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低語在陽光與樹影間穿行(組詩)

自行隱題創作
每日限貼兩篇

版主: ZY

透明的低語在陽光與樹影間穿行(組詩)

文章南窗飄雨 發表於 週四 12月 08, 2005 12:34 pm

 

1、《春》

透射出苗秧的田野把殘雪忘盡之後
明快的山歌漲高了細長的聲帶
的確,溪流這樣清新的小調越來越少
低洄於每一個共鳴腔,每一個
語言無法描述的漩流
在岸邊,你我不是它唯一的知音
陽剛的石頭和陰柔的苔藓相依爲命,相依爲
光照充足的愛情
與草相比,你的四肢在擁抱中同樣綿軟稚嫩,且捧著
樹梢的第一朵桃紅。這是春天
影子和影子攜手踏青
間或有微風
穿過我們的瞳孔
行進到更遠的岸上,拔節聲聲綠色

2、《夏》

透著季節熱度的凝望
明麗的波光在清溪裏蕩漾,蕩漾
的水藻向上生長,與
低垂的柳絲吻了又吻
語句有了歡愛未必無關禅意
在唇齒相偎的瞬間有一朵蓮花升起
陽光肯定了這個午後
光,是最純淨的焰火,沒有灰燼的燃燒
與沒有煙塵的蒸騰對你我是多麽重要
樹在蟬唱裏遠近高低
影寫著激情的細語
間隙在兩段軀體上被心縫合
穿越高山峽谷
行將有雨,磅礴而至

3、《秋》

透涼的風正合我意,正合
明朗的戰火和不明朗的戰局。失散
的伊人在何處流離
低賤到零的標價,侵略者把同胞的白骨象白菜一樣成堆處理
語言自喉嚨深處吼出血絲,染紅的秋山
在蘆葦叢中沿溪聲哭泣
陽光來自那面旗
光芒如刺刀紮入肉體。我傷勢嚴重
與衰草共臥於這片焦慮的土地
樹枝懷想著落葉,我懷想著你
影只形單還是成群結隊
間斷的喘息你只是弱女
穿著鞋或赤著腳在逃難的路上
行色匆匆

4、《冬》

透明的溪水呵著熱氣,呵出白茫茫的冬季
明天零下幾度寒,今天無從預計。預計
的重逢沒有消息,我苟活在老情歌裏
低著頭顱在自己的屋檐下水土不服,聽著
語氣強硬的假名
在你我時常漫步的溪邊建起了軍營
陽間與陰間沒什麽距離,隨時有人在路上倒斃
光陰似箭,箭頭塗著劇毒,射向
與你擦肩的瞬間。我未曾忘記你的嬌麗,而你
樹立在北風中的粗短腰身懷著日本軍官的孩子
影像活潑的少女就此飛逝,你作爲別人的妾在我面前
間隔三兩步,象當年一樣輕聲道別
穿過幾條街,向你的家中走去
行蹤過處,雪地髒了,那麽多淚水也沒能洗淨


(徐志摩有篇小說,寫的就是這麽個在侵華戰爭中失散了戀人,重逢時女子已成日本軍官的小妾的悲慘故事。)
南窗飄雨
普通會員
 
文章: 62
註冊時間: 週四 12月 08, 2005 12:16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隱題詩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