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天》第80章 缺錢?那就去吃法國炸雞吧!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妍音, 跳舞鯨魚, ocoh

《補天》第80章 缺錢?那就去吃法國炸雞吧!

文章得了夜盲症的吸血鬼 發表於 週一 6月 19, 2017 11:03 am

 

[作者小語]
  腦袋裡長了顆東西,現在四肢常不受控制顫抖個沒完沒了。只能趁沒發作時用電腦,寫作速度全不受控制,請見諒。
……………………………

    細川國彥挑毛病挑的太明白,讓所有台灣官員臉上都是火辣辣的,所以黃杰這話是說出了在場台灣官員的心聲。但細川國彥是沒有權力召集台灣官員開會的,這次的會議是行政院應細川國彥的請求出面召集的。也就是說,黃杰的話指責的不只是細川國彥,還有嚴家淦和蔣經國。

    黃杰是黃浦一期的天子門生,雖說軍事才華比不上杜聿明、宋希濂、張靈甫這些黃浦校友,在蔣介石的心中地位也不如胡宗南,但怎麼說也是曾任陸軍總司令和國防部長的一級上將,資歷比蔣經國深得多。在先前蔣家父子和陳誠的鬥爭中,黃杰雖站在兩蔣這一邊,可那是他對蔣介石忠誠,而非認同蔣經國。像黃杰這樣的老黃浦總是把蔣經國當後生小毛頭看,也瞧不起蔣經國特務治國的手段。

    不受待見的不只是蔣經國,黃杰也像其他的老黃浦一樣瞧不起技術官僚和學者專家。當然,如果這些學者專家是金髮碧眼的洋人,那情況就完全不同了。事實上,要不是聽說今天的會議是美國專家要求召開的,黃杰根本不會理行政院的開會通知──那怕這是嚴家淦蔣經國聯名發出的通知。

    正因如此,當黃杰看到主持會議的是一個日本人而非美國人,他的氣就不打一處來。再聽到細川國彥毫不留情地揭露台灣的問題,黃杰就暴走了。細川國彥長的高大兇惡是不假,但這又不是戰場相博,位高權重的黃杰可不怕細川國彥。

    然而,黃杰這不僅是在質疑細川國彥這個外國和尚亂唸經,也是給行政院臉色看,嚴家淦、蔣經國與幾個中央官員的眼中都閃過一絲不快。他們是不爽細川國彥這麼赤裸裸地打臉,可是黃杰的話看似是指責細川國彥,實則卻是衝著行政院來的。有這樣的省主席,行政院要怎樣做事?

    只是,在講究論資排輩的國民黨裡,連蔣經國都不好與黃杰對著幹。況且,大家也實在是不爽細川國彥的直白。所以大家都把目光望向細川國彥,要知道他怎麼回答黃杰。

    這時只見細川國彥一撇嘴角,露出譏諷的笑容說:「嗯,看來你們大概都不服氣我剛剛說的話,明明有問題卻不肯去面對,這可不是好現象啊!好吧!如果你們的英文閱讀能力沒問題,可以看看手上的資料。我可以告訴你們,這裡面列舉的現象與事件只有少部分是我們這半個月來的調查結果,其他都是由美國日本兩個大使館提供的資料。坦白告訴你們,我認為這些資料的可信度很高。既然我們要投資,為了不讓投資的錢白白浪費掉,就有必要請貴國改善投資環境。」

    聽到這裡,所有官員的臉都綠了,但細川國彥卻視如不見,繼續說道:「至於為何在年假期間找大家來高雄開會這個問題……嗯,其實理由很簡單,就是我請來的那些專家學者的平均日薪是一百零八塊美元,他們又不過農曆年的。況且,為了解決工業原料和燃料的問題,這個星期日我就得離開台灣。我耽擱不起時間,我想貴國也耽擱不起。既然這樣,我想就乾脆在考察的最後一站高雄開會了。」

    一百零八塊美元就是新台幣四千三百二十元,而這年頭台灣十職等高級文官的月薪只八百多塊。也就是說,細川國彥給專家學者的日薪是今天來開會的省府聽處長月薪的五倍!

