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春(13)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賣春(13)

文章雲心 發表於 週二 4月 17, 2018 5:15 am

 

13、

絕麗的臉孔,沈默不語。杜承湮腦中迅速轉了好幾個想法,在護著晨昕的前提下,實在沒有把握逃出套房。著急時,心裡閃過杜殤守則,他放空地想著:「近水樓台先封樓,一直不懂師父老說這個觀念很重要!撈個水中月,只是眼前的虛幻近利,封樓之後才能等待最真實的結果。處於險境時刻,虛實之間,取捨之間,要能瞬間判斷,自然可以找出生機。現在我是水中月,她是近樓台,我是虛,她是實,這可大大不對。我對她一無所知,她掌握我所有狀況,若是角色互換後,才能符合我實她虛的現況⋯⋯啊,我明白了,好一個杜殤守則,虛實取捨間,絕處逢生就靠這一著了。」

杜承湮反向操作,拉了一旁的椅子,率性地坐了下來,說著:「師父說的沒錯,放個餌才能釣到大魚,只是沒想到來隻美人魚。酷妹,這是請君入甕的戲碼,妳該懂了吧。」

女子眉頭微鎖,右手緩慢移向後腰,依舊不語。

「別急,現在二對一,我師父又將趕來,妳可討不到便宜。再怎麼說,我們與藏武樓也算是同出一脈,我不想為難妳,說出妳的目的,我就放妳走。」

杜承湮賭上對方的來歷,畢竟上次交手過的人,疑似就是藏武樓。若沒算錯,經他這麼一說,眼前的酷妹自當深信落入陷阱。但他萬萬沒想到,接下來的演變,大出他的意料。

酷妹眉頭整個糾結,怒斥一聲:「沒想到李sir交往的人,竟是這麼不入流!」

杜承湮傻怔了一下,還來不及反應,酷妹已從身後取出一把手槍,直指著杜承湮。

「M2手槍⋯⋯妳是便衣?」

酷妹點了點頭,一臉不悅。

杜承湮吐了口氣:「李sir⋯⋯所以李全生是妳的長官?也對,他有我的手機定位系統,妳怎麼不先說?」

「你有給我機會嗎?而且,看來比較像是我等錯人了!」

「槍先放下,只是一場誤會。」

一旁的晨昕終於搞懂狀況,忍不住笑著:「他就是不靈光,這位警察姊姊別介意了。」接著低頭對椅子上的杜承湮說,「承湮,別忘了師父。」

杜承湮站起身來,將晨昕護在身後,接著冷冷問了一句:「全生怎會叫妳過來?」

「機密。」

「妳還有同伴?」

「沒。」酷妹說完,隨即轉身面對套房大門。

「我可以信任妳嗎?」

「你可以不信,我叫谷彤。」

杜承湮閉上眼睛,輕聲說著:「對方五個人,只能逃。」屬於殺手的敏銳,原來他已察覺有不速之客正往套房而來。

「騎我的車,帶她走,我會追上你們。」隨即將鑰匙拋給杜承湮。

杜承湮接過鑰匙,說:「妳明白對方可能不怕妳的子彈嗎?」

「囉嗦!」谷彤不給他遲疑的空間,快手裝上滅音器,手拿安全帽,腳步一動,開門、砸帽、連開三槍,動作一氣呵成!

「還不走!」谷彤靠牆喊著。

杜承湮微微一笑,拉住晨昕的手,說:「又要星移公主抱了,抱緊唷。」一個縱身,杜承湮抱著晨昕奪門而出。身後數道疾勁破空而來,他腳踏星移,卻也無法全數躲開,右肩、左臉龐均被利器劃過,幾滴血絲濺落在晨昕擔憂的臉上。

彎過轉角,又是幾聲槍響,杜承湮心裡有數,谷彤不是泛泛之輩,當務之急,便是帶著晨昕逃離此地。腳步更快,身形若雁,幾個奔馳之後,二人已來到外頭的馬路。左首前方停著一輛紅色重機,杜承湮趕緊上前發動,載著晨昕逃離這漫長的夜晚。

