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超人 其廿四

版主: 暄振, 和亭, 姚時晴, 古嘉

【創作】超人 其廿四

文章臥斧 發表於 週二 9月 17, 2013 10:48 pm

 

他兩眼一睜,抬起頭來,瞧見她正慌張地東張西望。

發生了什麼事?他撐起身子,積在背上的泥粉磚石紛紛落下。

我不知道;她搖搖頭,左右張望了一下:待會兒我來查一查。

他站起來,環顧四周,發現放眼所及,一切都成了廢墟。

她和他都是超人聯盟的成員,他具備將無生命物體修復的能力,隸屬於後勤組,最常接到的任務就是把在戰鬥時被其他超人破壞的建築物恢復原狀;而她接觸無生命物體時,能夠讀取使用者殘留在該物體上的情緒及記憶,擔任的是偵察和追蹤的工作。

兩個人四下搜尋,許多超人的屍體被一一翻找出來。走得愈遠,他們的心就愈冷:他們已經步出了聯盟大廈的範圍之外,屍體也從超人變成了平民百姓。

她的眉頭愈鎖愈緊,他在心中生出濃濃的憐惜;雖然對她早就心存愛慕,但他從未對她表白,因為她的男友,正是超人聯盟當中擁有爆炸能力的隊長。曾經有人認為,隊長的爆炸能力似乎沒有極限,哪天如果操控不當就可能會出事,但隊長一直以冷靜自制的態度領隊,使用超能力時也未曾出過亂子,這類雜音,後來也就漸漸消失了。

聯盟大廈的殘餘物中,一定有哪個物體記錄了事發的原因,但他心裡明白,為什麼她遲遲不肯動用自己的能力去找出事件的經過──她擔心自己發覺:這場浩劫真的是隊長造成的。

過了大半天,他們帶著重重的失望走回聯盟大廈。他修好通訊設備,開始向世界的其他角落發射信號,帶著期望等待回應。接下來幾天,除了持續發送信號之外,他陸續修復了居住單位、飲食設備以及交通工具,一面讓他們的基本生活所需不成問題,一面外出探勘。

這世界完了;他心下明白。只有他和她不知為何沒死。但他沒對她說出這個想法;這些日子裡,她鎮日怔怔地坐在窗前發愣,他不想再刺激她。

他駕著飛行器到廢城中搜集生活必需品、修復聯盟大廈中適合存放物資的庫房、替她的居住單位架設各類完善的娛樂設備供她解悶,每晚,他都坐在自己的房間裡的信號發送機前,戴著耳機,以一種不相信但仍執拗的姿態,等待那個不會收到的回應。

這天夜裡,她忽然走進他的房裡,伸手扯下他的耳機:不會有人回應的,別等了。

他看看她的表情,明白她終於鼓起勇氣,從某個殘存物體上讀到了事發的過程。他沒追問,只是輕輕地嘆了口氣:世界完了,對不?沒關係,那就這樣吧;我們雖然是超人,但也有辦不到的事呀。

世界還沒完,因為還有我們在;她說:你可以用你的力量修好一切,我可以用我的力量讀出它們如何運作,這兩個力量加起來,我們可以把這世界帶回原來的軌道。

不成的;他搖頭:只有我們兩個,世界是不可能回復的,而且,有些東西,我沒法子修好。

他望著她,她的表情複雜起來;然後,她毅然決然地上前,吻了他的唇。

過了會兒,她後退幾步,遲疑地問:你不想要我嗎?我讀得到你的情緒,你……

望著她突然圓睜的雙眼,他點點頭:妳讀到的情緒沒錯,我的確很想要妳。

但;她大惑不解地皺著眉:我只能讀到無生命體上的殘存情緒……

嗯;他聳聳肩:我是個機器人。
================================
臥斧。
把要出口的髒話吞下,然後靜默蠻橫地長大。
臥斧
普通會員
 
文章: 383
註冊時間: 週三 4月 28, 2010 9:47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