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夢(一)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浮生若夢(一)

文章墨子卿 發表於 週一 11月 06, 2017 4:14 pm

 

  在後台對鏡描眉,傅月笙將臉湊近圓鏡,輕抿了下唇,用食指小心翼翼的擦去多出的一筆,便轉身拿了置放一旁的假髮與頭面一一戴上。半晌,對鏡勾起一方嘴角,鏡中人也同他勾起一方。

  「怎麼還不拿過來?」忽地,朝著鏡中彎起眉眼,傅月笙轉過身來看向裴怵,信步走了過去。裴怵怔了一會兒才小聲的應了一聲,抖開手上掛著的戲服替他穿掛,一邊伸手將他壓在衣服底下的頭髮捋出。

  「瞧你愣頭愣腦的,在想些什麼?」抬手整了整領口,傅月笙睇了他一眼,見他心不在焉的,伸手就想往他頭上揉去,裴怵卻左手一伸扣住了他的手腕,恍惚了一陣才將手鬆開,瞇著眼睛,如嚥足的貓兒一般說道:「阿笙,你真好看。」

  傅月笙聞言,停頓了一會兒才笑罵道:「瞧你這油腔滑舌的,也知道拿你師父打趣了?」

  裴怵低下眉眼,正要開口說些什麼,另一頭卻已經嚷起一陣嘈雜。傅月笙伸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肩,他旋即意會讓過了身,把話嚥了下去,追隨傅月笙撥開簾幕的縫隙探向前臺。

  微醺的光線照在傅月笙身上像鑲了一層金邊,他垂下眼簾,低頭看著自己的手不久,便在一陣鑼鼓、管簫的奏樂下目送他上台。

  隨著樂曲輕顫水袖,他掐指拈扇,一步一搖地在臺上踏步,微啟雙唇咿呀唱道:「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而後,又是弄袖輕甩,一手挾扇,一手推展扇面輕搖,踱了個圈,唱道:「原來奼紫嫣紅開遍……」

  收扇,身姿一低,起身又是一陣婀娜。再抬目時,傅月笙瞥見穆崇已在戲臺下坐定,不由的朝他微勾了個倏忽即逝的弧,一個顧盼又投入戲裡唱道:「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

  等到下了戲,傅月笙只來得及在後台將一身行頭卸下,用紙巾胡亂的卸了臉上的妝,於鏡前睇了片刻,確認儀容妥當,便隨手便抓了件衣服披掛,倉促的向前頭走去。茶樓裡聽戲的客人已散的差不多了,只剩穆崇一人還在座位上睇著臺上啜茶,見傅月笙從後台出來,他便將手上已冷涼的半盞茶放回桌上,收斂思緒,起身相迎。

  「都說穆爺不愛聽戲,今個兒怎麼就想到來我這兒了?」

  「湊巧得了空,又有事與你一說,便來了。」穆崇睇著他打量了一會兒,舒開眉間,難得的勾起嘴角,說道:「外人都說傅家戲班的班主是個精明的主,怎麼如今見你,還是這般冒冒失失的……」

  說著,穆崇抬手便捋著袖子要往他臉上擦去。傅月笙旋即朝後退了一步,有些慌張的問了一句:「你要做甚?」

  穆崇瞋怪的睇了他一眼,伸手按住了傅月笙的肩,便趨近了身,抬手用袖子往他臉上抹去,一邊說道:「你這妝沒卸淨,當心又惹來老爺子叨唸。」

  「我自個兒來就可以了。」

  「別動。」穆崇扭頭瞪了他一眼,咫尺間鼻息噴薄在他臉上,傅月笙只覺得呼吸頓時亂了,腦袋一空,便僵著身子任由穆崇在他臉上擺弄。穆崇見他安份下來,回頭又仔細的捋著袖子在他臉上擦拭,一邊說道:「再一會兒就好了,忍耐些,省得你待會忘記。」

  「喔。」傅月笙乾巴巴的應了一聲,餘光落在穆崇專注的神情上只覺得有些彆扭,於是他嚥了口口水撇開視線,隨意找了個話題說道:「方才你說有事,什麼樣的大事非得讓你跑這一趟的?」

  穆崇將他臉上最後一抹殷紅捋去,掐著他的下巴來回審視了一會兒,這才把他放開,說道:「過幾日我便要成親,這回過來,便是想親自把帖子送來給你。」

  「你是說……」聞言,傅月笙詫異的轉頭,卻沒想到這一急,竟將唇擦過他的唇畔。穆崇似是也沒料想到他有這一舉動,尷尬的咳了一聲,向後避讓了些。傅月笙只得把頭垂下避開他的視線,調整了嗓子,卻聽到自己以一種奇怪的音調問道:「什麼時候的事兒?」

