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滅堂血案(一)、(二)

版主: 謝予騰, 跳舞鯨魚, 馮瑀珊, 麻吉, ocoh

【小說】滅堂血案(一)、(二)

文章雙允 發表於 週日 7月 09, 2017 3:25 pm

 

(一)
  月黑風高,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血腥味,遠邊的狼群大聲嚎叫著。這樣的夜裡,江湖的角落總是醞釀著大事情,而這件大事情,天還沒亮就傳遍了整個江湖。

  「欸欸欸你有沒有聽說?」市場賣菜的高田邊將高麗菜裝袋,一邊問著正在掏錢的黃老太。
  
    「聽說什麼?你在大特價呀?」黃老太想趁機殺價。

  「呸呸!什麼殺價,都沒辦法生活了還特價,喏,五百!」高田把袋子丟到黃老太面前,「我是說三大堂口被滅...」

  「噓噓噓!別亂說,等等纏上麻煩事。」黃老太趕緊阻止高田胡說八道,自己也迅速遞撿起袋子離開多嘴的高田菜攤。

  前一夜,江湖上最大幫─海龜幫的三大堂口:龍發堂、狡兔堂以及眠花堂,一夜之間全被滅堂,上從堂主,下到狗隻,無一倖免。而每個堂口外,都以嚇人的鮮血寫了幾個歪斜的大字:

  「是劈刀譜、否斬劍譜、大不重要三元功秘笈已取走兩冊,擇日再來!」

   街道上走到哪,人們都在討論這慘絕人寰的滅堂血案。不,三大堂口一次被剿翻,幾乎可以算是滅幫了。但人們只敢說著發生了這件事,卻不敢分析是誰做了這個案子,更不敢討論三個堂主的死法是如何悽慘。

  只有像高田這樣沒有危機意識的鄉巴佬,才敢在自家酒醉後和幾個攤販子悄聲瘋言。

  「是說,各堂口外都寫著:『是劈刀譜、否斬劍譜、大不重要三元功秘笈已取走兩冊,擇日再來!』,那到底是取走哪兩冊?又是留下哪一冊呀?」豬肉攤的王屠突然問道。

  「聽說是狡兔堂兔堂主的否斬劍譜跟眠花堂花堂主的大不重要三元功兩本秘笈被取走,只留下龍發堂龍堂主的是劈刀譜,被蓋在那斑斕血衣下,不知道為何沒有被兇手取走。」養雞的通哥喝了一碗酒。

  「有傳言,事發之後,是劈刀譜被海龜幫派人迅速地回收了;但也有人說,是劈刀譜被蓋在血衣下只是誤傳。」高田也陪了通哥一碗酒。
  
  「我聽說呀,兔堂主輕功一流,雙腳卻被硬生生拔斷,懸掛在堂口外,鮮血都滴乾了呀!沒有人敢去將那取下,到現在還掛在那邊呀!」王屠喝著大碗酒邊說。

  「是呀是呀,聽說是第一個被滅的呢!」高田又幫王屠斟了一碗酒。

  「花堂主也很淒慘呀,被發現時身體在堂主座椅上,雙手卻在後院的井裡,十根指頭全被扭曲折斷呀。」通哥看著自己的雙手,一陣痛突然傳遍了大家的指頭。

  「據說,這龍發堂主死得才恐怖。只有斑斕血衣留在床上,肥大的屍體卻蒸發不見了呀!怎麼找都找不到。」高田甩甩手,但剛剛的疼痛感還在,可他醉得連自己的手掌都分成好幾個。
    
  「別說了別說了,你今天沒聽黃老太說,別亂說話等會兒麻煩事纏身。」通哥搖搖手趕緊阻止這禁忌的話題。

  「可是,你們有想過,誰可能做出這麼恐怖的事情來嗎?海龜幫三大堂主,各個身懷絕世武功,能被一夜之間...」王屠做出一個斬劈的手勢。

  「當今世上,武功最高的就屬全爺了。」高田說。
 
  「屁!智勇雙全的阿尼爺才是絕世高手。」通哥不滿地推了高田的肩膀。
  
  「這兩個人還沒對過面呢,我看著天下第一還沒辦法定案。」王屠揣著油膩的下巴,又接著說:「有沒有可能是幫裡面內鬨?二幫主阿舅西•路易忠心不二,舞得一手好光棍,誓死堅守幫規,有可能是三個堂主犯了什麼錯,所以二幫主把他們幹掉了?」

