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74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74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二 2月 20, 2018 5:08 pm

 

(174)-

我個人深信「行萬里路,讀萬卷書」這句老話。從前閱讀別人的遊記,經常被書中所說的奇風異俗,或者幽美的山川景緻所吸引。待至自己親身經歷旅抵斯土,有些確實如此,有些卻不盡然。

自1990年開始,我至少有五、六年時間都在非洲活動。不論是在貿易或投資上,我們公司都有豐盛的報酬與回饋。這天走訪肯亞分廠,順利的檢視完生產程序,並與幹部們討論過生產計劃,與品管大要之後,距離簽證有效期間還很長。

眼見耶誕節腳步接近,雖然我不是基督徒,但為了攏絡人心,我接受廠長建議,陪員工們過完耶誕節再走不遲。行程旣定,警衛長阿布札知道我喜歡旅行,所以,邀我與他一起回鄕看看山景。

他的家鄉,遠在吉力曼加羅山腳下的艾多雷特鄉村。聽說那裡的部落,人口眾多且又貧窮僻鄕,政府的約束力在此毫無作用。所以,在出發之前我向工廠內的黑人,多方打聽好作心理準備。

我們到達艾多雷特,放眼瞧見一片蒼翠讓我大吃一驚。鎮上零落簡陋的商店與人潮不成比例,由此可見此地貧窮人氣不旺。然而見到他們個個面帶笑容,坦然與外來客打招呼,並未因貧窮而憂愁或自卑,光是這些表象就夠讓人拍手喝采。

進入部落草屋處處,矮屋黑暗的內部,主人與來客都席地而坐。新鮮的牛糞牆壁,還不時的散放著青草味道。午休時間,我與阿布札在一棵巨樹下喝咖啡。這種樹的枝幹看去很瘦,可是葉片茂盛遮蔭廣闊,坐在樹下就有一種涼涼感覺。

不遠處有數個黑人在睡午覺,睡姿誇張睡相滑稽,看了差點讓我忍笑不住。我們邊享受蔭涼邊享受咖啡,不遠處的吉力曼加羅山,矗立雄偉,山頂尖部還有白雪覆蓋。阿布札說此山是他們的神山,傳說:山上居住著許多該部落的先聖先賢,日夜不停的保護著族人。

山頂白雪堆積終年不化,與那黑色的山岩巨石相互輝映。遠眺山形像似一個駝鳥頭,土語稱這座神山叫「吉力曼加羅」(Mt.Kilimanjaro),就是鳥頭的意思。在這座村子裡陰盛陽衰,並還隱藏著許多駭人聽聞的奇異風俗。

阿布札偷偷的告訴我,他說這村子裡有個怪異的祕俗。女孩生長到十一、二歲初經來時,她的母親就帶她上女巫之家,請求女巫為她的女兒舉行「炙禮」,表示她已是個成年人了。

「炙禮」是一種很殘忍的儀式,若讓文明人睇見肯定會大加撻伐。它利用火燒得透紅的鐵片,炙燙女性的陰蒂,使其失去性徵敏感的反應。目的是為防止,少女青春期來臨,忍耐不住春潮,而亂與男性野合破壞童貞。

處女情節在落後地方非常重視,一旦失去童貞,她一輩子都無法抬頭面對社會。落後的非洲大陸,聽說很多地方都有這種惡俗呢。行過「炙禮」之後,女方家長還得準備一隻母雞,送給巫婆當作謝禮。

接受過炙禮的女孩,她必須留在巫婆家中三天。待巫婆檢查過私處的炙傷,穩定且没有傷腫發炎現象,母親便可帶她回家去。阿布札見我滿臉懷疑,他便撂下一句話說:「信不信由你!」

正當我在沉吟之際,阿布札又說出一件更令人匪夷所思之事。他說:此地還有一種叫「驅惡靈」的怪意習俗。這種工作都是由葬儀社的工人擔任。女人喪夫當夜,必須與葬儀社工人同床一夜,如此方可驅逐鬼靈之糾纏。

這種儀式很怪異,聽說只有如此才可以驅逐,依附於女性身體內的惡靈。葬儀社工人縱慾過後,翌日才可以順利的進行埋葬儀式。那些村人也相信,丈夫死後靈魂仍會依附在妻體內,若不將它加以驅逐,日後將會對那女人身體造成不利。

這種古怪的習俗令人作嘔,但您遇見千萬不要妄加批評。聽說有位日本觀光客來此遊玩,聽了導遊之述說忿忿不平,因而開口說是野蠻。結果當天回到投宿的飯店內,一病倒地無法言語無法走路。

幸有路過之巫婆幫他施法驅逐惡靈,這才挽回了他的一條小命。阿布札信口說得口沫橫飛,我却越聽越加迷惑。越是迷惑越想要聽,聽到最後故事已經結束了,他仍撂下那句老話「信不信由你!」做為故事之結束,真拿這傢伙沒辦法。現在我也不得不引用他的話,面對各位說聲:「信不信由你!」

