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小說] 你快樂嗎

◆音樂與文學的可能性/音樂相關文學討論◆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thorn

[音樂小說] 你快樂嗎

文章zac 發表於 週一 9月 06, 2010 10:43 am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nMt5ehD394
人群中 哭著

你只想變成透明的顏色

你再也不會夢 或痛 或心動了

... ...

「喂?」天泛著淡光,迷矇中,我接起了電話。

「起來啦!陪我吃早餐!」她在電話那頭吆喝著。她的聲音有點抖,我知道出事了。

我匆匆地洗了個澡,換了衣服,騎上我的小綿羊,和初昇的太陽一起出發了。

街上沒有什麼人和車,我霸佔了整條路,肆意地奔馳著。我已經記不起上一次這麼早出門是什麼時候。陽光和我一樣的不清不醒,清晨的風卻意外的舒服,讓我多少忘卻了倦意。

她在路口等著我,我將車停過去。她穿著輕鬆的短Tee牛仔褲,少有地把頭髮紮成了馬尾,臉上幾乎沒有妝,只是在眼下能看到一點粉之類的。很大的眼袋,相信粉下面就是黑眼圈。她的樣子,有點憔悴,有點累,昨天晚上恐怕沒怎麼睡。我看著她,心裡面有點沉,我大概猜到發生了什麼事。

「幹嘛那麼慢!」她打了我手臂一下,搶過頭盔,利落地登上了車。

「走,去吃東西,餓死我了。」她把雙手搭在我肩膀上,我發動了車,往前開去。她的手一向都是細細的,今天更是冰冰的。

我問她,「發生什麼事了?」

「不要問,你開車就對了。」她不耐煩地回答。

這樣的對話不是第一次進行;這樣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我沒有說什麼,載著她去吃點心。

她點了一桌的菜,直到桌子放不下了,才收手。幸好我們坐的是小桌,不然不知道會浪費多少東西。她低頭吃著,沒有說話。直到我們吃到快一半時,我見她的速度慢了下來,就問她:

「你還好吧?昨晚睡得不好嗎?」

她吞下口中的食物,說:「就是睡不著才找你出來吃東西呀。」

「為什麼睡不著呀?」我問。

「睡不著就睡不著呀,哪有什麼為什麼的。」她又不耐煩了,繼續吃東西,沒有理我。

東西吃到七七八八了,她問我:「今天要上班嗎?」

「放假。」我說,原本想要趁著假期,回味一下睡到自然醒的感覺,沒有想到卻起得比平時還要早那麼多。心裡面有小小的不悅,不過一下就過去了。畢竟,能夠見到她,也是一件開心的事。

「那正好,陪我去逛逛街。」她說。

我說:「現在那麼早,商店都還沒開門呢。」

她說:「先去兜風,再去逛街。」

看來她是「有計劃犯罪」,就算我要上班,她恐怕也會叫我請病假。總之,今天我是逃不了了。

吃飽後,我們走出店舖,她說:「我要去路環。」

「上車。」我已做好捨命陪君子的準備。

<!--more-->於是,我經南灣大橋開到了氹仔,經金光大道進入了路環。這一段路,我們沒有怎麼說話,我開得挺快,風也挺大。路環可以算是澳門的郊區,人少,車少,樓房也少。這裡的路,不是在山邊就是在海邊,空氣好,風也比較舒服。我把車速放慢到剛才的一半,讓風溫柔地吹著我們。太陽已經完全地爬上來了,但陽光並沒有直接地照射著我們。我聽著路邊小鳥的叫聲,睡意有點回來了,好想就這樣閉上眼睛。我瞇著眼,開著車,背後傳來一點她的聲音,但我聽不清,就側著頭問,

「你說什麼?」

她沒有回應,聲音卻持續著。正當我想要再問一次時,音量增大了,我開始聽到了一些東西,然後,她放開了聲音: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護色

你決定不恨了 也決定不愛了

把你的靈魂 關在永遠 鎖上的軀殼

... ...」

是五月天的「你不是真正的快樂」。我們都是五月天的粉絲。當然,她是頭號,我是被感染成二號。我也很喜歡這首歌,裡面的故事是講一個女生失戀了,然後,穿上「笑」的保護色,決定不恨了,也不愛了... ...

