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oh 寫:
週三 3月 13, 2019 9:38 pm
字裡行間
感受著當中細膩而豐富的感情
作者的敘事
增加了讀者的投入度
即使死者是個陌生人
卻給我一種故友的感覺
作者的風格依然
一開始營造了懸疑感
然後很有效率的進入了故事主線
一步步指明了真相

ocoh說
于襄和程宣儘管是個故事中的角色
但也許他們確實就是我們生活周遭活生生存在的人也說不定
謝謝ocoh以往以來的點評和稱讚

阿墨問好
妍音 寫: 喜歡這個命題
「以你為名的海」
喜歡劃不掉「劃掉」的情


拜讀了
劃的清的是紙筆,劃不清的是情
謝謝妍音的欣賞

阿墨問好
麻吉 寫:
週一 3月 11, 2019 11:21 am
上班的時候我討厭下雨,休假寫文的時候我喜歡雨天,不同的情境對雨有不同的感覺,這也是我的心情。

麻吉問好子卿文友~
真的,最好出門在外都不要下雨。
宅在家裡的時候隨便下。

阿墨問好
麻吉 寫:
週一 3月 11, 2019 11:21 am
上班的時候我討厭下雨,休假寫文的時候我喜歡雨天,不同的情境對雨有不同的感覺,這也是我的心情。

麻吉問好子卿文友~
真的,最好出門在外都不要下雨。
宅在家裡的時候隨便下。

阿墨問好
  「聰明的人,總是早死。」   他記得那天下午,陽光從大樓間切割下來,又順著柱子黑白分明的切割過靠窗的桌子和地板。于襄背對著陽光,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陷落在陰影中的臉上,似乎又豢養著什麼更陰暗的東西,從于襄的眼角、鼻側、唇角以及下巴和下巴投射出的陰影,似有若無的洩漏出來,像在對他嗤吐蛇信,又像是如今安放在于襄臉上的笑,曖昧不明。他總有一種感覺那裏必定藏著什麼,但他說不上來──   假設他能理解那天午後的預言,他是不是就能從那些隻字片語中,讀出些許的一點告別?他是不是就能從那些稀少的、直白的話語中,讀出他的死?   如果他今天還活著,他們會談論些什麼呢?他不禁這麼想,但于襄的死已經是定局。那些萌...

  我並不是特別喜歡下雨,記憶中雨總是會弄濕鞋子,腳底便有一股說不清楚的黏膩和熱意,使得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腳掌澀起了皺褶。再淋的濕了一些,衣服和頭髮便會順著重力緊貼著皮膚,過了一會兒會發冷,冷後又起了一股燥熱,讓整個人似乎也順著這股潮意升起了倦怠。   開始騎車通行以後,雨變得並不那麼溫柔,順著扯開的速度,即便隔著一層塑膠雨衣,還是會覺得痛,而冷成了必然,讓我好幾次誤以為濡濕了兩手和臉頰的水會成霜。但其實也只是手被蒼白,白了以後又轉成一抹淺色的紅,久久才會褪去。   我唯一喜歡雨的時候,大概是剛睡醒時,聽著窗外滴滴答答敲響窗框的雨吧。因為我在室內,不必忍受潮溼,也不需要感受肌膚的熱度逐步冷卻,...
  我並不是特別喜歡下雨,記憶中雨總是會弄濕鞋子,腳底便有一股說不清楚的黏膩和熱意,使得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腳掌澀起了皺褶。再淋的濕了一些,衣服和頭髮便會順著重力緊貼著皮膚,過了一會兒會發冷,冷後又起了一股燥熱,讓整個人似乎也順著這股潮意升起了倦怠。   開始騎車通行以後,雨變得並不那麼溫柔,順著扯開的速度,即便隔著一層塑膠雨衣,還是會覺得痛,而冷成了必然,讓我好幾次誤以為濡濕了兩手和臉頰的水會成霜。但其實也只是手被蒼白,白了以後又轉成一抹淺色的紅,久久才會褪去。   我唯一喜歡雨的時候,大概是剛睡醒時,聽著窗外滴滴答答敲響窗框的雨吧。因為我在室內,不必忍受潮溼,也不需要感受肌膚的熱度逐步冷卻,...
ocoh 寫:
週三 3月 06, 2019 12:29 am
此篇文筆樸實
但卻有著觸動人心的力量
人物的老去、環境的變化、歲月的無情
都可以在作品中感受得到
對於歲月,人就是渺小
人卻以記憶和感情豐富了事物的意義

