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鳴197

各類人事物之深入報導
每日限貼兩篇

鳳鳴197

文章張斯凱 發表於 週日 2月 14, 2016 8:15 pm

 

寫作動機:高中時偶然回到池上,看見農田為了發展觀光而被改造成收費停車場,有所感慨,於是寫下這篇文章。

------------------------------------------------------------------------------------------------------------------------


我,回來了。

久違的家鄉,池上,一片風光明媚,繽紛的花,廣袤的綠野,茂盛的樹林,涓涓細流,澄清的湖泊,閒暇的小路,純樸的小鎮和蔚藍如昨的天空,唯一變的,遊客多了不少。

遊客,來來往往,任一條與田野緊鄰的道路都能見到他們的蹤影,我承認,金黃的稻穗垂垂欲墜時,整片望去,確實美不勝收,令人陶醉不已,我更不反對在條筆直的路上,有著許前來「朝聖」的遊客,看看台東的農人如何將自己的心血付諸這些水稻,好讓遊客們更愛產自於本地的稻米,更可以使辛勤的農民有信心繼續付出時間來呵護稻子,但,並非如此想像,美夢就能如願。稻米,反而成了觀光產業下的紀念品,在鎂光燈不停的閃耀下,它雖披著一席華美的袍,裡頭卻盡含辛酸,偶然來到這兒的遊客,買下幾包米回去後,可還記得這裡難忘的稻香?可還記得稻穗隨風而翻起的洶湧金浪?恐怕只記得一棵長在路旁的樹,樹下偶爾堆了一些垃圾,和田裡雜亂的足印。

觀光經濟固然可觀,不僅活絡了當地攤販,更使大型旅館如雨後春筍般林立於市鎮,然而,台東,當真需要這麼多飯店嗎?池上,當真只能依賴一棵因廣告而聞名的樹才能變的熱鬧?令人感到惋惜的是,從前,牧野農場的盛況如今早已不復存在,門可羅雀,過幾年後,「金城武樹」是否會重蹈覆轍?觀光的意義與發展不應具時效性,紅極一時,也只是短時間的殘喘,時間一過,那棵樹又會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從前那閒適的旅遊特色已隨這些眾人云云的「勝景」中逝去,池上,只不過是旅人們的「過渡站」,除了一棵青青的樹木,他們錯過了這裡唯美的晨曦,在每天早上點亮大坡池波光粼粼的景色;錯過了艷陽當頭的正午,一享難得米香的機會;錯過了銀月高掛,繁星點點的夜空,挾著一絲悠閒興致,慢步於寬敞大街的浪漫。

我,累了。

平地,早已受人佔據,經過鎂光燈加以修飾後上傳的,並不是這裡的真面目,大家可曾靜下心,聽取水稻們生長的節奏?可曾用心體會一路上的鳥語花香?可曾欣賞風颯颯地吹過山頭,樹隨風搖擺,而發出的嘶嘶聲?我改走山區,上了鳳鳴山,靜謐的山林,鮮少人煙足跡,腳步越漸緩下,我,就在海岸山脈上。

只見葉子翩翩而落,像是山林為我的到來而悸動,更像是在哭訴,它竟比不上一棵路旁的小樹,難怪,今年的落葉,顯得枯黃,憔悴許多。我,回來了,手輕拂樹皮,全神貫注地告訴這裡每一片土,我懂得這裡所需,知曉吵雜是對此偌大的傷害,唯有用心神體會,才能使它有信心再回復以往的美。佇立許久,頃刻間,一陣熟悉的香味傳來,它不屬於這裡,卻意外合適,隨香味在不遠處,我找到一間座落於山中的咖啡店,是一間小舍,裡頭只不過能容納十來個人,剛進店門口,黑咖啡濃郁的香氣撲鼻而來,室內的裝潢簡單明朗,看上去十分舒坦,優雅的氣氛竄進任何縫隙中,在這兒,沒有人想大聲喧嘩以破環境氛圍。不久,老闆帶著和藹的面容緩緩走出,身為拿鐵迷的我,乞求著老闆能給我一杯牛奶,否則我肯定不敢喝下眼前透黑的咖啡,但,老闆堅持要我嘗試,於是我勉為其難的吞了一口,剎那,香味在口中翻騰,直到吞下去後,餘味仍持續殘留,原來,咖啡也能喝得如此閒適。

我緩緩地品味著黑咖啡,老闆在一旁向顧客們解釋他堅持喝黑咖啡的理由,其實也並非難猜,有些東西經過度渲染後,容易失去本質,我想咖啡便是如此吧!許多事也回隨著過度鋪張,漸漸的,原本的純樸越變越不真實,如此一來,前來欣賞的人自然也忽略了這裡原來的特色,老闆或許就是秉持著這樣的精神,也難怪,這間店佔地不大,不與自然爭地,咖啡也堅持不添加任何調料,為的便是要喚回旅行者們到這裡的初衷----為一個有別於都市繁忙而出色的稻米之鄉而來。

這裡樸實無華,農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蟲鳥也規律的生長著,這裡不需要熱鬧,不需繁華,它所提供的,是一瑰麗而漫活的好所在,是讓久經喧囂的都市人,能有一處休憩的地方。下次再來,或許能騎著腳踏車,隨著一天中,太陽的腳步,緩緩而行,相信這才是讓旅人們所嚮往的----最真的池上。

偶然來到這,也不妨拜訪這間咖啡店,除了恬淡地品嚐著咖啡,還能悠然而坐,細數著許多玫瑰追憶。一間供人放鬆而簡樸的咖啡廳,等待著一群真心想融入此處景致的旅客,就在鳳鳴山,支線197號道路上,若您倍感疲憊,就到這坐坐吧!

我,回來了。舒暢而閒適的老故鄉,我的家----池上。

(此篇選入台東青年期刊。)
@將喜怒哀樂賦予文章愛恨情仇@
頭像
張斯凱
普通會員
 
文章: 12
註冊時間: 週日 1月 31, 2016 11:48 pm
來自: 台灣
部落格: 觀看文章

回到 報導文學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