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正氣 兩袖清風

各類人事物之深入報導
每日限貼兩篇

一身正氣 兩袖清風

文章王景輝 發表於 週四 6月 30, 2005 3:41 pm

 

      一身正气,两袖清风
      ——参谒明代著名清官况钟新墓

                         王景辉

      头上烈日炎炎,身上大汗淋淋……

     然而,跟随朋友一跨进“况钟园林”,顿时就象走进了没有墙
壁、没有屋顶、但却开放了“中央空调”的“绿色大客厅”。你瞧
——这里青松挺拔,树木葱茏,浓荫密布,不时还迎来阵阵清风,
叫人感到凉丝丝的,十分舒服!难怪被人们誉为“南昌火炉”旁边
的“清凉世界”。
  
     明代著名清官况钟的新墓,就是修建在这“况钟园林”之内。
这位五百多年前就已严格做到了勤政廉洁的“况青天”,如今长眠
在这里安享“清凉世界”,假如真的九泉之下有知,大概也会感到
凉爽并且惬意的罢?

      朋友领我来到况钟新墓前,只见墓碑上刻着四个显赫大字:
“况钟之墓”。墓后,竖着一块“墓志铭”,高三米多、宽六米许。
我们站在墓前,恭恭敬敬地向这位“况青天”三鞠躬。接着,在新
墓周围绕了几圈,就走向墓后,再走过“墓志铭”,便到了“清风
亭”。这是一座飞檐斗拱、雕梁画栋、古朴、典雅的建筑物。在
“清风亭”两根石柱上,镌刻着一副对联,上联写的是:“ 一肩行
李,试问封建官场有几”;下联写的是:“两袖清风,且看苏州太
守如何”。朋友告诉我,这上、下联的前四个字,都是化用况钟的
诗句而来的。况钟在第三次从苏州离任返京时,面对送行的黎民百
姓而口占了四首《饯别诗》。其中有一首诗的前两句是,“检点行
囊一担轻,长安望去几多程”,上联的“一肩行李”即源于“检点
行囊一担轻”。另一首诗的前两句是,“清风两袖去朝天,不带江
南一寸棉”,这就是下联“两袖清风”的出处。

       我反复吟咏着“检点行囊一担轻”,反复吟咏着“不带江南一
寸棉”。真佩服啊——这位古人在五百多年前就已严格做到了清正
廉洁!看一看我们当前被查处的那些贪官污吏吧,他们“离任”时
怎会“不带江南一寸棉”呢?他们的“行囊”哪里只是“一担轻”
呢?

     “况钟不仅是这样写的,而且也是这样做的;概括地讲,况钟就
是智慧、就是刚正、就是爱民、就是清廉……”朋友一边说,一边引
我踏上了“通幽曲径”。稍稍一顿,他便将况钟一生的感人事迹滔滔
不绝地给我介绍起来了——

      况钟,字伯律,号如愚,明洪武十六年(1383年)出生于江西省
靖安县的崖口龙冈州,因而又号“龙冈”。

      况钟“干练精明,通达事务”,常常得到官府及朝廷的器重。二
十三岁时,况钟第一次被靖安知县俞益看中,选为书吏。九年后,俞益
将况钟介绍给礼部尚书吕震。通过一番交谈,吕震也认为况钟是个奇才,
便将况钟推荐给明成祖朱棣。经面试,朱棣将况钟破格提升为正六品礼
部仪制司主事。不久,朱棣崩,朱高炽即位,况钟也被越级升迁为正四
品仪制司郎中。后来,朱高炽又崩,朱瞻基即位,况钟又被任命为苏州
府知府。

     苏州府,当时是全国最难治的一个地方。这里税粮繁重,官吏奸
贪,百姓困苦,逃民“接踵而去,不复再怀乡土”。因此,况钟上任
前,宣宗皇帝朱瞻基不仅设宴为他饯行,而且,还特别给予“敕书”
(相当于现在说的书面命令),扩大他的职权范围,特许他直接向皇
上选送奏章,规定他“凡公差官员人等,有违法害民者”,可立即
“提人解京”法办。当时,况钟被誉为是一位“手捧天书”的“饮差
知府”。

      一到任上,况钟并未立即当众取出皇帝的“敕书”,而是一面照
批公文案件,一面私下里进行明察暗访。待详细掌握了一批奸吏的确凿
罪证后,便骤然将他们召来,先宣读“敕书”,后将作恶多端的贪官污
吏逐一法办,当场就处决了六个最坏的奸吏。顿时,“一府大震”,苏
州“合郡称之曰:‘况青天’。”

