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盒子
收著偶然飄落的羽毛
期待堆起的枝聚落成巢

但後來那些鳥沒有再來
春去冬來暫居的是
懸浮的塵

許多年後
手多次把垃圾桶退件
但墨水也老了

等到文字再生出花
羽毛也輕飄的飛走
懸浮的光在驚鴻間永久的暫居

你寄給我的月光
只剩下輪廓
不會比異地的陌生

當也不會

擇我床前的一塊腹地而棲
  去年騎車去花店買了一吋盆的迷迭香,扦插的,三個枝條以不太標準的三角形分布在狹小的盆中,新生的枝條從木質化的枝條萌出,長橢圓形的葉子就著上在上面,一點、一點的向周遭舒開,輕輕蹭過,手指留下的是一道馥郁的香氣。   開始唸森林系以前,什麼樣的植物到手上總是死,所以素來向朋友開玩笑說自己是植物殺手,殺盡那些到手的小盆,饒是最易生養的仙人掌,都逃不過風乾的命運。綠不了手指,倒是練成了一手屍橫遍野的絕技。唸了森林系以後,擺脫了植物殺手的名號,卻也只是從「必死」升到了「比較不會死」的境地。   那盆安置在陽台、竊取光的迷迭香,一樣避不了九死一生的命運在陽台上苟活。我也是那時才知道,它是多麼堅韌的一種植...
  以前總是覺得,不去做什麼,達到心中所想的部份會想去死。但現在回想起來,好像有很多事情並不全然是這樣,譬如認為某個人非得存在於自己的生命中,一旦他們從生命中出走,我也必然出走。   實際上,這或許是一個謊話。我想了很久關於死的事情,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嘴上叨唸的或許不是一個真正面向「死亡」的狀態──生命現象停止,肉體腐壞發出酸臭氣味,最終被微生物囁咬、群蠅共舞,終於形象湮滅的一種過程,而是更傾向於表達「我很難過」,或者一種現階段生命感到匱乏、無助的狀態。   不過這對某些人來說,或許真的意味著「死亡」。但對我而言,或者說這幾年,更像是一種短暫的行為表現。我忽然可以理解小時候瞻望大人面無表情的說著...
我們早已喝膩糜爛的大骨
漢堡、薯條和過期一天的
 麵

渾圓了我的腹和口
富足的是單身套房
我在這裡終生
受人崇拜
他左腳踏出去
你說不對,將鞋子反套
足弓升起和凹下的單行道
現在靠右與車子
         順行
林宇軒 寫:
週日 10月 21, 2018 6:45 pm
描寫生活的詩作是很常見的,但該如何去鋪陳、去將每個環節聯結好是不簡單的,尤其是以「生活」這麼大的主題書寫非短詩。詩中不斷出現的「嗶」是不同生活情境的集合,可惜的是在整首詩中對於首尾節的連貫性似乎沒有幫助,其中想表達的想法也未能有一個強大的脈絡。單看一兩句會發覺想像力豐富,比喻和轉化有趣,但在整體上似乎就有點失焦了。
謝謝版主的回覆和指教,確實「生活」是一個很大的主題。其實「嗶」本身最原始的構想是生理監視器跳轉的聲音。不過大概是一種相當臨時想寫下的作品,所以並沒有嚴謹的脈絡,回頭一看確實排序有些隨意,結尾也傾向發散,之後會再多研究怎麼寫的更好。

