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方式 -瑪莉亞‧艾琳‧佛妮絲 (The conduct of life 第5-9 場)

◆戲劇欣賞及劇本創作討論◆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言葉, 洪春峰

生活方式 -瑪莉亞‧艾琳‧佛妮絲 (The conduct of life 第5-9 場)

文章洪春峰 發表於 週一 9月 26, 2011 10:06 pm

 

劇本《生活方式》(The conduct of life  by Maria Irene Fornes)第五到第九場


第五場

            倉庫的桌子撐靠著門。左邊的椅子面向右邊。門被推開而桌子倒在地上。
            奧蘭多進入。他穿著短袖的內衣,有背帶的馬褲,與靴子。
            他搜尋著房子想要找到聶娜。

            他相信她已逃掉了而變得呆立沮喪。
            他轉身朝向門的方向去,而且站了一會兒。
            他向右走了幾步站住了並定定的望著。

            他聽到箱子後面傳來一些聲音,他走向箱子把箱子拿起來。
            聶娜就在那裡。她的頭用毯子覆蓋著。

            他把毯子拉開。
            聶娜靜止不動,她的眼神望著空中。

            他看了她一會兒,然後走向椅子並且坐下,看著右邊的空間。
            幾分鐘過去了。燈光漸暗。



第六場



                莉蒂西亞在電話中與莫娜談話。


莉蒂西亞:自從他們把他遷到新部門之後他就不同了。(短暫停頓)
                他精神有點不集中。我不知道他的心跑哪裡去了。
                他不聽我說話。他很擔憂。當我跟他說話他也沒在聽。
                他在想工作的事情。他說他很擔心。
                哪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你覺得有什麼事情要擔心嗎?(短暫停頓)什麼會議?(短暫停頓)

                是啊,當然。什麼時候的事情?(短暫停頓)什麼時候?
                你說我知道是什麼意思?沒人告訴我啊——我不記得了。

                你要來接我嗎?(短暫停頓)。一點?會不會太早了?(短暫停頓)
                一點鐘奧蘭多可能還會在家裡頭。
                有時候他會比平常待得更久一些。
                午餐後他會坐下來抽個煙。
               

                你不覺得約在一點半,我們時間上會比較寬裕的?(短暫停頓)
                不,我不能在他抽煙的時候離開…我才不要。
                我寧願等到他離開。(短暫停頓)
                …那麼,一點半,謝謝你,莫娜。(短暫停頓)
                到時候見囉,再見。(莉蒂西亞放下話筒然後走向舞台右邊區塊)

                奧蘭多的聲音從左邊區域傳過來。(他與阿雷荷在以下的對話中穿過門廊。)

奧蘭多:他發出那種不像馬那麼高音頻的聲音。
            他聽起來像頭鯨魚,像頭受傷的鯨魚。
            他每個地方都在流出液體,他的嘴巴,他的鼻子,他的眼睛。
            他不是一匹馬,他是一個性器官——無助的性器官。
            一個內臟,尖叫的。發出奇怪的聲音。
            他在她上頭倒栽下來。她要他離開但他倒在她上頭而且待在她上面。
            好像口香糖。


            他看起來更像頭鯨魚而不是馬。
            一個貼紙。他的肌肉軟啪啪的。沒有那種形,那感覺會像是什麼?
            沒有尊嚴。

            她是不同的。他在那裡停了一會兒然後把自己從她身上分開,
            之後倒在地上。(停頓)他看起來又像一匹馬了。


莉蒂西亞:阿雷荷,你好嗎?(阿雷荷吻了莉蒂西雅的手)

奧蘭多:(當他走向客廳,他坐在左邊而面向前方)阿雷荷將要留下來用晚餐。

莉蒂西亞:你要來點咖啡嗎?

阿雷荷:好的,謝謝你。

莉蒂西亞:你要來點咖啡嗎?奧蘭多?

奧蘭多:好的,謝謝你。

莉蒂西亞:(向廚房大聲喊道)奧林琵雅。

奧林琵雅:什麼事?

莉蒂西亞:咖啡…(莉蒂西亞坐在面向桌子右邊的地方,阿雷荷坐到中間去)

阿雷荷:你聽說了嗎?

莉蒂西亞:是的,他死了,而且我很高興他死了。一個惡人。
               我知道他是被殺的,誰殺了他呢?


阿雷荷:某個認識他的人吧。

莉蒂西亞:那又可以獲得什麼?所以說,他是被謀殺的?總有人來做這件事情的。
                什麼事都不會改變。去毀了他們,
                換言之也就是我們毀了我們全部人。


阿雷荷:你認為我們都腐化了嗎?