      况钟在苏州府任职期间,还减轻税赋,均平徭役,为民兴利,劝
课农桑。特别是在清理积案,平反冤狱上更是为民所称颂。据记载,他
“每一日轮治一县事,未期年,勘问过轻重罪囚一千五百二十余名”。
并且常常“折狱明断”,遇有“奇冤”者“无不昭雪”。从此,“吏不
敢作奸,民无冤抑,咸颂包龙图复生”。清初戏剧家朱素臣的《十五贯
传奇》,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被改编为昆曲《十五贯》,在祖国大陆曾连
演不衰,此剧就是根据况钟办案的事迹而编写的。当年毛泽东主席连续
两次观看《十五贯》后,称赞它是一出好戏。周恩来总理也说《十五
贯》具有相当高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十五贯》剧本还被翻译成六国文
字在国外演出,让“况青天”走向了全世界。

      在苏州府,况钟曾三次离任。但是,每次离任都因百姓上书挽留,
继而复任。宣德六年(1431年),况钟首次离任,是因母丧而回籍丁忧。
宣德八年(1432年),况钟第二次离任,是因任期三载后需进京朝见。
况钟第三次离任是在正统四年(1439年)。这一年,他任满九载,照例
应加升一等,要赴吏部候升。启程后,况钟在苏州府“七邑耆民饯行者
数百里弗绝”的盛况下,口占了前面提到的四首《饯行诗》“以致别”。
与前两次一样,况钟去后,又有一万八千余人联名上书挽留。皇上见状,
只好升况钟为正三品官,仍在苏州府任职。况钟第三次返苏时,百姓无
不欢欣鼓舞,相迎者“不远数百里之遥”。

     况钟对自己的要求也非常严格。他廉洁奉公,生活简朴,不拿不贪,
“两袖清风”。史称,他在治理苏州十三年的时间里,“内署肃然,无
铺设华糜物”,餐桌上也只是“一肉一蔬”而已,“非公燕,别无兼味”。
直到正统七年(1442年)十二月,终因积劳成疾,卒于任上,享年六十。
但,“卒而归葬,舟中惟书籍,服用器物”,并没有其他贵重物品,令
“苏人咸叹息之”。况钟死后,不仅“苏民痛哭罢市”,就连“邻郡松、
常、嘉、湖之民赴吊者”也络绎不绝。在“归柩之日”,百姓“倾城出
送”,但见“白衣冠两岸,夹舟奠别”。为纪念“况青天”,苏州府七
县大小集镇都建有专祠,岁岁奉祀。百姓家中也悬像祭祀,“比屋无
间”。在苏州沧浪亭内,一幅况钟的砖刻画像,至今犹存,下刻“法行
民乐,任留秩迁,青天之誉,公无愧焉”的颂词,仍清晰可见……

     我一边认真倾听朋友的娓娓介绍,一边频频点头,连连赞叹。这样
一位清正廉明的“况清天”,在“封建官场”上的确是无“几”啊!这
又让我联想到现在那些腐败分子,他们哪里是“内署肃然”而“无铺设
华糜物”呢?他们哪里是“一肉一蔬”而“别无兼味”呢?据今年一月
上旬的一家媒体报道,就在当年“况青天”任知府的苏州市,挖出一个
“知府”级的(副市长)姜人杰,涉案金额达一点四亿元人民币,被认
为是当时全国最大的贪官。办案人员仅在他家里抄出来的现金,点都来
不及点,用秤一称就有二十三公斤重。明代况钟与现代姜人杰,同样都
是苏州的“知府大人”,但一个是“青天”,一个是“碩鼠”,两相对
比,霄壤之别。姜“知府”呀,你这个出生在苏州市吴江县震泽鎮的
“苏民”,难道不知道“岁岁奉祀”的“况青天”专祠?难道不记得苏
州“比屋无间”的百姓家中悬挂的况钟画像?难道未见过苏州沧浪亭内
况钟砖刻画像下的“法行民乐,任留秩迁,青天之誉,公无愧焉”的颂
词?特别还应追问的是,作为一个政府官员,你怎么不学一学我们的县
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你怎么不学一学我们的人民公仆孔繁森?你怎
么不学一学我们的一心为民的郑培民?你怎么不学一学我们的人民好警
官任长霞?你怎么不学一学千千万万个保持了共产党员先进性的时代先
锋?

