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邁,患有關節炎的老城
讓前人的足跡先行
踏入臘月
把自己浸身一缸 譁然
黑夜還沒謝幕的時候
我只讓自己躲進夢裡假裝光明
用鬍渣
形容剛睡醒的你
以為那只是接近仙人掌的 刺
去賭、碰撞的結果
被扎疼的 原來是一根針
只是接近一劑的
麻醉
夢才能
一直不醒

長嗎?還不夠

等待醒來的早晨,我想念你的牙刷
藍色的
接近天空與海水的藍
與我而言
那又是更深層的
接近梵谷
藍夜的星空下
有人作畫

長嗎?還不夠

在說了許久以後
我將是圍繞在你身旁的煙
尼古丁與焦油相互燃燒
接近秋日
燒稻的煙
接近拾橞女人
延燒的夕下
在鐘聲裡安詳

夠長了嗎?
我想夠了
林宇軒 寫:
週日 10月 21, 2018 7:05 pm
語言可再精煉,過多的陳述在諷喻類的詩作中會顯得疲乏。

修正完成 謝謝版主建言
好久好久以前
我們的相遇
堆疊成一本厚重的小說
縱使你無法成為金庸筆下的
小龍女
我也能替你揮毫一夜
一頁,一頁十年寫序
直到藍天白雲洗成滂沱大雨

二十年的大綱
是春夏漸轉秋冬爾後
三十年結局的伏筆
墨印從春泥埋進黃土
我們用六十年刻成的碑一筆一筆

後來的我們
才又在脫瓦掉漆的牆垣上相遇
夕陽與我被你藏進眼底
落霞的餘溫在麥穗田裡取火
孩子與草人在歌舞
宅廳裡有人圍在一起
在說:在好久好久以前 


(聽長輩說起爺爺與奶奶六十年相戀的往事 不禁寫道)
走在雙黃線上的人在發表政見
熱浪在柏油上拍打
扭曲的臉孔下,在養蠶
侵入耳膜啃食著肉芽

另一群在雙黃線上行走的人
是造勢、又或抗議
灼傷的腳底板正在破鞋裡
養蠶
吃掉一片片腳皮
結繭又或破繭—民主的下一代。
《我們都在假裝》
文 / 吾言

你把雨季貼在窗外竊走我數日朝陽
雨滴傾倒在荷的臉龐假裝是露
等到初日才明白自己歸屬一片海

而巷口曾有幾許也如出一徹
霧霾撲向在你我的臉上假裝是薄紗
等到抹去粒粒皆明的灰塵才明白
原來—我們都患有壁癌
在你說起那段故事的後來,北京的天
大多時候還是灰的,霧霧的
我卻從沒有離開
今天天氣很好
兩人座位在等待「那人」的前來
有一人向前,頓步
致意後坐了下來

那人,有青澀的臉孔
一頂俗不可耐的短髮
左手打傘 右手拎著可樂娜
她身上帶有新傷與舊疤
眼神裡的不安與傲嬌並存
我感似曾相識

面對面
許久之後的她選擇收傘打破沈默
用低迷且顫抖的聲問道,你曾哭過嗎?
多麼可笑的問題卻讓我遲疑數秒的答:
「在你這年紀,曾有過」
她掩面,不發一語
我只能舉杯,心疼
15歲的自己
《好與不好,都在左邊》吾言

習慣,
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就在你離開時間軸以後
騰出來的手
對車潮感到恐懼
對雨天感到徬徨失措
對在你之後接腫而來的人
輕描淡寫一句:謝謝

騰出來的床位,大的很嚇人
但更能輕吻你蓋過的被子
多出來的枕頭是徹夜難眠的
一邊在數星星,一邊在數日子
夢狠狠的把床分成一半
左邊曾是我的他鄉,如今是懸崖
你失足忘了拉我一把
兩人
文/吾言

