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方式-瑪莉亞‧艾琳‧佛妮絲 (Maria Irene Fornes)14-19場(終)

◆戲劇欣賞及劇本創作討論◆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言葉, 洪春峰

生活方式-瑪莉亞‧艾琳‧佛妮絲 (Maria Irene Fornes)14-19場(終)

文章洪春峰 發表於 週四 9月 29, 2011 12:20 am

 

第十四場
               
                     奧蘭多坐在桌子右邊,而莉蒂西亞坐在桌子左邊。

莉蒂西亞:別讓她尖叫。(暫停一會兒)

奧蘭多:你瘋了。

莉蒂西亞:我給你的不夠嗎?

奧蘭多:(他頗冷靜)別開這個頭。

莉蒂西亞:她在這裡有多久了?

奧蘭多:沒多久。

莉蒂西亞:別讓她哭。(他看著她)我受不了(暫停)。你為什麼要讓她大叫?

奧蘭多:我沒讓她叫。

莉蒂西亞:她在叫!

奧蘭多:我也沒辦法。(暫停)

莉蒂西亞:我告訴你我受不了。我要叫莫娜過來陪我。

奧蘭多:不行。

莉蒂西亞:我需要有人在這裡陪我。

奧蘭多:我不要她在這裡。

莉蒂西亞:為什麼不要?

奧蘭多:我不要。

莉蒂西亞:我要有人來這裡陪我。

奧蘭多:現在不行。

莉蒂西亞:什麼時候?

奧蘭多:夠了。——她將要待在這裡一會兒。她會替我們做事。她會在這兒當僕人。

莉蒂西亞:…不。

奧蘭多:她將會留下來做個僕人。(燈光漸淡入黑暗)

第十五場

                   奧林琵雅與聶娜待在餐廳的桌邊。
                   她們正在將石頭與一些雜物從乾豆子中分離出來。


聶娜:當我在家的時候,我經常清理豆子。也會剝豆莢。我也燙衣服。日子好漫長。
         有些女孩也作些針線活,她們整天都在作那些事。我不喜歡那樣。
         當我作的時候,日子非常的冗長,即使是我累了,我也哪都不能去。
         然後他們又說我哪裡都不能去了,我必須一整天待在院子裡面。
         整天待在院子裡面看著那些鳥兒我也不介意。我去到洗衣間看著那些女人工作。
         她們會讓我進去坐在裡頭。她們會燙衣服給我看。
         我喜歡燙衣服,因為我的心情會感到開心滿足。我可以整天燙衣服。
         我喜歡那些摺痕出來的方式,事情看起來很棒。那是奇蹟,不是嗎?
         我可以靠熨燙衣服來維生。
         而我也可以找到我爺爺並照顧他。


奧林琵雅:你的爺爺在哪裡?

聶娜:我不知道。(她們又靜靜的作了一些手邊的工作)他睡在街上。
         因為他老到記不得自己住哪裡?他需要有人來照顧他。
         而我可以照顧他。但我不知道他在哪兒—他也不知道我身在何方
         —他不記得他是誰—他太老了。

         他不知道關於自己的任何事情。他只知道怎麼乞討。
         而他會知道這一點,是因為他的飢餓。他到處遊蕩乞討著食物。
         他忘記回家這檔子事。他住在給無家可歸者的營地裡面,他有他自己的箱子。
         跟其他種醜箱子不同,那可是真的箱子。
         我在那裡陪他一起住過。

         從我媽媽死後他就帶著我,直到他們把我帶到那個家庭。
         那是個大箱子喔。大到兩個人都夠用。當冷的時候我可以睡在那前面。
         而他可以睡在後面暖一點的地方。他也可以靠在我身上。
         對於他的瘦小身體與老骨頭來說,地板是真的有點太硬了。
         如果能讓他舒服一點,他也可以睡在我身上。我不介意。
         除了有時候他尿褲子時候會沾到我之外。

         他不知道怎麼樣不尿褲子。
         他失禁,他控制不住。他的箱子有點小。但那無所謂,我會幫他清理。
         我只要一塊肥皂就可以。我可以到公共水龍頭拿到很多水。我
         也可以借到一個刷子。你知道我有辦法清得多乾淨嗎?

