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者之歌》戰爭後的

◆戲劇欣賞及劇本創作討論◆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言葉, 洪春峰

《旅行者之歌》戰爭後的

文章gohole 發表於 週三 3月 07, 2007 8:31 am

 

《旅行者之歌》描述波士尼亞戰爭後,想完成女兒學校旅行的單親媽媽Esma,為了籌措學校旅行的費用而日夜兼職。但是女兒Sara希望媽媽拿出「烈士遺族證明書」,證明生父因為戰爭殉國,以得到旅費減免優待與認同。媽媽卻不願回應女兒的要求,寧可想盡辦法籌錢支付全額旅費。這樣的矛盾是貫穿全片的迷藏。

  戰爭導致了無法彌補的傷害,戰爭後的沉痛更是遺留在每個人的心裡。《旅行者之歌》的劇情單純平實,然而結尾鋪陳的瞬間墜落卻令人印象深刻。戰爭後的生活狀態毋寧成了《旅行者之歌》的特殊風景,過去的一切早已被摧毀殆盡,死亡的靈魂用生命做為安靜的代價,活下去的人卻得背負著戰爭的傷痕繼續生活。

  母親Esma和女兒Sara是過去與未來的對比,前者面對愛情拘謹小心最終壓抑,後者大膽用青春嘗試卻迷惑不已。共同點是籠罩著後戰爭時期的嗟嘆和哀傷,「我的父親是烈士!」Sara倔強的說,另一頭是Esma四處奔走的景況。另一種現實層面的展現,貧苦、人情味以及單親媽媽的無助,導演的故事情感就像飽滿的色調一樣令人感受強烈。

  為了在現實中置入夢境往往需要大量謊言,母親Esma編織的藉口終究被識破,令人震撼的一幕,Sara拿著槍指著Esma(戰爭死亡的直接意象),Esma憤怒地槌打Sara,她瘋狂大喊,妳這個塞爾維亞雜種!波士尼亞的母親悲傷的對女兒說。Sara誕生是因為戰爭的醜惡,Esma在戰俘營被塞爾維亞人強暴才生下了她。彷彿是戰爭的再現,種族之爭的悲慘在於生命如此可貴完整,然而人類卻為了仇恨而想要分割生命的完整性。還記得片子的前面,Sara與Esma打鬧嬉戲時將母親壓倒在地,讓母親回憶了戰爭與民族之間的苦痛降臨在自己身上的厭惡。

  夜總會的光頭保鑣說:「戰爭時大家都很相愛,現在都變了。」也許最後一幕,Esma與Sara的互相擁抱可以回應他的疑惑與感嘆,即使戰爭與民族之間的仇恨會讓親情有點苦澀,卻仍舊移轉不了人類某些與生俱來的本質
gohole
優寫手
 
文章: 146
註冊時間: 週日 6月 20, 2004 10:26 pm
來自: 鳳山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戲劇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