ocoh說
我們都會老去
事物的存在卻可以使得我們的記憶延續
找到自己的來處
乃至一個居地的身世

感謝ocoh點評和稱讚

阿墨問好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身世。   梅盛良搬進這裡的時候,他還很年輕。他在院子裡看著他們魚貫入內,看著為首的梅盛良指揮著後頭的幾個搬運工,將車上的家具、行李卸下,分別放入正廳、間廳、大房等地方。他的夫人卓芳站在他的身邊,看上去像是一個病弱的女人,卻讓他不禁聯想到那些後來被梅盛良小心展開掛在書房牆壁上的美人圖,各個纖細美麗,卻同樣弱不禁風。他和卓芳唯一的兒子叫梅瑾,玉字瑾。名字是梅盛良取的,他說君子如玉,玉字瑾隱含的不過是希望未來兒子成為一個端方的人,可也不知道是胎中便受卓芳體弱的影響,他一向也不太健康,細胳膊細腿的,像是一碰就碎的玻璃娃娃。   在他們搬進來後的日子,他最常看到的便是梅瑾躺在...
  以前跟朋友聊過一些關於收集物件的話題,不免得提到了那個關於物品放久了,會變成付喪神的傳說。可能是我自己也收集了一些小物件的關係,所以一直很喜歡那個附帶點浪漫色彩的古老故事。   你問我相不相信?我相信呀。   以前跟朋友談到類似的話題的時候,我曾經說過一句話:「假設真的有付喪神,我也就不用擔心他們的去留了。」他們自然指的是那些陪伴我的木雕、偶之類的東西,說這句話的緣由大概是意識到了自己死後,可能會沒有後代,也不知道該怎麼決定他們的去處吧。如果他們能夠自己決定要去哪兒,那是再好不過了,因為大概到死之前,我也捨不得將他們轉手給其他人,像我的那些畫一樣。   你說這之間是對事物的喜愛嗎?可能不完...
林宇軒 寫:
週四 2月 14, 2019 1:01 pm
您好,如果我的解讀沒有錯的話,從「下漏」和「淤積翻覆」推測是以一個「沙漏」的概念在描寫詩題神童,但詩中並沒有寫出有關沙漏其他更明確的線索。讀者在閱讀時會知道詩與詩題是有其關聯性,藉由詩中的文字和詩題做連結,這裡的詩題是要藉由詩一層層的推敲而出現的;但因為沙漏的形象(或概念)沒有在詩裡表現清楚,變成說「沙漏」也必須藉由推敲才能得出,以一首小詩來說會造成太大的負擔,需要解讀的東西過於繁瑣。
了解,謝謝版主願意詳細說明。
看來我離寫好詩還有很大一段距離

阿墨問好
加西莫多!
戴上紙冠和紅鼻
在舞台上
看群眾迴旋起舞
林宇軒 寫:
週六 2月 09, 2019 7:25 pm
短詩貴精準,每個字都極其重要。這首詩的發想很有新意,但「沙漏」的概念不夠明確,「最後淤積翻覆時」此句可再多加斟酌。
謝謝版主評點,想請問概念不夠明確的意思是指?是否方便說明一下?