1992年4月初旬,就在我們抵達東非的第三天早上。天剛初曉,雞鳴催促起床之時,曙光微微透出濛亮的光線。突然一聲旱雷平地而起,清澈激烈的響聲騰衝雲霄。黎明前的剎那天色很暗,眼前十步之內虛幻昏黑,讓人毫無實體的感覺。

悽厲的雷聲出現,給人一種很強烈的壓迫感覺。這裡的雷響還真奇怪,完全沒有閃電做前導。在毫無示警的情況下,說來就來讓人防不勝防。而在這寬曠的野地上,雷聲出現完全沒有定軌,想來就來,想敲就敲,讓人無法捉摸。

非洲之雷響趣味十足,時而霹靂漫天,時而悶聲隆隆。有時候間隔時間長長,時斷時續,有時候卻又連綿不絕。或許是因為地曠屋少之緣故?每回雷聲霹靂震耳,比那槍砲聲還要響亮。如在雷響剎那置身曠野,鼻端立即會聞嗅到一股焦臭味。

從前上地理課時,老師曾告訴我們說雷聲是有韻有調的。當時尚為稚幼,對老師的說法嗤之以鼻。萬萬沒想到來到這裡聽雷,這才相信老師所言不謬。您只要凝神諦聽即可聽出雷聲,有的像獅吼有些如虎嘯。又似萬象奔騰,有如馬群狂飆,轟轟隆隆,雷聲不絕於耳。

有時候的雷聲更像群獸逃命,連地皮都震動起來。如果您的膽子不夠壯,不夠大,鐵定會被當場嚇著!雷聲響過之後,跟著而來的是一陣大雨。雨勢越下越大,雷擊過後的焦臭味,仍然還在空中盪漾不散。必須等雨下濃,焦臭味才逐漸消失。

此地之雨降落之前,四周空氣裡先會有濕潤的感覺。待那微風吹起,挾帶的水氣逐漸凝成水滴。水滴遇上水滴結合成雨,起先是輕輕的灑落,然後越下越粗。未幾雨勢變得稠密,密聚著,密聚著,倏爾變成傾盆大雨匹練傾倒而下。

雨勢猖狂的撒下,瞬間天地四合一片迷濛,雨勢倒水似的嘩啦聲響,劈哩啪啦不絕於耳。就在這瞬間裡,雨水像似匹練天掛,眼前一片白茫茫,看不清裡外的人與物。這裡的人們對雨毫無概念,他們以為下雨是上帝賜給他的淋浴。

一路上沒有人避雨,也沒人願意打傘穿雨具。他們任由雨淋毫不在乎,男女老幼一付德性。它們都若無其事的在雨中,來來往往不遮不攔。一些時髦少女被雨淋過,衣物貼身透明,體態凹凸玲瓏有緻,曲線分明,纖毫畢露引人注目!

儘管如此,她們依然我行我素,完全不將曝露當做一回事。但見她們在雨瀟灑自如,既不臉紅也不扭捏。縱使男人賊目直盯她的肉體,她們也都無動於衷。不知這是她們的故意,還是上帝刻意留給男人的眼福呢?

「一雨成災」或「水鄉澤國」,在這裡都不是新鮮名詞。套句現代話來說,它就是排水不良所引起的災難。這座偏遠著名的大城,它是英國人殖民時期留下的傑作。城裡雖然有良好的排水設計,奈何人口增加的速度,遠遠壓過了它的設計容量,這就難怪每雨必然成災。

居住在低窪地區的百姓,每逢雨季來臨,他們總得在洪水中泡個幾天。水退之後,他們又得和泥濘博鬥。上游漂流而下的垃圾堆積於此,日出曝曬立刻臭氣四逸,上煎下逼人不生病那才奇蹟哩。

居民的抱怨總是會有,老天也幫不了甚麼大忙。然而今年不同往年,雨勢超大下得長久之外,還帶著令人談之色變的泥漿狂流光臨。耳際剛聽聞到轟轟聲音,泥石土水掩頭而至。突如其來的災變,直讓人們措手不及。屋垮了,人埋了,眼前狼狽樣相慘不忍睹。

由於長久的乾旱,空氣中的水分早已吸乾,所以,大家都寄盼著雨季能夠早些來臨。暗照此地氣候之常理,當地每年的雨季是自五、六月開始。或許老天爺已經透視出人們的祈盼?

上帝的安排,今年優先的將雨季的水龍頭,提早扭開而普降甘霖。怎知老天爺的一個不留神,雨水給了過頭過多,遂爾造成一片水鄉澤國汪洋大海。雨水停止降落,早已災鴻遍野矣!這種意外災情,可能連造物者自己也沒料到吧?  [待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4075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