感謝

阿墨問好
ocoh 寫:
週四 10月 18, 2018 10:21 am
很忠於作者風格的作品
濃厚的懸疑感
讓讀者產生出追看下去的意欲

ocoh說
謝謝ocoh的欣賞 :D
阿墨問好
妍音 寫:
週二 10月 16, 2018 10:41 am
文字淡淡
看似濃度不高
卻是只啜一口
便餘韻迴盪

拜讀了
回味再三
謝謝妍音欣賞:)
阿墨問好
砂粒一度捲入海中 赤裸雙腳的魚和他們一齊上岸 成群,不成群的擁抱空氣溫柔淺吻 肺泡咕嚕的順著浪退了回去 如同他們從一海潛入另一海 依舊是藍 但那魟,不會飛 如果他嚮往天空,他必須當氣球 所以他讓人幫他繫了繩,紮在鰓裡 以免自己飄到不知名的地方去 鯛的宿命也是如此 他的同伴於是替他辯解 他只是想去陸地上旅行 所以拉動了繩子以後,從此沒再回去 (很久以後,一個不具名的訊息在飛跳) 我聽說, 一群海膽從海岸秘密的搬家了 我聽說, 海豚寄居的港灣可能升起濃霧 我聽說, 去年乘著洋流快遞的烏魚或鮪魚 不回來了 我聽說── 他們都上岸了,變成島嶼的一部分 不分年齡的徒長出腳,讓溶體切割了鰭 赤裸的紋著不等...
  他坐在河邊的水泥長椅看向對岸的觀音山,渡輪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從對岸的八里渡口,與另一艘自淡水渡船頭駛出的船在河中交會,「撲嚕、撲嚕」的打出奶白的水花各自分道揚鑣,來回不下數次。但他從來沒有數過半天下來,往返的船有幾次、相隔多久。他只是安靜的坐在河岸旁邊,聽著身後咖啡廳裡傳出的音樂看著灰色的河面發呆,始終沒有去動平攤在腿上的那本素描冊,紙上空白如新。   非假日的時候,這裡的人一向不多,只有零散的幾個人散佈在這條距離老街末還要長上一兩百公尺,除了成排咖啡廳以外,再沒有攤販的小路上,同他一樣或坐或垂釣──禁止垂釣的告示或許就在附近,但突出的平台和階梯上依然錯落了那樣帶著摺疊小椅、桶子和釣竿的人,...
河水流動的時候,鬧鐘肚子餓了 他還溫存在棉被的皺紋裡,尚未讓晨光吻醒 每天奔跑的公車,追著太陽跑了 馬桶噗通,打了個飽嗝 他還不打算讓那些泡沫去見外人 所以小心的、小心的旋轉水龍頭 嘩啦啦的將每份白都收藏 小小的輪子在飛,你知道嗎? 紅綠燈試著留下每個人 嗶、嗶 齒輪安靜的懸動,被動的向西 嗶、嗶 機器吞吐出的卡上印著刺青 刺青著你的皺紋,也像墨水不足的稀釋 銀帶魚成群的將陽光假想成月光 嗶、嗶 什麼時候你的凹谷,也鑲進了機台 學著海浪波動,用鼻子反芻餵養起溪流 嗶、嗶 嗶、嗶 昨日的陽光探望了今天的你 你說你想從那個方塊飛出去 但你又想到,反芻的管子還需要你反芻 嗶 你告別的是昨天的月亮 今...

鴿

當他終於由內而外

 出
一朵緋紅的花
那些和平的白便由葛奴乙
吻去他的皮肉
輕巧的

   割
又聚合起
手足,不
手足
緊扣在褲頭的一群名字
直到深掘入內,恍如赤子
他們忽然顫慄如打穗
拒絕由鏡子目視

也目視
倒影
他的脊輕輕的繡進你的肌膚
一向只是淺吻

河水正逆流
你聽到珍珠咕嚕的上升
也噗嚕的擱淺
尾鰭就在海龜的鼻子鮮活

「矽會老麼?」
你的聲音一向輕薄
像你多年前墓裡拾起的劇本
從生產線上脫落
入了殮
只活過一季

他說往後的清明都要見面
但他並不言語

是的,不言語

他就淤積在河的源頭
箭已不向他戀愛
他們的形象都虛化
密實的從郁黑的線
碾出摺痕
刺於鯨背成為胎記

然你,從0
便自鯨背脫胎,浪成島嶼
只為一群彈孔的子
或群帶的綠悶熟
連點都生分、生分
卻從獻祭中倖存

*島獺:金門水獺
謝予騰 寫:其實看理論不如看詩。

李進文、嚴忠政的詩可以去看看。
好的//謝謝推薦//
我會去找來翻翻
謝予騰 寫:英文字母的運用不容易進入(起碼我是這樣覺得)

