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90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190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五 3月 09, 2018 5:04 pm

 

(190)-

這天,我人在土耳其伊斯坦堡商友蘇巴幹的辦公室內,喝著冰涼汽水,早已忘記了戶外的炎熱氣候。我們約定今天,要到外鎮去拜訪一位,訂貨量很大的老客戶,洽談一些新年度相關訂單上的問題。

吃過午飯之後,小事休息,一行三人連帶司機,匆匆上車趕路去了。車子路經一個小小市集,許多農人用手推車,運來自己農地生產之果蔬農產品,五顏六色擺滿一地。形形色色堆積如山,採購人蹲於一旁挑挑揀揀。

討價還價聲擾擾嚷嚷,人畜共處臭氣薰天。山區出來的牧民,人人頭上,戴著一頂蓋耳的絨線編織牧帽。帽簷壓得低低的,紅頰羞澀,低著頭趕著畜牲進入市集。他們靦腆的聚立於市集內,偏僻人少的角落裏,痴痴等候著顧客前來買貨。

儘管很少人上前光顧,但他們依舊悠閒的嚼著,山民們習慣咀嚼的草根。三、五貨主聚集一堆,談天說地等候客人上門。他們從不主動招徠顧客,也不善於開價,怪不得站著老半天,就是沒見客人光臨聞問。

繞過市集偏端,有個小小加油站。我們停把油箱加滿,然後再度繼續上路。車子經過個把鐘頭的奔馳,一座小鎮已然在望。當車子馳近鎮道的引道頭,司機費瑟使勁的按著車上的喇叭。

叭叭的汽車長鳴聲音,引來店員們的注意。他們看見車上有生客在座,立即趕過來與客人握手打招呼,阿利安人的靦腆令人難忘。她們嘴理嘰哩呱啦說著土語,雙手擺出歡迎的手勢,那模樣而還真特別咧。

小鎮空曠的天空,炎陽高照熱氣逼人。店主人引導我們進入店後居家,高闊的土耳其建築,屋內深深,人走其中有著空曠感覺。不過屋外的熱氣,走進屋內好像被吸走似的,頓時感覺涼爽適宜。佣人上過茶水之後,我們立即進入訂單的協調。

由於石油危機之壓力,我們希望客戶共體時艱,將訂量稍為攤薄減少數量。可是店主不理我們的請求,抓住了機會,狠狠的下張特大單子,壓得讓我們差點喘不過氣來。在商言商,信用至上,我與蘇巴幹只好搖搖頭,收下了這張巨無霸訂單。萬沒想到狗屎運特佳,中期石油危機突然鬆緩,著實讓我們海削了一大票!

談完生意準備走人,店主殷殷留客用餐。我見時間還早,趕回伊斯坦堡綽綽有餘,遂向主人積極辭別。當我借用廁所走出客廳,一陣陣震撼天地之爆炸聲響起!我想一定有事,顧不得尿急跑到門外觀看。

但見小鎮北側,距離機場方向不遠處。天際出現濃濃的塵煙,金屬碎片飄落紛紛。四分五裂掉落滿地。綿延好幾公里,一直延伸到隔郡的大鎮附近。而那些殘骸全屬碎片。墜落地面之後,燒焦地面並還發出陣陣惡臭。灰色的濃煙直沖雲霄,直覺告訴我們,機場附近出大事啦!。

救護車嗚嗚叫聲不斷,消防車一部接一部趕往現場。小鎮的交通要道上,交通打結車形困難,我們只好等待狀況解除再上路。有關單位聞訊立即發出警告,勸離百姓不靠近那些碎片,以免破壞現場,因而影響到失事原因之調查。

相關人員警告說:「因為飛機的燃料可能含劇毒,故其殘碎飛片必須小心處理,人畜方可避免受害。剩餘之燃料隨時都會爆炸,容易造成危險,因此,閒人最好不要靠近出事地點或附近,以策人身安全!」

我們在商友家吃晚餐,看電視報告空難詳情。至中霄交通管制尚未排除,我們只好在客戶家過夜。翌日早起,回伊斯坦堡路上,三人皆沉默少話。雖然這樁空難是廿餘年前之事,至今猶深深烙印在腦海。每每飛機經過伊斯坦堡,這故事便一再的在我腦海倒帶重現,歷歷在目,恍如昨日剛發生之大事一般。