    細川國彥這話的重心很簡單,就是我的專家時間很值錢,沒有因你們要過節而白白浪費的道理。

    這話講的太坦白,把在場許多台灣官員的肺都快氣炸了。可這場會議是行政院召開的,誰敢不給蔣經國面子?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這麼沒種,至少黃杰就是。只見黃杰又是一拍桌子,怒喝道:「你的人領多少錢關我屁事!哼!這幾年來我國投資的外國人多了,也沒見人這麼不知進退的。也不知中央是怎麼想的,竟然幫著你亂來。」

    全場一片靜默,許多人的背心都開始冒冷汗了。但當事人之一的細川國彥卻只是詫異地看了看仍板著死人臉的蔣經國,又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就用一種淡然的語氣對黃杰說:「我聽說你以前是國防部部長,就以為你一定知道我們和貴國政府達成的合作協議,但看來是我錯了……嗯,既然貴國中央政府有意保密,那我也不能多說。我只能告訴各位,我們和之前來貴國投資的廠商都不一樣。」

    「太複雜的事情我也不說了,我就只說兩點。首先,其他的外國資本只是將貴國當成一個可以賺錢的地方,只要在這裡賺不到錢,它們就會將工廠遷移到其他國家;而我們卻是要把根扎在台灣,要與貴國共榮共枯的。」

  「更重要的是,我們的投資規模和其他人不一樣。我可以告訴各位一個大致的數字,那就是未來五年之內,我們打算在貴國投資的各種事業總和投資金額約有六億美元。這不是一筆小錢,我必須對投資的股東負責,我也希望貴國能有這種覺悟。」

    細川國彥的語音甫落,會議室裡立即是一片譁然。不少人都睜大眼睛張大嘴巴,被六億美元這個天文數字衝擊的頭暈目眩,但也有幾個腦袋活泛的人立即想到這中間驚人的油水,不禁雙眼放光地看著細川國彥這個財神爺。

    每個人所處的位置不同,看到想到的也不同,位高權重的黃杰想的也與其他人不同。他聽到細川國彥說與政府有秘密合作協議,心中一驚,暗道「難道是那件事?」

    黃杰曾任陸軍總司令和國防部部長,在軍中舊屬甚多。雖然他現今已離開軍職,但透過這些舊部,他仍不時接收到許多最新的軍中資訊。日前幾個舊部來拜年時,一個在石門科學院籌備處任職的舊部提起,說是國防部不知從哪裡弄來了一大筆錢,忽然購置了兩部最新的大型電腦與許多先進儀器,還布置了幾項新的研發計畫。只是總統府及國防部都對研發進度催促甚急,以石門科學院籌備處現在有限的人力,許多人都已忙得連續兩個月不能放假云云。

    那時有個在軍情局工作的舊部就說,軍情局正要執行一項絕密計畫,據說是有國外友人會幫忙招募一批科學家。只是這事非他的業務,所以他只知軍情局駐外人員已受命全力協助,但其他細節他一概不知。

  國外友人會幫忙招募一批科學家?

  這話根本沒人相信,要知現在台灣的軍事科技全來自美國,不是台灣不想從其他地方獲得先進軍事科技,而是台灣對外軍購的錢幾乎都來自美援,除非是美國人腦袋進水了,才會讓台灣拿美國的錢去向其他國家買武器。

    台灣只能向美國買武器,偏偏老美不是什麼好人,武器賣的奇貫不說,還不肯賣最好的武器給台灣。最過份的是,就算是賣了武器給台灣,還會要求須經美軍顧問團同意才能使用這些武器。

    老美不可靠,自行研發才是王道。但現在可不是十九世紀,這時代高科技武器的研發需要投入鉅額金錢及大量科技人才,而這兩者都是台灣缺乏的。所以,三年前成立的石門科學研究院籌備處至今仍在籌備狀態。