其他的地方不錯,尤其尾段。

其實套用英文字的靈感來源是影片和狗的叫聲
確實不太容易讓人聯想
不過因為覺得很有趣就放進去了

謝謝讚美//

阿墨問好
謝予騰 寫:對道路的寫法有嘗試,也結合了一些看法。

我個人認為,如果加入一些神話色彩、後兩段語言再更精鍊

那詩就會更好。
謝謝 謝予騰 的留言//
其實最近開始重新檢視自己過去寫的詩
發現太過繁雜,對詩這個體裁似乎是真的不太了解
也寫的不太好
所以最近開始練習試著在這部分花點心思

寫完《犬之死》後,回頭再看這首
確實也發現這首寫的似乎不是太好,但也不知道從哪裡下手
所以謝謝你給的意見,我會再看看能不能從你提的點下手

另外想請問你有沒有推薦與詩相關的書或文章可以看呢?
最近大概入手了白靈寫的《一首詩的誕生》和楊牧所著的《一首詩的完成》

阿墨問好
這個年代,AI是多餘的
你還是需要刷過條碼
F、R或L都不太對
垃圾車龜速的疾駛
歌聲跳起踢踏舞
所有的人將自己的部分
扔進漩渦
從此得了一種失憶症
窩回白熾燈管裡抽起大麻
但他不抽,終生
都像是在抽

噴薄的鼻息,縱走的管
躺的,立的
總會讓他想到水草底下
群體單一的虹
捲走了時間剝落的指針
在門的芬芳中走遠

他告訴自己該回家了
低頭,卻只有鐵絲咬進樹皮
花枝招展的樣子

他告訴自己該回家了
低吻,卻只有水與屎尿滲入地板
來者去者的告密

F、F、F、F
F、F、F

F

他撿回自己的耳朵
在睡前
聽見海水墜落的聲音
從稀薄的目光中肢解
你今天不飲露 赤裸的從叢生之地竄入黑河 河無水,尚有橫帶 串流了日光慍烤著你的腹足 將你嵌在皮肉的小棘輕輕的打磨 何時有了這條河,你並不記得 但你曾看過,巨大的獸無所畏懼的橫過 在河上奔流捲起一陣旋風 不曾從上頭留下足跡 你輕輕的昂首,吞吐舌頭 也織密成河 你記得,你也曾是一條河 被繡刺在布匹或著生於石 你看過你的祖先 你知道曾有人奉祀為神 他們說你吞吐的語言是咒 讓他們摔落焦土 你的昂首,何時只是一聲辯解 在尚未成形的吐信中 迎來一陣毆打,吐露成花 將脊骨凋零成土 你的言語已經失傳 奉上的降書已經不夠 只能逃,學著深海的魚 終生在一片沉藍中度日 他們恨你比愛你更多 假設你有子孫 假設發酵的軟...
跳舞鯨魚 寫:細膩描摹人心忖度
重現傳奇特色

問好
跳舞鯨魚
謝謝跳舞鯨魚讚美:)
阿墨問好
ocoh 寫:喜歡這故事的敘事角度
以小戩的視點引導著故事的發展
結局難免有種哀傷
男女先後離開
但卻是一去不返

ocoh說
謝謝ocoh的喜歡!
刻意限縮在何戩上的有趣點是很多事情都是片面的,
不可能像寫其他故事一樣得知真正角色的想法,也就增進一點難度
哀傷是難免的,但至少到最後
盲眼的布拆下了,而失去的心終究得以在全然失去前拿回來

