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關萬里只為吃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麻吉, 馮瑀珊

兼關萬里只為吃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六 9月 09, 2017 11:02 am

 

          『兼關萬里只為吃』

  人跑千里找官做,我走萬里只為吃。人生在世雲煙過,唯獨找吃最實際。有段時間我很愛吃,走到哪吃到哪,奇怪得很吶!怎麼吃拼命的吃都胖不起來。反倒是在非洲的半年裏,吃不好睡不好,體重竟然增加了五公斤之多。自從這次的經驗裏,讓我悟出一個大道理:「能吃當吃直須吃,莫待嘴鬆增肥痴。」吃吧!儘量的吃不用客氣,減肥之事以後再說吧!

  當我停步駐足在新加坡街頭之時,我喜歡獨自一人坐在大排檔攤前,一口肉包一口肉骨茶,據案猛吃夠我打發時間。在此時我可以邊吃邊思考,可以整理一下,今天生意上的成敗關鍵在哪裡?拜此思考之所賜,許多生意上的糾葛難題,就在一口包子一口湯之中,順順當當的解決了。回到台灣我去金山萬里一帶尋友,這是受非洲台商之託付,所以,才會有這趟北海岸之行。

  這天天氣晴朗,晴空片雲全無。那位友人家住在金山老街的街尾,我很快就找到他家。談完正事之後,我自友人家中借一部鐵馬,運用久已生鏽的雙腿賣力的踩踏著它,馳走於當地剛完成不久的自行車道上。從萬里至金山往返,騎著鐵馬追風,穿梭於木麻黃樹蔭底下,沐浴著帶點鹹味的芬多精,悠哉游哉的站轉前進,神情悠閒俗慮全消。

  沿途鼻端吸入清新空氣,精神為之一振,不自覺的將踩踏速度快了起來。若自金山遊客中心出發,飆速踩踏至沙珠灣,或者騎至總督溫泉附近。沿途除海天之外,欣賞到漁港以及漁村風光。車行越過金包里溪畔,可以到達萬里之下寮。一路沙灘連綿,海浪掀白,直至野柳岬角,停車觀海又是一番景象。「走到哪吃到哪,不吃那才是笨蛋」,這是我一輩子深信不疑的座右銘。

  在萬里我吃到了北海岸的特產,那就是聞名的「涼拌石髮菜」,以及「烤小捲」。鮮嫩的石髮菜經過醋溜之後,調好味道拌些辣椒再撒上一些白芝蔴,端上桌來,香鮮辣俱並爽脆彈牙,口感之深奧難以陳述。各種滋味在口中競逐,激盪出新鮮滋味,會讓人有著一種,「寧為金山萬里人」之感觸。觀念中來到金山萬里地方,好像沒吃鴨肉或蕃薯料理,就好像是空來一趟。

  這回來到這裏,好像是受到意外之招待。當天我們騎著鐵馬回到友人家中,恰好接近晚餐時間,順理成章只好叨擾人家一頓啦。是日,友人父母俱在家中,慇勤留宿並還設宴款待。餐桌上全是鴨肉料理,芋頭鴨、酸菜鴨、炸鴨與鹽水鴨,還有白斬一大盤。全鴨料理滿滿一桌,令人光是瞧看就已飽肚。儘管滿桌都是以鴨肉為主角,可是各品滋味各有千秋。

  至於蕃薯拔絲與蕃薯粉蒸肉,更是讓我愛不忍釋筷,埋頭猛吃個不休。粉蒸肉給我印象至深,通常芋頭或馬鈴薯舖底已吃習慣,蕃薯墊底倒是頭回。一大海盤端上桌來,迫不及待挾塊入口試味。鬆香軟糯毫不粘牙,雋味滿口不知如何形容。蒸粉的顆粒在嘴裡滾弄,加上蕃薯的粉軟搭配,即便是高齡老者,他也可以輕鬆自由的咀嚼。無論是挾肉或挾番薯入口,滋味與口感令人無話可說。

  這一頓豐盛的全鴨晚餐,讓我吃出了鴨肉的醍醐味,甜鹹適宜,入嘴咀嚼在三,口感滋味令人難忘。這頓晚餐讓我吃出美味,更是讓我體會出一個道理,那就是普世間之飲食習慣,乃是隨著時間與空間在變化。因是之故,相同的食材與相同烹飪方法,其所烹飪出來的滋味未必會是相同也。因為今晚的鴨肉全餐,已經給了我最佳的証明。 【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3779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散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