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切分音 (5 & 6)

版主: 謝予騰, 跳舞鯨魚, 馮瑀珊, 麻吉, ocoh

【小說】切分音 (5 & 6)

文章非白 發表於 週四 2月 22, 2018 5:16 pm

 

前一回:切分音(3&4)



  楚音有一個非常好的朋友韓嘉魚,她們是國中同學,一直都關係很好,常常一起看電影、展覽、吃下午茶、喝酒聊八卦。兩人幾乎每個月都會碰面,她們會和對方分享秘密,比起真正的親姐妹不遑多讓。

  韓嘉魚是上班族,有固定的上下班時間,兩人約在常去的酒吧。

  酒吧裝潢很華麗古典,現在是酒吧最熱鬧的時候,酒吧中心小小的舞台上的歌手一邊彈琴,一邊唱著慢調子的情歌。

  「這裡!」韓嘉魚伸手招呼楚音。

  韓嘉魚老遠就看到楚音進門了,楚音進門之後,她就發現原本暗中打量自己的多目光都轉移到楚音身上,韓嘉魚早就習慣出門楚音特別引人注目。

  其實韓嘉魚也長得很漂亮,雖然沒有楚音那種盛氣凌人的美貌,但她擅長打扮自己,貼身的黑色蕾絲連衣裙搭配顯得腿長的膝上靴,挺翹的嘴唇抹著紅色絲絨唇膏,眼尾櫻粉色的眼影蘊含春光,黑髮尾端用自己用燙髮夾夾捲,鬆鬆的散在雪白肩膀上,帶著撩人的性感。

  服務生拿酒單來,楚音看也沒看,直接點了酒就坐下。

  「你好慢啊。」韓嘉魚一邊玩吸管一邊抱怨,「吃過飯了嗎?」

  「抱歉,拍攝拖到時間……我沒吃晚飯就直接過來了。」楚音拉開椅子,坐到韓佳妤對面。

  「那要不要加點炸物拼盤?」韓嘉魚問。

  她興匆匆地翻開立在桌上的推薦菜單,炸物拼盤在一般日晚上有做特惠活動,在等楚音過來的時候,她一直在看這個促銷廣告牌,看得自己都餓了。

  「是你自己想吃吧?」

  「最近在減肥,已經好久沒吃油炸物……」

  「想吃就點啊!」楚音說。

  韓嘉魚招來服務生,點了她看了很久的炸物拼盤,炸物拼盤裡有炸魷魚、炸雞翅膀、炸起司條和炸薯條,配上三色沾醬和清爽解膩的芹菜段,分量不小,不過楚音沒吃晚餐,她們肯定能解決掉這盤美味。

  「口紅的顏色很漂亮,是新出的絲絨唇釉?」楚音打量韓嘉魚,稱讚她說。

  「你看出來啦?我找了四五家美妝店才找到現貨,其他都賣光了。」

  兩個女人聊起化妝品的話題就沒完沒了,等到服務生送上來的酒喝完一半、炸物也吃得差不多,填飽肚子,酒意微醺,韓嘉魚才想到關心一下好友的近況。  

  「最近Case很多很忙?」韓嘉魚問。

  「也沒有,跟以前差不多吧。你最近也很忙吧?」

  楚音會這麼問,是因為算算日子,又到了韓嘉魚雜誌社的旅遊雜誌每季出刊的時間了,他們的小出版社以旅遊雜誌和旅遊指南書為主,在眾出版社中因為類型明確,收入還算穩定,待遇也很不錯。

  「截稿日都比較忙,沒什麼特別的。唉。」韓嘉魚撐著臉頰,覺得很鬱卒。  

  「幹嘛嘆氣?」楚音問。

  「主管最近都不理我,他大概不愛我了吧。」韓嘉魚趴在桌上悶聲大喊,「怎麼辦啊……」

  韓嘉魚和她的辦公室主管偷偷談辦公室戀愛,辦公室戀愛沒什麼稀奇,對方大韓嘉魚至少一輪、小孩都上國中了也沒什麼稀奇,重點是人家主管還沒離婚,目前似乎也沒有離婚的打算。楚音雖然不看好韓嘉魚和她主管的感情,但她從來沒說過她什麼,這是個人選擇的問題,只要韓嘉魚自己有想清楚就好。