     无需再问了,还是继续倾听我的朋友的介绍吧——

     五百多年来,历代骚人墨客和史学家对况钟均有极高的评价。明代文
人李孟吉称赞况钟“威同包孝肃,德比范忠宣”,清代文人钱光祖称赞况
钟“苏州假守日,青天赫有光,杀吏破鬼胆,雷霆震四乡”。《明史》中
的《况钟传》评价况钟说:“钟刚正廉洁,孜孜爱民,前后守苏者莫能
及”,明代李贽评价况钟说:“刚果敏达,不畏强御……廉洁之操,一尘
不染”。当代史学家吴晗也颂扬况钟说:“兴利除害,反对豪强,扶持善
良,百姓敬他爱他,把他看作天神一样。”

     一九九三年,为纪念况钟诞生610周年,靖安县诗社编辑出版了诗
集《清风集》。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题写了书名,著名数学家、诗人、
全国政协副主席苏步青写了题词,民革中央名誉副主席贾亦斌也写信鼓
励靖安诗社认真编好诗集。征稿时,收到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和美国、
马来西亚、台湾等地的600多名作者的诗、词、联、书法篆刻等作品一千
多首(件)。收入《清风集》的诗词,首首都是对况钟的讴歌。美国美
东中华诗友会副理事长天楚先生在诗中唱道:“黎民长颂况青天,五百
年来敬意绵”,台湾中华诗学研究所、大学教授龚嘉英先生作诗赞道:
“一代乡贤昭史册,千秋遗爱在苏州。”江苏诗协会员、苏州市沧浪诗
社常务副社长陈锦珊也声声吟咏:“一身正气世间稀,两袖清风美誉
驰。”……

      又是一阵清风送来,让我感到渾身舒快。我们在“况钟园林”的小
径上漫步多时,不觉又回到况钟新墓前。

     “况钟的旧墓原来在什么地方呢?”望着况钟新墓,我终于将悬在
心头的问题向朋友提了出来。

     “原位于靖安县高湖乡崖口村的神州山上,”朋友告诉我,“但在
‘文革’中被毁。一九八三年,靖安县政府在况钟诞生六百周年之际,
为他重建了新墓,并将原占地五百多亩的‘森林公园’易名为‘况钟园
林’,让后代永远纪念、缅怀、传扬这位‘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
‘况青天’。”    

      是的,这位“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 “况青天”,确实应该让
我们以及后代们永远纪念、缅怀、传扬。特别是在当前开展共产党员先
进性教育活动中,结合学习这位古人,很有必要。要告诫那些正在或者
正想贪污腐败的官吏们,将 “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作为警语吧!主动
地、及时地、迅速地、完全彻底地警醒过来,真正做到廉洁奉公、勤政
为民,真正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真正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
宗旨。不然,永眠在这“清凉世界”的“况青天”如何能够安息?我们
的焦裕禄如何能够安息?我们的孔繁森如何能够安息?我们的郑培民如
何能够安息?我们的任长霞如何能够安息?那千千万万个为党、为祖国、
为人民而英勇献身的英烈们又如何能够安息啊?

  
                                         1988年8月  日初稿
                                         2002年9月28日修改
                                         2005年6月29日再改
王景輝
普通會員
 
文章: 116
註冊時間: 週五 1月 07, 2005 9:17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轉繁文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四 6月 30, 2005 3:53 pm

 

     一身正氣,兩袖清風
   ——參謁明代著名清官況鐘新墓

            王景輝

   頭上烈日炎炎,身上大汗淋淋……

   然而,跟隨朋友一跨進“況鐘園林”,頓時就象走進了沒有牆
壁、沒有屋頂、但卻開放了“中央空調”的“綠色大客廳”。你瞧
——這裏青松挺拔,樹木蔥蘢,濃蔭密佈,不時還迎來陣陣清風,
叫人感到涼絲絲的,十分舒服!難怪被人們譽為“南昌火爐”旁邊
的“清涼世界”。

   明代著名清官況鐘的新墓,就是修建在這“況鐘園林”之內。
這位五百多年前就已嚴格做到了勤政廉潔的“況青天”,如今長眠
在這裏安享“清涼世界”,假如真的九泉之下有知,大概也會感到
涼爽並且愜意的罷?

