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78

版主: 謝予騰, 跳舞鯨魚, 馮瑀珊, 麻吉, ocoh

【小說】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78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三 11月 15, 2017 5:09 pm

 

(78)

民國59年夏季,我帶著二弟三弟,一起去新莊農校參加入學考試。當時的學校設在菜寮,我們三人騎著腳踏車前去陪考與應考。記憶中當天的天氣炎熱,經過中興橋才吹得到自然風。

當我們三人接近橋頭不遠處,發現一場車禍堵車如似長龍蜿蜒。爲了趕上考試時間,三兄弟在車陣中穿梭蛇行,終於考前十餘分鐘趕到考場。匆匆查到考場座位之後,他們倆快步跑進考場坐下等候考試。

當日早上考三科下午考兩科,陪考家長們在樹下等候考試終了。由於陪考十分無聊,於是許多家長們便相互的聊開了。話題一旦聊開,有人預測今年的錄取率如何如何?有人則說哪間學校比較優良。我和他們聊不上來,所以,一人獨自到學校附近走逛。

閒逛之間見到一家小吃店,那是外省人開的小吃店,其店面雖小陳設簡單,可是窗明几淨,因此,決定中午在這家小店裏進用午餐。約模上午十點四十分考完三科,兩兄弟踏著輕快步伐到我面前。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兒,讓我一見寬心不少。稍停過後,三兄弟便走向那家小吃店用餐。

三人走進店裡,老闆熱心的請坐問候,並問我們想吃些甚麼?我問老闆店裏賣些甚麼?老闆客氣回答說:「小店有麵,有包子饅頭和一些家常小菜。」在家我是老大,弟妹們都聽我的,因此,我開口要了三籠小籠包,並叫了一碗特大號的酸辣湯。二弟三弟見我如此豪爽點叫,心中嘀咕怕我沒錢付賬。

小籠包和酸辣湯尚未送上桌之前,老三心細低聲問我,身邊所帶夠錢付帳嗎?平昔在家我的儉省他們都知道,這會兒突然大方起來,難怪他們會憂心忡忡,生怕我無法付出帳來大家出糗。我見他們以存疑的眼神望我,遂以堅定口吻要他們不用擔心。

我是家中老大,平時說一不二,有了這份堅定口吻,他們才開始動筷挾吃小菜。其實今天我是有備而來,雖然老爸没給我們多少午餐費用,但因我昨日剛好領回一筆稿費。儘管祇有區區100多元新台幣而已,可是它已足夠三人大吃大喝絕無問題。二弟三弟見我老神在在,一點都無驚慌樣子,二人遂運筷如飛,迅速的將眼前之幾碟小菜解決清楚。

他們兩人吃相難看,要是在家裏早就挨我的筷頭敲打。然而今天日子特殊,怕去影響到他們的考試心情,所以,我便睜隻眼閉隻眼的讓他們去囂張啦。稍頃,小籠包先送過來,接著酸辣湯也已上桌。我揭開蒸籠上蓋,各推一籠到他們面前。接著我比了一個快吃的手勢,三人遂開動吃將起來。

但見他們毫不客氣的大吃大喝,瞬間小籠包酸辣湯見底。我怕他們没吃飽,因此,開口問他們還要吃些甚麼?或許他們怕我付不出帳來,兩人小頭搖晃如撥浪鼓,表示他們已吃飽不要啦。我叫老闆前來算帳,略一清點耗去五十元新台幣。我從口袋掏出百元大鈔付賬,兩個小傢伙或許在心中後悔著,剛才為何没多叫一些。

可能是這頓飽餐之力,成績放榜二弟考取三弟備取。之後,老三因為聯考分數不錯,被分發到板橋中學就讀。於是他們一個讀新農一個上板中,兄弟倆各自前程,直到高中時期,老三才進入北市農工就讀。這段插曲已是五十年前的老狗屎,現在回想起來歷歷在目,好像是昨天發生之事咧。