阿墨問好
  「……阿昭,不曉得此時妳能懂得多少。姑且就這樣聽我說說罷。那日醒來以後我便想過了,我……我不曉得今後還有沒有這樣的事情,但那日驟然昏去,我才發現有許多事情都未曾對妳說過。」   「在塞北於帳中剜目的那個時候,我並沒有後悔,說起來……反倒鬆了一口氣,以為這樣便能逃避責任,回到那段與妳相偕同遊的時光。可我終究、終究是想岔了……我……」   「我不該以為剜去雙目就能留住妳。那怕一絲念想,都是不該。如今虧欠妳太多,竟不曉得怎麼做才是對的。興許……」   他嘆了口氣,驀地抬頭對上我的眼睛,將剩餘未說的話都嚥了下去。良久,才抱著狐狸從石頭上站了起來,隔著一岸朝著我朗聲問道:「小戩,你怎麼就到這兒來了?...
  「……阿昭,不曉得此時妳能懂得多少。姑且就這樣聽我說說罷。那日醒來以後我便想過了,我……我不曉得今後還有沒有這樣的事情,但那日驟然昏去,我才發現有許多事情都未曾對妳說過。」   「在塞北於帳中剜目的那個時候,我並沒有後悔,說起來……反倒鬆了一口氣,以為這樣便能逃避責任,回到那段與妳相偕同遊的時光。可我終究、終究是想岔了……我……」   「我不該以為剜去雙目就能留住妳。那怕一絲念想,都是不該。如今虧欠妳太多,竟不曉得怎麼做才是對的。興許……」   他嘆了口氣,驀地抬頭對上我的眼睛,將剩餘未說的話都嚥了下去。良久,才抱著狐狸從石頭上站了起來,隔著一岸朝著我朗聲問道:「小戩,你怎麼就到這兒來了?...
  「有的。」她深吸了口氣,將其吐出後方才說道:「幾年後,小狐幸得機緣受人點化,修煉成人,四處遊歷之際,在北方邊關見到了那么子。然再見時,小狐並沒有認出那么子,而么子自然是識不得小狐。二人如初見,相偕遊過許多地方,甚是快意。二年後,春雪遲遲未融,邊關狼煙四起,么子從軍之時,小狐亦跟了過去。彼時,再怎麼駑鈍,小狐抑認出這人便是當初放走自己的么子,雖其間尚有殺母,亡兄弟姊妹之痛,卻也有救命之恩,於此乃決意護得么子周全,待戰事結束,便兀自返回氓山,從此各不相干。」   「然此期間,一次交鋒中,小狐雖救下了那么子,自己卻也受了重傷。養傷之際,抑不小心暴露了真身。本以為只有么子曉得,卻未曾料想得到軍中尚...
  午時剛過,師父便背著平時上山掘藥的器具,走到藥房交代我幾件事情,其中特別囑咐我招待那對申時來訪的客人,待我應聲,便從房中取了幾付稍早已包妥的藥包扔入背上的竹簍,沿著屋後的一條石徑往山裡走去。   待師父走後,我一邊收拾著幾日前晒過的藥材,按名字依序置入藥櫃,一邊又按他留下的方子配了幾付藥包妥,收入匣中,起身去後院翻了那些辰時晒上的草藥。草藥剛翻過,前院便傳來一陣木門擊叩的聲響,彼時尚有一人朗聲喊道:「敢問屋內可有人在?」   我「噯」了一聲,一邊取了腰上的布巾揩了揩手,又抹了前額的汗,一邊往大門的方向走去。待門栓拉開,外頭立著的是一對模樣奇特的男女。男子一身尋常人家的粗布麻衣,眉目卻尚有英...
ocoh 寫:氣氛營造得頗理想
指引讀者逐步得知真相
亡魂有關的故事總是帶著一種憂傷
正好跟「死後若是還有掛念,便不得投胎,要成鬼的」有所呼應

ocoh說
謝謝ocoh讚美和留言
其實與亡魂有關的故事也未必憂傷
畢竟有生終有死,來來去去,不過也只是尋個完滿
使所有事情得以塵埃落定而已。

阿墨問好
星心亞 寫:凡是提到神的對話
無論出現在哪一種文體中,總給我很有距離的感覺
畢竟人篤信神,或許是選擇了他所願意相信的,未必是神或神的旨意本身
但對白始終圍繞著凡人 又重新接回了地氣
我讀著讀著於是發現 不管神出現多少次 不管這個詞彙給我多少冷漠
故事終究是一個關於人的故事
畢竟神還是出自人哪。
說不定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神,只有借著神這樣名義行動的人而已。

謝謝星心亞的留言

阿墨問好
星心亞 寫:凡是提到神的對話
無論出現在哪一種文體中,總給我很有距離的感覺
畢竟人篤信神,或許是選擇了他所願意相信的,未必是神或神的旨意本身
但對白始終圍繞著凡人 又重新接回了地氣
我讀著讀著於是發現 不管神出現多少次 不管這個詞彙給我多少冷漠
故事終究是一個關於人的故事
畢竟神還是出自人哪。
說不定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神,只有借著神這樣名義行動的人而已。

