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後的獨自口白

提供高中以下學生投稿及文學討論用

死亡後的獨自口白

文章苗林 發表於 週日 5月 25, 2008 12:30 pm

 

死亡後的獨自口白

我在做夢。在一個欠缺回音的
世界裡不停滾動。看著時鐘的指針
來回旋轉。沿著地球的弧度打轉
那些曾經壓抑的自言自語
在此刻竟顯得無比巨大與恐懼

我。我也曾經活在擁有色彩的世界
裡面被上滿了謊言的色料
多采多姿,但遠不如現在的
世界。一片蒼白,但又虛弱的如此真實
輪狀的時間不停地走,從未停過

常常忘記該怎麼呼吸。在這個缺氧的
房間裡面,住滿了所有被我忘記的快樂
我常常在找一個特別的自己。
在這個美麗的世界裡,特別才能生存下去
於是我要走。走到沒有人的地方不停不斷地跑著

以前我等待一種死亡。輕鬆快樂且高興的
面對它,懷抱著那種愉悅的夢悄然入睡
也曾讓痛苦寄居。在自己的某顆眼球之中
現在換我蜷縮在痛苦中,每日每日
不停地重複生前的片段。寂寞難耐的死著

偶爾搬空房間,讓一種巨大的虛無住進
我的身體。將用哪些難以啟齒的部位,讓這些徘徊的哀悼擱淺
那些曾經活著的願望,都不可能再實現了。
諸如那些──完美的身體完美的
靈魂完美的所有一切。以及不可能再被嘗試的
快樂傷心以及痛苦甜蜜。

一切存在皆有其必要。那麼我呢,我……
沒有任何賴以存在的形體,也沒有
任何神經可以讓我神經病,更沒有
新鮮的血液讓我高血壓,一切存在都有其必要
那我的存在是為了什麼的必要而存在

死了以後不再像以前那般。如此痛苦的
活著。也不過就是一種習慣,還需要更多勇氣
去維持我所需要的一切關於死亡的痛
再也,再也不想活過來
唱著快樂的歌唸著某些人的名

我也曾寂寞,長期研究哪些陰陽眼能夠看到
我不停扭曲的樣子。越扭曲便越完美
無法吼叫之後,我只能拿著筆,將滿房間的牆
都寫上無盡無盡的完美。用我尚未乾涸的血液
塗滿我整個死亡後的世界

就這麼過著死亡的日子,不必再生,不必再死
也沒有任何一切完美的必要。從此
一切將不再糾結不再煩惱不再痛苦。那我為何在這
我不屬於這裡也不該在這裡也不需要在這裡
我沒有滯留於此的必要性。也從沒有被需要過。
一切都讓我如此想哭。在這世界的最後一日

我並不需要完美也不需要快樂當然更不需要……
我當然更不需要看那些需要我是完美的完美的人的臉色
我從此看不到他們的臉。他們也看不到
我逐漸扭曲逐漸矇矓的臉。如此這般如此那般的膚淺日子
終究是完結了。從此不再有不再是不再聽不再說
這些該死的日子。不論是死是活。
要改這
要改那
要改的事太多太多
那就改天吧

--by陳枝煩(遭毆飛)

以劫,更名為苗林
頭像
苗林
優寫手
 
文章: 958
註冊時間: 週二 5月 03, 2005 9:07 pm
來自: 如果一些陽光落下的聲音那麼脆弱
部落格: 觀看文章

文章巫時 發表於 週五 7月 04, 2008 10:16 am

 

總是覺得你很少年強說愁
不太能重擊到我
但死亡後感覺比等待死好
可能沒死之前我們都只能苟且偷生吧xd

你寫了很多我還是覺得東西太少
你竭盡所能描寫出一種狀態
但我總是想看到,「狀態」的背後還有什麼
個人新聞台"背德的信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causation/
頭像
巫時
社團版主
 
文章: 527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20, 2004 4:28 pm
來自: 北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文章苗林 發表於 週五 7月 04, 2008 1:12 pm

 

只是日子而已
高興不高興都得過完

也許我還是不能理解一些所謂俯視的感覺

每天匆匆忙忙也不過就是為了家裡一份家務
老爸開刀後脾氣有些燥亂
媽媽更不用說了
槓不懂得我還是不懂啊
沒有說我每天早上八點起床
吃個飯去銀行存錢補貨排隊刷本
繼續上班結帳送資料
一路忙到五點多上課直接到學校上課
我就能懂這些我不懂的

尤其是那些你的是你的我的也是你的的那種人
我根本不能理解你們這些人在做啥


心情不好
多有得罪請多見諒
要改這
要改那
要改的事太多太多
那就改天吧

--by陳枝煩(遭毆飛)

以劫,更名為苗林
頭像
苗林
優寫手
 
文章: 958
註冊時間: 週二 5月 03, 2005 9:07 pm
來自: 如果一些陽光落下的聲音那麼脆弱
部落格: 觀看文章

文章巫時 發表於 週五 7月 04, 2008 3:04 pm

 

是我常常在得罪你啦


我相信你背後也承受著很大的悲哀
只是每個人的表現方式不同
就我自己的感覺來看
你是很努力地想演好一部戲
我卻是一直想告訴別人這不只是一部戲
算是各有各的特點吧
希望你有一天能不再扛那麼重的包袱
而能把它翻過來
加油:)
個人新聞台"背德的信仰"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causation/
頭像
巫時
社團版主
 
文章: 527
註冊時間: 週五 8月 20, 2004 4:28 pm
來自: 北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文章俞芷 發表於 週五 7月 04, 2008 9:31 pm

 

是呀
我也是覺得他應該找點光芒
不然這樣太迂迴了
讀者看了會疲累
寫久了作者也會繞在同一個圈子裡面反覆受傷瓦解
當怕冷的我們越過枯枝
鳥一般飛離世界    --陳黎。

眼眸的海域
http://blog.yam.com/desolateland
俞芷
新詩優寫手
 
文章: 133
註冊時間: 週六 1月 12, 2008 4:39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文章苗林 發表於 週六 7月 05, 2008 9:17 pm

 

抱歉

最近這幾個禮拜
心情不太穩定

昨天早上還跟人打了一架= =
晚上被家人逼到有點崩潰

(平穩中)
要改這
要改那
要改的事太多太多
那就改天吧

--by陳枝煩(遭毆飛)

以劫,更名為苗林
頭像
苗林
優寫手
 
文章: 958
註冊時間: 週二 5月 03, 2005 9:07 pm
來自: 如果一些陽光落下的聲音那麼脆弱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十九禁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