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掌的自白

提供高中以下學生投稿及文學討論用

仙人掌的自白

文章白樓 發表於 週日 8月 17, 2008 2:18 am

 

──自窗外萎縮的母親

母親親手將我擱置在
窗前,或電腦前。一種柔軟的
溫度撫在人造土,如外邊
猛然竄起的瀝青味道
老是往母親眼裡鑽。然後雨季
就會來了

那年母親送兒子
去唸大學,背著窗。落起雨來
所以母親從不給我澆水

母親患有風濕,雨一來
就挨著喊這裡酸,那裡疼。所以
就更不給我澆水了。那年
外邊蓋了高鐵,母親時常看著
它。來來回回
可是兒子沒有回來,我只好
慢慢變成一小團棉球
怕刺傷了母親的眼

這年兒子去當兵,北部潮濕
母親的風濕又發作了。挨著說:
「這裡好酸啊。」衣櫃的衣服少了
全都送給了兒子。不知道他好不好或冷
不冷?母親眼上附著兒子頭髮的
油味。霧一層。但我不喜歡
雨季,或太冷。
可是兒子沒有回來

今年瀝青剛從母親眼裡蒸餾,留著
一些吹過風沙的,紅腫。而路
上不再蒸騰。刺鼻的水蒸氣,只有一層
荒廢五年的灰,睡得很熟

水分開始蒸發,從我逐漸垂弱的葉
沉靜成褐色棉球。母親手掌乾皺,攪動
自眼裡萎縮。窗外萎縮我的
死亡
白樓
普通會員
 
文章: 23
註冊時間: 週五 10月 26, 2007 7:58 pm
來自: 一種言靈所召喚來的噩運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十九禁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