謝謝星心亞的留言

阿墨問好
  當年我行經陌縣時,遇過一個奇人。具體說不上來,只知他第一眼給我的感覺甚是怪異。   那時,我尚牽馬到這溪邊取水,稍作歇息。隔著一岸,便見一人突兀的蹲踞於對岸那塊無蔭的嶙峋大石,頭戴斗笠,身著一棕簑,手持一柄簡陋的竿在日正當中垂釣,身旁猶不見盛魚的竹簍。   我在對岸看了幾刻鐘的時間,待休息夠了,馬也喝足了水,欲動身向縣城的方向離去時,都不見那人有任何動靜,宛若一只肖似人形的簑鷺停棲於上,又似一株枯死的老樹虯結於石,巍然不動。   待入了城,處理完師父交代的事情,會了幾個朋友以後,我又在城裡停了幾日。偶爾坐於茶肆,聽街頭人聲鼎沸;偶爾又入了酒館,聞鄰桌高談不止。甚是有趣。其中,尚有幾日也去了...
  當年我行經陌縣時,遇過一個奇人。具體說不上來,只知他第一眼給我的感覺甚是怪異。   那時,我尚牽馬到這溪邊取水,稍作歇息。隔著一岸,便見一人突兀的蹲踞於對岸那塊無蔭的嶙峋大石,頭戴斗笠,身著一棕簑,手持一柄簡陋的竿在日正當中垂釣,身旁猶不見盛魚的竹簍。   我在對岸看了幾刻鐘的時間,待休息夠了,馬也喝足了水,欲動身向縣城的方向離去時,都不見那人有任何動靜,宛若一只肖似人形的簑鷺停棲於上,又似一株枯死的老樹虯結於石,巍然不動。   待入了城,處理完師父交代的事情,會了幾個朋友以後,我又在城裡停了幾日。偶爾坐於茶肆,聽街頭人聲鼎沸;偶爾又入了酒館,聞鄰桌高談不止。甚是有趣。其中,尚有幾日也去了...
  他站在棺木旁邊,將手負在身後,垂下眼簾,彎下腰,用粉色的唇輕輕的碰上他藕色的嘴唇,像兩隻手掌相貼,唯一不相似的地方只有上頭的紋路和溫度。   這是他最後一次親吻他,吻的並不綿長、迤邐或者纏綿,反倒像是道別,但他曉得自己從來不是會去道別的人,就像躺在百合花馥郁花香中的他一樣,也從不道別。   只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注意到在每次他離開時的那個目光,從空氣、湖水的無色,漸漸的像是一抹月光從窗框、布簾之後悄悄的落在熾熱日光下行走的他的身上,讓一切溫度盡失。   但他從來沒有回頭,從來沒有。   「時間不多了。」聖者靠在門框上,將視線投向他,繁複衣飾上的金邊像是陽光。他瞥了他一眼,覺得雙目刺痛...
  他站在棺木旁邊,將手負在身後,垂下眼簾,彎下腰,用粉色的唇輕輕的碰上他藕色的嘴唇,像兩隻手掌相貼,唯一不相似的地方只有上頭的紋路和溫度。   這是他最後一次親吻他,吻的並不綿長、迤邐或者纏綿,反倒像是道別,但他曉得自己從來不是會去道別的人,就像躺在百合花馥郁花香中的他一樣,也從不道別。   只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注意到在每次他離開時的那個目光,從空氣、湖水的無色,漸漸的像是一抹月光從窗框、布簾之後悄悄的落在熾熱日光下行走的他的身上,讓一切溫度盡失。   但他從來沒有回頭,從來沒有。   「時間不多了。」聖者靠在門框上,將視線投向他,繁複衣飾上的金邊像是陽光。他瞥了他一眼,覺得雙目刺痛...
跳舞鯨魚 寫:噩夢般的精湛描寫
似假若真迴盪在主角內心
猶有餘音

