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錮的花樣年華

◆戲劇欣賞及劇本創作討論◆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言葉, 洪春峰

被禁錮的花樣年華

文章gohole 發表於 週二 10月 18, 2005 1:32 am

 

「那是一種很難堪的相對

 她一直羞低著頭給他一個接近的機會

 他沒有勇氣接近

 她掉頭轉身 走了」  

  極盡簡單的幾個場景配合著人與人的流動就形成一部沉默但是富有情感的電影,彷彿不想停留在某個特別時刻,故事的張力就僅僅依賴演員在窄小的空間裡頻繁接觸所成。

  「真是巧啊!搬家都碰在一起!」巧合的對稱,隔壁、兩男兩女、搬錯的家具和錯置的書本暗喻了兩種形式的越軌偷情。第一段配樂時,周的太太搖曳著旗袍下的身軀,觀眾可以從鏡頭窺見她的背,她搖了搖手,張曼玉起了身似乎讓了自己丈夫身旁的位子。

  關係從謊言開始變質,周默默地躲在牆壁後面,逃避腐敗的傷心。

  第二段配樂:張曼玉被丟棄在日常生活裡,表情漠然地買麵,與路人擦身而過,獨自走上幽暗的階梯﹔緩緩步下的周,吞著孤獨、咀嚼寂寞。


  換了第二種配樂,「一式兩份」的禮物,「倒有這麼巧的事!」何先生買了兩個相同的皮包,一個給情婦,一個給妻子;陳先生買了兩個皮包,周太太買了兩條領帶,「一式兩份」成了偷情的圖騰,三個人複製了三組禮物東西給了六個人。

  人類在何時發現自己不單單只是一種角色,而是人格分裂到不行的變形蟲,被遺棄在六零年代香港的兩人互相揣測了對方的另一半,也就是彼此所面對的第三者。後來武俠小說終於開了頭,周的香煙緩緩停滯栽幽閉的辦公室裡,那一瞬間的紋理竟顯得如此清晰,莫名的情愫也沿著週遭的氣味擴散開了。

  《花樣年華》基本是王家衛私人禁錮的密閉空間,若回憶《重慶森林》而來比較《花樣年華》,是否會想起六零年代的梁朝偉與張曼玉以及九零年代的梁朝偉和王菲都曾經因為某種不得已的原因被迫滯留在午後的密閉空間裡,甚至都打了個盹。而梁朝偉無論是在六零年代或是九零年代都像被詛咒一般,不斷的只能出現在一些早已被設定的場景裡,快餐店、樓梯下的麵攤、市場的攤子、咖啡館或是辦公室之類因疲乏而失去生機的荒廢之地裡,被穿著旗袍或者帶著家庭DIY用具的女人闖入,多麼寓言式的都市童話啊!


  「我們試試而已,又不是真的」為了應付偶發事件(我們稱之為未來)的無端發生,人們只好試著預言,所以反覆地搬演下一段時刻,模擬該說些什麼,要有何種心理準備,但總是落了空,一連串的悲劇就是一連串的故事。

  《花樣年華》談的是禁錮的概念,壓抑密閉讓人喘不過氣的禁錮。突如其來的一群人將周與蘇囚禁在狹小的房間語未知的時間裡,房東太太婉轉的告訴蘇要有分寸,便是以一種世人的眼光(或她自己)警告了蘇,連外遇中的何先生也露出了懷疑不屑的眼神,畢竟他也以世人自居啊!閒言閒語更加重了周與蘇情感的壓抑,直到片尾,兩人還是活在各自的牢籠裡,上帝關了一扇門,是蘇止不住的眼淚;祂必為我們開啟另一扇窗,我們都站在窗口,眼中盡是掩不住的悲傷。

  人的原罪不在於其他,而是我們不斷地禁錮自己,從這個監獄移往下一個監獄,周用泥土隔絕了秘密,又如何呢?寄放的是靈魂還是遺憾呢?

  「那個時代已過去
   
   屬於那個時代的一切

   都不存在了」

  一切都被禁錮在那裡了。



  《花樣年華》非常慢條斯理地把疏離式的愛情詮釋到淋漓盡致,假使《男人四十》是用水滴形容電影裡欲言又止的情感;《花樣年華》則是一陣霧,走進去是一種更細微的感受。或許是時代的關係,同樣被闖入房間,有著不同的結果。
gohole
優寫手
 
文章: 146
註冊時間: 週日 6月 20, 2004 10:26 pm
來自: 鳳山
部落格: 觀看文章

時光的無情

文章言葉 發表於 週五 10月 21, 2005 7:15 pm

 

每一個人擁有的美好回憶
在二十到三十歲時已定型下來
再往後的日子
就只是回憶的重組
老先生老太太的林黛樂蒂
中年人的迪斯可阿哥哥
六年級生的松田聖子瑪丹娜
精華的時光就這樣過去
而年紀到一個階段自己就悄悄被流行淘汰
要將美好的空間
留給要作新夢的下一代
言葉
應用文學版主
 
文章: 88
註冊時間: 週三 3月 31, 2004 9:51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記憶

文章gohole 發表於 週四 11月 24, 2005 8:10 pm

 

最近又把《花樣年華》看了一遍

引用某個經驗場景

幼時曾享用手留住清澈溪水

流水從指縫間消逝

只剩泥沙堆積在手中

青春一去不復返

僅留下各種形式的回憶
gohole
優寫手
 
文章: 146
註冊時間: 週日 6月 20, 2004 10:26 pm
來自: 鳳山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戲劇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