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印

◆戲劇欣賞及劇本創作討論◆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言葉, 洪春峰

蝴蝶印

文章夜光琉璃 發表於 週一 5月 10, 2004 12:45 pm

 

<前言>
這個作品是畢業之前為了國劇編纂老師的作業應付了事的,所以手法生澀,還望各位多多見諒 :oops:

-璃子-

<死約>

幕後唱:落花流水皆有意
嘆蒼天,將人戲,鴛鴦兩分離
兩心相許情堅定
英台寧死不做馬家妻
(山伯.英台上,後面有數名鬼差及鬼魂走動)
山伯:同寢不知女兒身,錯讓姻緣手裡葬,為情命送恨難挽,可憐佳人命陪喪。
英台:梁兄,英台只願長伴君身側,哪管得刀山火海,父母不成全,英台以死明志,天不成全,情願魂飛魄散也只求郎心與我一般.
山伯:啊!英妹,山伯絕不忘昔日同窗情,今日嬌娥願,無論幾世輪轉,定與妳前緣再續,共結連理。
英台:聽梁兄言,奴家淚滿襟,盼君莫忘今時諾,來生再結金石盟。
英台(解下頭上蝴蝶髮釵,燒紅烙在額前):以此蝶印為記,梁兄切記!
鬼差:時辰已到,梁山伯、祝英台飲孟婆湯--投胎啦!
英台:(唱)眼見得分離在即
飲下此湯撤君憶
與君相約情絕不移
後世定結連理
(英台隨鬼差及其他人於舞台一邊下,留下山伯一人及一名始終背對觀眾的鬼魂)
山伯:為成與英台來世約,孟婆湯萬不能飲(將孟婆湯往一旁倒),英台吾妻呀,死同塚,但願生再相逢.
(山伯下,鬼魂轉身面對觀眾)
鬼魂(馬文才):(唱)嘆英台寧死不將我馬家門進
恨梁山伯搶我妻顏面失盡
前世恩怨我要你下世還
因果循環哪容你再將我欺.
(幕落,第一場結束)