問好
跳舞鯨魚
謝謝跳舞鯨魚的肯定

阿墨問好//
  今天晚上,他不得不投宿在一間閃爍著刺眼燈光,看上去相當俗豔的汽車旅館。汽車旅館就開在工業區和聯外道路的交界處,斗大的招牌上面寫著「渋谷」兩個字,明顯就是借用了日本的「渋谷」一詞讓人啼笑皆非。每每看到這樣的取名品味,他總是不自覺的想到偶爾會在電線桿上看到的預售屋看板,斗大的寫著「千葉」、「名古屋」等等這樣的日式名字,而不由得感嘆,也許這就是台灣人所謂的「命名美學」吧。   拿著櫃檯遞給他的鑰匙,他花了一些時間才找到對方報給他的房號,扭開門鎖,打開房間的燈走了進去,並順帶將門帶上鎖好,才覺得好了一些。剛才一個人通過明亮的走廊的感覺,讓他覺得不太舒服,尤其是當他經過某些房間時,不知道為什麼,總會...
  今天晚上,他不得不投宿在一間閃爍著刺眼燈光,看上去相當俗豔的汽車旅館。汽車旅館就開在工業區和聯外道路的交界處,斗大的招牌上面寫著「渋谷」兩個字,明顯就是借用了日本的「渋谷」一詞讓人啼笑皆非。每每看到這樣的取名品味,他總是不自覺的想到偶爾會在電線桿上看到的預售屋看板,斗大的寫著「千葉」、「名古屋」等等這樣的日式名字,而不由得感嘆,也許這就是台灣人所謂的「命名美學」吧。   拿著櫃檯遞給他的鑰匙,他花了一些時間才找到對方報給他的房號,扭開門鎖,打開房間的燈走了進去,並順帶將門帶上鎖好,才覺得好了一些。剛才一個人通過明亮的走廊的感覺,讓他覺得不太舒服,尤其是當他經過某些房間時,不知道為什麼,總會...
他說 休息的時候不算工時 一天八小時開到白天 又到黑夜 流浪在城市 還是城市在流浪? 只有一台車 家哪裡都是 他說 今天的空氣像藍天 藍的是這裡 黑的是自己 找的零錢不夠抽 麵包是車上唯一的客 什麼時候回家 回家的時候是過客 兜裡的零錢都是黃金 每張紙鈔都是歲月 帳單是季節性的雨 稀薄的只是記憶 結婚照和證書? 不過是一口又一口連年枯水的井 今天還去開計程車嗎? 從壯年開到白鬢 彎曲的腰不是恭敬 脊椎的弧度 終於融成口袋裡稀薄的金 今天還去開計程車嗎? 零散或者群聚 像來客淒淒慘慘淒淒 不做事的日子 繳費是必須 必須之後只有空虛 我的這樣的人生呀 在人群,看不見自己 像鮭魚卻未曾溯溪 幾兩的資...
從傷痛中抽離 並逐漸理解這跟自己不太協調的世界 思想和行為慢慢的改變 重大打擊往往是成長的轉機 坦白說,結局兩篇的手法和氣氛 始終無法讓我投入到故事的世界 因此我也不確定自己讀得明白這故事 以及理解何為故事的重心 ocoh說 謝謝你還是花耐心和時間將它看完 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將這篇視為主線故事的補充 所以很多看似伏筆的地方並沒有一次在這篇故事就解釋完 而將很多部分都預留到之後的故事 若要說這篇故事存在的目的 最單純的目的只是為了說明「亞瑟成為了格倫的心結」這回事 另外就是這篇出場的角色會影響未來故事的發展 也算是寫長篇小說的練習吧。 雖然現在在寫其他故事,但假設你對之後的故事還有興趣的話 希望...
(七)   父親或母親不明白的是,亞瑟對他而言並非如他們所想的那樣,只是一隻寵物,一條阿富汗獵犬,或者任何金錢可以取代的東西。   亞瑟對他而言,更確切的是自己靈魂無法分割的部份。   惠斯勒或許是最早看出這點的人,所以當惠斯勒拜訪他家,提出讓他去他那兒住一陣子好渡過這段時期的時候,他想也沒想就答應了。於是惠斯勒替他和他的父母達成協議,讓他每週固定向家裡打電話好讓兩人放心,直到他認為自己可以面對這件事情以後,再回來這裡。   隨著惠斯勒回到住處,惠斯勒讓他看了那幅幾個月前以他和亞瑟為模特兒的油畫,並將那些繪有亞瑟速寫的草稿和那幅畫都送給他。從他的神色上,他看得出來惠斯勒也曾經歷過與自己相似的傷...
(六)   「亞、亞瑟……」他聽不見自己語氣的顫抖,只是試圖讓手停止顫動,小心的撥開血液黯淡黏膩的毛髮,用蒼白的手掌堵住那個仍然冒血的洞,卻於事無補,溫熱的血液依然從他指間的細縫溢出,像一條汨流的小河。   「小譚……我的老天,戴里克,快過來!」   他從來沒有像此刻這般覺得裝在腦袋裡的東西毫無用處,除了伸手壓住那個孔洞以外,他也沒能想到其他法子來止血。手掌貼著的地方,血沿著指縫熱過他肌膚的紋路又冷卻乾涸。他能夠感受到心臟或者血管的跳動,但他此刻只想到牛頓慣性定律那幾顆互相碰撞的吊球,喀噠、喀噠、喀噠。   從牠的鼻子與半闔的嘴,不再讓空中凝集著霧。   格倫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到屋子裡的,只知...
不需要口述的語言記錄
韻古的聲音自空氣中單響
無須精熟萬物獨立的口舌
只需念想
泡沫凍結的隔閡就是膜
在一陣震盪中破裂
磷與脂阻隔的水又開始透析
蜱蜉不再撼樹
管蠡與蛙的井
不再困住一方水或天
起心動念皆是言與語
縱有傷,方癒
ocoh 寫:亞瑟之死將開展小說更深入的部分
或者格倫是個甚少表露自己的孩子
即使故事進到一個緊張關頭
也不容易把情緒投入進去
就像人物心理與讀者理解之間存在隔閡