  「你這樣沒辦法解釋堂口外那幾個字呀!肅清幫門幹嘛要取走武功秘笈,還大肆地用血亂寫字?」高田馬上抓到疑點。

    「這樣說,三幫主喂喂書生也是有可能呀!他英氣凜人,喜歡在江湖上闖蕩,江湖上黑白兩道都有良好關係,但他的忠誠度不太能保證,說不定是為了要偷學武功,或是高價賣出武功秘笈,所以幹掉三個堂主,竊走祕笈。」通哥道出自己的推測。

    「不大可能,三幫主家財萬貫,自己武功也高,更何況他沒有理由殺了三個堂主削弱海龜幫戰力呀。你們兩個白癡都亂猜!」高田為自己推翻兩人的推論而大喝一口酒慶祝。

  「不然你厲害,你說還有誰可能有辦法呀?」通哥用力拍了高田的後腦勺,害得高田嘴裡的黃湯全在王屠臉上。

  「我掐指想想,江湖上,有四個人可能犯下此案!」高田裝模作樣地回答。

  「誰呀?你倒是說說。」王屠嫌惡地擦乾臉,質問著。

  「雙塔允,青爭女俠,某某公主,賴員外。」高田邊說邊一一比出指頭。

  「這雙塔允雙手力大無窮,能舉起瞬間千斤石疊出一層樓,為了得到武林奇功,有可能連闖三堂口,撕開兔堂主雙腳,扭斷花堂主雙手。」高田邊說邊扯下桌上全雞的雞腿,「而青爭女俠一雙厲眼,能神猜敵手下一個動作,極有可能以此突破三堂主武功,取得武功秘笈。」

  「那某某公主跟賴員外呢?」通哥問。

  「某某公主其纏功一流無人能敵,往往在纏綿之時突出奇招,制敵先機,但她與花堂主交好;賴員外,酒量驚人,亦正亦邪,外傳武功深不可測,可沒有人知道賴員外真正的實力,而她與龍堂主交好。」高田說完後邪惡地笑著。

  「既然都交好,那你幹嘛把他們列入兇手的可能呀?」王屠問。

  「就是因為交好,才危險呀!」高田說完,舉起酒碗大口敬了王屠跟通哥二人。

  三人醉醺醺地聊到深夜,整起慘案從頭到尾分析透徹,發生的、沒發生的都被一一詳細討論了。而三人,隔天也沒到市場擺攤,從此人間蒸發。












(二)
  海龜幫三大堂主被滅堂後,海龜幫幫主樂格格聞之震怒,祭出五十斤的金龜龜懸賞兇手,並廣邀江湖上各路武林高手前往海龜島舉辦誓師大會,誓言揪出滅堂血兇。

  這懸賞獎金─金龜龜,純黃金打造,重達五十斤,是三幫主喂喂書生在樂格格繼任幫主後送給樂格格的禮物。而金龜龜就擺飾在海龜島渡口的廣場。

  重金之下,江湖俠客紛紛奔向海龜島參加誓師大會。當今武功蓋世的兩人,全爺跟阿尼爺,也在海龜幫主樂格格盛邀下也來到海龜島。江湖上有閒暇人士認為,全爺跟阿尼爺為了得到上乘武功稱霸天下,可能聯手襲擊三大堂口。除了全爺跟阿尼爺武功高強及洞察力過人外,嫌疑也是樂格格特別邀請兩人的原因之一。

  天下高手齊聚海龜島,天下的傳言也都飛來海龜島。據傳,連兇手都放話要到島上取走最後一冊海龜幫秘笈,是劈刀譜。二幫主阿舅西。路易跟三幫主喂喂書生在樂格格的指示下,提升了海龜島的防護。阿舅西。路易更下令,這次誓師大會海龜島渡口只許高手進,不許閒人出。