人之運氣很難猜測,我的土耳其生意日趨平穩。萬萬沒有想到這年的夏季,竟然有幸和友人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堡街道上漫遊。這座擁有千萬人口的土耳其古城,座落於土耳其領土之亞洲與歐洲交會處。浩瀚無際之博斯普魯斯海峽與達達尼爾海峽,控扼住歐亞交通之樞紐位置,由是更為突顯出這座古城之重要性。

當土耳其商友蘇巴幹之秘書亞魯斯,帶著我踏進這座古城的街道上,她的交通擁擠是我第一眼的印象。那日老天爺似乎不給面子,出發前竟是一陣毛毛雨伺候我們。我擔心行程受阻,但亞魯斯安慰我不用擔心。果如所言,陰暗的天空已逐漸開朗,雨停了,太陽也興奮的露臉了。

亞魯斯將車停好之後帶著我穿街過巷,走過教堂與博物館,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但其古色古香之韻味,似乎已經深深印入我的腦海。接下來我們朝著海的方向走去,沿途之橋底河畔看見許多人在釣魚。

我問亞魯斯:「他們都不用上班嗎?」亞魯斯笑著回答說:「土耳其人愛釣魚,即使是上班時間裏,他們也會偷溜去釣個半小時過過癮。」這干釣魚客們,收穫多少不會計較。只要能夠偷閒釣上半小時一小時,他們就心滿意足啦。

我們走過釣客雲集的河畔,亞魯斯帶著我走過許多小小巷弄,然後找到一家小咖啡館歇歇腳。久未認真走路的我,這會兒腿酸腰痛不已。幸好亞魯斯體貼,找到這家小咖啡館讓我歇口氣。

我們在這家咖啡館停留約半小時,補足元氣之後繼續上路。此時走過一條大橋,我們進入舊城走逛。走進伊斯坦堡之舊城區,恍如走進時光隧道。眼前之景色丕然一變,幾疑自己走錯地方,來到一個異次元的世界裏。

路旁聚集許多閒人,他們見我是外來人,個個露出驚訝又靦腆的笑容,尷尬的揮手向我打招呼。舊城上坡路旁有座大清真寺,建築不算是宏偉,但祂卻是安撫人心的信仰中心。尤其那衝入雲霄的塔尖,在強烈的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一股唯我獨尊的氣勢。

此刻正逢他們叫拜的功課時間,悠揚的穆斯林祈禱聲音,在我耳畔縈繞不休。我們離開很遠,但其聲音依舊裊繞耳際不去。行行且行行,二人到處穿梭探望,不知走過多少路程?只記得我們走過不少地方,小腿雙腳都有酸痛之感覺。

於是我要求亞魯斯放慢腳步,讓我的酸痛能夠舒緩下來。然而休息約模十來分鐘之後,我的酸痛並未獲得舒緩效果。就在這種窘困的局面裏,我們草草結束了伊斯坦堡漫步之壯舉。亞魯斯找到停車位置,扶我上車之後立刻啟動引擎,踩開油門急速上路趕回飯店。

車行雖然快速,可是回到飯店我已累得說不出話來。亞魯斯擔心我的傷痛過劇會不良於行,因此,建議我找個醫生來飯店幫我診治。我婉拒並謝過他的好意,兩人遂在飯店內的餐廳進用晚餐。

這頓晚餐很簡單,只有一盤土耳其炒飯和玉米濃湯而已。晚餐過後亞魯斯又請我喝杯咖啡,濃苦的土耳其黑咖啡難以入口。但我還是勉為其難的喝下它。之後她告辭返家,我則忍痛走到櫃檯取回房間鑰匙。

匆匆回房洗個溫水澡,九點左右就寢,一夜黑甜睡到天亮,直到房間服務生之Morning Call叫醒我才起床。翌日,搭乘早班飛機飛往伊朗的德黑蘭,進行我下一站的商旅活動去了。
[待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4075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Majestic-12 [Bot]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