         跟新的一樣。你知道我會怎麼做?
         我可以在地上挖個洞,這樣尿就可以流到地板上去。
         

         你知不知道我還能怎麼做?

奧林琵雅:怎麼做?

聶娜:我也會去拿些乾草舖為他與我自己舖在地上,
         這樣可以舒服一點,又乾淨又保暖。
         你喜不喜歡這樣?就像我幫我的羊作的那樣。


奧林琵雅:你有羊?

聶娜:…我有頭羊。

奧林琵雅:那牠怎麼了?

聶娜:他死掉了。他們殺了他,吃了他。就像他們對基督作的一樣。

奧林琵雅:沒有人吃基督。

聶娜:…我想他們有吃。我的羊被吃了。

            ——在家裡我們有乾淨的床單。但那沒用。
            要是沒人在你睡覺的時候看顧著你,你也不能睡在乾淨的床單上。

            而且,自從我媽媽死了以後就沒人來看顧我了。
            除了妳,不是嗎?在家鄉,他們會有守護天使在睡覺的時候看著你,
            但我一個也沒見到。一個都沒有。
            有一天我聽到爺爺在叫我,我就跑去找他。
            可是我找不到。我累了,所以我只好在街上睡,我又哭又累的。
            然後他過來對我很輕柔的說了一些話,為了不嚇到我,
            他說他會給我一些東西吃,而且會幫我找到爺爺。
            然後,他把我放到貨車後面去…。

            之後他帶我到了一個地方。
            然後他傷害我,我也跟他打過架,不過我放棄不打了,因為
            我再也打不動了,之後他就對我做了某件事。於是他把我鎖起來。
            他有時候也拿些東西給我吃,但有時候沒有。

            然後他對我做了某件事,他也打我。然後他把我吊在牆上。
            然後我病了。有時候他會帶給我一些藥。
            然後他說他要帶我去某個地方。

            於是他就把我帶來這裡了。因為有妳在這裡,我還感覺蠻開心的。
            我只是希望我爺爺也可以在這裡。
            他來從不會打我打得那麼兇。


奧林琵雅:他為什麼要打妳?夜裡的時候我會聽到他。
               他走下樓梯,然後妳就會哭。他為什麼要打妳?


聶娜:因為我很髒。

奧林琵雅:妳不髒。

聶娜:我髒。他就是為了這樣打我。那種髒不會從我內在消失。
         當我睡覺的時候聽到他下樓的腳步聲,我就會怕。
         之後他會把手放在我身上,開始朗誦一些詩句。
         他幾乎沒穿衣服。

          
         他穿著浴衣,不過他總是敞開它,他唸詩的時候就好像能夠感受自我。
         他會觸摸自己,摸著自己的腹部、胸部,還有他自己的屁股。
         他把手放在我那邊,但還是持續唸他的詩。
         然後他會打我肚子,之後把他自己弄進我裡面。
         然後他說我是屬於他的。(略為暫停)

         我想要以最好最可能的方式去評價我每一天的生活。
         我應該衡量我擁有的東西。
         我應該評價那些靠近我的每個人,
         我也應該好好衡量別人施予我身上的那些好意。
         如果有人對我不友善,我不應該讓憤怒遮蔽我自己,
         但是我應該看看他們並且接受他們,
         既然他們有可能比我承受了更糟糕的苦痛。


                       (燈光漸暗)

第十六場

                    莉蒂西雅跟莫娜通電話,她說話很快。


莉蒂西雅:他是暴力的。他更變本加厲了。我意識到了。
               我感覺那在他裡面——我了解他的想法。
               我知道他在想什麼——我扶持著他,我真的這樣做了。
               當我遇見他的時候他還是個男孩。

               我看著他成長。我是他第一個愛的女人。他就是有那麼年輕過。
               我必須看護他,確定他不會惹上麻煩。
               他不聰明。他很容易相信別人。

               他們改變了他,——他虐待人。我知道他有。
               他說他不會,但我知道他有。我知道的。
               我怎麼可能不知道。有時他從總部回來,他的手在發抖。
               他為何要發抖?他們在那裡做了什麼?