歌詞寫的完全就是她現在的心情,而且這首歌的旋律既感傷又有渲洩的力道,怪不得她會選這首歌唱。或許,她並沒有去選這首歌,只是張開了嘴巴,歌詞就跑了出來。

她唱完一遍,又唱第二遍,也可能只是同一遍的第二段,我記不下全部的歌詞。當我聽到快要進入副歌時,我吸了一口氣,和她一起放聲大喊: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

就這樣,她唱了一遍又一遍,我喊了一段又一段,我們的聲音都有點沙啞了。車子開到的海邊,我不知道這條路叫什麼名字,只記得它是歐式的風格,主要體現在路燈跟旁邊的別墅。路的另一邊就是海,海堤修得很漂亮,海的那邊是橫琴島,距離很近,和澳門到氹仔的距離差不多。

我把車停在路邊,想說坐了那麼久的車,屁股都酸了,下來走幾步吧。我們真的只是走了幾步,就在海堤坐下了。我們側身坐著,扭著頭,看著橫琴島。當然,我們是想看海的,只是橫琴島擋住了一大部分,我們不得不看它。遠處,島的旁邊,有兩隻船影,小得像玩具,估計是漁船。而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也有一艘扁扁的船,船上有一根類似吊臂的金屬,應該是艘挖泥船。風吹過來,感覺到微微的濕氣,但仍是涼爽的。

她轉身,把腳抬起來,往外伸。我緊張起來,伸出手,想要抓住她,怕她做什麼傻事。

「幹嘛?」她瞪了我一下,把身體坐正,腳在海堤外面,面對著海坐著。

原來她是想要向外坐,雖然有些危險,但是可以接受的,而且相信我也阻止不了她。

「我以為你想不開了。」我故意說。

「神經病。」她沒看我,望著海。

我也轉過去,對著海坐,只是坐得更靠近了點。一方面萬一發生什麼事,我能第一時間作出反應,像抓住她之類的;另一方面我也想靠近她一點。

「你手機有沒有五月天的歌?」她問。

「有呀。」我回答,然後拿出手機,選了五月天的播放列表,再按下隨機播放。巧合的是,第一首正是我們已經唱了很多遍的「你不是真正的快樂」。但她沒有跟著唱,只是靜靜地聽著。

「人群中 哭著 你只想變成透明的顏色

你再也不會夢 或痛 或心動了

你已經決定了 你已經決定了

-----

你 靜靜 忍著 緊緊把昨天在拳心握著

而回憶越是甜 就越是 傷人了

越是在 手心留下 密密麻麻 深深淺淺 的刀割

... ...」

直到副歌,她開始唱了,我還是靜靜地聽著。她一直唱著,到了第二段的副歌,我也跟著唱起來。五月天的歌,我並沒有很熟悉,不會唱的地方就用啍的。唱完第一首,再唱第二首的「溫柔」,然後是「笑忘歌」,接著是「倔強」,再來是... ...我們就這樣在海堤上開了一場五月天Unplug(不插電)雙人演唱會。

太陽慢慢地爬到了我們的頭頂,我們的聲音慢慢地沙啞,音量慢慢地降低,最後又回到靜靜地聽著。不知道聽了多久,她開口了:「走了。」

我們起身了,坐上車,經金光大道開到氹仔,經南灣大橋進入澳門半島。我們到Starbucks買了兩杯星冰樂,一邊喝一邊走進了澳門唯一的一家百貨公司。她在第一層的化妝品專櫃轉了一圈,把妝都補全,得意地對我笑著。我們逛了女裝區,她把幾乎所有衣服都翻了一遍,拿了起來,又放了回去,說沒一件好看。反而到了男裝區,她不斷地要我試衣服,把好看的,跟特別難看的,鋪在我身上比著。我勉為其難地試了幾件,每件她都說好看,卻又像看小丑似的笑著。然後,我們逛了玩具,家電,商場裡的超市... ...她從開始的興奮,漸漸變成打著哈欠。她累了,本來昨晚就沒怎麼睡,今天唱了那麼久,又走了那麼久。臉上的粉遮住了黑眼圈,卻遮不住越發沉重的眼袋。

我們決定離開了。我們走向下行的扶手電梯,她眨眼的頻率相當密,似乎眼皮快要撐不起來了。在一個轉彎位,她稍微失去了平衡,往旁邊踏了一步,手撞到了陳列櫃。雖然櫃子是木做的,但撞擊聲很清晰,相信是很痛的一下。

「沒事吧?」我馬上靠過去詢問道。

她搖搖頭,沒有回答,只是把手靠得很近自己的臉,低頭搓著,看著。我的心有一陣黯然的感覺。

「痛嗎?」我把手掌貼到她的手臂上。

她又搖了幾下頭。我發現她的身體在抖,然後,把頭低到了接近九十度角,雙手舉到了眼睛附近。

「怎麼了?」我雙手抓住她的手臂,稍微彎下了身,試圖要看她的臉。而我看到的是,在她的手遮不住的臉頰處,一顆晶瑩的水珠,悄悄地滑過。她強忍著哭泣聲,她越是忍,身體就抖得越利害。

這樣的撞傷,平常的她大概啍都不會啍一聲,今天卻使她徹底地崩潰了。我知道,手的痛只是導火線,引爆的是在她心上,背了一整天的定時炸彈。看著她無助的,軟弱的樣子,我的心好像也被炸彈的碎片割傷了。血,慢慢地滲著。我恨著自己的無力,明明就在她的身邊,卻保護不了她。

