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人詩報第五十四期刊載內容

◆文學人詩報第九十六期刊載內容 ◆

文學人詩報第五十四期刊載內容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一 6月 20, 2005 8:58 pm

 

http://www.ccvs.kh.edu.tw/teacher/pon/p-news/p054.html

並請作品入選寫手
將通訊住址
寄到喜菡信箱

pon1107@ms32.hinet.net

以便寄報

謝謝
最後由 喜菡 於 週一 1月 16, 2006 9:12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92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生命之轻》临屏

文章君子无情 發表於 週三 10月 19, 2005 10:14 pm

 

《生命之轻》临屏


           一 草芥



对于生命,“我们”
很脆弱。
上帝和神仙视“我们”如草芥
拯救自己还得靠自己。
生命,在他们眼里单薄如纸、弱似芊草
随便呵一口气,“我们”就倒了、折了、甚至于死 掉……
我们连倾斜的角度都无法把握
我们的命脉在他们手中。
轮回,使我们以别的方式重生
这是宿命。






二 蜉蝣



我的前生,或许就是“东郭”侧身礼让的那只蚁
在今世,怀着对先生感恩的心而来
但我还是惧怕狼。我知道
舍我肉身也仅仅是以身饲狼
这不是我的宿命。
“萨陲太子”舍身饲虎是他的宿命。
我承认自己远没有他那么伟大
狼是喂不熟的,我也不是太子
但我并不害怕死亡,我只是不愿做无谓的牺牲。
狼是上帝派来的恶棍,我们的命
不能操控在他们手中。
在今生,我还是无法与狼抗争
我认命。珍惜今生
——这几历寒暑换取的瞬间
这短暂的生命。
蜉蝣也贪生。在今生今世
我只能过蜉蝣的生活。命运
使我不能将短暂的生命爆发成瞬间的辉煌
这是蜉蝣的宿命。






三 来生



或许,在来世
我仍然转化成蚁。或许
先生您仍会侧身而行
对世人的侧目
您说:凡是生命都值得尊重





四 轮回



生命是任何秤都量不出的重,
生命是草芥蜉蝣般的轻。



我的今生或许就是你的来世,
你的前世可能就是他的今生……



纵然是狼,我们也不能恣意杀生
















17日 晨 临屏




近年没捉笔(虽然积攒了大量碎片)、越发没的写了:(



今晨,打开电脑,信手胡诌这个:)请大哥大姐将就着看了
君子无情
普通會員
 
文章: 2
註冊時間: 週三 10月 19, 2005 9:34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时光之外】

文章君子无情 發表於 週三 10月 19, 2005 10:24 pm

 

【时光之外】  



作者:行者(山东)

〖一〗




蓦然回眸,来时路已久远
葱茏的抽屉里已寻不见初恋的情书。
心事悠悠,季节长长
那一度诤琮的琴弦已然黯哑,
听琴的人哪里去了?



时光踮着脚尖游弋,
一不小心就划出了声线。
听歌的孩子,是我童年的旧影。
如果没有风没有雨没有星星和月亮
荧荧烛光会照亮梦中的曲径吗?



江水淙淙,千年演绎同一个传说。
陆地上各色人等风行不改,
偶或添染些许悲喜交集。
岁月,以光和影之利刃过滤历史
刺击苍穹、捕捞新世界!







〖二〗




我是你匆忙中的一个遗忘,
你是我生命中的全部珍藏。
时间这匹快马呵
倔强的蹄掌“得得”踢在我的心坎上。



多少尘封的记忆被封锁,
多少鲜丽的果实已枯黄。
我轻灵的小云雀哦
躲在他人的屋檐下晾晒翅膀。



额上的皱纹正延伸,
墙角的衰草已枯黄。
多少个雷同的昼夜轮转,
改变了万物的模样。







〖三〗




时间,常常被我用香烟丈量,
笔端流淌出一行行散发着烟香的篇章。
执笔的右手生满了老茧,
持烟的左手呵,已被烟熏黄。
额上的皱纹一波波增厚,
目光所及仍然是一面向阴的小窗。



时间呵,这匹调皮的马,
它从不为我一歇。
尚未容我捉住它今天的鬃毛,
它已咆哮着去追赶明天的太阳。





QQ:175198856
君子无情
普通會員
 
文章: 2
註冊時間: 週三 10月 19, 2005 9:34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文學人詩報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