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方式 -瑪莉亞‧艾琳‧佛妮絲 (The conduct of life - Maria Irene Fornes)

◆戲劇欣賞及劇本創作討論◆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言葉, 洪春峰

生活方式 -瑪莉亞‧艾琳‧佛妮絲 (The conduct of life - Maria Irene Fornes)

文章洪春峰 發表於 週一 9月 26, 2011 12:35 am

 

生活方式
(The Conduct of Life by Maria Irene Fornes)  

劇作家:瑪利亞‧艾琳‧佛妮絲    Maria Irene Fornes

翻譯: 洪春峰





劇中人物:

奧蘭多(Orlando):本劇一開始,他是一名陸軍中尉,立刻將要升任中尉指揮官。
莉蒂西雅(Leticia):奧蘭多的妻子,比他年長十歲。
阿雷荷(Alejo):中尉指揮官,他們的友人。
奧林琵雅(Olimpia):女僕人。
聶娜(Nena):一個貧窮無依的十二歲女孩。



時空背景為一個當代的拉丁美洲國家。

本劇不分幕(Act),共19場(Scene)。

佈景:


地板被劃分成四個平面空間。前臺為客廳,大約十英尺深。
中央舞台,八英吋高,是大約十呎深的餐廳。
而更深遠的後面舞台是八英吋高,約四英尺深的門廊。每一個門廊的盡頭處都有一道門。
往右邊是僕人的區域,往左方則是地下室。
低於門廊三呎的舞台後方區域是地窖,大約六英尺深(與客廳相同是在同一層)。
大部份的地窖被兩個平面佔據,長、寬各約八英尺,而高度約三英尺,
地窖的後臺有供人走上來的三英尺台階。

約莫十英尺的地窖是另外一層,從最右邊延伸到最左邊是為倉庫。
倉庫左邊有一道門,客廳的左右方各有拱門可以導向門廊或前廳,
這些門廊的地板是跟餐廳在同一層的。

在餐廳的左右方佈置了有導往門廊與前廳的第二個拱門,
而那些地板的高度與餐廳在同一層。

沿著每一層平面的邊緣都有台階可通往另一層。
所有樓地板與台階是黑色大理石般硬冷特性的。

客廳裡頭有兩張椅子。一張在左邊靠著有電話的桌子,另一張椅子在右邊。
餐廳裡頭有一張大型綠色大理石桌子與三張椅子。
在地窖那一層的右側有一個床墊,左側有一張椅子。
倉庫裡頭的左方分別有一張桌子以及椅子,右方有另一張椅子與一些箱子和雜物。


The conduct of life  by Maria Irene Fornes

《生活方式》劇本翻譯第一到第四場




[B]第一場



           奧蘭多在黑暗中的餐廳左邊角落從事著跳躍運動。
           一束光線緩慢地來到並且照映在他身上。
           他穿著有吊帶的軍裝馬褲與馬靴。他做著跳躍運動直到他所能忍耐的極限。
           他停止了,中央的舞台區域開始明顯可見。

           在桌子後面有一張椅子。有一條亞麻布的毛巾放在左邊桌面上。
           奧蘭多用毛巾擦乾他的臉,然後把毛巾圍掛在脖子上。


奧蘭多:三十三歲了,而我還是個中尉。兩年後我就要晉升,否則我就要離開軍隊。

             我保證我不會對自己感到遺憾。——相反的,我會觀察狀況並好好策劃一下行動計畫。
             我要清除所有障礙。
             ——我將去跟位高權重的人們混熟。
             如果我不能達到我要的功績,我將娶一個上流圈的女人。
             莉蒂西亞不會是一個障礙。
             ——男人應該要有理念,我的理念就是去獲得最大權力。
             那是我的命運——沒有別的事物可以把我從這個移開,
             ——我的性慾會不利於我的理念。我不能再被性欲的激情控制,
             否則我將會墮落而更勝於希望清醒。(燈光淡入黑暗) [/B]