               ——他該調職,那又為什麼?他說他自己沒幹。
                那些官員也沒幹。他說沒人被折磨過。那就值得懷疑。

               ——所有人都知道。怎麼可能大家都知道了,而他自己不知道?
               有時你會看到街上的血,你沒看過嗎?

               他們怎能讓那些屍體留在街上,——多麼惡毒,是為了嚇唬人嗎?
               他們扯掉他們的手指甲,而他們可憐的手流血也爛掉了。
               他們弄爛他們的生殖器,然後曝屍,之後扯掉他們的眼珠子,
               你會看到骷髏頭上空蕩的眼洞。多可怕啊,莫娜。

               他不能再那樣作了。
               我不在乎我是不是一無所有!什麼錢!
               我不需要一個像這麼大的房子!他是為了錢才幹的!他還能有什麼理由!
               他還有能什麼理由!!他不應該作了!
  
               我沒法看到他而不想到那些。他正在那樣幹。
               我知道他在幹那些事情。
               ——噓!我聽到腳步聲,我再打給你。再見,莫娜。

               我們再聊。(她掛上了話筒,燈光轉暗。)


第十七場

                   客廳。奧林琵雅坐在右邊,聶娜在左邊。

奧林琵雅:我不穿高跟鞋,因為它們會傷害我的腳踝。
               我以前有過一雙,但它們很傷腳而且(指向自己的小腿)就在這腿上。
               所以就算它們漂亮我也不穿。你穿過高跟鞋嗎?(聶娜搖著自己的頭)。
               你有指甲內插嗎?(聶娜疑惑的望著她)。
               指甲長歪到肉裡面。(聶娜搖頭)

               我媽媽有血糖病,那是她的死因,
               但即使是她吃了一堆不該吃的東西,她還是活到了八十六歲那麼長。
               她有白內障也有高血壓。(莉蒂西亞進入,然後坐在桌子中間,
               聶娜站了起來,奧林琵雅示意她保持安靜,莉蒂西亞漠視她們。)


莉蒂西亞:好吧,你們在聊些什麼?

奧林琵雅:指甲內插。
               (聶娜轉向莉蒂西雅,想要確定自己是否可以坐下來,
               莉蒂西雅被她自己的思緒困擾著,聶娜轉頭向前方)


                                      (燈光轉淡成黑暗。)

第十八場

               奧蘭多睡在餐廳的桌子上。電話鈴響。他說著像是夢囈般的話語。

奧蘭多:啊!啊!啊!離我遠點!我說,滾開!(莉蒂西雅進入)

莉蒂西亞:(走向他)奧蘭多!是怎麼回事!你在這裡幹什麼!

奧蘭多:離我遠一點!啊!啊!啊!閃遠點!

莉蒂西亞:你怎麼會在這裡睡!怎麼睡桌子?(把他抱近自己)醒一醒啊!

奧蘭多:放開我。(當她的手接近的時候,他打落她的手)離我遠一些。
           (他跪在地上爬過去,蹣跚的接近電話)是,是,我就是。
            ——你說?——所以呢?那是真的了嗎?什麼名字?--

            好,當然。——謝謝,沒問題。

            (他掛上話筒,他轉頭看著莉蒂西雅,燈光淡入黑暗。)

第十九場

             兩張椅子面對面的擺在客廳的中間。莉蒂西亞坐在右邊。
             奧蘭多站在左前方的角落。
             聶娜坐在餐廳左邊的椅子上,面朝前,她蒙住自己的臉。
             奧林琵雅站在她後面,讓她的頭倚靠在自己這邊。



奧蘭多:說吧。

莉蒂西亞:像這樣子我不能說。

奧蘭多:為什麼不能?

莉蒂西亞:在大家面前說。

奧蘭多:為什麼不行?

莉蒂西亞:因為這是私事,生活是我個人的事。

奧蘭多:你感到羞恥嗎?

