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沙漠的記憶

版主: 謝予騰, 跳舞鯨魚, 馮瑀珊, 麻吉, ocoh

【散文】沙漠的記憶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日 11月 05, 2017 11:07 am

 

          『沙漠的記憶』

  外蒙古商友澤蘭諾布曾對我說過:「大戈壁就像一塊海綿毯,老天下再多的雨水,都會被它吸得一乾二淨。它更像一頭太古的怪獸,人畜進入其中,就如食物入腹不留痕跡。因此,生長在沙漠附近的人,如果沒有駱駝可能無法生存。」說到駱駝與沙漠,我的腦海裡竟然盤旋起「沙漠夢駝鈴」的那首歌曲。這首歌詞我不太會唱,但對其韻律相當熟悉。

  就在不自知覺裏,我竟然順口哼出了它的韻調,眼前就如魔術一般,忽然出現了一隊駱駝。每隻駱駝峰峯間都背負著重物,駝鈴叮噹飄忽悠揚,但人形扭曲震盪。沙漠峯稜形形色色的橫亙於前,駝隊吃力而緩緩向前移動,駝商則默默的跟在後頭前進。就在這如夢似幻的狀況中,我開口問我的朋友,他是否見到一隊駝商隊伍經過?

  他說我得了「沙漠幻覺症」,要不就是遇到了「海市蜃樓」之幻境。我不信的揉揉雙眼再看個真切,前方無物但卻有駝鈴叮噹連綿聲,清清楚楚的傳入耳膜。然而我將雙眼更加緊睜,眼前果然只見一片黃沙滾滾的沙漠罷了。這回的沙漠幻境印象極深,原以為「沙漠」這兩個字,只能在腦海或書本電視上去夢想。然而作夢也沒想到,這空幻的夢想藉生意之便,我與它親近了好幾次。

  我初次與沙漠邂逅是在澳洲,當時為了一睹著名的艾莉絲泉,以及艾維亞大岩石,坐了七小時車子長途跋涉,橫越過一大片的沙漠才到達目的地。長途的車程非常辛苦,抵達目的地我人跨下吉普車之時,我的髖骨麻痺到無法步行。就在友人的支撐之下,半拖半走的運動了半個小時,這才慢慢的恢復雙腳之感覺。夕陽下的沙漠,通體殷紅色光艷艷,讓人望之心中有著一股恐怖寂寞的感覺。

  第二次是在非洲的奈及利亞,為抄捷徑去首都阿布扎,結果車子在沙漠中拋錨。司機約翰修了一個多小時無法修復,他叫我們等候他跋涉十里外的加油站求救。又冷又餓風又大,等到救援車帶著師傅到來,我們五人已餓得可以吞下一頭巨牛。要不是有部比利時人的車子經過,好心施捨一條吐司和一大瓶礦泉水給我們,大夥真的就會魂斷沙漠找不到命了。

  第三回是應蒙古朋友黎煥青之邀,特地去戈壁沙漠一遊。黎氏與我在德國柏林電子展場相識,只因我當時請他吃了兩包泡麵,互留下通訊處之後就再也沒連絡過。之後,兩人在澳洲布里斯班世界博覽會上巧遇。我把自己在澳洲沙漠的橫渡經驗告訴他,他淡淡一笑說這有啥了不起。博覽會巧遇當晚,我們又在一家中國餐廳一起聚餐。他對上午告訴過我的話,重伸再說一次。

  他語氣堅強的對我說:「改天你來烏蘭巴德,我帶您去大戈壁沙漠見識見識!」二人脾氣就是這樣的執拗,加以當時年少氣盛,遂二話不說的承應了他的邀約。半年後,我履約去烏蘭巴德看他。翌日,我們搭乘休旅車在沙漠中奔馳。由於車齡過高,一路行車搖搖晃晃,車身並還不時發出還嘎吱嘎吱的聲音來。我很擔心半路會出意外。到時候來個車子解體,那可就要吃不完兜著走啦!

  可是黎煥青他要我放心,他笑著告訴我說:「這部車子的車齡才十多歲而已,還青春得很呐!」說完他還對我做個鬼臉,使命催油加快車速,害我嚇得滿身冷汗涔涔,沿著背脊直流而下。待至車子馳出市區之後,車窗外的景緻由綠變褐,空氣中的水分似乎越來越稀少,鼻端已有著一股燥悶的感覺。又再前進不久,窗外變得黃沙漫漫塵土飛揚。路上房屋全無,就連人或駝隊都看不到。

  這時路旁有一旅人堆成的「敖包」,讓我們以為旅店就快到了。我的反應煥青沒看見,他依舊雙手緊握著方向盤,連續踩油門向前直驅而去。我對敖包有興趣,遂開口問煥青,它是用來做啥麼的?他笑笑對我解釋說:「路邊上的『敖包』,它是蒙古人祭祀長生天神之表記。它們是用石塊堆疊而起,中間樹立通天神用之『蘇魯定』,用以表達蒙古人的祈福與敬神之誠意。

  每年農曆五月,蒙古人有『敖包祭』舉行。這是蒙古人祭拜長生天神的祭典,祭禮隆重全員出動,祭典期間熱鬧滾滾。話說至此,他潤潤嘴唇之後繼續說道:「敖包」除了是祭神之象徵之外,它還是蒙古青年約會定情之處所,更是沙漠中迷路者之方向指標,經由它的指示方向,可以迅速的找到逃生路線。有了他這番詳盡的解說,我總算對蒙古人與「敖包」之間的關係,又多了一層更深之認識。

  大戈壁沙漠果然是浩瀚無涯,我們人車進入腹地之後,行行復行行,行行也停停,耳畔除了風聲車聲和我們的對話聲之外,四周幽淒寂靜得讓人心裡起毛。除此之外,沿途還可見到許多白森森,死亡已久的各種野獸骨骸。它們離亂堆置著,支離破碎之景象令人怵目驚心。我越坐越覺不是滋味,但黎煥青卻老神在在,他的這份定力由不得你不對他佩服。

  我們在大戈壁馳騁七、八個小時,整座戈壁滿眼是沙地景觀。深入之後看不到人跡,看不到馬路,但是黎煥青却還悠閒的握著方向盤,並配合著收音機裏的音樂,手打拍子一點也不以為意。這時候不遠處,出現一個綠洲小站的入口招帘,於是我們決定在此打尖。停好車子進入餐廳,幸好這裏還有西餐可吃,否則,要叫我撕囊餅配酸奶子我才不幹哩! 【完】
最後由 馮瑀珊 於 週日 11月 12, 2017 1:18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理由: 優秀作品置頂推薦。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4253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2017年精華作品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