們有個非常聰明的同學?」

「記得呀,」另一人附議,「就是那個一天到晚在看書、對什麼都有意見的傢伙嘛。」

「後來一直沒聽到他的消息呢,」開啟話題的那人說,「不知他長大後在做什麼?」

附議那人搖搖頭,「可能是小時了了、大未必佳的類型吧。」

大家一起靜默了下來。

接著似乎想起什麼。

然後又是靜默。

過了良久,才有人發聲,「大家覺得今晚的菜色如何?」
================================
臥斧。
把要出口的髒話吞下,然後靜默蠻橫地長大。
臥斧
普通會員
 
文章: 383
註冊時間: 週三 4月 28, 2010 9:47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創作】埋

文章芝言 發表於 週四 9月 29, 2011 1:21 am

 

選擇性的遺忘?
遺忘曾經共同發作的健忘症?
這篇,寧願希望我看過後就不記得了。

問好臥斧
芝言
普通會員
 
文章: 2343
註冊時間: 週日 12月 09, 2007 10:05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創作】埋

文章臥斧 發表於 週二 10月 04, 2011 10:54 pm

 

Hello 芝言:

成長其實伴隨著許多遺忘
這些遺忘常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或者是曾經認為重要、但卻漸漸從生命裡淡去的事
如果很多年之後,忽然發覺:
因為遺忘,所以我們不確定做了/或者沒做某件極要緊的事
那又是如何光景?

也向您問好

Wolf 111004
================================
臥斧。
把要出口的髒話吞下,然後靜默蠻橫地長大。
臥斧
普通會員
 
文章: 383
註冊時間: 週三 4月 28, 2010 9:47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