訃告,兼悼弄春十三月

藝文活動訊息張貼

版主: 夏霏

訃告,兼悼弄春十三月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四 3月 26, 2015 5:10 am

 

訃告,兼悼弄春十三月

2015年3月24日上午7:15分,詩壇一顆明亮的星星隕落了!詩部落的族長弄春十三月,因病醫治無效,未入不惑,未及與一群詩友相見,就匆匆離世,享年39歲!天妒英才,詩友悲慟,親人痛哭!

弄春十三月,本名施巧鴻,生於1976年農曆5月22日,湖北黃岡人。他是一個詩人,九十年代初開始詩歌創作,後停筆十餘年。2006年重新恢復創作,並與友人共同開辦“部落文學論壇”,同期主導編印詩歌民刊《詩部落》一、二期,第三期因故未能面世。其詩歌及評論作品散見於國內報刊、雜誌和網路……

如果說,上述文字已經足以構成一個中國詩人死亡通告的全部內容,那麼下面的文字,也許才是書寫訃告者想要與你們真正說的話:

在此之前的多年裡,做為他的朋友,我甚至不知他的真名,也從未想過問及,但那都已經不再重要,他叫弄春十三月,一個詩人,一個溫和而儒雅的人,一個有詩一樣名字的人,一個在永遠不存在的月份中的人,一個在春天最好的時光離開的人。

我不想在此說什麼“安然靜好、天堂祥和”,我只知道,他去的地方,我們不在,我們不能再在一起徹夜談詩論道,不能再一起臨屏碼字,不能再在這個漆黑如墨的世界裡,相互守望或者疏離又親密著彼此取暖了,我們從此真已殊途。

是的,又一點微光在暗夜中熄滅。你曾說:“關於你未來的印象,別人給不了確切的定義。”但其實你錯了,在你離去的那一刻,那些以為不會那麼悲傷的人們,為你痛哭或默默流淚。而還有什麼是比這更好的,對你印象注腳呢?

此刻,我終於獲悉你的“真名”,但那已不再重要,因為“十三”從此已成魔咒,成為你之友人們心底一道永遠的暗傷。

如是你言,“蒼天下,隨便哪一朵花都是帶血的生命。你不能怨恨,它的枯萎。”是的,我們看到你的離去,但這不叫枯萎,是去了另一個世界,存在並且依然活著。


詩友連署:心太遠 何周 玫瑰之塚 思航 萇楚 輕衣 馨怡 若小曼 煙痕 阿略 含香果 子矜 淺秋 多多 菩提葉 蘭葉子 依然春衫薄

2015年3月24日

悼念弄春十三月的詩友可將作品發至郵箱:15396826@qq.com 或641515828@qq.com,我們將收集的悼念文字做到有聲電子版,用以緬懷。

弄春十三月 詩歌作品

這些年平庸地活(三個)

文/弄春十三月

◎靜鳥

你扯它的羽毛吧
他愛惜它的羽毛
你割去它的舌頭吧
它喜歡歌唱
你去挑逗那只母鳥吧
讓他急,它不動——
那你就讓它,老死
爛在巢裡

◎止樹

遠遠地望見一個背影。
平靜,如一棵
止於生長的樹,被歲月卡緊喉嚨
風不撩它,它不起衣角
鳥不飛來,它不吱呀
莫要問存在的意義。它能
證明:這個世界
還活著。偶爾還可以綠一次
就算身上的痛楚全部脫落
它腐朽地 還是樹

◎詞骨

這曠世的罪孽誰來填補
詞語越來越消瘦
那個叫作於堅的粗獷漢子
喝醉了酒
嗯,他一定是醉了
他說,“你不可能消滅一個詞語,
但你可能治療它,傷害它,
傷害它對讀者的知道。”
其實他不知道這是病
一個人,溺在言語裡
當他不知道:傷害和治療隱隱作疼


有關母親,有關生活(組詩)

1孕育

一把低刀揭開空氣,時間稍作停留,你乘虛而入。
黑夜暗潮湧動,父親在高處,
你只是那流水,輕盈地陷入。
之後,你就是待發的芽,善良的母親一天天
給你讓著位置,慢慢地,你被母親挪到高處,
你的靈魂被裹護著,你姓氏暫且保留,而降落在荒野的,
只有落難的心情和疼痛的呻吟,你是幸福的。
春花秋月、潮漲潮落與你無關
某些過程還未發育成熟,
關於你未來的印象,別人給不了確切的定義

2裸露

哦,忘了告訴你,三十年前你母親曾流血了。
有人說是你母親親手砸破鏡子
有人說是你一不小心打碎了缸
關於她的過去、你的現在和未來的一些事,如果你渴望知道,
建議你卸去外衣,最好身不著物,雖然不雅,
但自己讀自己感受真實,痛在哪,無須說出
聽說你來時也不修不飾,雖然模型小一點,卻剛好是個人樣。

3生活

誰說誰完整?誰說誰斷裂?誰擁有誰失去
黑夜的布片襤褸過翻新過,掙扎過破碎過——
當母親把一雙曖色的新鞋
擱置你面前,你饑餓的赤足從此有了欲望,
雖然跌倒和爬行都是你最初飛翔的翅膀
但你肯定不去想:裹足的鞋是否曾被裁剪過粘合過補丁過,
也肯定不會在意布片、剪刀和母親的手
到底誰修理了誰,誰最後包裹了誰

