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16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16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六 12月 23, 2017 5:10 pm

 

(116)-

在人類悠悠生活之中,中國人的好吃會吃天下皆知。任何的食物落入其口,舌尖立可判定滋味與口感之好壞。這種敏銳的食物感覺,與大自然運行之節氣息息相關。吃若對時對節滋味好,若是時節不對沒滋味。

古早人對吃與節氣貫串一起,演繹出許多特殊的飲食文化,傳衍至今依然是飲食之圭臬。人生兩件大事不可或缺,一是睡眠一是飲食。您若不按時上床睡眠,必定影響到您次日之精神。若是不按時節飲食,絕對吃不出食物的滋味和口感。

中國人的飲食文化,隨著時空之更移而有所變化。然而,萬變不離其宗。不論食物如何的產生變化?它還是脫離不了吃得依時,吃得對時與及時的潛在原則。季節對於吃的影響至鉅,啥麼季節該吃啥麼,似乎是饕家無法突破自然法則。

聰明的中國人,為了飲食與節氣之對應,將一年分成許多節氣。黃曆上劃分的「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它們是中國節氣的四大支柱。除此之外,它們還是中國人養生取材之依憑根源。

家鄉中醫師天祥伯善於養生之道,年紀老邁猶似中壯。腰桿挺直健步如飛。村人每每問他養生之道,它必定會說出一大篇道理讓人信服。他常向問者說:「養生之道無他,春日養肝重調節,夏季護心顧脾胃,秋時須潤肺,冬來養腎機。」道理成篇洋洋灑灑,咬文嚼字囉哩叭唆。

而這些話語聽入文盲的鄉下人耳裡,彷彿是鴨子聽雷有聽沒有懂。至於「不時不食,不烹不食」這是他拿捏飲食之分寸。它的這種說法更使鄉下人聽了,如似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啦。總之,鄉下人羨慕他的養生有成,確是不瞭解他所說出來的養生理論。

其實,古早人對於飲食之時機訂立清楚明白。立春立秋就試飲食重要時機。每個人的體質雖然有所差異,但是飲食之時機大都相同。雖說飲食準則各有不同,但是飲食之間的重點,似乎又是大同小異。

因是之故,中國人養生之道與節氣,始終是不即不離的互相牽連著。為了符合養生之道,在食物的取材方面,必須做到依時按節之要求。如果違背取材原則,食材的滋味將會大打折扣。春天吃藕。夏天吃藕,乃至秋天吃藕,它的滋味與口感絕對不會一樣。

春筍秋筍各具其味,搭配野味或家畜之肉,滋味口感上亦各自千秋。過年時節天氣冷冽,斯時新飆之高麗菜筍,清鍋快炒翻鏟成熟,起鍋之前撒些米酒,滋味口感之好,凡是吃過之人必會吮指回味不已。但是過此時節之高麗菜筍,相同方法快炒出來的滋味口感,絕對不會超過春季之高麗菜筍。

依時符節滋味好,千年歲月皆不變。通常,中國廚師璧精通節氣之劃分。他們熟知季節與飲食的關係,因為節氣就是他們食物取材知依歸。他們不會使用不符節氣之食材,不符節氣之食材會影響到他們的廚藝。家庭主婦雖然別無選擇,可是何食烹煮何物,她們各有自己的一套,否則,她必無法擒伏家人的胃囊。

中國人利用食物拴住世界人口之味覺,其實,他們也都是利用節氣做為助力。中國饕家認為:「吃對時機,吃對食材,享受滋味,享受人生。」就是因為有著這份先見之明,所以才會出現如此高超之烹調藝術嘛。

飲食最重要的是食材之供應,而食材大都去自於大自然。台灣人過度的大自然破壞,已然戕害到天然食物鏈之串連。某日,重回山村之後,瀏覽後龍溪是當然的要務。因為溪畔溪中藏匿著,許多我的自然食材。

故鄉的後龍溪,雖只短暫離別數十載而已,其中之變化卻也不小。這日在小堂弟帶領之下,我們一行五人,浩浩蕩蕩的回到昔日流連終日,以水為伴的後龍溪畔。眾人魚貫走下石壩駁崁便道,穿過沙埔的中心地帶。一片開滿白花黃芯的野刺菠,欣欣向榮,迎風招搖,它們好像是在歡迎我們的到來。

