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權崛起》

各類人事物之深入報導
每日限貼兩篇

《女權崛起》

文章sianlight 發表於 週五 9月 04, 2015 7:07 pm

 

  女性永遠都依附在男性之下,選擇強大的男性,換取更好的人生?男性永遠挑剔女性的容貌與品質

,將對方當成自己的依附,在外死命換取成就?在下一個世紀,還真的是這個樣子嗎?男性真的只要美

人,只要面子,對於伴侶的內在毫不介意?萬一,往這這種情況轉移到女性身上,又會是什麼樣子的世

界呢?

  這不是一個屬於女權世代,但它也不是屬於男權的世代。終有一天,各國會有更來越多的新單字出

現。它們是中性字眼,不論男女皆適用。可愛不會女性的常用形容詞,責任也不會是男性身上的巨石。

家庭暴力,這個字眼的含意將會得到全新的解釋。

  武力與威信,好比槍枝與刀劍。軍人與警察,似乎是一個充滿威信的職業,顯然就是一個屬於男性

所稱霸的的殿堂。可惜,這樣的現象,可能成為過去的史記。女性從軍、從警又從政,顛覆了過往的陳

舊的習俗。人人都有機會選擇自己的所愛,拋開以往性別刻板觀念的綑綁。以後人們來到醫院,許多帥

氣的男人出來服務;我們來到商業公司,一堆美麗的女人出來談判。會計先生到處跑,會計師怎麼都是

男人?醫師到處義診,這些人怎麼都是女人?這個答案,只有未來能夠解釋一切。

  個人生活經驗,以男性為家庭主導的結構為多,比例可能佔據90%以上。但是,十年之後,二十

年之後呢?也許,五十年後的今天,上述的比重會下降到80%。依據社會的傳統與習慣,這種變化會

直接打破過去人群對兩系的認知。乍看之下是微小的變化。可是,這種改變的影響非常劇烈。長久的未

來,以女性為首的家庭結構會越來越多,這種趨勢只會隨著時間越加顯著。在家庭結構上,夫妻的地位

、財經能力、智慧等等,都有可能出現劇烈的衝擊。家庭主夫比例攀高,學習獨自教育子女;妻子成為

家庭真正的棟樑,整天外出打天下。當風向傾倒,男女易主,緊接而來的就是更多新知取代過往陳舊的

刻板觀念。男性不會永遠是主宰,女性也不會永遠是隨從。時代一直在更新,從當代的總統與企業首領

,我們就能夠看出這種趨勢。或許,這種變化會有限制,會有頂點。可是,這樣的新潮流顯然勢不可擋

,會持續刷新人們對兩性的認識。它改變世界,讓下個世紀重新解讀家庭與社會的結構。

  “女強人”這種辭彙,或許半世紀後的將來會接近消失。當人類真的走向平等,同樣以人的觀點為

出發點時。人們便不會去區分性別差異,不會去特意強調男人或女人的差別。當強者只是一種普遍現象

,就不會有人去強調“女強人”。以後的大學校長,不管性別,大家只會一律以校長去尊稱,不會去特

別表示“女性校長”。在美國知名大學就有這種範例,“女性校長”一詞直接被該大學校長直接反擊,

表示是一種“歧視”,是一種“不重”,那是一個非常嚴厲的抗議。

  強暴,似乎不再單一面的專利。暫且排除同性問題──傳統思想中,“被強暴”這種用語,似乎完

全與男性無緣。強勢的群族、擁有權力、掌有資源的一方都是加害者;這種觀念,令女性尷尬;但在將

來,會令男性更加尷尬。拋開生理(或是心理)層面不談,單以人的角度去檢視。男女異同不多,五臟

六腑一應俱全,每個人都有一雙手跟一雙腳。

  弱肉強食,弱者會配支配,甚至被控制,成為對方的財產。男性有力量,強大,是社會的主宰,可

能不會變成過去式。但,這種概念會開始被轉變。女性是社會的相對弱者,弱小,無能,這更是會變成

遭人駁斥的錯誤。妓女與牛郎,在一般人的觀念中是特種行業。因為缺少謀生能力,擁有較少的獨自生

存的能力,所以才要自己當成花瓶給人觀賞,滿足買家的慾念。當男娼開始頻繁,妓女不是唯一,我們

也許就會少用妓女這個字眼,而是以娼妓這類的字眼統籌。

  加害者與受害者是相對的觀念。傳統讓人們認為,男性是強者的代表,女性是家暴的主角,不利的

字眼往往只跟女性有權。但事實上,這種現象很可能在在將來得到改善。男性不會被強暴,只會撿到便

宜;女性只會被強暴,好處都被對方拿光。男性不用負責,只是乘客;女性無法自強,只能自責。事實

上,真的是這個樣子嗎?等到女性足夠強大之時,誰會成為統治都還是未知數。男性根本不是強勢的代

名詞,女性也根本不是弱勢代表。男性有欲望,女性也有需求。以後誰是王者,哪個人將對方拖進洞房

欺負,將會出現變數。以後,到底是誰強暴誰都還不知道呢──

  兩性很難真正地平等。論及生理,會有男女差異;論及人類,會有心理特質。不管是男是女,都會

有部分先天生理結構的基因限制。人類不可能停止去區別男女,因為那真正存在的事情,永遠無法被改

變。但是,男女的職掌觀念、思維差異以及權責位階,會因為思潮的更新而獲得改善。或許,兩性永遠

都不會平等,最終結論始終是男性比較吃香。但是,人類的觀念與價值,會永遠進化下去。

  周五的清晨──男人悠閒地坐在咖啡廳喝茶,寫小說。他悠閒地顧好調皮的女兒寫功課,看好小兒

子別被小女生拐走;女人在金融商場成為金牌交易員,整天跟老闆在嗆聲,一堆客戶想到得到她神之手

的救援。女兒思緒敏捷、伶牙俐齒,她想要當律師,總有一天要靠口才搞定所有的法官;兒子喜歡音樂

吹長笛,又喜歡寫書打,他整天待在家裡面研究技巧,想要成為傑出的藝術家。男人想要跟著一個有才

幹的女人,因為這樣才有安全感,可以快樂地打混;女人像個雄師盯著內向的漫畫家,因為這種人安分

不會亂跑,清純地像隻寵物。他與她、你與妳,它們的區別真的還重要嗎?將來除了文書,還有特定場

合,人們口頭的表達,只說他,大家覺得她跟上面那個字眼一樣。不論大家眼前的人是男人,亦或女人

。不管還有多少的世紀,這些全新的故事只會被永久流傳。



【寫作參考大綱】
‧女權與男權(1-2)
‧趨勢與未來(3)
‧家庭結構變化(4)
‧兩性差異(5)
‧強暴與性別迷思(6-8)
‧兩性是否平權?(9)
‧終曲
sianlight
小說投稿版主
 
文章: 451
註冊時間: 週二 5月 12, 2015 8:21 pm
來自: Taiwan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報導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