阿墨問好
火焚起的時候
你尚在高臺
作一隻尚未被北風捎走的燕
但這裡沒有王子
你毋須啣起剝落的善
作一個快遞的手勢

你也未曾被恢宏的雪入殮──
這裡是個雪不來的地方
當風在你的心口顛腳起舞
你且知道,不如煙的
是你呵出的一口往事

你已不在月臺上等候眨眼
學風箏在呼嘯中刎頸
你已是一個飽受聖嬰現象的人
如今也住在一棟
玻璃屋裡

問起你同類的去處
你拋起一枚硬幣
虛擲假想
但硬幣早在旋轉中融化
你只能看著杯底的渣漬
故作玄虛的說道
遠方
  大概是去年底到現在這個時候,我開始不再寫長詩。契機始於將作品丟到論壇後,受到前輩指教,說詩可以更精簡,我仔細的看了一下,確實如對方所說,而這個問題一直被不同的人反覆提及。幾乎可以說是與我常寫的小說有同樣的弊病,只是放在詩上尤其明顯。我從那些反覆觀看中,看見了原先的必要變得雜遝而多餘,它在詩上像是一個異物,但就跟觀畫一樣,需要長時間的凝視才能看得出所以然來。這意味著我必須相隔一週以上,才能拆掉眼上的情緒布巾,重新檢視作品,或者另一個方式是在創作之始就以幾乎嚴格的方式去切割自己的詩,反覆的問自己可否再刪,或者替換,直到上面每一個字、詞都恰如其分──這也是後來,為什麼我寫起短詩。毋寧是對自己起了...
  第一眼看到牠是個偶然。那天我無聊在桌前刷著臉書的時候,偶然便看到牠出現在追蹤的粉專上,第一張是隻灰熊怪物,第二張才是牠。接連點著瀏覽了一陣,卻還是回頭停在牠的照片上,只是因為那拍攝的角度和表情太過像是我以前養的一隻兔子。摻雜在其他的小怪獸的照片裡,牠也是最不怪的那只──至少那時我是這麼想的,或許是這種格格不入,才讓我將目光一眼盯在牠身上,輾轉想了幾天,點了行事曆,在某一天中午便私訊了專頁,詢問這只小兔的事情。   購買好像是一瞬間的事情,可是在那之前,我反覆叨唸的是自己有無緣份擁有牠。價格擺在此之前,似乎是次要的,只因為我知道出自藝術家或者說匠人手裡的,必然只有這麼一個,其餘的相似物,其實...
  以前或多或少會因為自己被稱讚了而覺得不好意思,口無遮攔地說起自己的作品並沒有對方想像中的那麼好,謬讚、謬讚,轉個頭又把自己的作品批了一遍,好像借此向對方展示一種美德。可是這麼說久了,好像作品真的變成了垃圾,好像無論寫了多少篇,完成的剎那就成為一堆廢棄物,從此再無其他的價值,好像我就是那些不環保的人。可是事實上真的是這樣麼?我認為並不是,從小教育我們不可自滿、驕傲固然對,可是過分的自謙,到頭來是對自己作品的侮辱,攤開來說無非是種自貶,以及對於他人的貶低。   前者尚好說明,但後者又是怎麼得來的?這點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複雜 。以「我的作品很爛」來說,那不只是說明作者本身視作品為糞土,同時間...
時間與才華
一個浮升,一個下漏
最後淤積翻覆時
你成為凡人
叮呤
 咚隆
他們試著
從賣火柴的女孩手中
贖回自己
  大學的時候,曾經學過太極拳。當時就打的不是很好,課程結束以後也沒再繼續打,所以現在除了記得白鶴亮翅、雲手、如封似閉、抱虎歸山幾個諸如招式的名稱以外,已經不太記得如何將它們兜成一塊兒,又如何的打出,只能在提起它時虛晃幾招以顯示自己也接觸過而已。   稍早用完午餐,看著貼在電腦上方,下午隨意拿起毛筆塗鴉的畫,又想起前幾天起的爭執,忍不住萌生了許多思緒在腦好中打轉,轉著、轉著,便想到了太極拳的事情。不諱言的是,我曾經以很糟糕的視角去看待這個世界與周遭的事情,好像世界本身的色彩就像淡水的冬季,陰雲密布,潮溼而黏膩,似乎整個日常裡都有一圈化不開的濃雲,如羊毫筆前蓄積澎起的墨,隨時都等待在紙上留下一...
  早上捎來堆放許久的有機化學翻閱,對於已經稍加翻譯過的文字而言,它是易讀的,可讀來卻相當的不舒服,讓我想起幾年前重拾畫筆到C那裡學畫的事情。學習不必然是舒服的,那時我卡在一堆混亂之中,連拿起畫筆面對紙張都是一件極度不舒服的事情。可是後來,幾年以後,我才真的體會到那種不舒服,是出自於本能的抗拒,其實與知識本身,並無太大的相關性。   透過這種極度的不舒服,我意識到對這個學科的排斥。逃避危險或者困難,可以說是一種極其天然的生物本能,所以要抗拒這股本能,必然得忍受其中的難受、渾身不對勁,或者說像生病一般的感覺,而一部分的人並不能理解這不過是一個必然的過程。我這裡所要表達的意思,並不是說學習註定是痛...