    嚴格說起來,華人的科學人才還是很多的。但因為政治因素或台灣無法提供比美歐美的研究環境及待遇,絕大多數科學人才是不願意來台灣工作的。拋開政治因素不論,要想爭取優秀科學人才回台工作,就必須投進去令人無法想像的鉅資。台灣可不是中共,不能玩「寧要原子不要褲子」那一套的。況且,美國人也不會輕易允許那些滯美的優秀華人科學人才來台工作的。

    正因如此,當時黃杰根本不信那個在軍情局工作的舊部說的小道消息。但是,現在從細川國彥說的隻言片語裡,黃杰卻忽然發現那個小道消息搞不好是真的。

    從去年十月開始,台北政壇就開始流傳說蔣經國找到了一個大金主。當時黃杰聽了只是嗤之以鼻,心知這八成又是那些蔣經國的狗腿子們在造神──當年老蔣有了張靜江的財力支持才能擊敗群雄,現在小蔣要接班,當然也得有他自己的張靜江。

    台灣地方就那麼大,人就那麼多,有錢人就是那幾百個,經過二十年來的折騰,這些有錢人或死或逃或還在蹲苦窯,剩下的早成了蔣經國的應聲蟲。這些應聲蟲都是靠政府給的特權賺錢的,讓他們偶爾出點錢幫蔣經國辦事是可以的,真要他們傾家蕩產來幫小蔣,沒門!大家都不是初出茅廬的笨蛋,更何況,貌似張靜江後來也不怎麼受老蔣待見,除非腦袋進水了才會想去當小蔣的張靜江。

    然而,沒過多久,黃杰就發現竟然還真有這種傻蛋。雖然,根據黃杰後來的瞭解,那個姓謝的台灣人也不像是特意要幫小蔣的,倒是比較像是花錢買平安。不過,能狠下心來把多數家產拿出來付保護費,這種氣魄確實很有張靜江之風。

    當然,碰到這種大肥羊,不宰上一刀那鐵定是真傻了。黃杰是個聰明人,自然也動過狠狠敲謝文堂一筆的腦筋。只是,他還來不及下手,就又聽說和謝文堂一起開公司的人除了一個叫細川龍馬的日本出版社老闆外,還有英國的大律師和一個美軍電台的節目主持人,這讓黃杰產生了猶豫。再接著,黃杰聽說了警總的人因動了謝文堂的孫子被蔣經國修理的很慘。黃杰知道,這是蔣經國發出的信號──謝家是我的禁臠誰都別想動!小蔣的性格是不容人動他的嘴邊肉的,黃杰可沒打算為此得罪小蔣。

    可是,沒多久黃杰就有點後悔了。天知道這個謝文堂是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跟著人家去炒作英鎊賺了筆天文數字的財富。不過,謝文堂也乖覺得很,竟然一口氣捐了兩億美元給政府,還另外捐了上億美元做公益。當黃杰聽到這事時連腸子都悔青了──這傢伙竟捨得將這一大筆錢吐出來,這下子看在這筆鉅款的份上,老蔣都會罩著謝家,其他人再也別想打謝家的主意了。

    黃杰調查過謝文堂的底細,一個沒落的台灣大家族旁支子弟,年輕時去日本讀過大學,當過幾任台北市議員,與高玉樹交情匪淺,與李國鼎也有往來。但也就是這樣了,黃杰不認為像謝文堂這樣在政治上屬蠅量級的小人物有與蔣經國平等談交易的能力。所以,黃杰一直以為謝家是拿錢買平安的,可是現在他卻覺得謝家和蔣經國之間的關係沒那麼簡單。更精確地說,是那些與謝家合作的人和小蔣之間的關係不簡單,不然蔣經國也不會將為國招募軍工人才這種事委託給他們,甚至要駐外軍情人員全力配合他們。

    黃杰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蔣經國,實在是琢磨不透蔣經國在想什麼。只是他很清楚一點,那就是現在最好不要和細川國彥對著幹。

