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58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58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日 2月 04, 2018 5:06 pm

 

(158)-

我與日本商友藤木君,於1989年抵達西貢。此時的西貢已改名為胡志明市,用以紀念他們統一之功勳。藤木君是日本電子零件貿易商,他邀我一起去越南設廠。言明他負責推銷我負責生產,雙方合作肯定大有前途。

斯時世界景氣盪至谷底,眼見當時機會即將來臨,所以我的內心有點被說動之搖擺。為了徹底了解實際狀況,我們才有這次的市場考察之旅。兩人走出胡志明機場海關,發現自己好像走入時光隧道。街頭來往之車輛陳舊不堪,人稱嘈雜喧喧嚷嚷,如此與從前之情形全無進化改變。

儘管越南統一已有十多年啦,無論政治或經濟幾乎沒有改善。走到郊區參觀場地,依舊留有著殺戮戰場的陰影。再度走回街頭觀察,越南商機好像很有前景。不過,走訪了河內與海防的工業區之後,將多日來的觀察拼湊一下發現,此地的投資時機尚未成熟。

我與藤木君深入的分析研討之後,決定將投資計畫暫時往後稽延。大方向已經決定,於是便將考察行程改為觀光旅行。我們在台商朋友安排之下,在胡志明市參觀了「美軍罪惡展覽館」。館內的展品琳琅滿目,內容無非是詆毀美軍在越南的諸多不是。

基於商人無國界之觀念,我們只用眼看心裏自有判斷。到了河內我們參觀胡志明紀念館,紀念館內充斥著歌功頌德之內涵。我與藤木越看越覺無趣,隨意編個理由結束參觀路程。我問友人是否還有值得攬遊之地?友人非常識趣,隨即帶領我們前往下龍灣觀光。

越南下龍灣觀光景點耳熟能詳,天天幾乎都會有台灣團在此出現。高聲喧嚷好典錢財,簡直就是台灣人的代表符誌。果不其然,兩三個台灣團碰在一起,租船碼頭之現場整個熱鬧哄哄的。

導引觀光的友人一再的強調,下龍灣的景緻絕不輸中國大陸的桂林。下船瀏覽之時發現,下龍灣石筍石林似的小島至少也一千多座。若用「星羅棋佈」來形容它,讓人有著「實至名歸」之感覺。

搭船巡遊下龍灣,海風習習吹面涼。運氣好遇上會唱歌的船伕,高歌一曲不輸天籟。在這裡不管登陸或是坐在船上,石灰岩形成之洞穴或鐘乳石處處可見。因為鐘乳石、石筍、石林、本就是石灰岩地形之特色嘛。友人的這一番介紹令人心動,恨不得立即就可親眼目睹這些勝景。待至親臨現場之後,證實友人所言不假。

綜觀其磅礡之景緻,方知它被列為世界八大奇景之一,一點兒也不過份。至於海防是越南第三大城市,他座落於十六條河流之交會處。越戰期間曾遭美軍機猛烈之轟炸,但現在呈現眼前之景觀,似乎證實當時並未受到重創。

從河內去下龍灣必須經過海防,絕大多數觀光旅客都會在這裡歇腿休息一下。一路車程之顛簸,至此就須換車打尖。這段路程走來非常辛苦,若非具有高昂的遊興支撐著,可能早就打起退堂鼓啦。

我們在下龍灣逗留兩天一夜,頓頓餐餐離不開海鮮大魚大肉。台商友人之胃腸不好,竟然大拉特拉了兩天。臨將返回胡志明市當天,還吊完點滴之後才啟程上路呢。回到胡志明市當天,他的熊貓眼非常明顯,就連腰身也瘦了一大圈。其妻在機場接機之時,見到先生的模樣兒還嚇一大跳咧。

從越南返台之後我非常忙碌,今天來客一批批送走之後,要去機場接機時間已經非常緊迫。司機老王早已發動車子等候,未作交代即已匆忙上車,一路緊催急馳趕往機場,眼見來人所搭乘的班機將要著陸,心急的連催老王快點快點!

司機老王跟我已有多年,知我脾氣甚深,故爾二話不說便緊催油門向前進。人車到達機場,客人搭乘之飛機剛剛著陸不久。我理一理西裝,站在接機室的出口處守候。為防客人錯過接機者,我拿出備好的A4白紙寫上『Ms. Juliet』,用手扶貼在玻璃上等她前來相會。

奇怪!兩班星航飛機的客人都已走光,卻不見有人前來會面。我一心急,趕忙到服務台請求廣播找人。服務小姐說廣播員午休無法照辦,我很生氣想要找櫃檯主人理論。此時,一位打扮入時的少婦前來尋求協助。她問希爾頓飯店如何走法?如果方便請代叫一部計程車。

或許是職業性的警覺,不然就是等人等昏了頭,我竟主動的走上前去問那婦人「需要幫忙嗎?」那婦人我我一眼,接著她說她與朋友約好前來接機了。然而,誰知她在海關門口,等了半天都沒見到人來。

這時我還未察覺她是我要接機的對象,這都該怪那張傳真照片,還有我朋友說她是位少女。眼前這位小小豐滿的少婦,當然不是我要接機的個人囉。儘管我的心裏一再的否定,但嘴巴卻不自覺的問她:「令友從事何種行業?」

她小聲的回答說:「電子貿易……。」我心一震,遂打蛇随棍再問:「貴友的公司在哪裡?」她說「板橋!」天啊!答案已經很明顯了,但還是大膽的接著再問:「妳是茱麗葉.阮玉蕙?」少婦眼睛瞪得圓滾滾,一臉迷惑的問我:「閣下怎會知道我的姓名?」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的說:「哈!好極了!我就是要去接妳的Rex啊~」「噢!您是Rex先生?」她有點不信的搖搖頭,我及時送上名片,這才解除眼前的窘局。身分確定之後,她很放心的與我交談。

話匣子打開,一路上只聽到她嘰哩呱啦的說個沒完沒了。從她小時候說到長大讀書,再從她做小姐談到她出嫁。林林總總說了半天,我才知道我的朋友是她的堂伯。因為她要來台尋找商機,所以,她的堂伯阮文景將她介紹給我。

茱麗葉阮文蕙小姐今年卅五歲,擁有越南婦女的嬌小玲瓏身材。可別小看她身材嬌小玲瓏,腦筋可精怪得很呐。這次她來台之任務,是要幫她伯採購一批電子零件。在多次的談判桌上我發現,她的殺價手段遠超吾友阮文景多多。此外,她還懂得買肉要送蔥的手段。

我與茱麗葉談了一整天的生意,最後才簽下一份五萬美元的訂單。精算過後發現,公司確實吃了些小虧。如果加上她這一星期的招待費用,會計小姐告訴我說:「老闆!您接下這單生意可虧大了!」

生意無常勝,勝敗各商機。在商場翻滾多年的我,經驗豐富那是理所當然。我深知生意就是如此,不是大獲全勝,便是會一敗塗地。然而,我這回的策略昰放長線釣大魚,所以,眼前之小小漏失對我而言,或許就是另單大生意來臨之契機咧。 [待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4068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