兩人的座位
我一人獨自坐著
來往的車潮和人群
有人擦肩,有人相視
兩人的座位
一人坐著
一人暫留
向我侃侃而談,人生
在他笑著離去的時候
一人哭著
迎接一人

兩人的座位
我一人,獨自坐著
我的最愛,他有一雙溫暖厚實的雙手。 在每個太陽還瞇著眼的早晨,我的最愛早已匆忙出門,還沒道一聲:「早安」,桌上早點,代替你對我說:「嗨」 在每顆星星開始哼歌的夜晚,我的最愛還沒吹熄那盞燈火,還來不及對我說:「晚安」,我就也入夢他鄉了。 在每個周末,他總是陪著我玩翹翹板,那時候,他說我是飛的最高的那個,他用他的笑容讓我看這個世界有多大。他也曾是樹,我總在他的樹蔭底下乘涼,被他保護,雖說算不上溫室的小花,卻也是根非常任性的小草,這也來自他說。他曾是傘,帶我走過人生必經的階段—生離。他珍惜我的每一滴眼淚,他用他的傘片接著,告訴我:想哭就哭。他是我的最愛,在我的最愛拋棄我的時候,只有他對著我說:「你是...
綠豆 寫:
週四 9月 27, 2018 4:36 pm
/從啟程到轉乘
我們也一路一站、一路一站
別過多少的掌車小姐
在A座與B座間 隔著一尺二的距離
在我們靠站那天,鼻酸的
學會道別

從出生到死亡
我們也曾經歷ㄧ升一墜,
有那麼一些的缺憾
與完美也曾不停歇的修補著/

接近實際狀況的描述,很有生命感悟的詩句。

問好吾言


綠豆
謝謝綠豆讀詩 ^^
綠豆 寫:
週四 9月 27, 2018 4:36 pm
/從啟程到轉乘
我們也一路一站、一路一站
別過多少的掌車小姐
在A座與B座間 隔著一尺二的距離
在我們靠站那天,鼻酸的
學會道別

從出生到死亡
我們也曾經歷ㄧ升一墜,
有那麼一些的缺憾
與完美也曾不停歇的修補著/

接近實際狀況的描述,很有生命感悟的詩句。

問好吾言


綠豆
謝謝綠豆讀詩 ^^
我們的來由
可能是老天書下幾筆
編成的一齣無名皮影戲

在開始與結束的過程
我們還是保持活著
在井底、在山腰、在海央
看得越豁達的人
其實看的越霧

從啟程到轉乘
我們也一路一站、一路一站
別過多少的掌車小姐
在A座與B座間 隔著一尺二的距離
在我們靠站那天,鼻酸的
學會道別

從出生到死亡
我們也曾經歷ㄧ升一墜,
有那麼一些的缺憾
與完美也曾不停歇的修補著

記憶中零散的斷片
落入鷹,咀嚼的餘味
換取牠—生命的開始
也只剩死亡的時候
我們的來由
可能是老天書下幾筆
編成的一齣無名皮影戲

在開始與結束的過程
我們還是保持活著
在井底、在山腰、在海央
看得越豁達的人
其實看的越霧

從啟程到轉乘
我們也一路一站、一路一站
別過多少的掌車小姐
在A座與B座間 隔著一尺二的距離
在我們靠站那天,鼻酸的
學會道別

從出生到死亡
我們也曾經歷ㄧ升一墜,
有那麼一些的缺憾
與完美也曾不停歇的修補著

記憶中零散的斷片
落入鷹,咀嚼的餘味
換取牠—生命的開始
也只剩死亡的時候
失眠

忙收一夜熟成的星,卻忘了闔上眼睛
煙 之外 _ 吾言

假如有天
我們都化進淤泥
就不須費力想起對方的名字
昇華或者輪迴
一草又一木;一兵又一卒

泥下的忸怩
捧著月亮的長髮
舀一勺:床前明月光
我在海,中央
是蒸發的水蒸氣

雨中濛濛的蘆葦花
仿佛要將你輕輕帶走
昇華,或者輪迴
一縷煙煙
又或
一口嘆息
《世界將我們打包》
書包和公事包疊成的人生
林宇軒 寫:
週六 9月 01, 2018 1:25 pm
前面畫面和氣氛經營得還不錯,也是結尾可惜了,可以再收得隱晦一點,太過白話會造成反效果。

那我得在好好思考一下
後面該怎麼修改
謝謝宇軒版大讀詩噢^0^
林宇軒 寫:
週六 9月 01, 2018 1:19 pm
「失眠的壁癌落下一處白天」很好,後面可惜了。