<定情>
幕後唱:風月輾轉二十載
英台青樓展秀才
轉世幻蝶笑顏賣
清蓮於泥不染塵埃
老鴇:在此處設青樓我乃行家,環肥燕瘦應有盡有,包客倌意足心滿流連忘返,只要銀子亮,親女兒也拿來當,唉唉唉,話是這麼在說,就只有幻蝶這姑娘不買我的帳,說什麼賣笑不賣身,雖也是賺的我荷包滿滿,可這達官顯要捧著萬把兩銀子只為得美人身,我這廂,只看得卻賺不得呀.
幕後:嬤嬤,李公子到
(李翰與孟于恆上,老鴇即刻迎上前)
老鴇:哎呀,我說李公子,怎這麼久沒來啦,咱們家如花可是想你得緊呀,唷唷唷,還帶了朋友來呀,敢問這公子怎稱呼?
李翰(指向于恆):這位乃是江蘇大賈孟大老闆的公子,嬤嬤可要好生伺候,怠慢不得.
于恆:李兄,尋花問柳雖是常事,可我是代家父來經商,無心戀暫煙花之地,我們還是速速離去才是.
老鴇:(獨白)這孟公子似乎瞧不起我這兒,好說我這兒也是遠近馳名的花樓,怎可讓他就這麼離開,怎麼說都得賺到他荷包裡的銀兩才是.
老鴇(轉身陪笑):孟公子,別急著走呀,就算看不上我這兒的庸脂俗粉,也可聽一曲解解悶呀.
(于恆面露難色)
李翰:是呀,孟兄,既然來了,不妨聽一曲再走,嬤嬤這花樓有位出了名的才女,迷煞了多少慕名前來的富商巨賈.
于恆:這……
(老鴇不讓于恆有推託的時間,隨即叫出下人)
老鴇:喜鵲,去請小姐下來為孟公子彈奏一曲.
(喜鵲領秦幻蝶上)
喜鵲:小姐來啦
幻蝶:(唱)自小家境貧,賣唱維生
父母遭橫禍,留我一人
我這裡把藝賣為求一處容身,哪管得風言流語把我品行論
潔身自愛無愧於心
老鴇:女兒呀,快快快,來為咱們貴客彈上一曲(拉住幻蝶往于恆方向送)
(幻蝶一時不察絆了一腳,恰好跌近于恆懷裡)
于恆:小姐當心!
幻蝶(滿臉羞紅):呀!
(幻蝶掙扎起身,兩人不經意間四目交對)
于恆:(唱)天仙貌美佳人擾我心亂
忽觀得一蝶印烙在額前
如幻夢又似真交集百感
彷彿是已相識思緒不安
幻蝶:(唱)見此人溫文樣儒雅風範
一雙眼瞧的我紅潮萬千
神難定息不穩心慌難掩
只低頭別視線撫弄琴弦
(老鴇看了二人神態,了然於心的笑著)
老鴇:瞧這二人似乎皆有意,待我將紅線綁上一綁,好讓花樓喜事添一樁,我這裡荷包也再添銀兩.
老鴇:女兒呀,這位是孟大官人,你可要小心伺候著.
幻蝶:公子有禮.
(于恆仍是注視著幻蝶,並無回話)
老鴇:孟大官人,咱們家幻蝶都讓您給瞧的臉紅了,這再瞧下去,等等她不熟了.
幻蝶(又羞又氣):嬤嬤……
老鴇:你看看,這琴都還沒聽,那”情”似乎已成形.
于恆:呀!在下失禮了
李翰:看來孟兄似乎對幻蝶頗有好感,何不問問嬤嬤意願,將幻蝶納妾,她雖身處青樓,但品德高潔才藝雙全,留與身邊也可伺候你.
于恆:這萬萬不可,見這位小姐靈氣不凡,雖出身青樓卻絲毫不見沾染勢儈之氣,怎可委屈人家為妾.
老鴇(急忙狀):不委屈不委屈,若孟公子有意願,而幻蝶又肯,我這做媽的,怎好拆散鴛鴦壞人美事,不過這個贖身錢嘛……(不懷好意的笑著)
幻蝶:嬤嬤,幻蝶不願……
(老鴇急忙將幻蝶帶往一邊)
老鴇:女兒呀,難得這個孟公子人品好,與他為妾也沒有什麼不好呀,你都二十了,這女人是最經不起歲月摧殘的,想想再過幾年你年老色衰像媽媽我一樣,連養活自己都有問題了,還不如趁著花樣年華,找個好歸宿嫁了,媽媽再愛錢,疼你也是疼進心坎,總不會隨隨便便幫你找個人家.
幻蝶:(唱)聽娘言有其道理
年華老去如日落西
處青樓非良久計
再瞧一眼孟公子(看向于恆)
情愫暗生難以言喻
就不知官人作何言語
老鴇:我可當妳答應了,(笑臉迎向于恆)孟公子呀,我這個女兒可是許多士紳搶著要的,她從來連頭都不點一下,這回他首肯了,就看您怎麼表示.
于恆(驚喜):小姐願意?
(幻蝶遲疑了一下,含羞點頭)
于恆:可是作妾太委屈小姐,待我向家父稟明,定回來迎娶小姐為妻.
李翰:孟兄,她不過是青樓女子,若真喜歡,納妾即可,這門不當互不對的,娶她為妻,豈不落人笑柄.
于恆:娶妻當娶賢,我見幻蝶小姐感覺似曾相識,對她好感自是不在話下,況且我又無婚約在身,既然小姐願意,我當名媒正娶,怎好辜負小姐一番心意.
老鴇:好呀,那就這麼說定了,孟大官人,我家女兒可是等著你回來娶,您可別忘了今日之言呀!
于恆:在下銘記在心,請小姐待我佳音,我定當速速歸來.
(幕落,第二場結束)