    其實,黃杰這是因為資訊太少產生了誤判。細川國彥確實是與蔣經國達成了某些合作的共識,不然政府也不會如此遷就了。但是,這個合作的內容卻與黃杰想像的不太一樣。

    從去年八月起出山下奉文寶藏後,謝家與細川家這個同盟就以一日千里的速度成長著。但這是巨量的資金、謝子言的「預知天機」加上田島京木村由伸等人努力的綜合結果,其中有太多投機取巧的成分。只要仔細分析,就可以發現這個迅速壯大的商業勢力其實是很脆弱的。細川龍馬之所以要找細川國彥回來,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危機。而細川國彥也沒讓細川龍馬失望,他不但在最短時間內就釐清問題提出解決方案,還據此與兩蔣談成了合作的共識。

    從去年九月開始,謝文堂及細川家兄妹就已經和兩蔣展開某種形式的合作了。只是,謝文堂與細川家兄妹都不喜歡國民黨,基本上他們是將這些合作界定為花錢買平安,求的是國民黨不要扯後腿就好;而兩蔣則視謝文堂和細川家兄妹為有求於己的商人,一貫地以上對下的態度對待著他們。但等細川國彥接下新世紀與新世界這兩個新興財團的聯合總管理處執行長後,情勢就有了變化。

    謝文堂就是一個誠心正意要蓋好房子的商人,細川家兄妹在本質上就是愛和威權者唱反調的文藝青年。圍繞在他們身邊的小團體,大概只有田島京、木村由伸和謝子言有關照全世界的視野格局,但他們此刻都缺乏能與兩蔣叫板的政治人脈。而細川國彥不僅擁有在田島京木村由伸兩人之上的能力與視野格局,更擁有足以讓兩蔣忌憚的可怕人脈。半個月前新世紀綜合研究所成立時,邀來的五位貴賓與近百封各國政要名流發來的賀電,就讓兩蔣必須待他如上賓。

    與謝文堂和細川家兄妹不同,細川國彥與台灣這塊土地的聯繫,只有太平洋戰爭末期他被徵召入伍後尚未上戰場的短暫時間,那時他曾隨船在高雄待了幾天。沒有對這塊土地的感情,使他用一種異常理性的態度看待國民黨和國民黨對台灣的統治。嚮往自由的細川國彥也不喜歡國民黨,但他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政治變革不會發生在人民一窮二白的社會,而是發生在人民的經濟生活境遇開始改善而政治體制卻未隨之變遷之時。所以他很樂於主動幫國民黨發展經濟,從一開始就擺出了與國民黨全面合作的態度。

    在與蔣經國連著兩天進行將近十個小時的會談中,細川國彥劈頭就丟出兩件禮物──一百萬盎司黃金的存摺以及與阿曼王儲簽訂的密約。細川國彥告訴蔣經國,他已經與謝文堂談妥,從今年起連續五年,謝家會每年向細川家與法國里昂國民銀行購買一百萬盎司黃金,再以這些黃金購買政府公債。有了這五百萬盎司黃金,台灣發行貨幣的能力會大幅增強,以貨幣調節經濟的能力會提高不少。

    細川國彥當年在野村綜合任職時曾長期負責中東業務,認識的中東地區權貴著實不少,但他這次只邀請阿曼的蘇丹阿曼賽義德.泰蒙爾與王儲卡布斯.賽義德。這是因為他與阿曼蘇丹一家的交情非比尋常,是一起逃難一起挨過槍的難友,而且細川國彥中的那一槍還是為了救卡布斯.賽義德才挨的。

    十八世紀時的阿曼是印度洋的海上霸主,但在十九世紀就因政權教權的爭鬥而分裂互相攻伐不休。英國入侵阿曼後,阿曼國內又因反抗英國殖民而更加動盪。當初細川國彥剛被野村綜合派去中東時去拜訪阿曼蘇丹,「很幸運地」遇見一群反英游擊隊欲挾持蘇丹。當事先毫無準備的王宮衛隊死傷慘重,為了不成為城門失火時那條倒楣的大肥魚,細川國彥只得拿起槍和賽義德.泰蒙爾一起抵禦游擊隊,還為了救回當時年僅十四歲的卡布斯.賽義德而挨了一槍,差點就去見了細川家的列祖列宗。