  結束實習,從台東市一百四十幾公里的路程,花費三個小時半騎車回屏東。拿出許久未用的鑰匙扭開房門的剎那,第一次感受到房間的雜亂,堆積如山的書,塞滿櫃子的塑膠袋、成堆的免洗餐具。   以前為什麼能習慣住在這樣的地方呢?我第一次對眼前的景象感到不解,好像經過了半年的洗煉以後,這些原本就存在的事物變得難以忍受。不是那些東西已經失去了價值,而是在我的房間裡,此時,是多餘的。   什麼樣的東西才稱得上是多餘?以前我會認為是用不到的東西,可是現在看著那些其實整齊的堆疊起來的紙碗、收納好的竹筷和成堆拆開放在櫃子間隙的紙箱,覺得那也是多餘的。多餘的概念變得狹隘、嚴格了一些──那些以為未來會用到而預先留存下來的...
  結束實習,從台東市一百四十幾公里的路程,花費三個小時半騎車回屏東。拿出許久未用的鑰匙扭開房門的剎那,第一次感受到房間的雜亂,堆積如山的書,塞滿櫃子的塑膠袋、成堆的免洗餐具。   以前為什麼能習慣住在這樣的地方呢?我第一次對眼前的景象感到不解,好像經過了半年的洗煉以後,這些原本就存在的事物變得難以忍受。不是那些東西已經失去了價值,而是在我的房間裡,此時,是多餘的。   什麼樣的東西才稱得上是多餘?以前我會認為是用不到的東西,可是現在看著那些其實整齊的堆疊起來的紙碗、收納好的竹筷和成堆拆開放在櫃子間隙的紙箱,覺得那也是多餘的。多餘的概念變得狹隘、嚴格了一些──那些以為未來會用到而預先留存下來的...
  半年過去,原本存到了差不多的價錢想要從認識的人那裏買一塊刻了麒麟的玉佩回來,到底是錯過了。彼時,G又說起一塊尚未發到社團上的石頭問我有沒有興趣。   胖胖的,感覺很活的人參。她補充似的說道,又告訴我得等這幾日無雨時才能拍給我看。等再度收到照片時,已經是隔日晚上的九點,看著他傳送過來的照片許久,我忍不住問了價位,最後丟出一個最晚明天給他回覆的訊息,心中卻早有定論。   那是一塊三彩,黃、白佔了大部分的位置,少部分點綴著綠。正面白色的部份雕的是一塊胖胖的參,參的左邊雕了一隻鼠、小老樹,右邊雕了銅錢和如意,背面則是一片偌大的荷葉。雕工細緻,乍一看覺得應該背面的黃應該雕參,白則雕葉,但細思才覺得配...
  半年過去,原本存到了差不多的價錢想要從認識的人那裏買一塊刻了麒麟的玉佩回來,到底是錯過了。彼時,G又說起一塊尚未發到社團上的石頭問我有沒有興趣。   胖胖的,感覺很活的人參。她補充似的說道,又告訴我得等這幾日無雨時才能拍給我看。等再度收到照片時,已經是隔日晚上的九點,看著他傳送過來的照片許久,我忍不住問了價位,最後丟出一個最晚明天給他回覆的訊息,心中卻早有定論。   那是一塊三彩,黃、白佔了大部分的位置,少部分點綴著綠。正面白色的部份雕的是一塊胖胖的參,參的左邊雕了一隻鼠、小老樹,右邊雕了銅錢和如意,背面則是一片偌大的荷葉。雕工細緻,乍一看覺得應該背面的黃應該雕參,白則雕葉,但細思才覺得配...
  這個題目每過一陣子就需要重新寫一次的原因,只是因為我仍然十分難以理解所謂的「愛」究竟是什麼。有一段時間我以為情愛是一種奮不顧身;有一段時間我以為那其實是一種無悔,而又有一陣子覺得其實只要彼此覺得過得下去,也算是一種愛。但說到底還是膚淺的停留在愛情的層面上,未曾試過以其他過多的角度去描述「ㄞˋ」這件事情。   實習這段期間,我見過許多面向的人。如果要以這種第三人稱的角度去看待,我認為多半的愛其實很膚淺。膚淺的地方在於人們多數不是選擇去做正確的事情,更多的是選擇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意思是比起聽信他人的言語,或許更相信自己所見、所思、所想,形成一個封閉的圈。圈裡的自己假裝站在外面,其實是在...
ocoh 寫:
週六 12月 08, 2018 11:48 am
譚牧完事後的圓滿與空虛
同時矛盾地存在於他的身軀裡
如故事內更多孿生之間的互動
或能使殺人的事有更深刻的印象