   朋友領我來到況鐘新墓前,只見墓碑上刻著四個顯赫大字:
“況鐘之墓”。墓後,豎著一塊“墓誌銘”,高三米多、寬六米許。
我們站在墓前,恭恭敬敬地向這位“況青天”三鞠躬。接著,在新
墓周圍繞了幾圈,就走向墓後,再走過“墓誌銘”,便到了“清風
亭”。這是一座飛簷斗拱、雕樑畫棟、古樸、典雅的建築物。在
“清風亭”兩根石柱上,鐫刻著一副對聯,上聯寫的是:“ 一肩行
李,試問封建官場有幾”;下聯寫的是:“兩袖清風,且看蘇州太
守如何”。朋友告訴我,這上、下聯的前四個字,都是化用況鐘的
詩句而來的。況鐘在第三次從蘇州離任返京時,面對送行的黎民百
姓而口占了四首《餞別詩》。其中有一首詩的前兩句是,“檢點行
囊一擔輕,長安望去幾多程”,上聯的“一肩行李”即源於“檢點
行囊一擔輕”。另一首詩的前兩句是,“清風兩袖去朝天,不帶江
南一寸棉”,這就是下聯“兩袖清風”的出處。

   我反復吟詠著“檢點行囊一擔輕”,反復吟詠著“不帶江南一
寸棉”。真佩服啊——這位古人在五百多年前就已嚴格做到了清正
廉潔!看一看我們當前被查處的那些貪官污吏吧,他們“離任”時
怎會“不帶江南一寸棉”呢?他們的“行囊”哪里只是“一擔輕”
呢?

   “況鐘不僅是這樣寫的,而且也是這樣做的;概括地講,況鐘就
是智慧、就是剛正、就是愛民、就是清廉……”朋友一邊說,一邊引
我踏上了“通幽曲徑”。稍稍一頓,他便將況鐘一生的感人事蹟滔滔
不絕地給我介紹起來了——

   況鐘,字伯律,號如愚,明洪武十六年(1383年)出生於江西省
靖安縣的崖口龍岡州,因而又號“龍岡”。

   況鐘“幹練精明,通達事務”,常常得到官府及朝廷的器重。二
十三歲時,況鐘第一次被靖安知縣俞益看中,選為書吏。九年後,俞益
將況鐘介紹給禮部尚書呂震。通過一番交談,呂震也認為況鐘是個奇才,
便將況鐘推薦給明成祖朱棣。經面試,朱棣將況鐘破格提升為正六品禮
部儀制司主事。不久,朱棣崩,朱高熾即位,況鐘也被越級升遷為正四
品儀制司郎中。後來,朱高熾又崩,朱瞻基即位,況鐘又被任命為蘇州
府知府。

   蘇州府,當時是全國最難治的一個地方。這裏稅糧繁重,官吏奸
貪,百姓困苦,逃民“接踵而去,不復再懷鄉土”。因此,況鐘上任
前,宣宗皇帝朱瞻基不僅設宴為他餞行,而且,還特別給予“敕書”
(相當於現在說的書面命令),擴大他的職權範圍,特許他直接向皇
上選送奏章,規定他“凡公差官員人等,有違法害民者”,可立即
“提人解京”法辦。當時,況鐘被譽為是一位“手捧天書”的“飲差
知府”。

   一到任上,況鐘並未立即當眾取出皇帝的“敕書”,而是一面照
批公文案件,一面私下裏進行明察暗訪。待詳細掌握了一批奸吏的確鑿
罪證後,便驟然將他們召來,先宣讀“敕書”,後將作惡多端的貪官汙
吏逐一法辦,當場就處決了六個最壞的奸吏。頓時,“一府大震”,蘇
州“合郡稱之曰:‘況青天’。”

   況鐘在蘇州府任職期間,還減輕稅賦,均平徭役,為民興利,勸
課農桑。特別是在清理積案,平反冤獄上更是為民所稱頌。據記載,他
“每一日輪治一縣事,未期年,勘問過輕重罪囚一千五百二十餘名”。
並且常常“折獄明斷”,遇有“奇冤”者“無不昭雪”。從此,“吏不
敢作奸,民無冤抑,咸頌包龍圖複生”。清初戲劇家朱素臣的《十五貫
傳奇》,二十世紀五十年代被改編為昆曲《十五貫》,在祖國大陸曾連
演不衰,此劇就是根據況鐘辦案的事蹟而編寫的。當年毛澤東主席連續
兩次觀看《十五貫》後,稱讚它是一出好戲。周恩來總理也說《十五
貫》具有相當高的思想性和藝術性。《十五貫》劇本還被翻譯成六國文
字在國外演出,讓“況青天”走向了全世界。