    不過,細川國彥這一槍挨的很有價值,讓他從此成為阿曼王族認定的自己人,也讓他被波斯灣地區的各國貴族認定是真正的朋友。阿拉伯人一旦認為你是自己人好朋友,那可是會死心塌地地對你好,這使細川國彥的業務迅速成長,很快就成為野村綜合在中東地區的負責人。而這一次細川國彥要向國民黨展現他的人脈,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阿曼王族。先前賽義德.泰蒙爾好不容易才統一了阿曼全境,但國內其實還不太平靜,根本不敢隨便出國,就把兒子卡布斯.賽義德派來了。

    現在的阿曼還是英國的保護國,不僅境內仍駐有不少英軍,已經發現的石油、金銅、鉻鐵、石棉等礦產也都被英國人掌控,國家並不富裕。卡布斯.賽義德此行的目的除當細川國彥的啦啦隊外,也是想請細川國彥幫忙尋求外資發展阿曼的建設。而細川國彥也沒讓卡布斯.賽義德失望,和他簽了一紙合作的密約。

    細川國彥和卡布斯.賽義德簽訂的密約要點有四,第一是由細川家與謝家聯手出資一點五億美元設立綠洲開發公司,幫阿曼興建發電廠、海水淡化廠、煉鋼廠、公路碼頭機場、醫院和建立全國電力系統;第二是阿曼給予綠洲開發公司進口的民生物資十五年低關稅優惠,並同意綠洲開發公司在阿曼興建經營大型免稅商場;第三是同意由新世紀集團旗下世紀能源公司以一億美元,取得數處尚未發現油氣的地區的四十年探勘凱採權,但開採所得百分之七十歸阿曼所有;第四是阿曼正式獨立建國後即與中華民國建交。

    無論是以黃金購買公債還是與阿曼的密約,對蔣經國而言都是天上掉下來的大禮物。只是,世上絕無平白無故的好處,細川國彥送出大禮後,就告訴蔣經國,經濟發展是資源、人才、技術、觀念與制度綜合作用的結果,而台灣在這幾方面都不足,尤其是缺乏工業原料與能源的問題,嚴重限制了台灣的經濟發展。新世紀和新世界這兩個集團可以為台灣解決資金、工業原料、能源、技術等問題,前提是中華民國政府必須全力配合他的計畫。
  
    細川國彥很欣賞謝子言所講的區域經濟共同體及世界產業鍊,但細川國彥所提出的計畫更龐大。細川國彥想打造的是一個媲美歐美猶太人經濟勢力的世界級財團,這是個以謝家、細川家為中心,以台灣新世紀香港新世界和日本泉月為主體,以西太平洋第一島鍊為基地的財團。經由泉月,這個財團可將觸角伸入日本,透過新世紀,把勢力擴及到東南亞和中東,而新世界則是進入英國及前大英帝國殖民地的跳板;同時經由推動環太平洋經濟共同體進入美洲,藉由與法國里昂國民銀行的結盟進入歐洲非洲。

    細川國彥揭示的是一個多角化經營,且同時掌控從原料、能源、製造、運輸到販賣完整產業鍊的世界經濟帝國圖像,任何一個獨裁者都不可能容忍身旁存在這樣的勢力,蔣經國也不例外。只是蔣經國也很清楚,現在兩岸之間的角力已經呈現對國民黨越來越不利的情況,國際局勢的變化也是越來越對中共有利,在此情況下,只要能扭轉乾坤,就算是與魔鬼交易也在所不惜。更何況,細川國彥這隻魔鬼提出的條件確實很誘人。

    不過,蔣經國是個謹慎的人,他沒一口答應細川國彥,而是先找了李國鼎、孫運璿等人分析細川國彥的計畫,這才去向蔣介石報告。父子倆又找了嚴家淦、總統府秘書長張群、外交部長魏道明來談了一下午,這才決定有條件接受細川國彥的計畫。他們提出的前提條件不少,其中最主要的是謝家不能有任何與政府政策抵觸的活動,必須協助中華民國購買先進武器及發展武器,國民黨黨營事業要投資新世紀與新世界這兩個集團,須助公營事業及黨營事業取得海外石油極重要礦產所有權。基本上,他們就是想趁機從謝家與細川家身上狠狠咬下一大口。