  更何況韓嘉魚比她放得開又會玩,同時和幾個男人保持曖昧關係,時不時有新的邂逅對象,楚音一直很羨慕韓嘉魚想得開,處理感情關係遊刃有餘,從來沒出過什麼問題。

  「你還沒換人喔,不是有在旅行認識的新男人嗎?」楚音問。

  「有啊,這週末要和新認識的那個去約會。」韓嘉魚對新對象沒那麼熱衷,她還是更喜歡主管一點,繼續執著在主管的話題,「原本我想約主管去居酒屋,結果他不理我。」

  「是喔。」楚音也有一搭沒一搭回應,「他沒回你Line?」

  「也不是……他就回很慢,一直說那天我沒班,不要因為想去居酒屋特地等他下班,可是我就是想跟他一起去居酒屋啊!重點是一起!」韓嘉魚強調說。

  「反正你週末要去跟新男人約會啦。」楚音安慰她。

  「對啊。他人還蠻好的,是一起去玩的同事的朋友,其實在國外沒什麼聊到,可是回來他有約我去看畫展。」

  「突然約妳?在國外他都沒有什麼表示嗎?」

  「對啊,他看到我發臉書狀態說我想去的攝影展,他就說他也有興趣,我們聊了一會,他蠻有自己的看法。」

  「是噢。那你就可以換新男人啦,跟接了婚的老男人有什麼將來?」

  「可是我就喜歡主管啊,我喜歡成熟的。老男人!」韓嘉魚說完忍不住笑。

  楚音也笑,她不覺得老男人有什麼不好,成熟男人有成熟男人的魅力,「老男人那麼多,不要盯著主管一個啊。而且主管有漂亮老婆啦。」

  「我之前還一直去看他老婆的臉書……唉……他老婆也過得很好,臉書狀態常常下午茶、自己看展覽,看起來事業有成……」

  「那你也專心一下,讓自己事業有成啊。看她臉書幹嘛?看了又沒用。」楚音不以為然。

  「別說我,你還不是找了一個女的劈腿……」韓嘉魚反擊說:「你也太喜歡音樂系的才子才女了吧?趙子弦跟現在這個都是。」

  「只是剛好喜歡的都學音樂。」楚音底氣不足。

  「超剛好的。」韓嘉魚笑她。

  「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啊,就不知道要跟誰在一起才好。」

  「那妳就慢慢想吧,總有一天就會想清楚。」韓嘉魚安慰完,竊笑說:「或者你劈腿的事情暴露了,那就不用妳自己選了。」

  「不要詛咒我。」楚音瞪她,「你自己才小心,不要讓人家老婆發現。」

  「我還怕她不發現勒。」韓嘉魚嘴硬,但明顯也有點怕。

  她們兩個職涯發展都很順利,但感情生活亂得一塌糊塗,韓嘉魚雖然想得開,但這不代表目前的狀態是好事。楚音清楚劈腿的自己有多罪不可赦,但她沒辦法下任何決定。

  怎麼能保證在決定完全捨棄一個人之後,和另一個人在一起不會後悔?楚音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她想也許是她不夠喜歡趙子弦或莫沄箏,不能給他們任何一個獨一無二的愛,真是爛透了……

  楚音厭惡這樣的自己,但她又非常愛自己,也許這世界上她最愛的人就是自己,因為選擇很痛,所以她才會落到必須面對一團亂麻的局面。



  不管心情好壞,日子還是要繼續過。

  楚音今天在工作是在工作室的攝影棚內為孕婦拍寫真,楚音覺得孕婦寫真和婚紗攝影的感覺不太一樣,紀錄女人懷孕的珍貴時光這件事,她一直的覺得很特別。孕婦媽咪臉上的表情很特別,因為懷了寶寶變得渾圓的肚子很特別,撐著後腰、扶著肚子充滿母性的表情很特別。

  因為楚音從來沒深深思考過自己懷孕會怎麼樣,她不會特別喜歡逗可愛的小孩子,對懷孕沒有特別的憧憬,但趙子弦和莫沄箏都和她談過小孩子的話題。趙子弦會說如果他們生了小孩子,他會讓小孩子選自己喜歡的學,不要像他一樣從小到大辛苦學音樂。莫沄箏試著提過收養小孩,或者在國外結婚後,去申請精子做試管嬰兒,一個人生一個小孩,那對孩子一定特別可愛。