沙埔上之刺菠族繁不及備載,我無法確認它們的族系,但可確信它們的開花結果絕不誤期。大夥來到昔日水獵地區,石棚依舊連綿一望無際,可是溪床之流水已不如從前之順暢浩蕩。小堂弟告訴我說:「自從上游玻璃砂 (石英砂)開採之後,洗砂之廢水順流而下,早已將溪水阻塞而移流。」

他又說:「村人向警察局陳情報案多次,但只能維持短暫時間不開採,很快的又恢復常態啦。」聽他的口氣十分無奈,但是村人也拿不出辦法,只好聽任這條經濟巨蟲,無窮盡的啃噬下去囉!

今天我之拜訪母河後龍溪,只是想來向它報告我的別來無恙,還有對它偌多的思念。然而觀看此景,卻是默然無從開口。於是我撇下對它朝夕的思念,彎腰蹲身準備試試久別少用的水獵技術。其實離開故鄉之後,我在五分埔的河溝裡,也有過多次在泥溝中進行水獵之演練。

如果將兩地之水獵場所做個比較,我還是喜歡在石溪中抓魚。最起碼水獵完成之後,衣服依舊保持著乾淨毫無泥水之汙染。我與小堂弟找到一片,自認為相當理想的水獵石棚。兩人馬上彎腰就位,開挖掘水獵漁區之洩水溝。

依照平常習慣,我們將洩水溝挖得很深,因此水勵缺之積水,迅速流入洩水溝順流而去,水獵區很快便已水退乾淨。洩水期間,我在一顆巨石旁隱住身影,觀看巨石下躲藏的蝦蟹動靜。

許多魚蝦它們會因為水退而想開溜,此時我們就可以趁機將它逮住。果如所料,巨石下水紋波動,藏匿大石下的家伙已有行動。一雙巨大的公蟹毛螯,正在做試探性的動作。公蟹螯大母蟹螯小,我就是依此標準派斷它是一隻公蟹。

說時遲那時快!那蟹試探周遭毫無反應,於是大膽現身離開巨石之掩護。正當它邁步洋洋得意之際,我突然給它來個五指乾坤,抓住它的身軀使它無法動彈。就這樣,這隻巨蟹落入我的水桶內,它還爬爬抓抓想要保命逃生哩。

然而入桶之蟹體型不如想像,而且還有點畸形成長之模樣。我心在想,它一定是溪水汙染的受害者。通常,蟹被人抓在手,必然張螯舞爪想要逃亡。可是此蟹被我重眾丟入桶內,它的反應竟是懶懶不愛活動,真是太出乎意料之外啦。

接下來的工作,兄弟倆開始翻開石頭抓魚蝦。天啊!我們翻了大半片的石頭,所獲竟然是寥寥無幾。昔日石頭翻開魚蝦亂蹦場面,今天卻是少少難見。體型碩大知狗柑仔魚不見啦,活潑勇猛之過山蝦也不見蹤影。現在水桶內的獵物,幾乎都是老弱殘兵,讓人一見獵興銳減。

我與堂弟邊抓邊開口咀咒,很不得那些天殺的溪水殺手立刻遭受天譴。我們繼續邊抓邊罵,邊罵又邊嘆氣,如此狀況持續下去,最後還是萬般無奈的閉嘴。平日溪中常見的白鰻魚和野生鱉,如今一條一隻都見不到。老不容易在一個野鱉爬跡滿佈的沙灘旁,我們見到的是一堆肢離破碎的鱉骨頭。

我猜不出它是被害?還是壽終正寢之自然死亡?兄弟倆因為不忍心見它屍骨暴露,只好在一旁挖個小坑將鱉骨給埋了。埋完鱉骨之後,兄弟倆越抓越不是滋味,眼見太陽當空直射,時間已經是近午時分,再抓下去徒增感慨罷了。

眼見收穫不多,再抓下去也不會有奇蹟出現。於是我下令鳴金收兵,準備回家吃午飯去也。今天的收穫不甚理想,內心之不快難以形容。回家途中我人一路嘮叨不休,此時此刻,昔日之後龍溪便讓我更加的懷念啦。   [待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4075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