    國民黨這是獅子大開口,只是這次他們面對的可是一隻戰鬥力比獅子還強大的大棕熊。細川國彥告訴蔣經國,他唯一可以完全承諾的,是讓謝文堂保證絕不讓家人參與政治活動,但同時兩蔣必須保證謝家的人身自由及生命財產安全──台灣的魑魅魍魎太多,沒有鬼王的保護,謝家隨時都有可能被眾鬼生吞活剝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至於其他三點,卻是被細川國彥一熊掌把球打了回來。

    想投資新世紀和新世界集團?那當然歡迎,但必須依照自由市場機制來。不過,誠信建設、新世紀綜合、新世紀科技研究所、新世界實業、新世界地產這五間公司是不上市的,也謝絕投資。

    要我幫忙購買其他國家的重要礦產所有權?沒問題,只要你先跟那個國家的政府說好,讓他們同意把具戰略意義的重要礦產賣給其他國家的政府或政黨,我就幫台灣的公營事業或黨營事業出面談這比交易,還不跟你收仲介費。

    要我幫你買到先進武器?這更好,軍火交易的仲介費可是很嚇人的,我很樂意能發一筆大財。不過,這事得你先擺平美國政府再說。只要美國人同意,那要我幫你向蘇聯買武器都可以。

    細川國彥擊回的球撞在蔣經國臉上,把小蔣打的七葷八素。好在細川國彥還是很有愛心的,右手才抽的蔣經國滿臉豆花,左手就遞上幾張撒隆巴斯──當然是要收錢的。

    細川國彥給的第一張撒隆巴斯,是提議和中華民國政府簽訂一紙供貨合約,規定自一九六九年一月起的十年期間,新世界集團每年賣兩百萬公噸優質鐵礦石與五十萬公噸優質銅礦石給中華民國政府,其售價採浮動價格,訂緊同級鐵礦石銅礦石國際現貨價格的八成。

    這是個對新世界集團很不利的合約,所以細川國彥要求中華民國政府做出補償──同意世紀能源公司在台灣建立超大型油氣儲存基地的計畫、同意世紀能源探勘開採南海石油、以及讓世紀能源進入台灣油品市場。

    這第一張撒隆巴斯很誘人,但細川國彥的索價卻是讓蔣經國心驚肉跳,只覺得細川國彥根本是個不知分寸的狂人。不過,當蔣經國聽到第二張撒隆巴斯的內容時,他才知道細川國彥不只是個狂人,還是個瘋子。

    細川國彥很清楚,要讓謝文堂與細川龍馬肇建的財團發長壯大,人才將會是個重要關鍵。之前細川龍馬高度依賴被日本社會排斥的灣生與企業邊緣人,但在日本終身雇用制文化下,要想吸納更多人才難度太高。當然,建立自己的教育體系和招募社會新鮮人從頭培養也是個方法,但這樣根本緩不濟急。所以細川國彥離開美國時,就利用自己及老婆娘家的人脈找了幾十個專家學者。但這些人大多屬於短期打工性質,也都沒有在東亞長期生活的想法。在此情況下,他必須找到一群至少能在港台待上個三五年甚至更久的人才。

    從一開始細川國彥就沒把目標放在歐美的華人身上,現在海峽兩岸與台灣內部的政治環境太複雜,單這一點就很難吸引海外華人人才回台。細川國彥覬覦的對象,是即將大量逃離鐵幕的捷克斯洛伐克人才。

