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旅館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連載小說每日請勿超過三章節

版主: 跳舞鯨魚, 妍音, ocoh

汽車旅館

文章墨子卿 發表於 週五 3月 16, 2018 5:19 pm

 

  今天晚上,他不得不投宿在一間閃爍著刺眼燈光,看上去相當俗豔的汽車旅館。汽車旅館就開在工業區和聯外道路的交界處,斗大的招牌上面寫著「渋谷」兩個字,明顯就是借用了日本的「渋谷」一詞讓人啼笑皆非。每每看到這樣的取名品味,他總是不自覺的想到偶爾會在電線桿上看到的預售屋看板,斗大的寫著「千葉」、「名古屋」等等這樣的日式名字,而不由得感嘆,也許這就是台灣人所謂的「命名美學」吧。

  拿著櫃檯遞給他的鑰匙,他花了一些時間才找到對方報給他的房號,扭開門鎖,打開房間的燈走了進去,並順帶將門帶上鎖好,才覺得好了一些。剛才一個人通過明亮的走廊的感覺,讓他覺得不太舒服,尤其是當他經過某些房間時,不知道為什麼,總會覺得門上的貓眼,好像有一隻眼睛透過那個微小的孔洞在觀察他的一舉一動。但這樣的深夜,誰會那麼無聊的去觀察一個陌生人呢?

  他鬆開了衣服的領口,只覺得原因是出自那個走廊上繁複、庸俗的壁紙花紋、天花板的高度,或者感覺上不太通風的環境讓他多心了。他很快的就忘了這件事,坐在柔軟的床墊上,摸出口袋的手機,翻了一下上面的訊息提示,然後像是忽然想到什麼似的,拿著手機走到浴室拍了一張照片,鍵入文字,發入群組。

  W:幹,我的錢!
  [浴室照片]
  M:你跟誰去!?
  
  「自己去啦……」一邊小聲的唸著,一邊將文字輸入到框框中,他無奈的朝著空氣翻了個白眼,暫且再回了一些話後,就將手機丟在床上,進了浴室洗澡。剛關上門,他不自覺的想起了M說的「看照片不知道為啥覺得毛毛、冷了一下」那句話,看向了剛剛拍照時,佔了畫面最多的那個浴缸,彷彿真的有誰站在那裡似的。他走向淋浴的玻璃隔間,握著蓮蓬頭淋濕頭髮,擠了牆上的洗髮精在手上搓了幾下抹在頭上。隨後拿著蓮蓬頭將頭上的泡沫沖掉,沖到一半時,一個奇怪的感覺讓他忍不住關掉水,用手抹掉臉上的水,回頭看了一眼浴缸。

  沒有異狀。

  看了幾秒鐘,再打開水閉上眼睛低頭沖洗,那個感覺又更加的強烈。

  反覆幾此以後,他只能背對著牆站著,死盯著浴缸的方向,盡量以不讓水和泡沬跑進去眼睛的方式,將身體洗乾淨。
  
  澡洗的很草率,但他沒像平常那樣苛求自己,因為浴室的整體氛圍太奇怪了,他真的沒辦法在裡面再多待一秒。

  走出浴室以後,那個感覺瞬間好了很多。他走向床鋪,盡可能地選了不會直接對上玄關和浴室出口的位置坐著,拿了手機看了一眼上面顯示的時間,順勢往後躺在柔軟的棉被上,鍵入幾個文字。訊息框上的閒聊,很快地就讓那股不安淡去。

  「哼呵、哼呵、啊、嗯、啊──哼呵、哈啊、哼嗯、啊──」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也不記得自己到底有沒有關燈,但睜開眼睛的時候房間是一片漆黑,他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許久,好一會兒才摸來手機,藉著螢幕的光摸到了床旁的矮櫃,將上面的小燈打開,然後在一陣昏沉中才意識到隔壁正在幹什麼。

  他低頭看了一眼待機畫面的時間。凌晨兩點。抱怨了一下隔音爛的問題以後,他掀開棉被鑽了進去。那個他以為會持續很久的聲音,在他醒來以後約五到十分鐘後,安靜了下來。

  終於。

  等到他把小燈關掉,側躺著準備入睡的時候,那個混和著肉體碰撞、濡濕的喘息聲再度清晰的沿著牆壁滲透進來,只是比起剛才,他注意到了一個奇怪的點──那個聲音好像比剛才更近了一點,但他分不清楚到底是對方貼著牆壁,還是因為建築物的回音,讓他有種對方貼在他耳邊喘息的感覺。