ocoh說
其實之前是投稿雜誌限定兩千字
所以才寫這麼短,內容才稍顯不足
也許之後我會嘗試用在其他故事裡
謝謝ocoh的建議和賞析

阿墨問好
ocoh 寫:
週六 12月 08, 2018 11:48 am
譚牧完事後的圓滿與空虛
同時矛盾地存在於他的身軀裡
如故事內更多孿生之間的互動
或能使殺人的事有更深刻的印象

ocoh說
其實之前是投稿雜誌限定兩千字
所以才寫這麼短,內容才稍顯不足
也許之後我會嘗試用在其他故事裡
謝謝ocoh的建議和賞析

阿墨問好
不要使靈性成枷
困進粉象的迷宮
亦不要使我以異國的語
成就你窗前的詩
我只是不向東的日
不溯山的泉
不吐夢的獸
妍音 寫:
週日 12月 02, 2018 11:09 am
讀文中
鹿橋《人子》一書部分情節躍然腦中
善與惡本孿生
自來人性裡掙扎
誰無孿生


拜讀了
謝謝妍音的拜讀

阿墨問好//
妍音 寫:
週日 12月 02, 2018 11:09 am
讀文中
鹿橋《人子》一書部分情節躍然腦中
善與惡本孿生
自來人性裡掙扎
誰無孿生


拜讀了
謝謝妍音的拜讀

阿墨問好//
  沒有人明白譚牧怎麼會動手殺死譚秋。譚秋的死對於周遭的人而言都像是一場玩笑──像兩人從小到大開的那些並不有趣的玩笑。每個看起來都像是真的,每個卻都不是真的。甚至有人在關注到那些漂浮在河道上的訊息時,還玩笑似的探討要怎麼讓譚秋死的像樣些。   經過特殊處理的照片下,到處都是那些毫無重量的言語。如今氣泡破掉,也沒人能夠真的去承載那些猛然下墜的重量。   唰──。   譚牧坐在牢房裡,陽光從狹小的方框中照射進來,冷清的,將空間一下子滿了一半,他抬頭聽到走道上傳來腳步拖行的聲音,忍不住小聲的哼起一段旋律。巡視的人員沈重的腳步聲喀嗒、喀嗒的停在牢房外,用棍子擊打、低沈的說道:「安靜。」   他靜不下來...
  沒有人明白譚牧怎麼會動手殺死譚秋。譚秋的死對於周遭的人而言都像是一場玩笑──像兩人從小到大開的那些並不有趣的玩笑。每個看起來都像是真的,每個卻都不是真的。甚至有人在關注到那些漂浮在河道上的訊息時,還玩笑似的探討要怎麼讓譚秋死的像樣些。   經過特殊處理的照片下,到處都是那些毫無重量的言語。如今氣泡破掉,也沒人能夠真的去承載那些猛然下墜的重量。   唰──。   譚牧坐在牢房裡,陽光從狹小的方框中照射進來,冷清的,將空間一下子滿了一半,他抬頭聽到走道上傳來腳步拖行的聲音,忍不住小聲的哼起一段旋律。巡視的人員沈重的腳步聲喀嗒、喀嗒的停在牢房外,用棍子擊打、低沈的說道:「安靜。」   他靜不下來...
銅板折成兩半
疏離了數字和人頭
子彈在玻璃後面,觀看
麵包於一排齒中攪碎
紅茶硝煙方勝,按鈕輕壓
皮革、西裝和勞力士
他捐出目光和一紙的數字與署名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
他抬手遮去陽光
叮鈴咚隆,不曉得天明與明天
聽說她出嫁的時候
比肖查某落地生根還快
親戚的嘴嚼了嚼,吐出來
是她收在角落的裁縫機
她便是秧,被人插進了土裡
從此吹過的風
都沒能將她帶往遠方

