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83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83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五 3月 02, 2018 5:07 pm

 

(183)-

中國人的飲食講究「食不厭精,燴不厭細。」說甚麼食材必須對時,說甚麼色香味俱全。其實,個人認為只要能吃的,清潔乾淨就很滿意了。因為我從小生長在苦難環境中,家裏一直都不富有,故爾在飲食上,只求溫飽不敢奢望美好。

偏偏上天厚待,卻因從事貿易而吃遍四方。雖說没賺到大錢,吃盡山珍海味,如此之際遇,再也不敢怨天尤人了!這日商旅之餘,過來馬德里探望商友史裴洛。湊巧他人外出訪友,女兒瑟琳娜負責招待我這位遠自台灣來的「安寇」(Uncle)。

瑟琳娜是西班牙商友史裴洛的大女兒,就讀於馬德里大學的聖芳文音樂學院。此妞彈得一手好鋼琴,善於交響樂之演奏,並常與國家愛樂交響樂團一起演出。小有名氣,故有一點驕傲的氣質。當她知道我是台灣安寇之後,突然對我好得不得了。要不是她想學點廚藝而向我低頭,還真讓我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這天她禮貌的邀我陪她上市場採買,她說今天要教我做一道西班牙海鮮飯。此言一出,不禁讓我想起中國「禮多必詐」的那句老話!果如所料,她接著就要求平等交換,我需教她一道中國料理回報她。

其實,這道料理在台灣之時,安東尼歐已經表演過,我不好意思潑她冷水,只好任由她去表演啦。我就知道太陽打從西邊出,小妮子的尾巴終於露出來了。既然已上賊船,不答應也没輒了,所以,我表現光棍的接受了她的條件。

我們在馬德里西北角的傳統市場裏,買了許多海鮮飯需要的辛香料與藏紅花。在不遠處的農場內,買了許多青翠的蔬菜、胡蘿蔔、彩色辣椒、洋蔥頭和馬鈴薯。然後繞道去魚市場,買了許多新鮮的魚、蝦、蟹與貝類及蛤蜊。

多虧吾友之座車,否則`,這趟走下來豈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回到家裏即刻展開工作,她要我將佐料切丁切塊備用。當她看到我的刀功嫻熟,動作又快,差點讓她看傻了眼。在她眼中,東方男人都是君子遠庖廚,除非他是廚師例外。為何我的刀功如此了得,任她想破了頭,她也想不出個所以然的。

準備工作正進行著,她的嘴巴也没停止過。殺魚洗貝、整理蝦蟹、光僅這些工作,也夠她忙個不亦樂乎。準備就緒她將淺鍋放上灶眼,開火之後,先將佐料炒個半熟,再將白米炒一炒後,放入佐料和肉塊一起同煮。

她一邊動作一邊告訴我要點,嘴動手動還不時的指揮我打雜,我真佩服她的分心技術。鍋內的煮物邊煮邊翻動,直到米與佐料拌勻添水後任其蒸煮。半個小時左右,米飯熟透吸滿佐料之香味,掀開鍋蓋香氣四溢,未等上桌已經讓人垂涎三尺了。這時候,她要我表演一道中國料理回應,於是我到冰箱內找食材。

她家的冰箱內有一大塊蒟蒻,還有一些青蔥辣椒,加上剛才烹煮海鮮飯剩餘之蝦肉,一小方牛肉,這些材料很難將它們湊在一起。不過事到臨頭無法退卻,所以,我將那些到手材料切塊切絲備用。本來我想用蒟蒻做麻婆豆腐,可是沒有花椒可用因而作罷。

死馬且當活馬醫,我將鍋子燒熱放入牛油爆香佐料,然後加入番茄醬與黃葵醬攪拌當湯汁。放入蝦肉與牛肉末,最後將蒟蒻塊倒入鍋內半煮半炒,趁著她不注意之時,將味精倒些拌入翻炒。

此時我輕嚐一口,味道還算不錯,但這裡沒有太白粉,因此我便用麵粉勾芡,起鍋前將切碎的羅勒葉加進去,裝在潔白的瓷盤內,色香味俱佳,令人食指大動。「女性第一!」我把瑟琳娜當作白老鼠,用湯匙先舀一匙請她試吃。

她小心翼翼的將湯匙送入口,我屏氣凝神看她的反應。哈!她的嘴角微揚,右手對著大家比個「OK」的手勢,這下子我才將憋住的氣鬆下來。就在她的打點下,菜飯一起上桌,並將主人夫婦也請到場。他們見到桌上的廖哩,兩眼睜得巨大,口中喃喃,不知他們在說些啥麼?

