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美麗》——寬容與補償

◆戲劇欣賞及劇本創作討論◆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言葉, 洪春峰

《最後的美麗》——寬容與補償

文章enigma 發表於 週日 10月 27, 2013 11:55 am

 

  「看著我的眼睛,看著我的臉,答應我妳會記得我,」鄔柏滿臉的不捨與悲傷對著讀小學的女兒安娜說:「不要忘了我,安娜,千萬不要忘了我,親愛的。」

  當天夜裡,躺在床上與女兒聊著關於他手上戴的戒指的由來的鄔柏,終於在癌細胞的不斷地攻擊之下,耗盡最後一口氣,離開人世了。

  當一個人被醫生告知只剩一小段日子可活,如果還能思考也能行動的話,會想做什麼事呢?對於已經無所慮和無所求的人而言,可能就是揮一揮衣袖,輕輕地走了;對於尚有所掛念或不甘心的人而言,最想做的事,應該就是認為能彌補一生中最大的缺憾或過失之類的。電影《最後的美麗》中的主角鄔柏便是屬於後者。

  鄔柏在他生命中的最後一小段日子裡,對於發生在自己周遭的一切,常以寬容的心態來面對。如果說,鄔柏原本就是一個善良的平凡人,便不會顯得突兀,但,他不是,不過也非大奸大惡之流的,而是一個靠著仲介非法勞工和以其通靈的天賦幫剛死去的人傳話給家屬維生的人。若撇開通靈一事不談,鄔柏其實是從事違法的勾當,並且是壓榨生活在社會底層的非法移民的共犯,當然這種事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那些本來就不應該在鄔柏生活的城市出現的非法移民,是怨不得人的。另外,鄔柏有一個會吸毒的哥哥,而且他也仲介塞內加爾籍的非法移民販賣毒品,所以鄔柏多多少少也會接觸到毒品。除此之外,鄔柏還要定期送錢給瀆職的警察以掩護他的違法情事。

  從這樣來看,鄔柏怎麼會可憐二十幾個中國籍的非法移民集體睡在沒有暖氣的倉庫,而自己掏腰包買電暖器給他們使用?又怎麼會在一氧化碳奪走了那些人的生命後,自責是他所買的便宜貨所造成的,且自責到瀕臨崩潰的程度,而像個遊魂一樣,跑去找一位同樣會通靈的前輩,在她面前痛哭流涕地訴苦,再跑去酒吧找他的哥哥,並在哥哥慫恿下大口喝酒、吸毒,藉以麻醉自己呢?怎麼會看到塞內加爾籍的非法移民因不聽他的勸告,公然在大街上販賣毒品,導致收取賄款的警察無法再掩護,而被追捕時,馬上干擾警察的追捕行動,致使自己也被抓進看守所呢?又怎麼會那個塞內加爾籍的非法移民被驅逐出境後,將其孤苦無依的妻子與還在襁褓中的幼兒,接到他的住處同住?

  另外,鄔柏的妻子患有精神上的疾病,兩人可能是因此而分居的,兩個小孩的跟著他。妻子自己一人過日子後,由於沒有穩定的工作,便兼差從事色情行業,有時候會來找他開口要錢,後來甚至苦苦哀求鄔柏再重新接納她,鄔柏答應了,帶著兩個小孩搬過去和她同住。

  還有一件事,當鄔柏知道哥哥對妻子所幹的荒唐事後,只是撂下一句狠話:「要是我發現你靠近我老婆或孩子,在他們方圓一公里之內,我對天發誓,我會殺了你,我會要了你的命,你這混蛋!」

  這一切種種,都顯示出鄔柏是以寬容與補償的心,看待與他有直接或間接關係的人、事。為何呢?難道真如同儒家所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嗎?更何況鄔柏不只是言,連行也善。只能說,人在知道自己所剩的日子不多後,性情很有可能會大變,而通常是往善良面靠攏,也就是表現出儒家所指的「本善」。

  死亡,對凡夫俗子而言,代表著結束,親人再也看不到其身影、聽不到其聲音,如果是父母親在孩子還小時便死別了,留給小孩的回憶可能不多甚至全無。鄔柏便是一個對父親完全沒回憶沒印象的人,實際上是,他從沒見過父親,因為他還在母親的子宮裡時,父親就離開了西班牙,遠渡重洋到墨西哥,再回來時是躺在棺材內。可能是因為這樣的緣故,鄔柏才會在生命的最後一天對女兒說「千萬不要忘了我」。

  電影裡有一個橋段是哥哥要將父親改為火葬而挖出棺木,發現遺體由於在墨西哥被防腐處理過而變成「蔭屍」。當遺體放在停屍間,鄔柏竟然進去探望並且伸手摸了臉部,他會有那樣的舉動,應該是想要憑藉其通靈的天賦與父親通話。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電影中看到鄔柏父親的棺木似乎不是埋在地下,而是以一種很特殊的方式放在地上,如果不是剪接的緣故,那肯定是除了天葬之外,最不可思議的遺體處理方式。

  電影中的幾個主要人物,除了男主角鄔柏是由西班牙名演員哈維爾巴登(《險路勿近》中飾演神經質殺手、《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中飾演女主角愛上的男子)擔綱之外,似乎都由不是演員的人來演出,看起來就好像是演自己所經歷的事一樣,很生活化,極具說服力,令人不得不佩服導演選角的功力。全片的色調與劇情的搭配也得宜,攝影也很出色,難怪會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提名。不過,劇情看來應該就是講鄔柏死前的最後一段日子的點點滴滴,但導演似乎野心更大,想觸及如非法移民、亂倫、同性戀的嚴肅議題,可惜的是並不成功,尤其是同性戀的部分,完全叫人摸不著頭緒。

  在一般人的認知裡,非洲的各方面絕對遠遜於其他國家,但電影中的塞內加爾人似乎是過得比中國人好一點(難道導演討厭中國人?)。不知現實中偷渡到巴塞隆納的塞內加爾人是否真的不用像中國人那樣,一群人晚上擠在一間倉庫睡覺。

  西班牙,現今一個以鬥牛與足球聞名的國家,其GNP在歐盟的平均水準之下,對照十五世紀末,航海家哥倫布得在西班牙王室的贊助下,才能組船隊出海,前往馬可波羅筆下的富庶中國(結果是航行到了現在的美洲),以及在歷史上曾經有過的被稱為「無敵艦隊」的海上霸權與帝國版圖,不禁令人感嘆時代的變遷與無常。
enigma
散文優寫手
 
文章: 252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25, 2013 1:17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戲劇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