後來她碎唸了一輩子的話語
輕輕的放下了
他又從老年,突然的還童
輕輕的把所有人都放下了

「那是誰?」他看著兒子
又問了孫子,又問了很多很多
但丟掉了還是丟掉了
像那些叮嚀囑咐,順著風
都丟掉了
到最後連說話的聲音都成了頭髮的顏色

她擦過地板,擦過了足跡
洗過三次的褲子,一再的風乾
她好像整個人都在脫水機的震盪中甩乾

死死好。

他低頭像雞啄食一樣一口一口
安靜地,她又從外面回來
將熬爛的粥一口一口彌補失去的重量
風從來也沒真的把她帶遠

所有的岔口
後來都積累了世故
鐵軌一路向前
鏗啷、鏗啷
鏽了枕木
我有一個盒子
收著偶然飄落的羽毛
期待堆起的枝聚落成巢

但後來那些鳥沒有再來
春去冬來暫居的是
懸浮的塵

許多年後
手多次把垃圾桶退件
但墨水也老了

等到文字再生出花
羽毛也輕飄的飛走
懸浮的光在驚鴻間永久的暫居

你寄給我的月光
只剩下輪廓
不會比異地的陌生

當也不會

擇我床前的一塊腹地而棲
  去年騎車去花店買了一吋盆的迷迭香,扦插的,三個枝條以不太標準的三角形分布在狹小的盆中,新生的枝條從木質化的枝條萌出,長橢圓形的葉子就著上在上面,一點、一點的向周遭舒開,輕輕蹭過,手指留下的是一道馥郁的香氣。   開始唸森林系以前,什麼樣的植物到手上總是死,所以素來向朋友開玩笑說自己是植物殺手,殺盡那些到手的小盆,饒是最易生養的仙人掌,都逃不過風乾的命運。綠不了手指,倒是練成了一手屍橫遍野的絕技。唸了森林系以後,擺脫了植物殺手的名號,卻也只是從「必死」升到了「比較不會死」的境地。   那盆安置在陽台、竊取光的迷迭香,一樣避不了九死一生的命運在陽台上苟活。我也是那時才知道,它是多麼堅韌的一種植...
  以前總是覺得,不去做什麼,達到心中所想的部份會想去死。但現在回想起來,好像有很多事情並不全然是這樣,譬如認為某個人非得存在於自己的生命中,一旦他們從生命中出走,我也必然出走。   實際上,這或許是一個謊話。我想了很久關於死的事情,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嘴上叨唸的或許不是一個真正面向「死亡」的狀態──生命現象停止,肉體腐壞發出酸臭氣味,最終被微生物囁咬、群蠅共舞,終於形象湮滅的一種過程,而是更傾向於表達「我很難過」,或者一種現階段生命感到匱乏、無助的狀態。   不過這對某些人來說,或許真的意味著「死亡」。但對我而言,或者說這幾年,更像是一種短暫的行為表現。我忽然可以理解小時候瞻望大人面無表情的說著...
我們早已喝膩糜爛的大骨
漢堡、薯條和過期一天的
 麵

渾圓了我的腹和口
富足的是單身套房
我在這裡終生
受人崇拜
他左腳踏出去
你說不對,將鞋子反套
足弓升起和凹下的單行道
現在靠右與車子
         順行
林宇軒 寫:
週日 10月 21, 2018 6:45 pm
描寫生活的詩作是很常見的,但該如何去鋪陳、去將每個環節聯結好是不簡單的,尤其是以「生活」這麼大的主題書寫非短詩。詩中不斷出現的「嗶」是不同生活情境的集合,可惜的是在整首詩中對於首尾節的連貫性似乎沒有幫助,其中想表達的想法也未能有一個強大的脈絡。單看一兩句會發覺想像力豐富,比喻和轉化有趣,但在整體上似乎就有點失焦了。
謝謝版主的回覆和指教,確實「生活」是一個很大的主題。其實「嗶」本身最原始的構想是生理監視器跳轉的聲音。不過大概是一種相當臨時想寫下的作品,所以並沒有嚴謹的脈絡,回頭一看確實排序有些隨意,結尾也傾向發散,之後會再多研究怎麼寫的更好。