   誓師大會當天,全爺、阿尼爺、雙塔允、青爭女俠、某某公主及賴員外等武林高手紛紛搭乘龜舟到海龜島。

  幾位高手雖然奔走江湖,但見面機會倒也鮮少。平時只能聽聽其他好手的奇聞,這次藉著誓師大會難得能聚在一起,大家一上海龜島渡口便在金龜龜旁嘰嘰喳喳閒聊起來。阿舅西。路易跟喂喂書生忙著接待跟核對每個人的身分,還要注意這其中有沒有可能有兇手隱藏其中。

  「哎呀哎呀!全爺好,阿尼爺好,感謝兩位大駕光臨呀!」阿舅西。路易拱手彎腰,「不能遠迎請原諒晚輩,這海龜島還需要晚輩駐守,避免兇手趁虛而入呀!」

  「二幫主辛苦了,很遺憾貴幫遭逢這等慘案,痛失人才呀!」阿尼爺也拱手示意。

  「是呀!想必幫主現在一定痛心疾首吧,如果有機會,全某必當捉拿兇手,送到樂格格面前。」全爺拍著阿舅西。路易的肩膀安慰著。

  「這邊晚輩先幫幫主謝過二位爺了,」阿舅西。路易突然話鋒一轉,「不過聽江湖傳言,慘案那晚,全爺跟阿尼爺兩位正把酒言還,想必是為了爭取天下第一之位而在討論決鬥的時間吧?」

  全爺聽出阿舅西。路易在懷疑兩人共謀襲擊海龜幫,趕緊解釋道:「是呀!這世上也真是太多巧合了啊。全某想說江湖上不停地談論全某跟阿尼爺的武功誰高誰低,自己也好奇了,習武之人嘛,總是想試試看極限,於是便邀了阿尼爺一起討論討論武功。」

  「是呀是呀,誰知道那麼巧合,當晚就發生了那麼大的悲劇。」阿尼爺也趕緊幫忙解釋,深怕自己被誤會了。

  「可惜,要不是敝幫發生這等慘案,需要勞駕二老協助捉拿兇手,不然今天天下武林高手可能就是齊聚海龜島欣賞二老決鬥了。」喂喂書生走來緩頰,他深怕阿舅西。路易的忠誠固執,反而勾起了不必要的麻煩。

  全爺跟阿尼爺看到喂喂書生過來舒緩場合,也識相地離開阿舅西。路易身邊,分別想找雙塔允跟某某公主聊天去,但全爺沒看到雙塔允,原本想再找賴員外,但也沒看見他的身影,便作罷又走回阿尼爺一旁。

  「糟糕啦!!糟糕啦!!」船夫慌忙地邊叫邊跑向金龜龜廣場。「渡口外飄著一具屍體,好像是龍堂主呀!」

  在場的武林高手突然一陣混亂,全都望向船夫。阿舅西。路易趕緊奔到船夫身邊問道:「怎麼回事?你說什麼屍體?」

  「渡、渡口外,俺剛剛原本要按命令封船的,正在綁麻繩的時候,看見一具屍體從遠方飄來,俺趕緊拿著槳翻過那具肥大的屍體,看著好像是龍堂主呀!」船夫發抖地回答。

  在龍發堂口蒸發不見的龍堂主,卻突然出現在海龜島渡口,聽到的人無不嘩然。

  混亂中,只有喂喂書生輕功拔腿一起,瞬間奔到渡口。等他一把撈起沉重的龍堂主遺體,眾人這才趕到渡口。

  「先把龍堂主的遺體移到大廳吧。」賴員外細細出聲,眾人知道賴員外跟龍堂主的交情,也紛紛表示同意。

  等龍堂主遺體在海龜大廳安置好,海龜幫主樂格格也出現了。

  「這怎麼回事!?」樂格格掀開蓋在龍堂主身上的白布,看見龍堂主腫脹的顏面時驚訝地問道。

  「幫主,這是消失的龍堂主遺體。」二幫主阿舅西。路易走向前一步。

  「我知道,」樂格格忍著眼淚,「我是問,龍堂主的遺體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三幫主喂喂書生把剛剛渡口的情形說明了一遍,便提議要檢查龍堂主的遺體,看看有沒有什麼異狀跟線索,「說不定是兇手特意帶來要對海龜幫嗆聲的。」喂喂書生咬著牙說。

