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右手

版主: 謝予騰, 跳舞鯨魚, 馮瑀珊, 麻吉, ocoh

【小說】右手

文章張雪昆 發表於 週二 11月 07, 2017 1:22 pm

 

右手



我是右手,确切地说,我是刘玉涛的右手。

我经常观察刘玉涛,当然,刘玉涛并不知道我在观察他,更不知道我也有不低的智商,甚至有一种神秘的能力,能够探测到我感兴趣的事情,只是我暂时找不到工具表达。刘玉涛的身份证上面有个“男”字,他两腿之间的东西很长,他常常用各种顏色的布来遮盖这种突出之物。不过,刘玉涛脸上总是干干净净,他似乎从来也没有刮过胡子,至少在我的记忆里他没有刮过胡子。

刘玉涛是个狂人。他常常自认為优雅地挥动着我,在紧闭房门的房间里跳着类似太极拳的舞蹈,嘴里不停喊着:“全世界只有我是真正的舞蹈家!我是最强的!我最强啊!我最强!”声音很大,声波震得天花板似乎都有些摇晃了。

   到了吃饭时间,刘玉涛的妈妈会来敲门,刘玉涛咕哝几声后会擦擦汗去吃饭。

   有时候,刘玉涛在走近饭桌前会问:“妈妈,今天有野味吗?”

   刘玉涛的妈妈常常会回答:“哎呀,没有野味。现在市场上看不到什么野味,除非你要吃野鸡野鸭。”

  刘玉涛不满地用筷子敲着碗:“野鸡野鸭我已经吃得太多了,早该换换口味了。”

   刘玉涛家里的餐桌上,除了经常有野鸡肉野鸭肉外,还出现过野猪肉、麂子肉 、穿山甲、娃娃鱼,至少在我的记忆里是如此。

   刘玉涛有时会摔门而出,然后走进一家挂着野味馆招牌的饭店。

     刘玉涛会问:“我要的熊掌到了吗,我都等了几年了。”

    老板万柳强会堆起笑容回答:“啊呀,对不起啊,熊掌到了我们会打电话给您的,这东西太俏,没有货啊。要不,您来点其他野味?”

    刘玉涛把我握成拳,挥一挥然后放下来,叹一口气,露出很不满意的样子,然后转身走开。

    我很有知识,因為我和刘玉涛一起读书。刘玉涛常常坐在一只宽大的皮沙发上看书,习惯用左手拿书,我则装出如饥似渴的样子翻书。我读了不少杂七杂八的书,是有头脑的右手,虽然我手指极其粗短,手背皮肤黑而且有长长的毛,一点也不像刘玉涛的左手那样白净,那样手指细长。这很奇特,因為我认识的人没有人有这样的左手和右手,这些人的左手和右手很相似,相似到难以区分,而刘玉涛的左手和右手则如同放在一起的扇子和书一样容易区分。

   在这个阳光强烈,街上行人有些稀少的下午,万柳强接到了一个电话,娇滴滴的女声:“喂,万老板吗,我是金总的秘书小孙,上次饭局上我们见过一面。”万柳强把笑容挤出来:“孙秘书啊,有什么吩咐啊,我一定照办。”“我们金总啊,昨天回忆起小时候的一个梦想,那就是吃熊掌!金总啊,什么都经历过了,也算吃遍了山珍海味,可是,就是没有吃过熊掌!今天晚上你能不能弄个红烧熊掌让金总尝尝,价格好商量。”

   “您知道,现在保护野生动物,这熊掌,我是好多年没有见过了。再说弄这个玩意犯法,风险太大。”

    “一只红烧熊掌500万人民币,怎么样?”

     “这个吗,我要问问能不能搞到熊掌。这样吧,我晚上打电话给您好吗?”

    金总是个规模很大的房地产企业的老板,怠慢不得,况且,500万人民币不是个小数目。

     

    接下来的时间,万柳强打了许多电话,到了晚上,万柳强还是没有能搞到熊掌,甚至连那里可能有熊掌的信息也没有搞到。

   万柳强犹犹豫豫拿起电话:“孙秘书啊,对不起啊,熊掌我搞不到啊。”“万老板,金总看上你的小餐馆,是因為那个马大厨烧的菜对胃口,但是你这个老板办事能力太差了,让金总白白浪费了一下午。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金总说了,最多1000万人民币,明天晚上吃上红烧熊掌。你行不行?”

   1000万人民币,办两家欧洲移民都够了。万柳强觉得头有点眩晕,舌头不听使唤,说不出话来。

  娇滴滴的女声里有些怒火:“你怎么不说话呀? 你行不行?行不行啊?不行的话金总就找别人了。”

  万柳强狠狠一咬牙:“行!”

  “那好,我马上带上合同找你。钱不是问题,熊掌才是问题,要是明天晚上金总吃不到熊掌,你必须赔我们两百万人民币。”

   万柳强签完合同,感觉自己是在死刑判决书上签上了大名,而这死刑判决书附带赠送了一张去天堂的机票。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万柳强此刻的心情正是如此。

     万柳强心急火燎找到马大厨,向马大厨征求办法。马大厨问:“金总真的没有吃过熊掌?”万柳强似乎不太有把握:“应该没有吧,否则谁会出这么大价钱啊。”

     马大厨一笑:“那就好办。”

     万柳强一听有戏,急问有什么好办法。马大厨笑而不答。

      万柳强许诺事成之后有两百万报酬,马大厨还是笑而不答。

      万柳强只好不断加码,许诺事成之后有四百万报酬。马大厨终于开口了:“你难道没有发现,那个经常要吃熊掌的刘老板的大儿子,他的右手特别像熊掌?”

     万柳强一惊:“啊呀,确实像。可是,这是人手啊!”

     马大厨笑而不语。

     万柳强一夜不眠。

     早晨,接到电话兴冲冲来到野味馆的刘玉涛,被门后一根大棒击倒,脑浆都迸了出来。

     我,刘玉涛的右手,被一把刀剁了下来。

     金总的晚宴,我被红烧后端上了餐桌,我也死了,灵魂在餐桌上游荡。

     金总吃完,赞不绝口。
最後由 張雪昆 於 週日 11月 12, 2017 8:15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張雪昆
普通會員
 
文章: 469
註冊時間: 週日 1月 22, 2012 11:06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右手

文章理筌 發表於 週日 11月 12, 2017 3:09 am

 

俏皮的語句敘述著黑色的故事。
安靜的洗滌,我的所有一切。

紊亂。秩序
紊亂二館
頭像
理筌
小說投稿版主
 
文章: 432
註冊時間: 週二 9月 20, 2005 2:06 a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右手

文章張雪昆 發表於 週日 11月 12, 2017 8:16 am

 

谢朋友评读。问好!
張雪昆
普通會員
 
文章: 469
註冊時間: 週日 1月 22, 2012 11:06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2017年精華作品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