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隨筆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馮瑀珊, 麻吉

往事隨筆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四 12月 07, 2017 10:53 am

 

          『往事隨筆』

  我比較喜歡秋天上山,尤其是故鄉的青楓山谷地,一入秋季滿山遍野都是楓紅招搖,依著高度不同形成漸層色澤。深紅、絳紅、淡紅、金黃、淺黃、形形色色不勝枚舉。上行至大觀峰口,那裡的景色又是一變,令人見之詫異驚訝不已。在這裡有秋色的火紅,還有山峰頂的一些早梅綻花,紅白相互輝映,同賞秋冬混合景觀別有風味。此時此刻之心情,只是一片閒散罷了。

  不遠處的次高山群,有冷杉有水杉還有台灣扁柏可供觀賞,此外,到處還可見到原始森林。靜肅沉寂,古木參天,美妙山景絶不會輸給維也納的黑森林。上高地的楓紅固然誘人,其山色更是讓人拍案叫絕。這些山光水色構成之美景,一眼無法瞧盡。若是分開來欣賞,那又會失去景色的完整性。記得,首次陪著阿璋回雲林崙背他家之夜。兩人征塵未洗就揹起蓄電池,帶著我去虎頭埤電魚。

  那時埤內剛放鱸魚苗不久,我們全然不知。當他將電棍往水中一掃,一片浮白讓我們興奮得不得了。阿璋技術不賴,但見他左撈右掃,瞬間已收穫不少。正當我們歡天喜地之際,埤頭傳來「捉偷電魚的夭壽骨」的喊叫聲!這時我們才曉得已經闖禍,趕忙熄燈收起電棍逃之夭夭。在黑暗中路徑不熟,只好跟著阿璋一高一低的向前狂奔。

  夜色昏暗追兵孔急,就在他們吼叫聲音逐漸平息之時,我與阿璋終於逃離他們的追趕。奔跑在重劃區的排水溝上,二人足足跑了將近兩千公尺之遠,氣喘如牛雙腳如鐵,說句良心話,實在有著寸步難移之感覺。胸腔都快爆裂了,我們只好挨坐於地面調整呼吸。藉著微弱的燈光檢查一下魚獲,因為沿途逃命要緊任其掉落,現在只剩三分之一不到,兩人心痛至極暗罵追逐之人。

  追兵已經消失,我們迅速提著電池和魚獲,從另條田路回家。回程沿著重劃區的排水溝,朝向燈光處急行軍而過。夜色漸深星兒已稀,排水溝內蛙鳴徹夜。這時阿璋將燈照向水溝,但見兩隻碩大牛蛙正行春禮,二蛙情意濃濃渾然忘我。阿璋見機不可失,於是他將電棍與電網一起運作。朝著二蛙水域按電,只聽到嘓嘓兩聲哀鳴,二蛙肚皮翻白便落網矣。

  此時有了另類的收穫,阿璋頓挫之獵興再度燃起火苗。他用手電燈光之照明,邊走邊照水溝之內。不知誰家之牛蛙翹家?我們一路上忙碌個不停,天還未亮,竟然讓我們抓到不少的牛蛙。而這些成果,正好補上方才掉落的損失。我們這一逃東西不辨,只好沿著水溝邊走邊抓牛蛙。待那曙光完全放亮,可以看清楚方向之時,才知我們已經逃到斗六車站附近。

  二人找到正確歸路之後,立即邁開腳步向前行走。兩人還邊走邊聊,忘記昨夜被追之苦。兩人沿路走回阿璋他家,阿璋向他大哥說出一切,他的大哥罵我們說:「你們的眼睛糊喇仔肉嗎?人家剛放得鱸魚苗你們屆偷電,難怪會被當賊追嘛!」吃完早餐之後我們立即上床補眠,豈知輾轉難眠惡夢連連。在夢中老夢見被追的情境。黃昏起床起頭痛欲裂,未吃晚餐連夜搭車北返。回到家提及此事,還被父母臭罵一頓咧。  【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3664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散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