  「前年去江南置辦事情時認識的,想想也是時候,家裡恰好也催的緊,就遣人先去那兒提親,把這婚事給定下。」一邊說著,穆崇伸手從前襟裡拿出一張大紅的帖子遞給他。傅月笙伸手接下,小心翼翼的打開,見裡頭一方寫著穆崇的名字,一方寫了個于繡,便將帖子闔上收了起來,訥訥的說道:「這確是一樁美事。」

  聞聲,穆崇以為他在哭,可抬頭卻見傅月笙彎起嘴角,竟比以往笑起來都要好看。於是權當是自己的錯覺,恍惚了一會兒,便同他笑道:「可不是,這回誰都可以不來,就只有你這個打小和我一起長大的兄弟不行。」

  「兄弟……」小聲的嘟嚷一聲,傅月笙只覺得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乾啞,於是又嚥了嚥口水,輕聲咳了幾聲,彎起眉眼,朝著他笑道:「這事兒我記下了,到時定會準備一份厚禮前去祝賀。」

  「承君一諾。」

  見到穆崇這般拘謹嚴肅的樣子,傅月笙忍不住又笑了一會兒,笑完只覺得一陣疲意襲來,垂下眼簾欲要開口說些什麼,肩上卻忽然一沉,像被人披上了什麼,還不待他反應過來,身旁就傳來低沈溫潤的嗓音說道:「前些日子才染上風寒,怎麼這回又穿的這般單薄就從後台跑出來?」

  「這不是見到舊友忘了麼?」傅月笙柔了眉眼,伸手拍了拍還搭在肩上的手,轉頭便朝穆崇說道:「幾年前來我這兒的,一直忘了給你介紹,這是我家徒弟裴怵。裴怵,這是我和你提過的穆崇。」

  聞言,穆崇欲伸手同他打個招呼,裴怵卻只是看了他一眼,點頭稍微致意後,又將目光投向傅月笙說道:「阿笙,你何時要回去?」

  「跟你說了多少次得叫師父……」傅月笙看著裴怵笑罵,轉而又將目光投向穆崇,略帶歉意的說道:「這孩子有些認生,見了誰都是這樣的,你莫要往心裡去。」

  「你多慮了。」穆崇睇了一眼搭在他肩上的手,轉而看向傅月笙說道:「不過這一看,到讓我想起小阿四。」

  「小阿四?」傅月笙頓了一頓,這才意會過來,看了裴怵一眼說道:「比起小阿四,裴怵可省心多了。只是你……怎麼會忽然把這一人一貓的兜在一塊兒?」

  穆崇垂首愣了一愣,半晌才趨前替他掖緊披風,不著痕跡的撥下擺放在他肩上的手說道:「方才聽你徒兒說,你前陣子病了,可要緊不?需不需要回頭讓李伯過來給你看看。」

  「哪裡是多大的病,不過是染了些風寒罷了。況現在不過是小病方癒,尚還有些體虛,怎勞煩李伯這一趟。」

  「好吧。」穆崇見他推拒,也不好再說些什麼,只好睇了一眼窗外的天色,說道:「我見這天色也晚了,是時候該回去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莫要再操勞,免得落下了什麼病根,又得躺上十天半個月的。」

  「是、是、是,怎麼一個、兩個都這般囉嗦,現下可滿意了。」傅月笙朝著他撇了撇嘴。「穆崇,我就不送你到外頭了。」

  「無妨,以往都是你送我出去。這回我等你進去再走。」

  「好吧。」傅月笙看著他一會兒,轉身拍了拍身旁比自己高上許多的裴怵,說了聲「走吧」,便將身上的披風繫緊,闊步朝屋內的長廊走去。裴怵只比他反應慢些,朝著穆崇睇了個意味不明的眼神,轉身便跟上傅月笙的步伐,再半會兒黏皮糖似的緊貼,伸手一攬竟將他整個人攬入肩下。

  「甭把你的手搭到我肩上來,懶骨頭似的,好好的走。」

  穆崇站在原地,見到二人如此,忍不住蹙起眉頭,開口喚道:「傅月笙。」

  「怎麼?」傅月笙腳步一滯,轉過身來迎向他。

  穆崇似是沒料想到這點,於是看了他好一會兒,張嘴欲要說些什麼,最後卻只從嘴裡擠出了一句話,說道:「照顧好自己。」

  「我哪次沒照顧好自己?」聞言,傅月笙不免失笑,卻仍是應了一聲。「知道了。」
頭像
墨子卿
普通會員
 
文章: 74
註冊時間: 週六 7月 16, 2016 11:18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