    捷克斯洛伐克共黨改革派在今年一月五日奪權成功後,就漸次展開改革。不過,十年前匈牙利民主改革遭蘇聯血腥鎮壓的殷鑑在前,不僅捷克斯洛伐克共黨新掌權派提心吊膽,所有支持改革的捷克斯洛伐克人民也不看好改革的結果。於是,在八月二十日二十萬蘇聯軍隊忽然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之前,十萬個捷克斯洛伐克菁英已經趁著鐵幕短暫解封的空間逃往西方世界。這批包含科學家、思想家、作家、醫生、工程師和各級學校教師的菁英大多落腳美國,他們與因各種原因而滯美的台灣人一起,成為推動一九七〇年代美國科技成長的主要推手。

    細川國彥看過謝子言的未來事件記事簿,知道今年春天起捷克斯洛伐克的菁英會開始大量外逃。他是個腦袋活泛之人,立刻就想到可以把這些外逃的捷克斯洛伐克菁英引進到東亞。他的計畫是和讓.保羅.馬吉梅爾合作,在西歐設立一個針對東歐人的人道救援組織,藉機以提供遠比歐美優渥的工作機會把人才騙來東亞。

    捷克斯洛伐克的人民知識水準非常高,可不是什麼沒見過世面的土豹子,不是那麼好騙的。所以細川國彥打算開出比美國同樣工作的三至五倍薪水,還提供免費的住宿和其他福利。更重要的是,他希望兩蔣能同意發給這些捷克斯洛伐克人中華民國臨時護照和至少五年的居留證。現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還是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護照還是很有用的。

    細川國彥很清楚,不管他提的條件再怎麼優渥,也很難吸引到第一流的人才。他的目標是二三流的人才,只要能誘拐到一千個讓他們工作五年,不要說是新世紀集團與新世界集團,整個港台的實力都會大幅提升。

    這是個令人咋舌的借東(歐)風計畫,唯一的問題是這計畫需要中華民國政府配合,而這時的國民黨卻是一怕老美有意見,二怕那些沒被國民黨洗腦過的老外來台灣搞顛覆,連在台居住數十年的神父修女要入籍都被否決,哪會這麼容易同意給那些捷克斯洛伐克人臨時護照?

    細川國彥本以為得再付出一些代價,耗費一番唇舌才能說服蔣經國的,誰知蔣經國沉思了不到十分鐘,就開口問說:「能找到軍工方面的人才?」

    細川國彥不知道蔣經國被一個自稱鬼谷子門徒的小妖孽嚇得夠慘的,已經決並盡一切可能發展自主國防,甚至都已經照著某隻小妖蛾的建議設法綁架束星北等人,所以細川國彥被蔣經國的反應嚇了一跳。不過他一愣之後隨即醒覺過來,苦笑著說他只能盡力卻不能保證--軍工人才一定是美國及北約諸國關注的重點,想要從這些國家那裡虎口奪食可不是件容易事。

    不管怎樣,細川國彥就這樣代替謝文堂與細川家兄妹與兩蔣達成了一連串的交易--雖然那時謝文堂與細川家兄妹都根本不知道他們被某隻大棕熊給賣了。而看來蔣家父子也是很有合作的誠意,不然小蔣也不會大過年的親自南下坐鎮了。

    不過,細川國彥與兩蔣都認為此事不宜張揚,所以知悉者寥寥可數,連黃杰都至今未被告知,更遑論是其他省市官員了。

……………

    這天中午,所有參加會議的人就都在高雄市政府用餐。大過年的,也不知陳啟川是去哪裡弄來了幾十人的飯食,也真是難為他了。只是或許是和蔣經國在場,多數人都是一副食不知味的模樣。

    田島京是不會因蔣經國在場而影響食慾的,他好整以暇地將那碗牛肉麵吃完後,轉頭看了看四周。見細川國彥、細川龍馬這對無良堂兄弟還只顧著與嚴家淦、蔣經國談話,面前的那碗麵幾乎都還沒動,田島京不禁搖了搖頭,低聲嘟嚷說:「這頭大熊真不懂生活的情趣,連頓飯都不讓人好好吃……。」

