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詩.河廣》談起

文學相關理論
每日限貼兩篇

〈從《詩.河廣》談起

文章紀佚凡 發表於 週三 1月 24, 2018 11:16 pm

 

〈從《詩》經〈河廣〉談起〉

有網友在網路上發表布袋戲作品
如果各位對佚凡轉錄網友之於大馬導演廖克發所執導的電影
《不即不離》之觀後感還有印象的話

就是那位在緬甸學習拳法的網友。
佚凡想起來了超久的日前,有一位臉書上的朋友
要和佚凡成為網友。該網友有著經營布袋戲的背景,

佚凡想介紹這兩位網友認識。

「反正你也不需要朋友。」果然是詩壇前輩耆老的親傳弟子啊
王霸之氣盡顯。
不知道是碩士班或在職專班就是了

佚凡於是聯絡這位許久之前提出要求的網友,
並且一如過往地表示:

佚凡都自言自語,而且佚凡有固定的政治立場
但是我很會偽裝兩邊都有的樣子。而且雖然都利用文字在那裏撻伐,

不過因為受過奧瑞岡辯論的訓練,實際上面對面的時候都笑容可掬
風度翩翩。十足偽善的表裡不一雙面人。

電影《不即不離》其實有一段漫畫《怪物》
或者蕭秋水終於發現二哥蕭易人是朱順水、朱大天王手下時的震驚

尊敬的人、懷念的人,原來是壞人
電影色戒?

或者,潘弘輝學長的小說《水兵之歌》
所謂的事情不是檔案歸類,而是更深入的謎團

電影《雙瞳》;或者《咆哮山莊》,
我只是來訪的遊客而已;
《簡愛》則是家庭教師發現了更大的故事;
同樣都是老師,日劇《魔女的條件》令人心碎

同樣都是老師,
變形金剛的柯博文對上不知何時與狂派陣營合作的老師

或者星戰迷的我要來談絕地武士?

彼此對望,思念

《詩》經的〈河廣〉
表面就是妳我二人分居淡水河的兩側相互凝視思念

(是的,妳的情緒來自於妳的所見;妳的所見繫於妳的所知
一個人孤居在舉目不知道誰是親的情況下
都會悲傷,例如從高雄市到台北市
例如從台灣到米國

例如從家人在的世到家人不在的世
各自有其悲傷)

《詩.蒹葭》: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同樣都是水之湄的思念(我真的沒有消遣譏諷楊牧的意思)
〈河廣〉有更多電影情節,哀傷的配樂都一樣

〈河廣〉:
誰謂河廣?一葦杭之。誰謂宋遠?跂予望之。
誰謂河廣?曾不容刀。誰謂宋遠?曾不崇朝。

但是,事情永遠不是思念的情歌這麼簡單
這是衛國的女子,在思念宋國的夫家
朱子依照中文系都會讀的毛詩序......抱歉,功力不夠
不知道要用什麼標點符號

依照毛詩序而表示宋襄公的母親是衛國人,在思念宋國的身家
卻不得前往

在周代的時候,宋國其實是「先王之後」的國家
殷商之後

國中歷史課本有教,周代統一天下後
周公派遣管叔、蔡叔、霍叔,治理殷商的遺民

不過後來發生了三監之亂。這是義務教育的歷史課本教的
......其實佚凡也忘記了,不確定是國中或者高中
反正就是課本有教啦

三監之亂以後,課本好像沒有提到

不過,《尚書.康誥》有言,其曰:
成王既伐管叔、蔡叔,以殷餘民封康叔,作〈康誥〉、〈酒誥〉、〈梓材〉。

孟子說盡信《書》不如無《書》,
雖然佚凡對這句話感到怪怪的
不過還是暫且相信先,所以在此使用篇名號

就是周公旦再派另外一個人管理殷餘民,
康叔上吧,就交給妳了

神奇寶貝的概念

衛國是康叔的後代
所以,在周王朝的的底下,宋、衛的關係如此複雜

打個比方,隔離的不再是淡水河,而是台灣海峽
國共紛爭
中共總書記的女兒和國民黨的高階將領相愛生子
孩子在兩黨的庇護下成為高級官員,治理一方

可是,兩黨分裂了

衛國女子想要回去,
所謂的「回去」是指什麼?
回到衛國?回到宋國?
誰都不會相信誰

或者國共兩黨的例子不好說,佚凡舉東北少帥張學良
管理前代遺民,但是,也被管理

或者,戴雨農?或者,孫立人將軍?

或者現在是蔡英文總統擔任主席,陳致中是不是一方之霸?
如果妳覺得看蔡英文、陳致中這六枚字很礙眼,
請自行更換成白海豚、連勝文

或者,紀佚凡的愛恨情仇包括第一次都在台北,
然後回到高雄了?

以上,都是中文系會讀朱子、毛詩序的理解
當然也不只如此,中文系也有開設《史記》的課程
不管,繼續

《史記》在《尚書》如此的記載後,
表示衛國在衛武公的時候,幫忙出兵抵抗犬戎之亂
而得以封「公」。

原本就被派去管理前代遺民,現在又得到公位
尊上加尊,在周代的行政體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佚凡不確定是否因此而能夠有「郊」
可以舉行大拜拜
不過,反正衛就是有郊就是了

可以舉行大拜拜很重要,佚凡不是在說那個什麼神權社會
而是因為大拜拜的時候,
官員都要到場,而且各個行政機關的文書都要處理

總統府秘書長看監察院不爽,
立法院副院長是總統私下安排的心腹
秘書長可以藉此機會調閱監察院的公文,暗度陳倉給立法院

好的,有郊,更重要的是
這裡出現了「孔子卒」這三枚字

孔子卒的消息應該寫在《史記.孔子世家》,
為什麼會在這裡出現?與子路有關係嗎?
這是其他的命題,暫且不提了

所以,衛國、宋國(殷商之後)
關係如此緊繃

事情還沒完
清代馬驌撰寫的鉅作《繹史.宋襄公圖霸》
在論述〈河廣〉時,提到一組詞彙:「詩說」

佚凡曾經覺得可以變成《詩說》,不過這是其他的事,就再說了
所以,加上這些情節,妳不覺得這和在水一方同樣哀傷,
而且有更多故事?

佚凡不知到妳有沒有從〈河廣〉看到達摩祖師的一葦渡江,
甚至少林寺幫助李世民

不過,喜怒哀樂,都是因為我們的所見,
我們的所見是因為我們的所知

妳要說這些是學術,我同意
妳要說這高深,我反對

這只是佚凡比較熟悉徐懷鈺的電視劇,妳比較欣賞瑤瑤而已

我一樣窮苦,一樣困頓,而且比妳笨
(這點是有些值得商榷,眾所皆知死愛面子的佚凡很驕傲)
和妳一樣都在寫分行的句子,一樣傷心低吟

不就是我在看徐懷鈺的連續劇,妳在觀賞瑤瑤的演出而已嗎?

我也是一樣地哀傷啊!
紀佚凡
普通會員
 
文章: 179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30, 2015 5:29 pm
來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iamwrittenmyself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文學理論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Google [Bot]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