ocoh說
感謝ocoh的回覆
從頭到尾以比較疏離、缺乏情緒描寫的筆法
確實有一部分是要產生格倫並不是很懂得情感的印象
讀者不容易融入人物心理也是這個緣故
如果格倫只是個普通、沒什麼特色的人
想必亞瑟之死,就只是一件不那麼特別的事情
但正是因為他的異常,所以亞瑟的死對他格外重要
也是唯一,或許可以讓讀者觸碰到他內心的地方

阿墨問好
ocoh 寫:父親的話頗有道理
惟此篇缺少了故事的戲劇性和張力
讀起來缺乏動力
希望這只是整部小說的一個小狀況
望之後有所改變

ocoh說
感謝建議,我會筆記下來,作為未來參考
其實這篇只是預計要寫的故事的前傳而已
因為想嘗試寫長篇或系列,所以有很多伏筆打算留給後續故事使用也就未將其解釋清楚
這篇多半著重在角色的描寫,用以補充未來預計寫的故事所無法提及的事件和性格

當然,也是私心想寫居多。

阿墨問好
ocoh 寫:懸疑感依然
就像伏線緩緩延伸
指向著更重大的事情

ocoh說
感謝ocoh的回覆


阿墨問好
(五)   每次惠斯勒見到亞瑟,總會以一種鮮少在學校看見的浮誇表情稱讚「亞瑟」是一隻漂亮、優雅且聰明的狗,並有些拘謹的問他,是否能讓他畫幾張關於亞瑟的素描,或者心血來潮的讓一人一狗充當他的模特兒,而他總會被惠斯勒眼神中猛然炸開的光芒所震撼,就像他被夏爾丹輕快、凌亂的演奏小提琴的姿態所觸動一樣。   當他第一次向惠斯勒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惠斯勒只是停下畫筆從畫布後面探出頭來盯著他打量了一會兒,又縮回畫布後面,以筆沾了褐色的顏料在調色盤上調勻,說道:「每個對自己所做的事情有熱情的人,都會有那樣的眼神。」   「什麼是熱情?」他問。   惠斯勒的手停頓了一下。   「會一直想做下去的感覺,或者對自己...
(四)   他放棄了非得從母親嘴裡探聽到什麼的想法,輕輕的點了點頭,安靜的從門口鞋櫃上的籃子中取了牽狗的繩子,朝著屋子裡面喚了一聲「亞瑟」。沒多久就看到亞瑟踏著輕巧的馬步從客廳裡走出來,朝著他搖了幾下尾巴,然後走到他面前,讓他將繩子扣到脖子項圈上的鉤環。   出門之前,他回頭看了一眼背對他站著的母親,母親的姿勢直到他出門的時候都沒有變過。   帶著亞瑟沿著已經亮起街燈的道路走到附近的公園,亞瑟不曉得是不是察覺到了他的情緒,沒再像以往一樣以有些雀躍、麻雀一般跳躍的腳步將牽繩繃緊,而是安靜的和他併行,偶爾才帶著他走向路邊的矮灌叢嗅聞幾下,抬腳留下一灘很快滲入泥地潮溼的暗漬。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