  他閉上眼睛,試圖讓自己別想太多。

  「哈啊……」忽地,彷彿有一口氣真的吹在他耳後似的,讓他嚇的翻身開了櫃子上的小燈,燈亮的剎那什麼聲音也沒有,只有自己的喘氣聲和心跳聲在安靜的房間裡面作響。

  他藉著微弱的光線看向四周,等到自己稍微鎮定了一點,才決定起身將房間的燈全部打開。

  房間在開燈以後,當然什麼也沒有,但他覺得房間的玄關在他還沒有起身去開燈的時候,好像有什麼影子把小燈投射過去的光線吃掉了,就像那邊存在著一個看不見的東西一樣,擋住了光線,留下一片濃郁的黑。

  回到床上掀開棉被鑽進去以後,他讓枕頭立著,曲著膝蓋半坐半躺的靠著床頭盯著房間的周圍。忽然才想到,剛才開燈的時候,好像有什麼在他開燈的瞬間沿著廁所沒關好的門之間的縫隙,咻的鑽了進去。

  應該是錯覺。

  他再度安慰自己,但很快的他又想到,自己出浴室的時候,確實有將浴室的門關好,因為那個卡榫發出的聲音仍然記憶猶新,那門是什麼時候自己開的?

  他僵硬了幾秒。

  不,應該是鎖壞掉了才對,老家廁所的門也常常有這種關不好,非得用些力氣才能讓門確實關上的狀況,也許剛才在關的時候,沒注意到才導致門鬆開了也說不定。

  現在聽起來,隔壁也沒有再傳出那種令人覺得尷尬的聲音,但他也沒有了睡意。

  於是他伸手摸了床旁邊的矮櫃,打算玩一下手機打發時間,但是他很快的發現了自己的手機並沒有在矮櫃上面,「咦」了一聲以後,他移到床的邊緣,探頭往下看,發現手機不知道什麼時候以螢幕朝下的方式掉在了地上,只有一半從床下露了出來。

  猶豫了一下,他有些忐忑的伸手握住了露在外面的部份準備拿起來,下一秒卻被某個碰到他手的冰冷的東西嚇了一跳,鬆開了手。手機在地板上跳了一下,翻到了正面,從螢幕的反射,他看到自己身後好像有著什麼影子快速的閃過去。同時,一種像是毛髮搔過他脖子的感覺,讓他嚇了一跳,往後一彈,撞在了床頭板上。

  「操!」他摸著後頸,驚魂未定的打量四周,但除了他自己以外,這個房間裡什麼也沒有。

  偌大的房間裡,只有空調微弱的送風聲在作響。

  直到現在,他才注意到房間的空調是不是太冷了,好像比起進門以後,溫度又下降了不少,但在這個半夜他也不曉得該找誰處理這個問題,打量了周圍也沒看到任何可以調整溫度的遙控器,只得瞪著周遭發愣。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再度探身看向地板上的手機,花了些時間在「撿」與「不撿」間擺盪。最後下定決心,半瞇著眼睛,盡可能一鼓作氣的將手機撿起來。

  這次,他沒有再遇到剛才那個奇怪的狀況順利的將手機撿了起來。

  靠回原本的位置,他按了手機側邊的按鈕,螢幕很快的跳出待機畫面,顯示現在的時間──凌晨兩點半,距離剛才只經過了半個小時,但發生的一切卻讓他早已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做夢還是真的遇到了那些所謂的靈異事件。

  他突然有點後悔為什麼自己要搞到這麼晚,只能投宿在這個鬼地方,也開始埋怨那個將他丟包在這裡的同事,幹嘛選了一個這麼奇怪的地方讓他過夜。他點開對話視窗,盡可能的讓自己集中在群組彈跳的文字訊息,像平常一樣打鬧。

  「ㄔㄣˊㄇㄟˊㄈㄤ、ㄇㄟˇㄈ……」惺忪著臉,他摸來了手機看了一眼上面的時間,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

  「六點半……嗎?」揉了揉眼睛,他坐起來打量四周,房間的燈還亮著,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似的,手機也安然的躺在他旁邊的棉被上。他在床上坐了一會兒,直到頭腦完全清醒,才想起自己醒來以前,嘴上似乎正叨唸著什麼東西。

  坐在原地想了片刻,發現自己仍然想不起,他索性爬下床,拿了昨晚用過的毛巾往浴室走去。開門以前,他留心了浴室的門,才注意到昨晚開了一個細縫的門正好好的關著。

  果然是做惡夢或者多心了吧。

  走進浴室,他直接走向洗手臺,一邊拆著牙刷,一邊瞥了一眼浴缸,什麼變化都沒有,一切正常的讓他更加肯定昨晚的事情一定是自己在做夢,什麼隔壁的激戰啦、浴室看著他的視線啦,撿手機時碰到的那個東西啦,一定是因為自己認床加上M的發言,才會讓他做這麼奇怪的惡夢,實際上根本什麼事情都沒有。