   在蘇州府,況鐘曾三次離任。但是,每次離任都因百姓上書挽留,
繼而複任。宣德六年(1431年),況鐘首次離任,是因母喪而回籍丁憂。
宣德八年(1432年),況鐘第二次離任,是因任期三載後需進京朝見。
況鐘第三次離任是在正統四年(1439年)。這一年,他任滿九載,照例
應加升一等,要赴吏部候升。啟程後,況鐘在蘇州府“七邑耆民餞行者
數百里弗絕”的盛況下,口占了前面提到的四首《餞行詩》“以致別”。
與前兩次一樣,況鐘去後,又有一萬八千餘人聯名上書挽留。皇上見狀,
只好升況鐘為正三品官,仍在蘇州府任職。況鐘第三次返蘇時,百姓無
不歡欣鼓舞,相迎者“不遠數百里之遙”。

   況鐘對自己的要求也非常嚴格。他廉潔奉公,生活簡樸,不拿不貪,
“兩袖清風”。史稱,他在治理蘇州十三年的時間裏,“內署肅然,無
鋪設華糜物”,餐桌上也只是“一肉一蔬”而已,“非公燕,別無兼味”。
直到正統七年(1442年)十二月,終因積勞成疾,卒于任上,享年六十。
但,“卒而歸葬,舟中惟書籍,服用器物”,並沒有其他貴重物品,令
“蘇人鹹歎息之”。況鐘死後,不僅“蘇民痛哭罷市”,就連“鄰郡松、
常、嘉、湖之民赴吊者”也絡繹不絕。在“歸柩之日”,百姓“傾城出
送”,但見“白衣冠兩岸,夾舟奠別”。為紀念“況青天”,蘇州府七
縣大小集鎮都建有專祠,歲歲奉祀。百姓家中也懸像祭祀,“比屋無
間”。在蘇州滄浪亭內,一幅況鐘的磚刻畫像,至今猶存,下刻“法行
民樂,任留秩遷,青天之譽,公無愧焉”的頌詞,仍清晰可見……

   我一邊認真傾聽朋友的娓娓介紹,一邊頻頻點頭,連連讚歎。這樣
一位清正廉明的“況清天”,在“封建官場”上的確是無“幾”啊!這
又讓我聯想到現在那些腐敗分子,他們哪里是“內署肅然”而“無鋪設
華糜物”呢?他們哪里是“一肉一蔬”而“別無兼味”呢?據今年一月
上旬的一家媒體報導,就在當年“況青天”任知府的蘇州市,挖出一個
“知府”級的(副市長)姜人傑,涉案金額達一點四億元人民幣,被認
為是當時全國最大的貪官。辦案人員僅在他家裏抄出來的現金,點都來
不及點,用秤一稱就有二十三公斤重。明代況鐘與現代姜人傑,同樣都
是蘇州的“知府大人”,但一個是“青天”,一個是“碩鼠”,兩相對
比,天壤之別。姜“知府”呀,你這個出生在蘇州市吳江縣震澤鎮的
“蘇民”,難道不知道“歲歲奉祀”的“況青天”專祠?難道不記得蘇
州“比屋無間”的百姓家中懸掛的況鐘畫像?難道未見過蘇州滄浪亭內
況鐘磚刻畫像下的“法行民樂,任留秩遷,青天之譽,公無愧焉”的頌
詞?特別還應追問的是,作為一個政府官員,你怎麼不學一學我們的縣
委書記的好榜樣焦裕祿?你怎麼不學一學我們的人民公僕孔繁森?你怎
麼不學一學我們的一心為民的鄭培民?你怎麼不學一學我們的人民好警
官任長霞?你怎麼不學一學千千萬萬個保持了共產黨員先進性的時代先
鋒?