<落水>
(玉佛寺外的橋上)
幻蝶:喜鵲,慢點走,等等我呀。
喜鵲:小姐,走快點呀,您瞧今天風和日麗的,香客這麼多,萬一沒個好位置上香,那……(淘氣的笑著)您怎麼幫孟公子求平安呀。
幻蝶:淘氣的丫頭!
幻蝶:(唱)離別日今已過月半
不見孟郎意亂心煩
茶飯不思鎮日期盼
今理佛只為求孟郎平安
喜鵲:小姐,您瞧那兒有個公子,一直瞧著您呢。
(幻蝶望向喜鵲所指位置,只見那男人直直走向她,當男人在她面前站定,她只覺全身彷彿遭到雷擊)
柏敘塵:(唱)孟婆湯不飲為記前世約定
對英台情意生死不移
寒窗苦讀求功名盼與嬌娥結連理
如今狀元身門應當戶也對樂見佳期
喜鵲(訝然):這……不是今科狀元麼?
敘塵:英台(想碰觸幻蝶的額頭)
(幻蝶往後一退,敘塵悵然若失的收回手)
幻蝶:公子請自重!
敘塵:英台,你忘了我麼?
幻蝶:(唱)似遭雷擊頭昏心悶
怯生生難掩心頭驚
幻蝶不禁捫心自問
為什麼思緒不定失了魂
敘塵:英台……
(敘塵欲再往前,卻遭喜鵲阻止)
喜鵲(一臉生氣):狀元公莫再往前,我家小姐雖出身青樓,可也是重禮之人,更何況小姐有婚約在身,怎堪公子輕薄!
敘塵(一臉震驚):婚約?
喜鵲:小姐已許配給孟大官人了!
幻蝶:丫頭別多嘴,我們打道回府就是了.
敘塵:且住!(敘塵擋住幻蝶主僕二人去路)
幻蝶:(唱)你我素未謀面,今日何以欺我弱女子於市前.
敘塵:(唱)你我本當鴛鴦一對,怎可琵琶別抱過往成灰.
幻蝶:(唱)公子切莫胡亂怪罪,無憑無據怎將罪名往奴家身上推.
敘塵:(唱)前塵過往遭你忘,枉費我一片痴心付諸汪洋.
幻蝶: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敘塵:前世你是祝英台,我乃梁山伯,因為門戶不對,你父母硬是作主將你許配給馬文財,我抑鬱而終,你也在迎親當天投我墓而死,兩人約定要再下一世成夫妻,我拒飲孟婆湯轉世,一心為求與你匹配而考取功名,如今妳卻將我視為市井無賴,怎可將一切往事忘的一乾二淨!
幻蝶:胡鄒!
敘塵:你應當是我梁山伯的妻子,怎可嫁作他人婦?
幻蝶:你這人冒冒失失,何以一口認定我是你妻室?
敘塵(指向幻蝶額前蝴蝶印記):憑此蝴蝶印.
幻蝶:此乃胎記,我一出生便有.
敘塵:那是投胎那日,你為好讓你我相認,用髮釵所烙下印記.
幻蝶(退了幾步):你……胡說……
(敘塵不讓幻蝶有逃開的機會,扣住她雙肩)
敘塵:無論你是否記起前世一切,我仍執意娶你為妻,如今我有權有勢,榮華富貴我也能讓妳衣食無虞.
幻蝶:感謝公子美意,不過幻蝶心已有所屬.
敘塵:你我該是一對!
幻蝶:狀元公請自重!
(幻蝶為掙脫敘塵圍困,一不小心跌入河中)
敘塵:英台!
喜鵲:小姐!

(幕落,第三幕結束)

<驚憶>
(幻蝶睡在舞台正中間的床上,旁邊有數對男女演員各據一方,詮釋梁祝的前世,以燈光顏色及光線搭配各對演員的對白)
英台:以這十二碗水為界,越線者當罰.
山伯:擊掌為誓
……
英台:我回到祝家莊,梁兄可會來探望我?
山伯:蒙賢弟不棄,為兄定當前往探望.
……
英台:我本是女兒身.
山伯:同窗數載,竟不知英台原是女嬌娥.
……
英台:英台願與梁兄終身訂,還盼梁兄將奴家惜
山伯:梁山伯定當將英台惜,此生不離不棄.
……
英台:山伯,爹爹將我許配給馬家公子...
山伯:什麼?
……
(女演員飾演的祝英台抱著梁山伯之墓)
英台:梁兄啊,生不能同寢,英台也要與你死同塚!
……
(全場燈光暗,演員下,只留幻蝶一人在台上,燈亮,場景為佛寺廂房)
幻蝶:(唱)淚潸潸憶起前世因果
      稱羨鴛鴦遭人拆散受盡折磨
      無端端飛來橫禍
      愧對梁兄我讓他歲月蹉跎.
玉真師父:小姐,您醒了就好,狀元公在門外為你祈福,跪了三天三夜.
幻蝶(驚訝):我昏睡了三天?
玉真師父:可不是嘛,休說狀元公跪了三天三夜,還有位公子也在佛堂頌了三天的經.
幻蝶(一臉疑惑):誰?
玉真師父:寺裡弟子說他是江蘇大賈的公子,說什麼名叫孟于恆,小姐可認識他?
幻蝶(心頭一驚):孟郎……
玉真師父:我見小姐在昏睡中不時叫著兩個名字,想必就是這兩位公子吧,看小姐心神不寧,似乎有諸多心煩之事.
幻蝶:這位師父,幻蝶遭前世與今生所困,不知該屬意何人,兩位公子都是幻蝶心中掛念之人,該怎麼決定,幻蝶實在猶豫不決.
玉真師父:前世因成今世果,前世妳辜負的人,今生定得還與他,所謂因果循環,冥冥中自有主張,小姐既已是今世之人,何苦為前世之憶困頓,錢債好還,情債難償,凡事不要強求,也休為愧疚而再辜負心上人,該如何選,想必小姐早有主張,何需多此一問.
幻蝶(釋然一笑):多謝師父教誨.
(幕落,第四幕結束)

