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那厮实属晚共乏走狗也•(一)•没读过语言学概论,语言运用乱七八糟,压根儿就是语言盲

藝文活動訊息張貼

版主: 夏霏

韩寒那厮实属晚共乏走狗也•(一)•没读过语言学概论,语言运用乱七八糟,压根儿就是语言盲

文章批判现实主义老了 發表於 週二 2月 03, 2015 9:03 am

 

韩寒那厮实属晚共乏走狗也•(一)•没读过语言学概论,语言运用乱七八糟,压根儿就是语言盲

作者          陆雄

(一)

首先,韩寒是个标准的语言盲,即从来没有研究过语言的性质、结构和运用规律,包括语音、语法、语义及语言与文学关系等方面的理论,所以一言以蔽之也,压根儿就不懂语言,就为连写作的基本概念粗浅技巧普通准则都是毫无知晓的。因而所能之事,仅仅只是在于,胡乱堆砌文字,瞎编滥造文字,肆意浪费文字。所形成的很具体的诸多样的弊端之处就在于:

一,绝对地不知道“问答”作为一种文章样式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哪怕它在形式上只是最为简单的一种体例,以致已经到了没有什么要点是需要去加以理解记牢的地步。但是,问题就在既要采用,却又因为不甚了了,所以只好大出洋相,还造成仅三个短制,都不能够统一起来,无章无法杂乱不堪。

二,根本就掌握不了“的”、“地”、“得”的具体的准确的个性的使唤,而是有意识地很无奈地不得已地都填上了“的”字以一概之,否则的话就不可能遣词造句,以致从中彻底地排斥掉了有点难度的“的地得”的习惯用法。

三,因为读书甚少,根本没有学问,难得附庸风雅,突然引经据典,又不懂怎样做,换来彻底失败。结果当然是只知其一而不晓其二。苏维埃制度变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意在促使苏共解体成立法治国家,完全属于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压根儿就没有把权力交给过民众。所以,属于公然大段篡改他国历史事实,尽显出了从来不进行判断的差劲。

四,比喻是一种经常使用的修辞方法,但是因为实在缺少最起码的理解力,所以已经被滥用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几乎所有举例的物物之间就根本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而完全属于神经质似地胡乱弹琴,导致比方互为抵触风马牛不相及。

五,遣词行文不是逻辑混乱,而是根本就不存在逻辑。想到哪里,放到哪里;前面刚白,后边已黑;省却太多,没有连接;破碎不堪,满目疮痍。为此应该说上大白话,事情走到如今这地步,就连个小学语文造句的训练可都过不了关啊。

六,分不清楚口头语言与文字语言之间的区别。因此,始终流淌着低俗的粗鄙的糟糕的口水,以致比起就在小组开会发言讨论上面随便说上几句都要来得水平低下,哪里能够明白论说是极其需要有雄辩性的字眼来进行支持的呢?

七,结构能力极差,以致造成篇幅都特别的短小也就不说了。关键在于就连个段落,作为文章独特的一节,具有比较完整的意思,也不知道怎么样地去进行处置,不应该分的却生硬地割裂开来,而要分的却糊涂地揉成了麻团。叫人阅读起来理解起来评点起来都非常的晦涩困难。

由此可以见得,差错就是差错,白纸黑字存在,哪里容得抵赖?也就是说,原因根本不是出自想营造什么义理深微含蓄,而是他本人才力穷得捉襟见肘,以致不能调动文字而使之然矣。因此而论,篇什蹩脚,充足其量,最多相当,文革当中,大字报也。所以,哪怕就勉勉强强地施舍个最低级别的写作工匠的虚衔假号也肯定是不应该的。道理在于谁都明白八仙桌上搁夜壶何以能算得了摆设呢?!
批判现实主义老了
普通會員
 
文章: 40
註冊時間: 週三 1月 21, 2015 8:59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藝文看板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