  「好吧,仔細檢查吧,不要放過任何線索了。」樂格格癱坐在幫主椅上,掩這面。

  「這,龍堂主身上唯一傷口好像只有天靈蓋迸裂。」全爺遠遠地觀察後說。

  「這與龍發堂裡留下的斑斕血衣,無法結合在一起呀。」阿尼爺說。「欸,瞧,龍堂主胸懷裡是不是放著什麼?」

  喂喂書生順著阿尼爺的指示往龍堂主胸懷探去,摸出了兩本書,「否斬劍譜,大不重要三元功秘笈?」

  「怎麼可能!?」樂格格驚叫。

  「龍堂主不是慘死龍發堂了嗎?而這兩本秘笈分別在眠花堂跟狡兔堂被兇手取走,怎麼會出現在龍堂主懷裡?」

  「恩...」阿舅西。路易沉思不語。

  「難道是兇手在打什麼主意?」全爺推測。

  「會不會,是龍堂主假裝自己被打死?但兩大秘笈怎麼會...」某某公主猜想龍堂主是不敵兇手,刻意裝死,然後只留下血衣逃離。

  「某某公主,難道你的意思是龍堂主想翻窩,殘殺兔花二堂主?!你竟然!」賴員外誤會某某公主語意,想拔劍衝去,卻被喂喂書生攔住。

  「不是!我知道賴員外您與龍堂主交好,我真的沒有那個意思。」某某公主想解釋自己的意思,但身體卻反射性地舉起流星錘防衛。

  大廳內幾個武林高手亂成一團,各自吵著龍堂主遺體出現在海龜島的可能性,劍拔弩張,幾乎就要大亂鬥起來了。

  海龜幫主樂格格眼神放空,看著眾人吵鬧,好像在思考什麼。而全爺銳利的眼神緩緩掃視了大廳每個人和每個角落,他感到納悶,大廳裡好像什麼不對勁。突然間,他想起了江湖上傳說中失傳的武功。

  在各路好手爭吵中,一名僕人跌撞進大廳,口吃地說:「又又又又有屍屍屍體了,兩兩兩具,在在金龜龜龜龜龜、龜亭。」僕人好不容易說完整句話,嚥了口口水。

  大廳內,突然一片詭譎的寧靜。

  「你說什麼?兩具屍體?」阿舅西。路易大聲問道,「快去!」

  原本聚在大廳的眾英雄趕緊跑到金龜亭,金龜亭內,驚見雙塔允以及青爭女俠兩具屍體橫躺。青爭女俠倒地的一旁,還留有血字。

  阿尼爺趕緊湊到青爭女俠的屍體一旁觀察,發現那並非血字,「看起來像條四腳蛇。」阿尼爺說,雖然莫名其妙,但聰明的阿尼爺也想起了三個堂口血案現場似乎有某些異狀沒有被發現。

  阿尼爺還在思考的同時,全爺已經看驗完雙塔允跟青爭女俠的屍體,兩人分別被不堪入目的否斬劍法和大不重要三元功給擊斃。

  「說是不堪入目,也就是兩人並非被真正的否斬劍法和大不重要三元功擊殺。」圍觀的眾人不解紛紛低語呢喃,但海龜幫的樂格格、阿舅西。路易和喂喂書生明白全爺在說什麼。

  樂格格相當憤怒,如此武功怎能讓人糟蹋成這副德性。「要學也學得像一點!」樂格格切齒低語。

  「但是你們看,雙塔允這致命的一擊,」全爺指著雙塔允的胸前,「是劈刀法。」

  「果然,滅堂血兇已經追到島上來索取是劈刀譜了。」樂格格大膽猜測。

  全爺沒有回應樂格格的猜測,他發現海龜幫的可能被憤怒蒙蔽了沒有看出來,全爺也沒有多說,雙塔允致命傷的是劈刀法,是真正的是劈刀法。
想寫文,可惜沒有謬思的祝福...

PChome新聞台-允文允武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ben790831/

臉書-嘗試集
https://www.facebook.com/trytowritesomething/
頭像
雙允
普通會員
 
文章: 308
註冊時間: 週一 10月 09, 2006 4:04 pm
來自: 岡山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2017年精華作品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