  在他眼裡,這種小孩子的無聊把戲和大人似有若無的虛偽一直都不是一件多麼值得提的事情,所以那些言語、忽略或者惡意並沒有造成他太大的影響,也就沒有向父母報告的必要。雖然這些事情聽上去,或許會讓人覺得學校對格倫而言是個無聊、令人厭惡的地方,但他在學校的時光也不全是壞事,譬如教美術的席格蒙惠斯勒和教音樂的列維坦夏爾丹就對他青睞有佳,而這點直到他從學校離開之後都沒有變過。   那是他在學期間為數不多,能夠像亞瑟一樣接納格倫的人。然而那段時間說起來並不長,不到一年的時間,他就因為和高年級的人打架,而進了校長室。等候父母的期間,他沒由來的感到一陣不安,彷彿自己被人扒了衣服站在人群中而感到屈辱。還是夏爾丹在...
你試著像蛤蠣,在海水顆粒中 用柔軟的舌去習慣砂粒、鈉與鎂 在海洋淺綠的水中睜眼 抵抗過氧化小體冒泡的吻 在每一次神祕果汁液殘存之處 甜的讓胃皺摺濺出酸 那泌液的殼與縫隙終究會有章魚 溫柔的撕裂,就像八個腦袋 和學名,悄悄的暗示你和他的根源 只是他將骨骼內化,你外露 他吐出墨,而你只會吐出咀嚼的微塵 灑於你小小的,看不見的眼睛上 像漫天星塵 於是他的吸盤不可抑制的向內探尋 終究要順著細縫尋找柔軟的內裡 你曾經允許他這樣,在癒合與撕裂的閉殼肌上 壓過一條條痕跡,如木癒傷的痂 但你現在已無從閉起,閉起已經犯了罪 你開始曉得海的溫柔只是一種神話 神話後面的信仰,有逃避和溫柔 所有人都是自願的,用溫柔的...
ocoh 寫:父親、母親、孩子
還有西方人的姓名、文字中迷霧般的氣氛
結合起來就似是一種有所熟悉的設定
若由我去延續的話
可能會寫成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心理向故事

ocoh說
其實這篇確實是以前沒寫完的小說的設定
不影響正篇,但我想試著補充主角的性格成因
來完善正篇沒提到的部分。
(正篇大概會想挑戰懸疑、恐怖、犯罪類型)
感謝ocoh的回覆

阿墨問好
(二)   「親愛的,打開來看看。」母親有些興奮的示意他,他看了一眼那些被放在桌邊的蠟燭和已經切成了八等份的蛋糕,有些遲鈍的將紙盒打開,裡面瞬間彈跳出一個影子迫不急待的撲向他,他僵硬的抱著那個紙盒不動,等到回過神來,才發現那不過是一隻幾個月大的小狗,而小狗正歡快的用著柔軟、粉色的舌頭舔試著他的臉。   他有些無奈的用手擋住牠的攻勢,將目光投向父親,才發現那個一直站在他面前的男人,竟變得柔軟。微微下垂的眼角和隱隱上鉤的唇尾,像是在笑,卻又隱晦的讓人難以察覺。   「喜歡嗎?這是戴里克幫你準備的生日禮物。」母親抱著弟弟,微笑的和父親對視一眼,將目光又重新落在他身上。他抱著那隻看不出品種,跟弟弟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