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暄振, 和亭, 姚時晴, 古嘉

文章路痕 發表於 週一 10月 03, 2011 12:19 am

 

我手拿著梳子,立在鏡子前,真的想死,就是現在。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了,我真希望失去記憶…但我不能。
你是這麼說的,你最愛我的髮,像一條永無止境的美麗河流,當你一邊撫著它,一邊氣喘噓噓地在我的身上載沉載浮的時候,你說我的髮是條慾望之河,配合著你前後挺進的動作,我的髮讓你一醉不起,令你暈眩,無法自拔…你說你的一生,都是我的。

於是我把全部的我交給你,那是因為母性,你吮著我的乳,抓握著我的身體,進入我,使我充實。
但那不是愛,後來我發現,我只是一艘帆船,承載著你的慾望,漲滿了你的自私的風,在隨時可能翻覆滅頂的大海,由你恣意地掌控…多可悲呀我!

所以我想成為自由之舟,是魚也好,是鳥更棒。這是我離開你的理由,你當然不懂,也不准。

你不准,所以你要我一生被髮綑綁,被你的獸性綑綁…我痛心,我逃跑,你猛抓住你要的東西,我美麗的秀髮,試圖扯下它,佔有它,帶走它?即使我哭天搶地哀嚎喊疼!

你走了,手裡抓著一撮你最愛的髮絲,在那場肉搏之後。你是失敗者,躺在地上成為血泊的一塊拼圖,不再是我的舵手,你從海面沉没…因為我的剪子插入了你的胸口。

佛偈說:法法本無髮。
經書闔不上你我的過往,你走了之後,我把最美麗的青絲剪下送給你,但多久了?那些烏黑的記憶仍陰魂不散和我糾纏…

我手拿著梳子,立在鏡子前,頂上無毛...真的想死,就是現在。
頭像
路痕
小說優寫手
 
文章: 676
註冊時間: 週日 9月 25, 2011 12:10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