  現在楚音回想起來,都不知道自己那時候為什麼能夠冷靜的帶過這個話題。她在單親家庭長大,媽媽光顧著工作就很辛苦了,後來媽媽再度結婚,生了一個弟弟,楚音和叔叔、弟弟一直相處得很生疏客氣,她覺得自己不像那個家庭的孩子。

  更小的時候,楚音有渴求過愛與正常的家庭,她在高中的時候認識趙子弦,趙子弦很好很好,他們相處默契,完全沒吵過架,做什麼事都有商有量,小時候她模模糊糊對父母的印象就是他們吵個不停,就算媽媽再婚了,媽媽和叔叔偶而也會吵架,冷戰好幾天不說話。楚音覺得趙子弦太好了,好得很不真實。

  也許是因為趙子弦有一對很棒的父母。楚音聽趙子弦說他們從不吵架,每年都會把兒子丟給親戚朋友照顧,獨自飛出去度蜜月,感情從來沒降溫過。楚音見過一次趙子弦的父母,在趙子弦出國讀書送機的時候見到,那確實是一對感情非常好的夫婦,對楚音非常有禮貌。

  可是比起楚音見過唯一一對感情好得不得了的趙子弦爸媽,楚音看過更多混亂的感情關係。她高中就開始兼平面模特的工作,高中學費和生活費都自己出,等到大學她也沒讓媽媽幫她出生活費。

  她從那時候見識到長相姣好的模特同事們混亂的感情生活。她們鮮少有幸福快樂的結局,最好的結局可能是嫁給有錢小開,好幾個為了賺錢尋求包養關係,光是比較哪個乾爹出手大方就可以聊上大半天。有人和攝影師交往後來發現果攝影師同時劈腿三個,三個女人打成一團難看得要命。最糟的一個是一年內連續墮胎三次,她對楚音說過她以後大概會很難懷孕,而且好一陣子她生理期都痛得說不出話、出不了門,沒辦法工作簡直糟透了。

  楚音從來沒有和她的同事們炫耀過她和趙子弦的感情關係,她起初是不想讓她們知道,怕她們閒話也怕他們去鬧趙子弦。反正趙子弦也不高調,從來不在社群軟體上炫耀兩人的交往關係。後來為什麼繼續隱瞞下去……