這頓海鮮飯搭配我的雜煮,大夥吃得頻頻呼喊「Bravo!」。小妮子向我要這到雜煮的食譜,我二話不說,拿起紙筆輕鬆的把做法臚列給她。此後,每逢她與朋友聚會,她總會把我這個「台灣安寇」拿出來吹捧一番。怪不得我常會沒來由的打噴嚏,原來是有人在背後偷捧我呀!

吃罷海鮮飯後來個小小散步,這是一種輔助消化的最佳運動。走出瑟琳娜之家,拐個彎走向另條小徑,紅通通的落日出現於眼前。日落之美很難描述,有人認為:「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語句措詞雖美,但卻充滿著滿腔的無奈。

不過,也有人認為夕陽之美燦爛金黃,許之為陽光運行最完美最成熟的時段。儘管百人有百理各有各見地,但是這些看法都無法影響到我個人,對於夕陽的看法與偏好,正是有著「處處夕陽處處情!」之感受。

我因生意上的奔波,對於各地的落日夕陽,都會帶給我許多不同的情懷與感觸。當我行腳駐足於新德里的街頭,她的落日給我的感覺是匆忙。可是當我駐步於馬德里都市郊區,她的落日卻給人以一種安詳的感覺。不過,站在可倫坡或巴塞隆納,或者是在海牙或是在阿姆斯特丹,各地之夕陽各有特色,在在會都令人對它懷念不已。

這日黃昏的天氣不錯,我們三人踏上馬德里郊區,一個祥和寧靜的小鎮。走下車後暢步於街道上,看見來往之人群,個個臉上都掛滿著純樸的笑容,這種感覺真的很好。看著看著,我們從瑟琳娜家中之飽氣,頓然間消逝得無影無蹤。

夕陽下,恰好迎面走來一少婦,手推車內坐著一稚子。母子親暱的對話,優閒步伐,悠哉游哉,一付安祥之氛圍令人羨慕。一路上,母子倆咿呀對著話,偶而還會發出清脆的笑聲,她們的笑聲說似銀鈴,一點也不過份。

不一會,一陣噗噗摩托車聲由遠而近,接近嬰兒車畔熄了火,騎士脫下安全帽斜車腳跨地面,滿臉笑容的一手撫摸稚子,一面投個微笑給少婦,他們之間的和樂,就連外行人也看得出來他們是一家人。

小鎮外表看來似乎非常寧靜,不過當您走進街道融入其中,你會發現她的活力相當驚人。由於她的位置靠海背山,落日餘暉特別的絢爛耀眼。黃昏時刻海面非常忙碌,在夕陽照耀底下歸舟首尾相銜,噗噗噗的馬達聲不絕於耳。

碼頭上盡是人潮,他們都是漁家的家眷,愉悅的在等候家人的平安歸來。落日時分景緻特殊,海面海堤盡是一片金黃覆蓋。海堤上聚集著不少人,三三兩兩表情各異。或許他們是在討論著收穫,也許他們是在聊談一些風花雪月。

他們之中,可能會有捕捉夕陽美景的高手。當然其中,一定也有爬格子捕捉靈感的文人騷客啦。不過,因為距離他們很遠,只能約略做個猜測罷了。小鎮外,海堤下之海灘,或是堤防之頂,處處都是欣賞落日的好地方。

此處視野廣闊,人跡寥少,一望無垠的海面,浪花捲捲,望之令人心曠神怡。加上夕照之輝映,心懷不自覺的便敞開來了。美景當前,海鷗飛翔,牠們在落日映照之下,隻隻成為鍍染過的金鳥。不免令人興起幻想,要是牠們都是真金該不知有多好?

嘿嘿!我們看見了一艘海上安全巡署的快艇,正以快速駛向港內。醒眼的船身在落日斜照下,一邊白色金黃,一邊卻是灰暗無法形容其色澤。海螺號角嗚嗚響起,似乎在告知觀測哨人員,說她們已經平安入港啦。

欣賞過黃昏美靜,我們在堤防附近逗留片刻之後打道回府。三人邊走邊討論剛才見到枝夕陽景緻。腹肚內的海鮮飯也消化差不多了。此刻心情愉悅無比,進入瑟琳娜家之庭院,她早已稍好一壺咖啡等候我們啦。 [待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4075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