第二場


          阿雷荷坐在餐桌的右邊。奧蘭多站在阿雷荷左側。他現在是個中尉指揮官。
          他穿著軍用上衣、馬褲與靴子。

          莉蒂西亞站在左邊。她身著流行於1940年代的服飾。


莉蒂西亞:什麼!我去打獵?你以為我會去射殺一頭鹿,世界上最美麗的動物?
             你以為我會去毀掉一頭鹿?剛好相反,我會跑到原野上尖叫,
             然後像個瘋婆子那樣揮著我的手去試著嚇跑牠們,讓那些瘋獵人碰不到牠們。
             我會跑在子彈前面,用我的身體去擋子彈。我搞不懂怎麼有人會去射殺一頭鹿。


奧蘭多:(對著阿雷荷)你聽懂了沒?你,身為她的朋友,你能夠理解嗎?你不覺得那是神經病嗎?
            她瘋了。
            告訴她—她會認為你才是瘋掉的那個人。(對著莉蒂西亞)打獵是一種運動!一門技術!
            別對妳不懂的事情高談闊論!對每一件天殺的事情妳就是有意見!
            當你不知道妳在講什麼的時候,妳能不能閉上嘴巴?(奧蘭多從右邊離場。)



莉蒂西亞:他說他不愛我,這就是我們婚姻之中最簡單的一層關係。他指的就是我來操持家務,
             他來扶養家庭。這就是他說的話。那解釋了為什麼他會這樣來對待我。
             我從來搞不懂他為什麼會這樣,但我現在明白了。
             他,不愛我。我以為他愛我,他與我待在一起是出於愛,
             而那也就是我為何始終搞不懂他的所作所為。但現在我懂了,
             他把我看作一個管家婆。我始終不能理解因為我從不——
             要是他早說:「你願不願意嫁給我,來幫我掌管家中大小事,即使我不愛你?」
             我絕不——我絕不會相信我聽到的事情,
             我絕不會相信他嘴裡說的這些,因為我愛過他。(奧蘭多已經進場,莉蒂西亞看見了他,
                                                                     然後從左邊出場。奧蘭多進來然後坐在中央。)


奧蘭多:我沒說過那些。我告訴她,她不會繼承我的錢。我是那樣說的。
           我對她說過,她不在我的遺囑上,而且假如我死了,她不會拿到半毛錢。
           那是我說的。我沒說過要她管家這回事。我說她將不會從我這裡繼承半毛錢,
           因為我不想要受屈辱。問問她吧,問問她要是有錢會做什麼,

           問她有了錢之後她會用她的錢去做出什麼事情。(莉蒂西亞進入。)

莉蒂西亞:我會分配給那些窮人。


奧蘭多:她不尊重錢。
莉蒂西亞:那不對。要是我有錢,我要給那些有需要的人。我知道錢是什麼,
             我知道錢能做什麼。它可以餵飽人群,它可以讓他們頭上有屋頂,錢可以做到這些。
             錢能給人們衣服穿。你對錢又懂了什麼?錢對你的意義是什麼?
             你有錢要幹些什麼?買來福槍,去獵殺鹿?
奧蘭多:你這個蠢人!你真是笨!你是個笨女人!(奧蘭多下台,從台下發聲)蠢人!蠢人!


莉蒂西亞:他不尊重我,他很遲鈍,他不傾聽,你搞不懂他。他是聾子,他是野獸,  
             除了性慾沒有東西可以觸動得了他。他對食物有反應,對肉體有反應,
             有時候對音樂有反應,假如那是浪漫的。對月亮有反應。
             他是浪漫的,但他不會在乎你的感受。
             我改變不了他。——我會讓你知道為什麼我要你來,因為在某些事情上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教導我,我想唸書,我不想當個無知的人,所以我要唸書。
             我想要上大學。我想要做個博學的人,我厭倦無知這件事。我想要讀政治學。
             政治學是外交官讀的嗎?它就是那樣嗎?你要教我點基本的東西,
             因為我連初中都還沒唸完。

             我要學習很多東西。學很多東西我才能進大學。我要修完所有的課程,
             我想要在團體裡面當個說話有人聽的女人。


阿雷荷:你煩惱那些做什麼?那有什麼屁用?你以為你可以改變任何事嗎?
           你以為有人可以改變什麼事情嗎?