  也許只是習慣了吧。

  習慣到變得很普通,楚音和趙子弦的感情像水一樣平淡自然,但水對人又很重要。



  楚音一開始還可以分心去想趙子弦,可是他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精力去胡思亂想。

  她覺得自己遇上大麻煩了,楚音努力忽視後頭玩手機的孕婦丈夫,沒人管數四處亂跑玩鬧的小孩,柔聲引導孕婦抱著她的寵物狗狗,讓狗狗別那麼興奮,拍出一張好看的主寵照片。

  她實在沒辦法專心,既害怕小孩撞壞角落昂貴的攝影器材,又怕小孩被砸到。被小孩動靜鬧得不停掙扎的狗狗也讓楚音沒辦法平心靜氣。

  「我可以請你們家大寶喝養樂多嗎?」

  「對不起,他比較失控。」孕婦媽咪不好意思地道歉。

  「沒關係,他也是重要成員,等一下也要跟妳一起拍照。」「Ricky姐,可以拜託你去冰箱幫我拿一瓶養樂多嗎?」

  「好。」Ricky姐好心把小孩哄出去,拿拍攝的機器人道具哄小朋友玩。

  楚音想之後一定要請Ricky姐吃一頓大餐,趁攝影棚內比較安靜,抓緊時間讓孕婦媽咪控制好狗狗,瘋狂猛拍,終於拍出好幾張不錯的照片。

  「好,頭稍微偏過來一點點……頭低一點……OK,這樣很漂亮!」楚音拍完,興奮地拿著相機走到孕婦媽咪旁邊,分享拍好的照片給她看。

  「這樣很漂亮吧?看起來很有精神。」

  「你把我家貝貝拍得好可愛耶,眼睛水汪汪的!」她非常高興。

  「那現在要拍你和你先生的照片。」楚音說。

  「好。」孕婦媽咪點頭,看到埋首玩手機的丈夫,高聲叫喚,「老公?老公!」

  「幹嘛一直叫我啦!」他收起手機,很不耐煩。

  「要拍照了。」孕婦媽咪瞪他。

  楚音裝作沒發現他們的小動作,「麻煩請先生換上跟媽咪同款的T恤和短褲哦。」

  「一直換一直換,這麼麻煩做什麼……」

  「都答應要來拍了,為什麼要一直碎碎念,不要讓人家等!」

  「那就不要換,我身上這一套不就好好的?」

  「啊那就不搭啊,奇怪欸你!」孕婦媽咪說著說著眼眶泛紅,眼看就要哭了。

  「那個……不要吵架好不好?」

  夫妻倆的兒子還跑過來大喊:「媽媽我要上廁所。」

  Ricky手腳很快,遞道具花束給楚音,給她一個眼色暗示她快點解圍,然後牽走小孩子,「我帶你們大寶去上廁所,你們繼續拍。」

  「不然先生拿這束花,不用換衣服,這樣風格就比較統一了。」

  「隨便他。」孕婦媽咪語氣硬梆梆地說。

  「我去換。」他雖然一臉不甘不願,還是乖乖去換了衣服,換好衣服出來,也自然而然接過楚音遞給他的花束。

  楚音重新安排孕婦就定位,讓狗狗貝貝先到一旁柔軟的墊子上休息。

  她低姿態地拜託他說:「先生,麻煩你用花給太太再求婚一次好不好?」

  「……好。」

  「可以告訴太太你有多愛她嗎?」楚音引導問。

  他不看太太,梗著脖子粗聲粗氣地說:「我這輩子就只會娶她一個啦。」

  「你齁。」孕婦媽咪本來還板著臉,這下終於被逗笑了,「你這個人真是的。」

  有她丈夫幫忙,小孩和狗都有人管控,接下來拍攝順利多了,終於在預定時間內結束拍攝。

  Ricky幫楚音一起收拾東西,楚音心知如果今天沒有她救場,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說到底她還是太嫩了,不擅長引導人配合拍攝,還需要多多學習。

  「Ricky姐,剛才多虧你了。」楚音真心誠意地道謝。

  「沒什麼,你不用緊張,客人哄一哄就沒事了,現在的客人都很難搞。」Ricky反過來安慰楚音,要她不要在意,接著她收拾好化妝箱,和楚音道別,「那我先走囉!」

  「再見!」

  楚音靠坐在沙發上休息一會兒,從飲水機倒了一杯溫水,一口氣喝光光後深深嘆氣。

  結婚生子……

  就必須面對吵鬧得毫無條理的生活,必須互相妥協嗎?

  就算他們相愛,楚音還是覺得這樣得生活對她來說太可怕。

  她關掉攝影棚電燈,收拾好相機,戴上鴨舌帽,最後巡過工作室一遍,關門上鎖,離開工作室。 


TBC
非白
新詩投稿版主
 
文章: 197
註冊時間: 週四 4月 28, 2011 10:43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切分音 (5 & 6)

文章sianlight 發表於 週三 3月 14, 2018 6:57 pm

 

看完這一篇會覺得女生的世界很複雜,緊密的心思難以預測。
sianlight
小說投稿版主
 
文章: 481
註冊時間: 週二 5月 12, 2015 8:21 pm
來自: Taiwan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切分音 (5 & 6)

文章跳舞鯨魚 發表於 週二 3月 20, 2018 3:46 pm

 

真切描述內心感受
情節適切顯現迷惘

問好
跳舞鯨魚
《她身花園》
《幻獸症的屋子》
《溫泉熊旅館》
《恐怖闖關遊戲》
《風雨中的茄苳樹》
《魔市少年》
《闇覗者的回返-古族對話錄》(一段關於南島的故事旅程)
《魔樹少年》
https://zh-tw.facebook.com/writachiung
頭像
跳舞鯨魚
小說投稿版召集人
 
文章: 1021
註冊時間: 週五 9月 18, 2009 2:40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2018年精華作品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