  一邊這麼想,他一邊打開水龍頭,捧了一些水將臉上的泡沫洗去,抽了脖子上的毛巾弄溼扭乾以後,攤開來擦臉。

  「ㄔㄣˊㄇㄟˇㄈㄤ。」

  一個用氣音講話的聲音突然在他耳邊響起,他僵硬了一下,停下擦臉的動作看向鏡子,但那裡什麼東西也沒有。

  鏡子倒映出來的只有他而已。

  他一邊笑自己膽小,一邊將臉擦乾淨以後,洗了一下手上的毛巾掛在洗手臺的邊緣,不知道為什麼,在掛的同時他忽然看了一眼洗手臺下的排水孔,排水孔的蓋子上竟然卡了一些像是女孩子頭髮的東西。

  「天啊,這個也太髒了吧。」他小聲的碎唸了幾句,確保毛巾不會掉下來之後,就走了出去。

  同事開車來接他的時候,是七點半左右。他坐在副駕駛座上,一邊向他抱怨昨天的事情,一邊揉了揉肩膀,說道:「奇怪,昨天也沒做什麼事情,手臂和肩膀怎麼那麼酸。」

  「該不會是你肩膀上揹了個人吧。」說完,同事大聲的笑了幾聲。「還是你昨天聽到活春宮,太興奮自己在床上撸啊撸,撸到肌肉酸痛啊?」

  「靠北!」他大聲的啐了一口。「你他媽有種再說一次,馬的,我今天晚上就讓那女鬼去找你!」

  「最好是啦……唔,不過好像也不錯哎,搞不好那個女鬼長得很漂亮啊,嘿嘿。」

  「操!看你那個猥褻樣,我是鬼都嫌棄你!」

  「嘿,別這樣嘛,我們不是好兄弟嗎?」

  「誰跟你……」

  「ㄔㄣˊㄇㄟˊㄈㄤ。」

  「等等,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什麼,我剛剛什麼都沒說啊。」同事匪夷所思的看了他一眼。「你該不會真的睡到頭殼壞掉了吧?」

  幾天之後,他在一間自助餐吃中餐時,偶然看到電視上正播報著一則凶殺藏屍的社會新聞。

  「……日前警方接獲通報,在一間位於工業區的汽車旅館內,發現一具女屍陳屍於某房間的床底,直到飄出異味,才被清潔人員發現……」

  看著新聞播報的畫面,他只覺得一陣反胃。因為那間汽車旅館正是幾個禮拜前他住過的那間,不僅如此,當鏡頭掃過拉起封鎖線的那間房間的時候,他一眼就認出那個被打馬賽克的房號,正是他那晚睡過的那間,只是奇怪的是,雖然只有一瞬間的畫面,但他可以很確定自己看到的是,在他的房間之後只有一面牆壁,也就是說,他睡的那間是末尾房,再之後並沒有其他房間。

  一邊這麼想的時候,他忽然意識到自己那晚撿手機時,碰到的那個冰冷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根據警方連日調查,發現該名女子正是失蹤已久的陳姓女子……」

  下意識的看向電視,電視上正放送著被害人的照片,儘管在臉上打上了馬賽克,但他還是剎那就認出來那個在照片中笑的甜美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前女友──陳美芳。

  「媽媽,好奇怪耶,為什麼那個叔叔要把一個阿姨揹在背後呢?都不會覺得肩膀很重嗎?這樣要怎麼吃飯呀?」

  「閉嘴!小孩子的,別亂說話!」
頭像
墨子卿
普通會員
 
文章: 74
註冊時間: 週六 7月 16, 2016 11:18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汽車旅館

文章跳舞鯨魚 發表於 週二 3月 20, 2018 3:49 pm

 

噩夢般的精湛描寫
似假若真迴盪在主角內心
猶有餘音

問好
跳舞鯨魚
《她身花園》
《幻獸症的屋子》
《溫泉熊旅館》
《恐怖闖關遊戲》
《風雨中的茄苳樹》
《魔市少年》
《闇覗者的回返-古族對話錄》(一段關於南島的故事旅程)
《魔樹少年》
https://zh-tw.facebook.com/writachiung
頭像
跳舞鯨魚
小說投稿版召集人
 
文章: 1010
註冊時間: 週五 9月 18, 2009 2:40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汽車旅館

文章墨子卿 發表於 週一 3月 26, 2018 8:53 pm

 

跳舞鯨魚 寫:噩夢般的精湛描寫
似假若真迴盪在主角內心
猶有餘音

問好
跳舞鯨魚


謝謝跳舞鯨魚的肯定

阿墨問好//
頭像
墨子卿
普通會員
 
文章: 74
註冊時間: 週六 7月 16, 2016 11:18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小說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