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頁 (共 1 頁)

風球詩社推薦---風球詩人謝予騰最新詩集《親愛的鹿》出版

文章發表於 : 週五 12月 05, 2014 6:15 am
風球詩社
風球詩社推薦---


風球詩人謝予騰最新詩集《親愛的鹿》已經出版
開學文化出版社2014年11月
http://www.angle.com.tw/book01.asp?b_code=5N626PA
作者簡介:
  謝予騰,1988年生,台南新營市人,嘉大中文、中正台文所畢業。
  靈魂因為一場相遇而穩定下來,像是某種沉澱物,深信總有一天終會觸底;買了輛1985年的美規SAAB900,磨它磨自己也磨人生,雖然母親極力反對,怕我哪天火燒車死在路上,但我已決心要和寄付在它身上的自己的靈魂對話,過程必然不簡單,但還在努力嘗試之中。
  曾獲嘉大、中正、南華、南瀛、台南、桃城等文學獎,出版有詩集《請為我讀詩》。
<推薦序>
徐志平:
  詩的語言不拘一格,有的詩人長於情語,有的詩人長於景語,王國維認為:「一切景語皆情語也。」那是因為寫景不可能不帶感情,純客觀寫景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無論如何,詩人寫景的藝術成就,仍有高低之分,善寫情未必能寫景,寫景能傳神尤為不易,予騰即是一位情語、景語皆能達到一定高度的抒情詩人。
  