莉蒂西亞:當然。

奧蘭多:一個壞病菌?

莉蒂西亞:是的。

奧蘭多:在我們心中?

莉蒂西亞:是的,——在我們眼中。

奧蘭多:你真是傻了。

莉蒂西亞:我們瞎了。我們看不見手臂長度之外的東西。
               我們不信我們的生活會超越日子。我們只知道我們手中的東西,
               然後放進去嘴巴,去放進我們的胃,放到我們口袋裡。
               我們關心我們的口袋,但我們不關心國家。

               我們關心自己的胃口但不是出於飢餓。我們未開化。
               我們不相信未來。
               每一夜,當太陽落下,我們以為那就是生活的終結,
               所以我們可以擁有最後一次的飛翔。我們不覺得我們有未來。
               我們不認為我們有國家。去問問每個人,“你們有國家嗎?”

               他們會回答,“我的床,我的晚餐碟子”。
               但是,事情可以改變的,他們可以,
               我已經變了,你也變了,他也變了。


阿雷荷:看著我,我也曾經是個理想主義者,但我現在對任何事情都沒有感覺,
            我曾經強壯、曾經健康,我曾滿懷希望地去看待未來。


莉蒂西亞:你現在不了?

阿雷荷:現在我不是了,我知道什麼是邪惡。

奧蘭多:邪惡是什麼?

阿雷荷:你。

奧蘭多:我?

阿雷荷:你折磨費羅的方式。

奧蘭多:我沒折磨過費羅。

阿雷荷:你有。

奧蘭多:男孩子總是那樣玩,你也有過。

阿雷荷:我不曾那樣。

奧蘭多:他令我們噁心反感。

阿雷荷:我沒傷害過他。

奧蘭多:好吧,你沒阻止我。

阿雷荷:我不知道如何去阻止你。
            
我不知道有人可以像你那樣做, 我嚇到了,
            那改變了我,我變得無望了。(奧蘭多向餐廳走過去)


奧蘭多:你總是毫無希望。(他離場,奧林琵雅端著盤子乘著三個小咖啡杯進來,
                                       她把它們放在桌上之後就離開。)


阿雷荷:我性無能,我沒有感覺,事物類似著感受穿透我,
                但我知道他們不是,我無能為力。


莉蒂西亞:瞎扯。

阿雷荷:這不是瞎扯,你怎能說我在胡扯,
            
——會有人能夠在我們自己搞爛的世界裡生活,
            還活得出任何樂趣嗎?




第七幕



           聶娜與奧蘭多在倉庫中面對面站著。她穿戴整齊,他則袒胸露背。
           他以胯部輕柔的推擠著聶娜,他說話的時候嘴唇輕觸著她。

           話聲對於觀眾是模糊不清的。
           桌上有裝著食物的錫盤與裝著牛奶的錫杯。



奧蘭多:看著喔,我要對你做某件事。(她做出遠離他的動作)。
            別這樣,別走開。(當他以手滑向她的側邊)。我只不過想要把我的手
            像這樣放在你身上(同時,他說話的時候把他的嘴唇輕輕靠在她的嘴唇上)
            別緊抿著嘴,讓它們軟一點,鬆開它們,所以我這樣弄。(她抽噎著。)

            別哭,我不會傷害你。
            我想對你做的只是這樣而已。讓你的嘴唇放鬆一點
            ,乖,做個好女孩。(他推著她,達到了高潮,有一會兒他沒動靜,然後
            離開她身上,但有一隻手還倚在牆壁上)

            
           去吃吧,我給你帶來了一些食物。(她走向桌子,他坐在地板上看著她吃東西。
                                                         她狼吞虎嚥的吃著,她望著牛奶)

            喝吧,那是牛奶,對你有好處喔。(她喝著牛奶,然後繼續吃,燈光漸暗。)
第八幕


            莉蒂西亞站在餐桌的左邊。她說著一些她記得的話。
            奧林琵雅坐在桌子的左邊。她拿著一本書,距離眼睛很近。
            當她口中呢喃著那些想像文字的聲音時,
            她的頭隨著書寫的文字從左到右移動。
            她持續作著這樣的動作直到這一幕終了。



莉蒂西亞:在經濟領域裡頭,戰爭的衝擊被明顯特別地感受著。
               財產的毀壞,個人與大眾也可能損害到國家。
               外國的投資實際上…(對著奧林琵雅)
               那樣對嗎?(暫停)
               那樣對吧!


奧林琵雅:等我一下。(她持續喃喃自語並且搖頭晃腦)

莉蒂西亞:為什麼?(暫停)你不能閱讀。(暫停)你無法閱讀!

