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時行

各類人事物之深入報導
每日限貼兩篇

及時行

文章winds_0403 發表於 週三 12月 04, 2013 8:23 pm

 

  自然是一個不停輪迴的循環,天黑了,黎明升起之刻便將至;寒冬降臨,春曉便也不遠,萬般事物皆有始至終,再終而復始,可倚活在自然之下的生命,超脫這輪迴,是不受永生眷顧但也成就更美的姿態,那是各自不可回逆的一趟旅程,花謝雖有花開時,但此花也已非彼花,於是杜秋娘的《金縷衣》:「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教我們懂得要及時去愛,別在失去後才遺憾後悔。而那些綻放在我們生命裡的花兒,你我是任他隨風飛逝,是任他枯黃,亦或將他溫柔環繞,捧在手心裡為其美麗讚嘆?

  上帝對於生命不可回逆的設定,是一把既仁慈既殘苦的雙面刃,仁所教人懂得及時而行之慈;殘所教人嚐盡後悔莫及之苦。很多事,因為人的惡習性,往往都是在失去後才知道有多麼地珍貴,見了棺材才會淌血流淚,雖早已為時已晚,殘缺便不再復全,但若能因此在苦痛中成長,也不全然是壞事一件。但如果上帝沒有這樣設定,人們頂多也只是一嚐苦痛,那算得上什麼?再若無其事地迴轉生命的車站一站又一站便是,雖然我們因此不會失去或錯過生命中任何可貴的人事物,但我們也將一輩子無法將其擁有,因為我們不曾放在心上,只是不停地在光陰裡蹉跎,失意片刻便回到上一站,虛度人生。而現實,我們只有二選一的選擇題,一是及時擁有他,讓他滿盈在空洞的心靈,讓人生能歷經感恩知惜的車站,再者,失去他,讓他化成兩道臉頰上的淚痕,感受那遺憾烙在臉上時原來如此炙熱,教人痛苦萬分,但兩者皆是生命之所以可貴的觸動。

  那麼你愛他嗎?我愛他,我的爸爸、我的媽媽、我的家人大大小小,可我害羞的好久不曾說我愛他們了,長大了,反而更像孩子一樣彆扭,距離就像最後一次全家人一齊放上天的風箏一樣,越來越遠越來越遠...。想著想著......便想起那段不停將我愛你掛在嘴邊的親暱時光,那是小學的時候,我因血癌而生平第一次有機會站在鬼門關前,面對死亡,我並沒有大聲囔嚷著我不要我還不要,而是...我愛你。

  我不畏懼死亡,但我實在不想死的那麼早,此時連國小都還沒畢業,枉費父母為我取一個穎字;我擔心的也不是下輩子做牛還是做馬,而是我這輩子沒辦法來得及報答養育之恩,若因此害得我父母晚年淒涼,就算只遲了這一輩子,要我還幾萬輩子也都不夠還的,也不夠讓我不再愧疚。所幸化療成功,我還有機會親口對家人說我愛你,所以我天天說,夜夜說,雖然已是小五的年紀,最喜歡的仍是依偎在媽媽的懷抱裡,盡說些肉麻的話,那時的我一點也不害臊,很懂得愛要及時,但上了國中後,我叛逆了,我不只離開媽媽的懷抱,也離開家,真的就像那被吹殘的風箏一樣,很遠。一直到有一次車禍,因腦震盪而沒有意識的昏迷,後來聽我媽轉述,在清醒的前幾刻我嘴巴碎碎念著:「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但清醒後,我看見我媽,說的並不是我愛你,而是......對不起,媽我錯了。我清楚知道媽媽以及我的家人在我心中有多麼重要,而我有多麼愛他們,我愛的及時,可也只是坐而言,才恍然大悟原來我會那麼愧疚地對著媽媽說對不起,是因為光愛在心裡是不夠的,要行出來!行一個孝字。
頭像
winds_0403
普通會員
 
