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 暄振, 和亭, 姚時晴, 古嘉

文章路痕 發表於 週三 10月 12, 2011 4:23 pm

 

「關不住的,妳關了我的身體,就必須釋放我的靈魂。」

他這麼說了之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她不明白,這是真的嗎?從今而後日子裡將不再有他?就像水,空氣,食物一般幾乎,不覺得存在著,但又不能欠缺。
她忽然疑惑:自己要怎麼活下去呢?

她愛他。
真的很愛,愛到每天每小時每分鐘都不願失去他。而他也很寵她,遷就她,讓她,即使當出氣筒,他也沒有二話。這樣的他真的要走了嗎…?

怎麼去形容他呢?不斷的創作,不斷的更新,不斷地冒險,不能一刻呆滯或停止…那麼光芒四射引人注目,不能也不願意安定或滿足…她小心提防著被搶走的他,令她提心吊膽,追蹤得好累。

是自己太平庸了配不上他嗎?還是他太花心不夠專情?一起生活了十年了,十年吔!她仍不能要他乖乖地順服自己。只是這麼一點所有女人小小的私心呀,只是小小的,但也是還沒達成的要求。心裡不能有任何女人這麼簡單要求嗎?為什麼他就做不到呢?

「一心一意的愛我有這麼難嗎?」
「妳要我愛妳的哪一點?精神虐待嗎?…那妳的愛呢?」
「可是,我那麼愛你!你不是不知道…」
「小姐,妳愛的是一條忠實的狗,連尿尿都要聽妳指揮的狗。愛不是佔有,懂嗎?我已經給你十年的時間了,而我失望了,妳改不了的,現在起我將當個人,自由自在的人,懂沒!」

她追了出去,但他不理她痛徹心扉的呼喊。終於消失在街道轉角處…
她跌坐在地上,淚流不止…就要昏厥過去。

這時隣家的小白不知從哪裡奔過來,直接鑽跳進她的懷裡又舔又親。
頭像
路痕
小說優寫手
 
文章: 676
註冊時間: 週日 9月 25, 2011 12:10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