莉蒂西亞:為什麼不能?(停頓)你以為我瘋了嗎?——他就是忍不住——
             你以為我瘋了嗎?因為我愛他?(他遠遠望著他,燈光漸暗。)


第三場

             奧蘭多進入倉庫將聶娜擁進懷中。
             她身著一件尺寸過大的制服,她赤腳,她抗拒著奧蘭多,
             她淚光閃閃、驚恐的模樣,她拉扯著且奔向右邊那道牆,他則跟隨在後。

奧蘭多:(輕聲的)你說我是蛇。
聶娜:不,我沒有。(他試圖捉到她,她則推開他的手)我是開玩笑的,我發誓我只是開玩笑。

(他捉住她把她推向牆邊,他以骨盆推擠著她,他拖拉著她往椅子那邊移動,
她爬向左邊,把旁邊的桌子推在兩人之間試圖隔開彼此。他繞著桌子走,她躲到桌子下。
他捉住她的腳將她拉出來,拖向舞台後方。他打開了拉鍊用自己的骨盆頂著她,燈光漸暗。)


第四場


         奧林琵雅揩拭餐桌上的雜屑。她身著素樸的灰色制服,莉翠西雅面朝前方坐在桌子左邊。
         她穿著晨縷,她在筆記簿上書寫著,桌上擺了一些銀餐具,奧林琵雅有語言障礙。


莉蒂西亞:我們這樣做吧。
奧林琵雅:好。(她繼續擦她的桌子。)
莉蒂西亞:(一邊寫著)你在幹什麼?
奧林琵雅:我做著我一向在做的事。
莉蒂西亞:我們這樣做。
奧林琵雅:(含糊的咕噥著)就等我做完這個吧。你別總是要我做你要做的,
              又一邊來打斷我正在做的。我從早上醒來的那一刻到我睡前的時候沒一刻停過。
              你不能你想打斷就來打斷我,也不讓我做完我的工作。我早上五點半起來,我梳洗,
              我穿上衣服之後整理床。我去到廚房。我拿了牛奶與早餐到餐台上。我打開冰櫃。
              放進去一瓶又拿出一個瓶子來。我把另一瓶放在桌上,我把冰箱門關起來。
              我把煮水用的煮鍋拿出來把水加進去,我知道水要加多少。我把鍋子放到爐子上,
              點燃爐子蓋起來。我把牛奶蓋子拿起來,
              倒進去牛奶秤鍋,只留下一點點。(用手指頭指示。)

              就像這樣,是給貓的。我把鍋子放到火爐上,點燃爐子,我把咖啡放進去。
              我知道要放多少。

              我把烤箱點燃把麵包放進去,我走過來,把桌巾拿過來舖好它。
              我就大喊“早餐”我把餐巾準備好,把杯子拿過來,還有醬料,以及那些銀餐具,
              把它們通通擺好。我去到廚房。把托盤都放在餐台上,把奶油放在托盤裡面。
              水與牛奶慢慢就會熱好。我把貓的碟子拿起來,洗一洗。

              我把瓶子裡面剩下的牛奶倒進去貓用的碟子裡。我把它放在地上留給貓。
              我大喊“早餐”。水煮開了,我把它倒在容器裡,當牛奶也煮好我就關掉瓦斯把牛奶蓋好,
              我去把麵包從烤箱拿出來。我從中切開並且塗上奶油。然後我把它切成(用手比劃)這麼大。

              我把邊邊留給自己。我把剩下的麵包放在麵包盤裡面,我又大叫“早餐”。
              我把咖啡倒入咖啡壺,把牛奶倒進牛奶罐,另外我留這麼多(比劃著)給我自己。
              我把它們放在托盤裡面拿過來,如果你們都還不在餐廳裡我就會再喊一次“早餐喔”。

              我去到廚房,我把牛奶鍋裝點水讓它混合一下。
              我替自己倒點咖啡坐在餐台上吃我自己的早餐。
              我去到樓上替你們整理床和房間。