文章: 56
註冊時間: 週六 12月 08, 2012 10:20 pm
部落格: 觀看文章

Re: 及時行

文章喜菡 發表於 週四 12月 05, 2013 4:50 am

 

winds_0403 寫:  自然是一個不停輪迴的循環,天黑了,黎明升起之刻便將至;寒冬降臨,春曉便也不遠,萬般事物皆有始至終,再終而復始,可倚活在自然之下的生命,超脫這輪迴,是不受永生眷顧但也成就更美的姿態,那是各自不可回逆的一趟旅程,花謝雖有花開時,但此花也已非彼花,於是杜秋娘的《金縷衣》:「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教我們懂得要及時去愛,別在失去後才遺憾後悔。而那些綻放在我們生命裡的花兒,你我是任他隨風飛逝,是任他枯黃,亦或將他溫柔環繞,捧在手心裡為其美麗讚嘆?

  上帝對於生命不可回逆的設定,是一把既仁慈既殘苦的雙面刃,仁所教人懂得及時而行之慈;殘所教人嚐盡後悔莫及之苦。很多事,因為人的惡習性,往往都是在失去後才知道有多麼地珍貴,見了棺材才會淌血流淚,雖早已為時已晚,殘缺便不再復全,但若能因此在苦痛中成長,也不全然是壞事一件。但如果上帝沒有這樣設定,人們頂多也只是一嚐苦痛,那算得上什麼?再若無其事地迴轉生命的車站一站又一站便是,雖然我們因此不會失去或錯過生命中任何可貴的人事物,但我們也將一輩子無法將其擁有,因為我們不曾放在心上,只是不停地在光陰裡蹉跎,失意片刻便回到上一站,虛度人生。而現實,我們只有二選一的選擇題,一是及時擁有他,讓他滿盈在空洞的心靈,讓人生能歷經感恩知惜的車站,再者,失去他,讓他化成兩道臉頰上的淚痕,感受那遺憾烙在臉上時原來如此炙熱,教人痛苦萬分,但兩者皆是生命之所以可貴的觸動。

  那麼你愛他嗎?我愛他,我的爸爸、我的媽媽、我的家人大大小小,可我害羞的好久不曾說我愛他們了,長大了,反而更像孩子一樣彆扭,距離就像最後一次全家人一齊放上天的風箏一樣,越來越遠越來越遠...。想著想著......便想起那段不停將我愛你掛在嘴邊的親暱時光,那是小學的時候,我因血癌而生平第一次有機會站在鬼門關前,面對死亡,我並沒有大聲囔嚷著我不要我還不要,而是...我愛你。

  我不畏懼死亡,但我實在不想死的那麼早,此時連國小都還沒畢業,枉費父母為我取一個穎字;我擔心的也不是下輩子做牛還是做馬,而是我這輩子沒辦法來得及報答養育之恩,若因此害得我父母晚年淒涼,就算只遲了這一輩子,要我還幾萬輩子也都不夠還的,也不夠讓我不再愧疚。所幸化療成功,我還有機會親口對家人說我愛你,所以我天天說,夜夜說,雖然已是小五的年紀,最喜歡的仍是依偎在媽媽的懷抱裡,盡說些肉麻的話,那時的我一點也不害臊,很懂得愛要及時,但上了國中後,我叛逆了,我不只離開媽媽的懷抱,也離開家,真的就像那被吹殘的風箏一樣,很遠。一直到有一次車禍,因腦震盪而沒有意識的昏迷,後來聽我媽轉述,在清醒的前幾刻我嘴巴碎碎念著:「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但清醒後,我看見我媽,說的並不是我愛你,而是......對不起,媽我錯了。我清楚知道媽媽以及我的家人在我心中有多麼重要,而我有多麼愛他們,我愛的及時,可也只是坐而言,才恍然大悟原來我會那麼愧疚地對著媽媽說對不起,是因為光愛在心裡是不夠的,要行出來!行一個孝字。


很誠懇的告白
讀文讀出對父母的愧疚與愛

愛真的要及時
你還年輕
還有好多的愛要說要做

本文可以貼在散文版
更適合喔
頭像
喜菡
站長
 
文章: 7933
註冊時間: 週一 1月 19, 2004 4:49 am
來自: 母親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報導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