4原罪

在現代生活中,樓層和磚瓦與混泥土到底誰
支撐誰,誰壓迫了誰,沒有人關注,
倒是樓層的高度和斑斕的色彩以及裡面究竟住著什麼人
格外引人目注
面對這些異象
或許偶爾你還能想到母親,因為在你出生時,
母親從她身體裡分給你的一樣東西,可能涉及了到它
聽枯萎發出聲響



題記:母親節前夕,看一個老女人在哭泣

一)

老家是浮在水面的草。被水養活,被水吞噬
事隔多年,水洗清了她的腸胃,她
還在漂流。她只剩下骨。其實骨
也不知道是誰的。她說,草不言
她就是草。她說,水無聲她就是水。

二)

我是吃草長大的人生下的孩子。所以至今
依然保持感恩。保持,對草靜靜注目,對水
對流動,對所有一切,易於容納的事物都親近
五月又要漲潮了。。。一個老女人
在哭泣。隔著一條河

三)

隔河張望。五個方位,五盞燈同時熄滅
她的四個兒子打工在外,下落不明
她的手抽動了三次,終於拿住火鉗
她第二次揭除鍋蓋,聽水早已沸騰
她最後一次摸到米鬥,把饑餓扔到一旁

四)

或許她早已目不能見物
或許她的淚中早已沒有了水和鹽
她的哭泣早就沒有了聲音,沒有了
悲情。這所有的一切過程只是傳說中的河流在
輕輕地,輕輕地,輕輕地,流淌

五)

空氣中喪失欲望流竄。她停止掙扎。死亡很平靜
麥田裡還留有蟑螂、耗子新近打鬥的痕跡
這一切都是自然的。這個世界已經相當冷漠
你不需要激動,你的感動什麼也沒有改變,只是
只能是,徒增感傷。

六)

已是夜深人靜。我墜入水中,把自己還原成
一尾魚。繼續與草,與水為伍。努力想起
自己當初的樣子。為一粒油炒豆
一個熱雞蛋,一個粗糙的攙扶
眼裡沁著淚水,純真地呼“姨”的樣子

七)

面對這個似曾相識的老女人正一瓢一瓢地潑出
生命殘剩的浪花,有一種震撼擂擊耳鼓
其實根本就聽不見,什麼也聽不見,我只是在想
在想。在看,在看
枯萎發出的聲響


在雨夜(練習3個)

☉ 今夜有雨

這個夜晚,一打開就濕了
他一杯一杯地滿上舊時光
他漫無目的地站著,看著
那株法國梧桐還在緩慢地生長
然而這是個錯覺:他以為自己
是客居他鄉,什麼都可以忽略
……
於是他想著,看著
想著。黃葉,就落滿了地

☉ 酒不醉人

只有孤獨人才會在
夜深人靜肆意翻弄歲月

他一頁一頁咬破唐詩、宋詞
元曲。他恨不能
找到更烈性的詞令來飲下這杯酒
他要飲淡傷疤。可這漫長的雨水中,
荒涼的血液是多麼稠密。他想忘記。——
“可那個,離開很久的人
又來敲門”

☉ 冷飲故鄉

戶外的雨一點一滴落在他心上
他打開窗讓燈光曖曖地照過去
在這一瞬間,他以為他可以置身事外
他冷眼旁觀——
看燈光毫無懸念地穿過雨水
看地面上的積水越來越多
滑滑地,打濕燈光
這多麼像一場戰爭啊,隱秘而無形
他很慶倖:有一間黑房子
是雨水淋不到的。
那隔層的空,讓他暫時感到安全


《靜之湖》
——今夜,我在天堂

總算還有一片水域可供停泊。
三十年的行走,馬已失前蹄
我體內不再濕潤,那些花兒
那些鮮豔,善良與誠實,
那些填補肉身縫隙的勞作,早已讓我習慣給予
習慣沉默 習慣捨棄 習慣一無所有
今夜,我只願做美麗的煙塵。散落於這個俗世,在歲月的堰塞積垢之間,
我以浪的姿態漂浮,或擠壓,或拍打,輕吟手語,任
柔軟的骨骼一枚一枚地拆散、扭曲,細碎。
時光流逝,風不關心我。雖然我有幸淪為過客,但它,沒有驗證我的傷
月光之下,水淡泊,湖縹緲,魚把最後的泡還給自然。而我,面部
波瀾不驚
今夜,我在天堂。湖,是我最後的處所,我將以一個逝者的名義融入靜謐空曠

2008年7月5日18:00時臨屏
注:天堂湖,位於大別山南麓的一處風景名勝。


憂鬱的原始森林(組詩)

壓抑

瞳眸無光。天,低垂眼瞼
黎明到來之前,誰還歇斯底里地
擠壓黑暗
若大的原始森林裡,正在發育的動物
連同長勢迅猛的植物
生長的氣息
浮不上來

鳥羽

或許天就要亮了。高空中,有柔質的羽毛一片一片
跌落,血的腥氣隨即彌漫空中,大鳥嘶鳴
我的衣服也染上血漬
觸痛的夜,裹不住傷

堅硬

我落魄在這片荒野。身旁虛若流水,
我試著找尋倚靠,在與烈風的碰撞聲中
我聽見從山頂滾下鋒利的石莽和餓狼牙齒的堅硬,
我不願後退,我甚至一次
又一次地努力向它們靠近,因為我堅信
在它們堅硬的吞噬中
一定有我柔軟的位置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60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訃告,兼悼弄春十三月

文章若小曼 發表於 週四 3月 26, 2015 6:48 am

 

緬懷之。
頭像
若小曼
普通會員
 
文章: 84
註冊時間: 週一 2月 04, 2013 11:43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藝文看板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