奧林琵雅:等一下。(她持續喃喃自語並且搖頭晃腦)

莉蒂西亞:(打落奧林琵雅手上的書) 你為什麼假裝你能閱讀?
               (奧林琵雅撥開莉蒂西亞的手,她們的手彼此打來撥去,燈光漸暗。)




第九幕


            奧蘭多坐在客廳。他在抽煙。他面向前方,沈思的模樣。
            莉蒂西亞與奧林琵雅待在餐廳。莉蒂西亞穿著帽子與夾克。
            她試著用皮帶穿過行李箱的環圈。地上還有一個小的行李箱。




莉蒂西亞:這皮帶也太寬了吧。它跟這環圈根本就不合。(奧蘭多沒有回應)
               這條皮帶對嗎?這皮帶跟這行李箱的開口是配在一起的嗎?如果是,哪裡配了?
               這什麼時候壞掉的?為什麼這皮帶合不了這個行李箱,它又是打哪來的?
               這皮帶是你買的嗎?奧蘭多?



奧蘭多:可能吧。

莉蒂西亞:它合不上。

奧蘭多:喔。

莉蒂西亞:它跟環扣合不上。

奧蘭多:就把它圈在環扣外面吧。(莉蒂西亞站著。奧林琵雅試著把皮帶穿過環扣。)

莉蒂西亞:不,你無法把它穿得過去。這就是環扣的用途啊。其他的皮帶呢?

奧蘭多:壞掉了。

莉蒂西亞:怎麼壞的?

奧蘭多:我把它用來作別的事情。

莉蒂西亞:什麼!(他看著她) ——你早該給我一條適合的皮帶。
                    你拿去做什麼啦?——看看那東西。


奧蘭多:從外面穿過環扣就好了。

莉蒂西亞:這看起來不太對吧。

奧蘭多:(走過去看看行李箱)你要那皮帶做什麼?

莉蒂西亞:因為它們本來就一起的。

奧蘭多:你不需要它們。

莉蒂西亞:然後就這樣子去旅遊嗎?

奧蘭多:用另外的行李箱。

莉蒂西亞:哪來另外的行李箱。我沒有別的。(奧蘭多看看他的手錶)

奧蘭多:你會錯過你的班機的。

莉蒂西亞:我不去了。我不要這樣去旅遊。

奧蘭多:那就別帶吧。我會把它寄給你。

莉蒂西亞:你會給我一個新行李箱,裝好之後寄給我?——好吧(她起身從左邊出去)
               輕便一點去旅行也好。(她下台。)我的東西都妥當了嗎——來,奧林琵雅。
               
                 (奧林琵雅拿行李箱跟隨著。
                 奧蘭多從奧林琵雅那邊將大行李箱拿過來,她離場。

                奧蘭多走到門廊從左邊出場。
                過了一會兒,他牽著聶娜靠著自己走進來。她是蒼白的,
                衣冠不整且有黑眼圈。她發了高燒而且幾乎失去意識。
                她的服裝上有眼淚與髒污。她是赤腳的。
                他手上拿了一件有卡通圖案的衣服。他將她帶到客廳的椅子上。
                他脫掉她的髒衣服然後將卡通圖案的服裝穿在她身上。)



奧蘭多:這樣多好。你看起來真棒。(莉蒂西亞的聲音傳來,他急忙將聶娜帶出門外,
                                                關上門,然後靠在上頭)

莉蒂西亞:(舞台外傳來她聲音)花點時間,你去花園把那個小的行李箱拿過來,
                我也會把我需要的東西搞定。

                 (莉蒂西亞與奧林琵雅從左方進入舞台,奧林琵雅從右方出場)
                  快!快!他會耗上我的時間。(看見奧蘭多)

                 奧蘭多,我回來是因為我不能什麼都不帶就離開。
                 我來拿一些東西,因為我可以用一個小箱子來裝點什麼。
                 (她把行李箱放在桌上,打開它然後將她指的東西拿出來)

                 一雙鞋…。

奧林琵雅:在這兒。

莉蒂西亞:睡袍。浴衣。內衣。一件衣服。毛衣。

奧林皮雅:睡袍。浴衣。內衣。一件衣服。毛衣。一雙鞋子。

莉蒂西亞:(準備要離場)再見。

奧林琵雅:(跟著莉蒂西亞)再見。

奧蘭多:再見。(燈光漸暗)
頭像
洪春峰
應用文學版主
 
文章: 32
註冊時間: 週日 9月 14, 2008 12:34 am
來自: Taiwan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戲劇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