<婚配>
于恆:(唱)佛前誦經求安泰
      心繫佳人急滿懷
      虔心誠意將佛拜
      盼佳人將眼來開

幻蝶:(唱)見此景心生感慨
      猶豫不決實不該
      孟郎為我佛前拜
      怎堪讓他再傷懷
(轉身看了下另一邊的敘塵)
      嘆聲山伯我愧對你一片真情摯愛
      今生是幻蝶已非祝英台
      只怪造化弄人百般無奈
      還望你做好官平禍賑災

(于恆發現幻蝶,又驚又喜)
于恆:妳總算平安醒來,爹爹已答應我們的婚事,此去耽誤多時,還望蝶妹不與在下計較.
幻蝶:孟郎果然是重諾之人,嬤嬤當真沒有錯看,盼得孟郎回來,幻蝶已心足意滿,哪還與孟郎計較,還怕孟郎嫌棄幻蝶出身卑微.
于恆:既允諾娶妳為妻,便不計較出身尊卑之說,妳有才氣,品德出眾,出生青樓又當如何?不過是遭遇不同爾爾.
幻蝶:得孟郎一席話,幻蝶感激無以為報.
于恆:今後便是夫妻了,何需多言感激,往後畫眉束髮,定幫娘子效勞.
幻蝶:多謝夫君.
(站在門外多時的敘塵,無奈的笑著)
玉真師父:狀元公呀,世事本無常,不過天理循環,什麼因就得什麼果,無欲無求才不會悵然若失呀.
敘塵:敢問師父當真無欲無求?
玉真師父:就是參不透,所以當和尚,當了和尚,沒什麼可以求的,也生不出欲望.
敘塵:不知貴寺還收不收需要悟道的和尚?
玉真師父:玉佛寺收不了狀元和尚,不過下盤棋倒是樂意之至.
敘塵(釋懷狀):哈哈哈……
幕後唱:梁祝幻蝶情深重
    造化弄人難續塵
    文才無奈只留恨
    此生不再夢餘痕

(劇終)
~洛水女鬼~

依絲路行 濱洛水居
纏戀水影 夜光琉璃

夜光琉璃
普通會員
 
文章: 23
註冊時間: 週一 3月 01, 2004 4:55 pm
來自: 亂葬崗
部落格: 觀看文章

感謝賜教!

文章夜光琉璃 發表於 週一 5月 10, 2004 1:11 pm

 

這是交作業的前一晚硬趕下的產物
(好像又不小心說出自己很混了=.=)

的確是寫的很不周延
待有空,璃子會再改改

總之~感謝賜教!
~洛水女鬼~

依絲路行 濱洛水居
纏戀水影 夜光琉璃

夜光琉璃
普通會員
 
文章: 23
註冊時間: 週一 3月 01, 2004 4:55 pm
來自: 亂葬崗
部落格: 觀看文章

愛的鼓勵

文章胡迭 發表於 週一 5月 10, 2004 4:31 pm

 

內容還真長
看得雙眼發澀
不過很值得
春去,冬來;秋去,夏來
...這才是胡迭...
頭像
胡迭
普通會員
 
文章: 248
註冊時間: 週二 4月 27, 2004 10:56 pm
來自: 小太陽底下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戲劇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