感謝

阿墨問好
ocoh 寫:
週四 10月 18, 2018 10:21 am
很忠於作者風格的作品
濃厚的懸疑感
讓讀者產生出追看下去的意欲

ocoh說
謝謝ocoh的欣賞 :D
阿墨問好
妍音 寫:
週二 10月 16, 2018 10:41 am
文字淡淡
看似濃度不高
卻是只啜一口
便餘韻迴盪

拜讀了
回味再三
謝謝妍音欣賞:)
阿墨問好
砂粒一度捲入海中 赤裸雙腳的魚和他們一齊上岸 成群,不成群的擁抱空氣溫柔淺吻 肺泡咕嚕的順著浪退了回去 如同他們從一海潛入另一海 依舊是藍 但那魟,不會飛 如果他嚮往天空,他必須當氣球 所以他讓人幫他繫了繩,紮在鰓裡 以免自己飄到不知名的地方去 鯛的宿命也是如此 他的同伴於是替他辯解 他只是想去陸地上旅行 所以拉動了繩子以後,從此沒再回去 (很久以後,一個不具名的訊息在飛跳) 我聽說, 一群海膽從海岸秘密的搬家了 我聽說, 海豚寄居的港灣可能升起濃霧 我聽說, 去年乘著洋流快遞的烏魚或鮪魚 不回來了 我聽說── 他們都上岸了,變成島嶼的一部分 不分年齡的徒長出腳,讓溶體切割了鰭 赤裸的紋著不等...
  他坐在河邊的水泥長椅看向對岸的觀音山,渡輪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從對岸的八里渡口,與另一艘自淡水渡船頭駛出的船在河中交會,「撲嚕、撲嚕」的打出奶白的水花各自分道揚鑣,來回不下數次。但他從來沒有數過半天下來,往返的船有幾次、相隔多久。他只是安靜的坐在河岸旁邊,聽著身後咖啡廳裡傳出的音樂看著灰色的河面發呆,始終沒有去動平攤在腿上的那本素描冊,紙上空白如新。   非假日的時候,這裡的人一向不多,只有零散的幾個人散佈在這條距離老街末還要長上一兩百公尺,除了成排咖啡廳以外,再沒有攤販的小路上,同他一樣或坐或垂釣──禁止垂釣的告示或許就在附近,但突出的平台和階梯上依然錯落了那樣帶著摺疊小椅、桶子和釣竿的人,...
河水流動的時候,鬧鐘肚子餓了 他還溫存在棉被的皺紋裡,尚未讓晨光吻醒 每天奔跑的公車,追著太陽跑了 馬桶噗通,打了個飽嗝 他還不打算讓那些泡沫去見外人 所以小心的、小心的旋轉水龍頭 嘩啦啦的將每份白都收藏 小小的輪子在飛,你知道嗎? 紅綠燈試著留下每個人 嗶、嗶 齒輪安靜的懸動,被動的向西 嗶、嗶 機器吞吐出的卡上印著刺青 刺青著你的皺紋,也像墨水不足的稀釋 銀帶魚成群的將陽光假想成月光 嗶、嗶 什麼時候你的凹谷,也鑲進了機台 學著海浪波動,用鼻子反芻餵養起溪流 嗶、嗶 嗶、嗶 昨日的陽光探望了今天的你 你說你想從那個方塊飛出去 但你又想到,反芻的管子還需要你反芻 嗶 你告別的是昨天的月亮 今...

鴿

當他終於由內而外

 出
一朵緋紅的花
那些和平的白便由葛奴乙
吻去他的皮肉
輕巧的

   割
又聚合起
手足,不
手足
緊扣在褲頭的一群名字
直到深掘入內,恍如赤子
他們忽然顫慄如打穗
拒絕由鏡子目視

也目視
倒影
他的脊輕輕的繡進你的肌膚
一向只是淺吻

河水正逆流
你聽到珍珠咕嚕的上升
也噗嚕的擱淺
尾鰭就在海龜的鼻子鮮活

「矽會老麼?」
你的聲音一向輕薄
像你多年前墓裡拾起的劇本
從生產線上脫落
入了殮
只活過一季

他說往後的清明都要見面
但他並不言語

是的,不言語

他就淤積在河的源頭
箭已不向他戀愛
他們的形象都虛化
密實的從郁黑的線
碾出摺痕
刺於鯨背成為胎記

然你,從0
便自鯨背脫胎,浪成島嶼
只為一群彈孔的子
或群帶的綠悶熟
連點都生分、生分
卻從獻祭中倖存

*島獺:金門水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