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春麵的回憶

每日以投稿兩篇為限

版主: 麻吉, 馮瑀珊

陽春麵的回憶

文章慕松 發表於 週一 10月 30, 2017 11:07 am

 

          『陽春麵的回憶』

  「南米北麵」這是長久以來中國人共同擁有的記憶,它也是一種成規。然而,自從國府播遷台灣之後,這個成規顯然已經打破。米麵在台灣已經畫不清它們的界線啦。從部隊退伍後,有段很長時間裏,我在板橋某家私立商膱夜間部兼課。學校老師不多,所以我還兼任了一班的班導。幸好我班上學生只有廿五位,而且多數已經出社會,比較明白事理,所以,管理起來並不覺得辛苦。

  岳武漢(假名)是我班上年紀最輕者,個兒不高雙眼炯炯晶亮。他因家遭變故爾中斷學業,等到家中之事安定下來,他再度拾起課本用功讀書。每天上課他幾乎都是第一個到校,下課後一定將今日所教課本弄通,他才會收拾書包回家。他常在無意間露出倦容,但一忽兒他又重振精神仔細聽課。每個夜校生背後,總有一段令人意想不到的故事。然因屬於個人隱私,我從不主動去加以探究。

  這天領薪水,下課候我準備好好犒賞自己一番。因此,我騎著我的二手鐵馬直奔火車站。當年在火車站前農會的走廊下,有一攤陽春麵不錯吃。每回領到薪水,或是心情特好之時,我就往那邊去消費一下。麵攤隔壁是鵝肉攤,他們的鹅肉嫩香百吃不厭,價錢也蠻公道。心情好的時候,我常叫一隻鵝頭慢慢享受。兩家老闆知道我是夜校老師,故爾都會給我一些額外的「殺必死」(Service)。

  這兩家攤販因擁有地利之便,所以,生意上看來相當不錯。每次我去消費,幾張小桌都坐滿食客,等個石藍分鐘是常有之事。我喜歡吃陽春麵,原因是價錢便宜。另方面是這家的麵條,煮得軟硬恰到好處,不綿不爛,筷子挑起來猶可見到麵條半透明狀態。它的調味非常單純,鹽巴味精少許,加幾片水燙半熟的小白菜。大骨熬製的高湯滾滾淋上,端上桌老遠就可聞到肉香味。

  麵攤子老闆雖然是台灣人,炒出的青菜或小炒很有大陸風味。另外,他們的伴麵小菜,不論是豆豉炒辣椒、或是辣椒炒酸菜、或辣椒炒雪裡紅,鹹辣夠味,在在令人回味無窮。而這些小菜,大碗大碗的免費供應,任由食客自行取用,要多少有多少絶不寒酸。這些小菜我都喜歡,如硬要我說出哪種比較喜歡,實在是難以選擇。儘管這些小菜免費供應,老闆在炒作上一點也不敢馬虎其事。

  酸菜選用肉厚者,辣椒一定要辣得勁夠。別以為這些小菜没啥了不起,很多客人都是衝著它來的呢。他家的辣椒夠水準,進入口中辣味迅速暈開。麻辣刺痛兼而有之,辣得你臭汗猛飆直呼過癮!這天,當我點好麵菜等候之際,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我眼前。我好奇的看個清楚,那個人不是岳武漢還會有誰?當時他沒看到我在座,匆匆放好腳踏車走去麵攤子背後幫忙。

  但見他立刻挽起衣袖蹲下身子,開始忙著清洗那堆積如山的碗筷與湯匙。洗完擦手之時看到我在座上,立刻趕過來向我行禮打招呼。我怕訪礙到他的工作,所以一再的示意要他免禮。他聽話的繼續洗他的碗盤,稍閒他就過來與我聊談。他在話中告訴我說,這是他父親擺設的攤位。每天他早上九點鐘開攤做生意,他就一人在這裡幫忙一些雜事。

  中午由他接班做生意,直到黃昏五點半左右,這才收拾工作去學校上課。學校下課再來接下父親工作,至凌晨一點左右才收攤回家。原來他有著這段曲折,怪不得每天上課會精神不濟滿臉倦容。底細摸清楚,精神非常愉快。我不想套拉關係掰吃一頓,因此,趁著他提外送食盒外送之時,趕緊起立前去付賬。誰知他父親硬是不收我的麵錢,他說孩子已經向他交代過了。

  無功不受祿,況且人家做的是小生意,怎好像人家打秋風吃免費呢。兩人之間推推送送十分尷尬,最候我假裝生氣的對老闆說到:「相請勿論,買賣要分,再不收下,以後我可就不敢再來囉。」,這時他才勉為其難的收下我的麵錢。不過自此之後,每有吃麵他都會免費奉贈一盤小菜。「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我只好寫下這篇文章,好好的幫他們留下記憶囉!    【完】
從小寫到老,一無所成,但仍努力不懈。


[北北草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ftliu/
頭像
慕松
散文優寫手
 
文章: 3779
註冊時間: 週六 10月 30, 2004 1:57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散文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