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沙漠裏的紅柳(修改稿)

各類人事物之深入報導
每日限貼兩篇

[隨筆]沙漠裏的紅柳(修改稿)

文章剑熔1 發表於 週二 3月 20, 2007 11:25 am

 

[隨筆]沙漠裏的紅柳(修改稿)
作者:劍熔
●     前面的幾句話
我手裏有創刊以來的四期《陝北文學》雜志。幾期刊物相比,第四期刊物更顯的成熟和大方,更顯的厚重和大氣。於是,在這個飄著春雨的夜晚,我便有了寫寫《陝北文學》的念頭。
《陝北文學》生落在塞上榆林,榆林又是陝西能源的開發基地。過去,榆林周邊的綠地很少,盡是那一眼望不到邊的毛烏素沙漠。經過多年的治理,人進沙退,榆林周邊的綠地越來越多,榆林人的生活環境越來越好,對文化追求的欲望也越來越強烈。
我想,《陝北文學》的辦刊人,正如治理沙漠的人們一樣,有著一種開拓的精神,創業的精神。據此,我將此文的題目冠以《沙漠裏的紅柳》,願《陝北文學》像一叢叢紅柳,在塞上名城紮根,年年奉獻一片片綠。
●     辦刊人的自信
翻閱創刊號《陝北文學》,我被作家高宏雄先生這樣一段話吸引住了:“盡管是玩,還要玩出點品味,力爭把刊物辦的像樣點!”、“辦刊物是要花錢的,玩牌不是也輸錢嗎?辦這件事,花這些錢,我全然當作玩牌輸了。但這畢竟比輸了有意思、有情趣。”
高先生處於刊物的發展,便想到了著名作家張賢亮,於是幾經周折,便有了《陝北文學》幾個漂亮的題字。有了漂亮的題字是一方面,刊物要辦成個樣子,辦出個特色,高先生率編輯部一班人馬,扯起了“以地域特色跨越陝北,走出陝西打向全國”的旗幟。
高先生率領的人玩文、玩刊物,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果然玩出了情趣、玩出了個樣子:雜志越辦越好,僅第四期雜志的設計、質量,可以與那些大刊一比上下,甚至超越了個別“大刊”的質量。
梅花香自苦寒來。一份耕耘一份收獲,高先生,以及惠建甯、劉生東、梁琦等先生灑下的汗水,終於得到了回報,得到了社會的認可。
●     辦刊人的文采
對於《陝北文學》而言,誕生在一個“文學弱勢”的年代裏。許多文學刊物相繼停刊,許多的純文學刊物難以維持生存,發行數量少的可憐。可《陝北文學》這本純文學刊物,被高先生一幫人折騰的挺有特色,如一叢叢紅柳一樣迷人,如沙漠上的風景一樣亮麗奪目。
榆林,是一個包含許多愛好文學的人在內的一座塞上名城。
對於高先生,我並不了解,可我通過有關媒體,得知他在1987年與塞上的文學愛好者成立了一個文學社,而且還創辦了《大漠》文學報。可見,高先生對文學追求的摯著。由於對文學的癡迷,由於生活條件的改善,由於先生的一腔熱情,《陝北文學》才降臨在人間。
惠建甯,是我不曾相識的老朋友。我是在前幾年觸網的,從那時起,在網上常常看到他的作品,其詩歌的意境、起伏、韻味等等,都很到位。建甯小我三歲,卻在《詩刊》、《延河》、《延安文學》等實力大刊發表了作品。他利用業余時間與人編著了陝北民俗文化散文集《魚神》。他贈我的詩集《走遠方》,厚厚的7個多印張,足以證明他的實力。在他的影響下,其女惠詩欽也在《詩刊》、《綠風詩刊》、《中國詩人》、《少年月刊》、《新詩代》等刊物發表詩文100多篇(首),並有詩作入選《2006中國最佳詩歌》和《2005—2006華語女詩人雙年展》。
     劉生東、梁琦先生我了解得很少,但肯定:他們也是榆林文壇上的一匹匹“黑馬”,實力作家。
    《陝北文學》從創刊到目前,僅僅四期刊物,所登載的作品顯示出很高的質量,一些作品被各大報刊轉載:朱合作 發在《陝北文學》創刊號上的《在王家堡路遙家中》一文,被《散文》雜志轉載;方英文的《擁抱》、梁琦的《蒼茫歲月》被《散文選刊》轉載; 劉金山 的 《二月以後的日子》被《詩選刊》轉載;怪年和張敏華的《一只鳥飛過鎮北台》、《白楊》被《草原》雜志轉載,等等。
●辦刊人的辛苦
辦刊物,猶如一位具有無私奉獻的母親撫養自己的“兒子”一樣,需要付出的“愛”很多很多。況且,在市場經濟大潮一次又一次的沖擊下,創辦一個純文學刊物,辦刊人所付出的辛苦可想而知。
編稿、審稿、設計等等,都是在業余時間完成的。除了這些,他們還要約一些名家的稿子。
從我手頭的幾期《陝北文學》看,有著名作家方英文先生的散文《擁抱》,柯藍的《深谷回聲》,雷濤先生的《從若冰老身上所看到學到的》。還有海嘯、漢江、蔡甯等詩人的詩歌。方英文先生是西北大學中文係的高才生,喜愛書法、好涉圍棋、迷戀二胡,能書能畫,可謂文武雙全,其在1983年就發表了處女作《解脫》,並有代表作《落紅》等。雷濤先生是我比較熟悉的著名作家之一,也曾與我多次書信來往。2003年,我準備出版自己的詩集之前,曾給雷濤先生寫了一封信,不久,他題的《風牽著的手》的墨迹落在了我的案頭。雷先生是全國作家協會全委會委員、陝西作家協會黨組書記。
向名家約稿,不是人們想象的那麽簡單,其實是一件很難辦的事情。要打許多的電話,要跑許多的路,要看許多人的臉,甚至還要找熟人打通“關節”,其辛苦而知。
●     後面的幾句話
《陝北文學》的誕生,不僅壯大了陝西文學的陣容,而且也使我們通過其質量和編輯的自信,看到了陝西又一純文學刊物強大的生命力。
生兒容易,育兒難,把兒子培養成一個真正的人更難。《陝北文學》顯然是一個“初生兒”,需要父母的愛護、朋友的關愛。
我們有理由相信:高先生和他率領的編輯人員,一定能將《陝北文學》辦成一個展示地域特色、跨越陝北地界的刊物,一定會在不久的將來,讓《陝北文學》從榆林走向陝西,進而沖出陝西,走向全國。
我們期待著。

通聯:727101 中國陝西省銅川礦務局下石節煤礦黨政辦公室   李建榮(劍熔)
郵箱:vertljr@163.com
剑熔1
普通會員
 
文章: 36
註冊時間: 週三 11月 22, 2006 7:24 a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報導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