二弟三弟一起考取初中,應該說是家中之喜事。然而得知消息之後,父親母親卻是滿臉憂色。我知他們是在煩惱弟弟的註冊費用。我極力安慰二老,說我退伍已可幫助賺錢。可笑的是我的承諾卻打高空,一連串的求職並不順遂。眼見註冊日期越來越近,父母憂色更深。

當晚我做了惡夢,夢中父親佝僂的背影拉得很長。施施前進,步履蹣跚。如似幻境,如似太虛。從前父親的背影像座山,孤獨沉穩兀立於眼前,但卻充滿著一股無法表達之熱情。走路腰桿子挺直,從未有過如此的落寞寂寥。

回想當時家中境況,一家十口食指繁浩。能夠依賴者僅只是四分許的水田,以及父親的一份微薄的薪水。日子雖然過得如此艱辛,但父親從未哼吭一聲。他總是默默的工作,像似一頭水牛埋頭工作而毫無怨言。

父親節儉幾近吝嗇,可是眾口之家能夠平安度日,父親之功不可抹煞。初中時代,家居五分埔鐵路宿舍。當時父親正值青壯,意氣風發,又有鐵飯碗在手,日子過得平順悠哉。每天早上七點半,規律的與母親在家門口,送父親到松山鐵路機械廠上班。互相道聲再見之後,目送著父親背影消失於巷子口。

此時父親之背影英俊挺拔,腳步沉穩不亂。看他邁步跨出家門之穩定,至今依然深印腦海。尤其他回頭揮手之英姿,迄今難以忘懷。之後,家中弟妹陸續出來報到,家中的生計負擔逐漸的增加。家中僅靠水田收入與父親之薪水,捉襟見肘之情形日漸顯現。

斯時父親年紀已經步入中年,家中食指繁浩之壓力排倒海而來。加上工作之浮浮沉沉,他的脾氣突然變得暴躁,經常會因小事遷怒於人。外貌俊俏的父親已經收斂笑容,英挺的背影已漸漸走樣。走路步伐匆匆而過,以往的氣定神閒不見啦。

有段時間因工作關係,家人與父親暫隔兩地。每星期見面一次,相處時間十分寶貴。待至江子翠水田買下之後,一家人才又再度重聚一起。而在那些分隔居住的期間裏,每星期天見父親自家返北之時,望著父親背影逐漸離去,心中有股說不出的失落與不捨之感覺。

而在江子翠重聚時期裏,每天目送父親稍微彎曲的背影,內心不禁感慨萬千。我的高中時代是父親壓力最嚴重時期,家中六個孩子全都上學。生活擔子突然增加,千鈞重量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特別是開學註冊之時,夜晚小過來猶常聽到,父親為了我們註冊費而長吁短歎聲音。

那種大人無助的嘆氣聲聽入耳裏,心中總有著一股想要退學的意念滋生著。這時的父親才五十出頭罷了,早已兩鬢飛白沉默寡言,走路步伐緩慢許多,見其背影已不復挺拔,反見岣嶁更為嚴重啦。   [待續]。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4253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後龍溪的孩子-寫我故鄉寫我家-78

文章跳舞鯨魚 發表於 週三 11月 22, 2017 2:41 pm

 

完整敘事始末
呼應回憶父親的情感
真實呈現當時生活
文章具有時代的意義
感謝分享

問好
跳舞鯨魚
《她身花園》
《幻獸症的屋子》
《溫泉熊旅館》
《恐怖闖關遊戲》
《風雨中的茄苳樹》
《魔市少年》
《闇覗者的回返-古族對話錄》(一段關於南島的故事旅程)
《魔樹少年》
https://zh-tw.facebook.com/writachiung
頭像
跳舞鯨魚
小說投稿版召集人
 
文章: 1029
註冊時間: 週五 9月 18, 2009 2:40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2017年精華作品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