怪誕式的修辭,使抒情更為含蓄。由於予騰退役不久,讀者會發現軍隊元素在這本詩集中到處流竄,使得原本軟柔的抒情顯得有些陽剛,從而增加了詩集的張力。
  怪誕修辭也運用在地景描寫、歷史緬懷,甚至於哲理思辯和童話重寫等各個方面,使整本詩集內容雖然多元,風格卻能大致統一於一種「予騰式的滑稽」。讀詩不應是苦差事,予騰的詩饒富趣味,卻又不乏生命的沉思,詩集中有不少值得玩味之作,有幸先睹為快,在此也推薦給喜歡品味情語、景語、物語,以及深思哲理的讀者們!
白豐源:
  讀予騰現實感的詩作大多都具有豐富滋味值得讀者再三反芻,而環保、文化認同、社會與文化發展,都可以被他放在同樣一個軸線與一首詩中加以處理。當然,作者最大的疑問莫過於當具有價值的舊有文化無法被依循,新的時代卻又充滿瑕疵,我們將落腳何處?這時的他又回到過往的歷史,透過語言對過去與現在加以對照、摸索,並帶著強烈的批判意識歸來。這些詩作,實為當代社會亂象與價值觀崩毀的深刻註解,並抒發身為一個微小島嶼青年居民的不安與無力感。
  正因為一個詩人的創作觸角是多元的,於是我們難以抉擇出一個固態的定義來形容他的詩與風格,畢竟思想如同手上的菸,每一口都辯證了我們靈魂戶籍的飄渺。說了這麼多,還是就讓我們沿著予騰為這隻「鹿」拓印下的獸跡與風景,為「親愛的他」靜靜地讀詩。
------------------------------------
目錄
推薦序 
【輯一】 因為發生了一些事
因為發生了一些事/在尖峰時刻的高速公路上聽漢聲頻道轉播職棒/片語/某場公會尾牙的語言片段/致母親/給自己二十五歲的詩/想家/深夜我們一起吃鴨血/演說一場/午休/答友人致我逍遙遊/我總在動物醫院幫不上忙/那些和弦簡單的歌/那時我們或已過了中年/躲雨/消息/變成魚的第一個夜裡/給妳
【輯二】 兵疫
夢中殺了一個日本兵—看國軍莒光園地紀念華美空襲新竹機場七十週年有感/軍中通聯記錄數則/值夜/關於那挺五○機槍/轉運中心/營區裡的夜/新訓十記/新訓後記
【輯三】 親愛的流浪者
親愛的流浪者/放逐之歌/下雪了/我想像中的嘉南平原/尋妻/那時我住的島/想跟著我旅行的桃太郎/歸途/靜置彼此的午後/當你說此生終將如此/我想像中的沖繩群島/我想像中的北極海/我想像中的江南/我想像中的伊比利半島/我想像中的大漠新疆/我想像中的蒙古草原/我想像中的阿里山山脈/我想像中的亞得里亞海/
【輯四】 那是個靜靜垂釣,卻一無所獲的下午
那是個靜靜垂釣,卻一無所獲的下午/你問花怎麼枯/擬現代歌的現代詩/冷眼冷食/公休/餘火/原來/靜者無聲的恆靜著/酒後的邏輯/木板床/疑問/這是我,一個人的日子/當我獨自坐在街邊/當我獨自走出劇場/當我獨自離開球場/當我獨自困在車陣/當我獨自穿過田梗/當我獨自躲進夜霧/當我獨自沿著鐵道/當我獨自進入炮陣/當我獨自走下溪谷/當我獨自潛進海底/怎麼會有蛙呢?/我有一隻叫Summer的狗
【輯五】 平原傳奇
平原傳奇/已然成為我故鄉的民雄小鎮/民雄火車站的記憶片段/筆記,回到新營/從府城發給妳的四封簡訊/台十九甲線,南向行駛/〈永遠的春之佐保姬—致高一生〉
【輯六】 親愛的鹿
親愛的鹿
後記
-----------------------------------
<關於那挺五0機槍>
1、
我想像遠方,你架起子彈生鏽
但尚堪使用的五0機槍
火網已歪斜成島上密密蒼蒼
垂若夕陽的木麻黃,它機件短缺
威名也已遺落於半年前
泛著浮光的海上;可你仍單眼
緊抓比貝類靜謐
又比午後更深層的呼吸:我
就徘徊在射程邊境
一邊等待一邊想像你
扣住板機時,眼神中
冷如北風的殺意。
2、
不如靠近一些。
高裝檢結束那個下午,我親手上油
再送入軍械室的五0機槍
此刻遠遠地在你手中
如那個夜裡,沾濕的眼
和火燒的唇
一同面對那把忽冷忽熱的解剖刀。「我
早已被你貫穿」我說,在胸膛裡
任靈魂絕途般放聲大喊。
那不如,靠近一些。我想
這些子彈就你一個手掌大,不應該
因任何理由而脫靶。
3、
而我們也知道,死訊
將近近遠遠地不停傳來
我放下正通聯的業務(一雙遺落
無人認領的藍白拖鞋)請示
提領一些用以悲傷的權利
在你機槍陣地尚未完備之前,企圖
零星地逃亡(擊殺我吧?
像某次離別前的夜襲
你成功取下我靈魂的左耳,至此
相信自己再也不能聞道與真理)。
悲傷也需要批示。聽說
輔導長決定優先擬辦:異國下的亡魂呀!我在槍口下
為哀悼而尋覓掩護
但你卻因為整建中的陣地,無力
操收這則死訊。
4、
自然沒有道歉的問題,當滿天
星宿同時落磒
彷彿你已決心扣下五0機槍冷冷的板機
爆裂,撕碎,難道你相信
子彈只會鑽出口徑一致的洞穴?
那些因高速轉動而
穩定有火焱的星體,發出巨大笑聲:
「你孵化的鴿群和你
飼養的鱗魚呢?那些被用力架起的棧道
真讓誰踏實邁向自由了嗎?」
自然,沒有道歉的問題。
你開槍了嗎?在冷冷的火線前緣
失去光的我如同宵禁而
燈火管制的島,沉默接受每一顆
落磒的恆星。
5、
但又或許只是
夢的片段:黎明來臨
橘紅色堆高了積雲
我肩起沒有槍管的五0機槍,走向山崗
沿途散落槍機,子彈與擊針
朝著不知戰場的未來前進。
那樣的片段中,太陽
其實尚未升起(那為什麼有光?)
你仍是金面而緘默
供奉於忠烈祠裡的佛陀,靜靜端看
隊伍中早已失語的國殤
我還沒醒來,五0機槍躺在夢境邊陲
翹著自己的腳
一臉不知所措的模樣。
6、
殘破如海如砂的五0機槍
你要,為何不拿去?沒有一組通條
可以解開槍管中生鏽螺旋的瘡疤
一切都指涉過於久遠
那場無力返回,那場英雄已遠
不能二度的戰役。可你知道
我仍立身於槍口前
無論鬆懈的陣地和碉堡可能隨時棄守
無論皮膚上覆滿的是海砂又或漫草:我只是
死守,如同當年
不曾懷疑過皇軍的兵那般。
你是叢林,是島群
是熱帶迎風而來的驟雨
而我,只剩這挺殘破的五0機槍
卡彈且麻膛
要,你為什麼不連我
一起拿去?
7、
隧道中我們行軍
踩著步伐幽微:誰真能逆光
看得清誰?除了我手中
那挺外型精實的五0機槍,像剛從雨中
脫逃回來的尾巴。我賴以生存
在北風灌入的隧道中行軍的隊伍
放棄那多年不肯離手的大旗吧!
回頭看看那挺五0機槍
波斯灣與阿富汗都太近,三民主義卻又太遠
為何要固守在只有小街幾條而
再也無法牧馬的島上?(我們還能
扯韁飛馳嗎?)
(整支部隊既不唱歌
 也不答話。)
那你殺了我吧。像海中
突然冒出的兩棲兵
揹著我擦拭多時,卻從未擊發
不認六親的五0機槍(我已
為自己卜卦,檢查了子彈底火並退回了
霧季的座艙
一切的歸途都已燒毀而只是因為我
愛你)架起這一切
撥開保險,以半狙擊的方式
射殺我們於這場光影都以亂套
永無止盡的隧道行軍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