我用手環繞著她的頭,遮住她自己遮不住的地方,將她抱著。我知道,她不想讓人看到她哭泣的樣子,這是我唯一能為她做的事。

我抱住她之後,她把手靠到了我的胸口,將身體的重量分了一些給我,聲音放開了一點,身體更強烈地顫抖著。哭泣聲從空氣以及她的身體傳到了我的身體,我希望我能將所有的聲音都吸收掉。但聲音還是傳開了,路過的人不時回首,甚至駐足觀看,連商場的工作人員也向我們走來,想要瞭解狀況。他一靠近,我就示意他沒事。他看了看我,轉身往回走了。

我沒有覺得尷尬,反而有一點點幸福的感覺--至少,我能分擔她的傷心;至少,她哭的時候,我能夠抱住她;至少,她的眼淚流在了我的身上--雖然,這並不是為我而流的。不要說我幸災樂禍,有誰能夠體會,喜歡的女生,在自己的懷裡為另一個男生落淚的心情... ...

「你不會喜歡我吧?」她曾經問我。

她用「不會」來問,就是說,她期待一個否定的答案,但我說不出口,

「為什麼這樣問?」我反問。

「我覺得跟你一起很開心,只是總少了一種感覺。如果你喜歡我的話,我想我們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我不希望你痛苦。」她如是說。

於是,我就成為了她最好的普通朋友。

她什麼都與我分享,朋友,家庭,談戀愛,失戀。正如她所想的,我痛苦著,但仍笑著。我極力地掩蓋我的負面情緒,並在合理範圍內誇大我的喜悅,不讓她發現某些情感,維持著我們的關係。

她的哭聲和顫抖漸漸地緩和了下來。她慢慢地抬起頭,呼吸依然急促,同時用手擦著面上的淚水。我伸手想要幫她擦一些她看不到的位置。她轉過頭,沒有讓我碰她的臉,自己用手掌將整塊臉洗了一洗。我的心又沉了一沉,像是告白被拒絕的感覺。

她收拾了心情,我們一起走出商場。我說要載她回家,她說不想回家。我把車開到南灣湖邊,找了一張長凳坐了下來。我把耳機從車裡帶了過來,插上電話,她帶著左耳,我帶著右耳,正準備播放時,她說,

「我只想聽『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我找到那首歌,設了單曲循環,熟悉的音樂又響起了。

她把頭放在我的肩膀上,輕輕地跟著唱著。只唱了幾句,聲音越來越小,斷斷續續,然後,停了。我想她是睡著了。

我看著她的臉,嘴巴微微地張著,像個小嬰兒。而對上的眼袋卻重得壓到了我的胸口。幾根頭髮垂了下來,遮住她的眼,我偷偷地把它們撥回頭上,才又看到她的眼,眼角處隱隱約約地看到一些淚痕。她睡著的樣子那麼可愛,那麼美麗;離我那麼近,又那麼遠。

我把音量調低,阿信在我們的耳邊小聲地唱著。這首歌,她聽到了一個女生失戀的故事,但她沒有聽到講這個故事的是男生。其實,這是一個男生心痛女生,卻又無能為力的故事。但她可能永遠都聽不到這一事實。

音樂不斷地進行著,重覆著。而我的腦海裡,只迴蕩著同一句歌詞:

我站在你左側 卻像隔著銀河

難道就真的 抱著遺憾 一直到老了

... ...」

------------------------------------------------------------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詞:阿信@五月天

人群中 哭著

你只想變成透明的顏色

你再也不會夢 或痛 或心動了

你已經決定了 你已經決定了

-----

你 靜靜 忍著 緊緊把昨天在拳心握著

而回憶越是甜 就越是 傷人了

越是在 手心留下 密密麻麻 深深淺淺 的刀割

-----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笑 只是你穿的保護色

你決定不恨了

也決定不愛了

把你的靈魂 關在永遠 鎖上的軀殼

-----

這世界 笑了

於是你合群的一起笑了

當生存是規則

不是 你的選擇

於是你 含著眼淚

飄飄盪盪 跌跌撞撞的走著

-----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笑 只是你穿的保護色

你決定不恨了

也決定不愛了

把你的靈魂 關在永遠 鎖上的軀殼

-----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傷從不肯完全的癒合

我站在你左側 卻像隔著銀河

難道就真的 抱著遺憾 一直到老了

然後才後悔著

-----

你值得真正的快樂

你應該脫下 你穿的保護色

為什麼失去了 還要被懲罰呢

能不能就讓 悲傷全部 結束在此刻

重新開始活著


By: Zac.la
2010年9月4日
於澳門
zac
普通會員
 
文章: 2
註冊時間: 週一 9月 06, 2010 10:38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音樂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