    田島京嘟嚷完以後,看了眼躲在一旁像小媳婦一樣吃飯的蕭德正,覺得還是過去與他聊聊比較好。正想行動時,眼角卻又瞥見那邊蔣彥士和幾個部長正在低頭談話,幾人的臉上都帶著憂色。田島京想了想,決定還是過去與蔣彥士他們聊聊好了。

    「各位,是國彥的計畫有問題嗎?」

    蔣彥士幾人互相看了看,蔣彥士示意孫運璿回答,後者苦笑著說:「田島先生,我們有人力困難……」

  去年十一月底謝文堂演了一齣令人瞠目結舌的冤大頭戲碼後,得了一大筆意外之財的政府便開始「揮霍」起來,許多在計畫中不在計畫中的建設都被排上了日程。董文琦、蔣彥士、李國鼎、孫運璿這幾個一心為國搞建設的技術官僚每天忙得腳不沾地,卻又樂得連睡覺都會笑醒。只是,好景不常,沒多久他們就很鬱悶地發現,現在的台灣根本吃不下某個冤大頭丟出的大餅。

    從一九五〇年代開始,國民黨為了「建設復興基地」,開始差美國援助下,於日本留下的工業及公共建設基礎上開始推動「四年建設計畫」。不過,由於有發展國營事業及少數特權家族的思維,基本上稍微大一點的建設,一定是只會由榮工處和幾家外省人開的甲級營造廠承包。尤其是由退除役官兵組成的榮工處,更因為蔣經國退輔會主委的身份而幾乎包下了所有的大型工程。

    如此十餘年下來,在沒有競爭者之下,這些壟斷大型公共建設營造業務的廠商不僅在工程技術上進步有限,整體營造能量也沒有提升多少。依照一九六五年開始的第四期四年建設計畫,應該在今年年中開始動工的南橫公路就會幾乎耗盡榮工處的能量。現在因為新國際機場、北迴鐵路、高速公路的興建開始排入規劃,加上細川國彥與阿曼的建設合約,這麼龐大的營建工程量根本不是榮工處能負荷的,就算再加上那幾家有特權背景的甲級營造公司也不行。

    這確實是個問題,可是田島京聽完後卻是只有想掀桌的衝動。他深呼吸幾口氣後,才有點不耐煩地說:「各位,據我所知,現在台灣的營造公司都沒有承接這些工程的技術能力,不管哪一家公司承接這些工程,都勢必得引進歐美日本的先進工程技術。在這種情況下,你們是否該考慮讓更多的營造廠來參與這些工程,好提升貴國的工程能力?」

    田島京才說完,就聽蔣彥士語氣不善地問道:「田島先生,莫非謝文堂想承包這些工程?」

    「嗯?」田島京一愣,看了眼臉色幽幽的蔣彥士,瞬間就明白蔣彥士在想什麼。這讓田島京很火大,但他還是忍住氣說道:「蔣秘書長,謝先生說過了,他的營造公司絕不會承接貴國的公共工程。事實上據我所知,謝先生的公司忙著蓋房子,也沒有能力去承接公共工程。」

    聽到田島京再次保證不動國民黨的乳酪,幾個官員都鬆了一口氣,年紀最大又有留學日本背景的董文琦知道這下怕是得罪大金主了,有點尷尬地打著圓場說說:「田島先生,你不要誤會,我們沒有打壓謝家的意思。你知道的,現在我國財政能力有限,重大公共工程最好還是讓榮工處來做,這樣比較省錢嘛!」

    這裡由怎麼聽都很爛,但田島京也不好再深究下去,只能苦笑著說:「缺錢?那就去吃法國炸雞吧!」
得了夜盲症的吸血鬼
普通會員
 
文章: 224
註冊時間: 週二 2月 04, 2014 8:11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補天》第80章 缺錢?那就去吃法國炸雞吧!

文章xellass 發表於 週二 6月 20, 2017 12:28 pm

 

您是很認真的作者,請多多保重身體;希望您能細水長流地筆耕下去。
祝健康。
陰謀論者|本家在此
墟女二號宅關於我

永遠的冬天|直書版
xellass
普通會員
 
文章: 28
註冊時間: 週四 3月 16, 2017 11:07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