              我下來見到你們,看看你們午餐晚餐要吃點什麼東西。
              而且最好讓你們快點想好,這樣我才能在那些新鮮東西被買走之前上市場買到,
              然後,我的一天開始。


莉蒂西亞:所以呢?
奧林琵雅:所以我需要一個蒸氣鍋。
莉蒂西亞:什麼是蒸氣鍋?
奧林琵雅:一種壓力廚具。
莉蒂西亞:所以你需要一個壓力鍋?你的鍋子難道還不夠多?
奧林琵雅:不夠。
莉蒂西亞:你為什麼要一個蒸氣鍋?
奧林琵雅:它煮得快。
莉蒂西亞:那要多少錢?
奧林琵雅:很貴。
莉蒂西亞:多貴?
奧林琵雅:二十塊。
莉蒂西亞:太貴了。(奧林琵雅把銀餐具丟到地上,莉蒂西雅轉過眼看著天花板),

             你為什麼還要多一個鍋子?
奧林琵雅:我沒有蒸氣鍋。
莉蒂西亞:一種壓力廚具。
奧林琵雅:一種壓力廚具。
莉蒂西亞:你有太多鍋子了。(奧林琵雅走去廚房並且拿了一個鋁製鍋子回來,她拿給莉蒂西雅看)
奧林琵雅:看看這個吧。(莉蒂西雅望著)
莉蒂西亞:什麼?(奧林琵雅拿鍋子敲打椅背,在鍋底打出了一個洞。)
奧林琵雅:這個不好。
莉蒂西亞:夠了!(她從皮包拿出錢並遞給奧林琵雅)錢在這兒!去買!——我們午餐要吃什麼?
奧林琵雅:魚。
莉蒂西亞:我不喜歡吃魚。——還有什麼別的?
奧林琵雅:煮大蕉。
莉蒂西亞:做點我愛吃的。
奧林琵雅:鱷梨。(莉蒂西亞給了她一個憤恨的白眼。)
莉蒂西亞:你為什麼就是不做點我愛吃的?
奧林琵雅:鱷梨。
莉蒂西亞:做些需要經過料理的。
奧林琵雅:布丁麵包。
莉蒂西亞:那晚餐呢?
奧林琵雅:用鍋子烘烤。
莉蒂西亞:還有什麼?
奧林琵雅:米。
莉蒂西亞:還有呢?
奧林琵雅:沙拉。
莉蒂西亞:什麼沙拉?
奧林琵雅:鱷梨(酪梨)。
莉蒂西亞:又來了。(莉蒂西雅看著她)
奧林皮雅:你喜歡鱷梨。
莉蒂西亞:別又來一次。——番茄。(奧林琵雅咕噥著)除了你不喜歡之外,
             番茄有什麼不好?(奧林琵雅又咕噥著)。來點吧。
             (奧林琵雅咕噥著)那是什麼意思?
             (奧林琵雅沒回答)買番茄。——還有什麼別的?
奧林琵雅:就這樣。
莉蒂西亞:我們需要點綠色蔬菜。
奧林琵雅:水田芥。
莉蒂西亞:還有別的嗎?
奧林琵雅:沒了。
莉蒂西亞:那甜點呢?
奧林琵雅:布丁麵包。
莉蒂西亞:又來了。
奧林琵雅:為什麼不可以。
莉蒂西亞:來點水果餡餅。
奧林琵雅:沒有水果餡餅。
莉蒂西亞:為什麼沒有。
奧林琵雅:不好。
莉蒂西亞:又是哪裡不好!——去買點水果吧!
奧林琵雅:哪一種?
莉蒂西亞:鳳梨。(奧林琵雅搖頭)

             為什麼不要?(奧林琵雅搖著頭)
             芒果。

奧林琵雅:沒有芒果。
莉蒂西亞:買點水果!就這樣!別忘了麵包。
             (莉蒂西雅拿給奧林琵雅一些紙鈔,奧林琵雅拿著錢,
             還繼續等著更多點錢。莉蒂西亞又多給她一些鈔票。燈光漸暗。)



頭像
洪春峰
應用文學版主
 
文章: 32
註冊時間: 週日 9月 14, 2008 12:34 am
來自: Taiwan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戲劇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