車行一陣,二人已是疲累。杜承湮找到一間汽車旅館投宿,終於可以好好休息。

晨昕梳洗後,但見杜承湮坐在床邊說著:「我已聯絡全生,他說谷彤是上面派來的,要調查那三起死亡案件。而且,指定找他負責,同時提到了我。」

晨昕來到他身旁,蹲在地上,用毛巾輕貼他左臉的傷痕,柔聲說:「承湮,先去洗澡,傷口雖然不深,但還是得處理。」

杜承湮瞧著晨昕迷人的眼睛,內心一陣糾結,他輕嘆一聲,緩緩說著:「唉,地道的出口,無人知曉,我們卻一直被玩弄著。這裡也不能久留,除非找出被追蹤的原因。」

晨昕怔了一下,看著承湮說:「你的意思是,我是原因?」

杜承湮輕點著頭。

晨昕忍住淚水,繼續擦拭他的傷口,淡淡地說:「不怪你,我本來就有事瞞著你。我等等一個人離開,你再回去幫你師父吧。」

「還是不能讓我知道?」

「對不起。」眼見傷口已無血漬滲出,晨昕起身背對著杜承湮,「謝謝你,今晚讓我過足了古人魂。我不會有事的,你要保重。」

看著晨昕緩步離開,杜承湮大喊一聲:「為什麼妳不能信任我?」

停下腳步,晨昕沒有回身,淚水已慢慢流下。

「我以為這個問題,早就⋯⋯不是問題了。」

聽見滴落在地板上的淚珠,杜承湮猛然省悟,想起晨昕早前的一番真心話,如今再問信任,其實是自己先毀掉了對她的信任。

杜承湮驚了滿身冷汗,趕緊上前抱住晨昕,連聲說著:「對不起,是我不對,是我不對⋯⋯我該罰,我該罰!」

晨昕沒有掙脫,任由他抱著,心裡獨自酌飲著傷悲:「我怎麼會怪你呢?你的掙扎,我懂,但我不能要求,你來承擔我的憂愁。」放鬆地靠在他的懷裡,晨昕輕聲唱著歌,「他蒼白的臉瘦了一圈,他說著說著眼裡閃著淚⋯⋯」

在歌聲中,杜承湮慢慢平靜下來,懷中的人兒輕輕掙脫,轉身面對著他說:「杜、承、湮!你是要奴家罰你一輩子嗎?」

「能被妳罰一輩子,怎能不幸福呢?」

「又貧嘴。不過⋯⋯」晨昕皺眉思考著,「原因畢竟在我身上,只是我真的不懂。」

杜承湮閃過一個念頭,於是問著:「妳身上有什麼東西是原本不屬於妳的嗎?」

晨昕想了一下,突然尖叫一聲,從口袋拿出古宅的橘色打火機,而原本螺旋圖案的那一面,竟已被刨除。

杜承湮見狀,拿過打火機,只問了一句:「這是重要的東西嗎?」

「陽棠的東西。」

「棠棠⋯⋯好,所以重要。」他深知晨昕與陽棠有深厚的感情,話不多說,杜承湮巧手拆開打火機,果然在裡面發現一個小型的信號發射器,二人相顧一笑。接著杜承湮將發射器小心取出,再將打火機恢復原狀,還給晨昕。

「現在離開嗎?」晨昕問著。

杜承湮看了一下手錶,說:「我有辦法。」隨即開門往外頭走去,不一會工夫,人又回來。

「快到櫃檯交班的時間,我偷偷放進櫃檯人員的口袋,祈禱他不是住在這裡。」

晨昕噗哧一笑:「這麼不靈光的賭注?」

「累了,先睡覺再說。」

「不行!你還沒洗澡,不准你上床。」

杜承湮欺到她的耳邊,輕聲問:「所以,洗完香香可以抱著妳睡覺囉?」

晨昕羞赧一笑,竊竊地說:「你要記住,奴家身上隨時帶著眉刀喔。」

「哈哈。」杜承湮接著先哄她睡著,一個人進到浴室,拿出師父最後塞給他的咖啡豆,清楚看見豆上刻著二個字「秘境」。

杜承湮沒有多想,身心俱疲的他,趕緊洗完澡,稍微處理好二道傷口。回到床邊,見晨昕正半開著眼,俏皮地盯著他。

「妳好美。」關上燈,輕擁著晨昕,希望能有一場美夢。

-

是的,妳好美。
若倚冬陽入晴空,
淇顏似雪雲簇擁。
頭像
雲心
普通會員
 
文章: 128
註冊時間: 週四 8月 19, 2004 11:52 am
來自: 高雄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