莉蒂西亞:我是!

奧蘭多:為什麼?為什麼?——我要你告訴大家——關於你情人的事情。

莉蒂西亞:我沒有情人。(他捉住她的頭髮,奧林琵雅抱著聶娜蒙住自己的臉,
                                  聶娜則蒙住自己的。)


奧蘭多:你有一個情人。

莉蒂西亞:你在亂說謊。

奧蘭多:(身體更靠近她一些)那不是謊言。(對莉蒂西雅)

            過來告訴大家。(他更使勁的推)他叫什麼名字?
           (她發出痛苦的聲音,他推得更用力,臉湊近了她,用低沉的聲音說話)
            他,叫什麼名字?



莉蒂西亞:艾爾柏提寇。(他放開了她一會兒)

奧蘭多:告訴我們這事情。(安靜了一下子,他拉著她的頭髮)

莉蒂西亞:好啦。(他放開了她)

奧蘭多:繼續啊!(暫停)。坐起來。(她照做了)。什麼艾爾柏提寇?

莉蒂西亞:依斯特維茲。(奧蘭多坐在她身邊)

奧蘭多:繼續。你第一次見他是什麼時候?

莉蒂西亞:在…..我…..。

奧蘭多:(他拖著她的頭髮)在我辦公室。

莉蒂西亞:對。

奧蘭多:別說謊——什麼時候?

莉蒂西亞:你自己知道。

奧蘭多:哪時候?(靜默)。妳怎麼見他的?

莉蒂西亞:你介紹認識的。(他放開了她)

奧蘭多:還有些什麼?(靜默)他是誰!

莉蒂西亞:他是個中尉。

奧蘭多:(他站著)妳什麼時候跟他在一起?

莉蒂西亞:上個禮拜。

奧蘭多:什麼時候?

莉蒂西亞:上禮拜。

奧蘭多:什麼時候?

莉蒂西亞:上禮拜,我說了上禮拜。

奧蘭多:你們在哪裡碰頭?

莉蒂西亞:……在一個約會用的房子……

奧蘭多:妳是怎麼安排這些事情的?

莉蒂西亞:…我寫信給他…!

奧蘭多:是他接近妳的嗎?

莉蒂西亞:不是。

奧蘭多:是他嗎?

莉蒂西亞:不是。

奧蘭多:(他再次拉著她的頭髮)是他!怎麼做的!

莉蒂西亞:是我接近他的。

奧蘭多:怎麼做的!

莉蒂西亞:(侵略性的)我望著他!我望著他!我望著他!(他鬆開了她)

奧蘭多:妳何時望著他的?

莉蒂西亞:拜託停了吧...!

奧蘭多:在哪裡!什麼時候!

莉蒂西亞:在你的辦公室!

奧蘭多:在什麼時候!

莉蒂西亞:我要求他見我!

奧蘭多:他說了什麼?

莉蒂西亞:(憤怒的)他走掉了,他走了!他就走開了!我要求他來見我。

奧蘭多:他喜歡些什麼?

莉蒂西亞:…喔…
奧蘭多:他溫不溫柔?他對你溫不溫柔!

               (她不回答,他把手伸進她的上衣,她發出苦惱的尖叫聲。
                他放開了她,然後走向餐廳。
                她走到電話的桌子那邊,打開了抽屜,拿出了一把槍射對準奧蘭多,擊發。
                奧蘭多倒下死了。聶娜跑向前臺的桌子。
                莉蒂西亞有點倉皇,然後把左輪手槍放在聶娜的手上,從她身邊走開。)


莉蒂西亞:請…
               
              (聶娜處在驚愣的狀態之中。她看著那把手槍,然後站了起來,燈光淡出。)

                                                            
                                                       ——劇終——


The conduct of life / Maria Irene Fornes  

生活方式 / 佛妮絲

翻譯:洪春峰
頭像
洪春峰
應用文學版主
 
文章: 32
註冊時間: 週日 9月 14, 2008 12:34 am
來自: Taiwan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戲劇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