   無需再問了,還是繼續傾聽我的朋友的介紹吧——

   五百多年來,歷代騷人墨客和史學家對況鐘均有極高的評價。明代文
人李孟吉稱讚況鐘“威同包孝肅,德比范忠宣”,清代文人錢光祖稱讚況
鐘“蘇州假守日,青天赫有光,殺吏破鬼膽,雷霆震四鄉”。《明史》中
的《況鐘傳》評價況鐘說:“鐘剛正廉潔,孜孜愛民,前後守蘇者莫能
及”,明代李贄評價況鐘說:“剛果敏達,不畏強禦……廉潔之操,一塵
不染”。當代史學家吳晗也頌揚況鐘說:“興利除害,反對豪強,扶持善
良,百姓敬他愛他,把他看作天神一樣。”

   一九九三年,為紀念況鐘誕生610周年,靖安縣詩社編輯出版了詩
集《清風集》。著名書法家啟功先生題寫了書名,著名數學家、詩人、
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步青寫了題詞,民革中央名譽副主席賈亦斌也寫信鼓
勵靖安詩社認真編好詩集。徵稿時,收到全國各省、市、自治區和美國、
馬來西亞、臺灣等地的600多名作者的詩、詞、聯、書法篆刻等作品一千
多首(件)。收入《清風集》的詩詞,首首都是對況鐘的謳歌。美國美
東中華詩友會副理事長天楚先生在詩中唱道:“黎民長頌況青天,五百
年來敬意綿”,臺灣中華詩學研究所、大學教授龔嘉英先生作詩贊道:
“一代鄉賢昭史冊,千秋遺愛在蘇州。”江蘇詩協會員、蘇州市滄浪詩
社常務副社長陳錦珊也聲聲吟詠:“一身正氣世間稀,兩袖清風美譽
馳。”……

   又是一陣清風送來,讓我感到渾身舒快。我們在“況鐘園林”的小
徑上漫步多時,不覺又回到況鐘新墓前。

   “況鐘的舊墓原來在什麼地方呢?”望著況鐘新墓,我終於將懸在
心頭的問題向朋友提了出來。

   “原位于靖安縣高湖鄉崖口村的神州山上,”朋友告訴我,“但在
‘文革’中被毀。一九八三年,靖安縣政府在況鐘誕生六百周年之際,
為他重建了新墓,並將原占地五百多畝的‘森林公園’易名為‘況鐘園
林’,讓後代永遠紀念、緬懷、傳揚這位‘一身正氣,兩袖清風’的
‘況青天’。”

   是的,這位“一身正氣,兩袖清風”的 “況青天”,確實應該讓
我們以及後代們永遠紀念、緬懷、傳揚。特別是在當前開展共產黨員先
進性教育活動中,結合學習這位古人,很有必要。要告誡那些正在或者
正想貪污腐敗的官吏們,將 “一身正氣,兩袖清風”作為警語吧!主動
地、及時地、迅速地、完全徹底地警醒過來,真正做到廉潔奉公、勤政
為民,真正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真正牢記“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
宗旨。不然,永眠在這“清涼世界”的“況青天”如何能夠安息?我們
的焦裕祿如何能夠安息?我們的孔繁森如何能夠安息?我們的鄭培民如
何能夠安息?我們的任長霞如何能夠安息?那千千萬萬個為党、為祖國、
為人民而英勇獻身的英烈們又如何能夠安息啊?

  
      1988年8月 日初稿
      2002年9月28日修改
      2005年6月29日再改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95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四 6月 30, 2005 3:57 pm

 

景輝

很慚愧
這位一身正氣,兩袖清風 的江西好官
喜菡竟然不識
感謝景輝引見了

這年頭
這樣愛民的好官已不多
值得吾人學習啊

本文有史有論
很難得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95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文章王景輝 發表於 週四 6月 30, 2005 3:57 pm

 

以上將我參謁况鐘新墓的情况作瞭“報道”,
也進行瞭議論,但不知是否閤符“文學”?
王景輝
普通會員
 
文章: 116
註冊時間: 週五 1月 07, 2005 9:17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文章王景輝 發表於 週四 6月 30, 2005 4:02 pm

 

謝謝喜菡老師,敬禮!
王景輝
普通會員
 
文章: 116
註冊時間: 週五 1月 07, 2005 9:17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文章阿不 發表於 週四 6月 30, 2005 8:42 pm

 

雖然報導性質濃厚,而文字的鋪陳、雕琢較少,
但總的來說仍是一篇很棒的報導文學作品。
畢竟,文章的價值仍在於其「內容所指、所述」,
在報導文學中則更是如此。
在我個人來看,文字是否裝飾的美麗,不該是報導文學特別看重的地方。
頭像
阿不
應用文學版主
 
文章: 319
註冊時間: 週二 1月 25, 2005 1:42 am
來自: 鄉村
部落格: 觀看文章

文章王景輝 發表於 週四 6月 30, 2005 9:19 pm

 

謝謝阿不版主,敬禮!
王景輝
普通會員
 
文章: 116
註冊時間: 週五 1月 07, 2005 9:17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報導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