那我們就把後面刪掉吧哈哈
我也覺得後面可惜了~~~
謝謝宇軒版大讀詩 ^
我的記憶裡
有一處灰色

那是高牆的灰
和那些野孩子
身上的灰衣服

也是天空的灰
是雷響後
一群孩子灰色的腳丫
踩在灰石子的上頭
天空也就顯得更灰了

和現在一樣
灰衣服跟著灰腳丫
踩在灰石子的上頭
再翻過幾遍灰牆

可惜童年
在我眼裡矮了一截
上輩子與下輩子

死亡都是好久以後的事
到了那時候
我可能會是你書桌上
一層厚厚的灰,

有一些
會被風帶去海邊
上的了岸的
成沙
上不了岸的
沉進深海裡變成一處秘密

也許
在很多個下輩子以後
我漸漸浮出海面
成為一座島嶼
在你進了沙的眼裡

傷心
黑眼珠對白皮膚說愛那年
我喜歡你一如春雨,二如秋葉
在早春與晚秋間
啾–
麻雀叼走夜一半的床位
失眠的壁癌落下一處白天

遲來的冬雪啊
還不了我門前心碎

我喜歡你,只剩那年。
謝予騰 寫:
週二 8月 14, 2018 10:00 am
現代寫詩,難免受到包括現代歌詞在內的不同文體的影響,但詩的文字藝術性,比抽掉音樂的歌詞高上許多,這或許是吾言可以再思考的地方。
謝謝版主建言
我會持續努力的 ^^

祝好
順心
如果,你來
我會把燈關掉
我會,悄悄的鑽進你的影子

如果,你來
我會把窗打開
我會,悄悄的成為你的風景

如果你來,又離開的時候
請記得把燈打開
影子不再交疊
或許我能笑著目送你的背影

如果你來,又離開的時候
請記得把傘帶上
因為外頭
不巧剛下起一場大雨

或許有一天我們又遇見了
記得我不會,再和你說
「好久不見」

我們又見面了。
謝謝綠豆版主的點評^^
您說的正是我想表達的 ~~

問好。
終於能把自己變成
一枚小小郵票
我和我啞啞的影子
站在郵筒面前
太陽灼熱的刺傷了他的眼
我和我沸騰的汗水
燒開沉默已久的
左心室

我還在猶豫

要不要投遞進去
猶豫的時候不經意
噎了一口
刺又一次的卡在了喉嚨
我的影子不發一語

帶我走向海邊

當岸的時候,沒能選擇家鄉
只願自己是那一艘還未歸港的船隻

飄向北方
當自己是那一枚小小郵票
我好喜歡你眼眸裡的落葉
好棒的詩
來到好久不見的海灣
聽海的心事
聽每一步留在灘上的腳印
說它們的故事

如果你是海
就別把腳印帶走了
留一些些給我
我還想走長長的路
當粒粒的沙
我們很近。
我只要回頭
我的眼神就能觸及妳

我以為我們很近
我只要不向前跑
我的靈魂就能勾住妳的心

我以為我們很近
像星星和星星的距離
它們也以為它們很近
而彼此卻遙遠了100光年

我相信我們靠的很近
還好,遠的從不是我們
是愛情。
明明昨天還在
你卻說明天不會來
我不服氣的把昨天拷貝一遍
明天沒來
再拷貝一遍
明天沒來
又拷貝了一遍
明天,你沒來
左右青春 _ 吾言

當時
詩在右邊
我的餘光在右邊
青春在右搭你的左肩
走在左邊
2呎並排的
座位

後來
詩在左邊
我的血液也在左邊
青春在左刻成一座
無字碑
凝結成冰的
玫瑰


倉促的街
遇見
醒了三年的時間
你把海
喝乾
之後大鯨魚
學會擱淺

我把眼淚
流乾
之後愛情
沒有
你了
我不說話

我寫詩
寫在你回家的路上

我在那裡寫詩
可那裡什麼也沒有

我寫詩
寫你回家的路上

寫你
不等你。
贗品_吾言

期望讓生活成為贗品
總在你每一次舉起雙手後
笑你說:太笨的鳥,終究不懂飛
那個被折半的影子說
你只給我一片,井的天空
待刷條碼_吾言
此刻歲月,輕吻你的唇,紋。
禿_吾言
生命,賜於母親十二月的冷風

回春_吾言
漸秋的枯黃,多久沒潤濕了
ㄧ心一線_吾言
髮,絲絲入扣,扣我倆十指緊扣

紅花_吾言
扯一寸紅髮,綁兩束紅花

償_吾言
償你一段過去,長我一頭白髮
吾言_愛情
我把你當作藥引,卻燒破壺底
路燈_吾言

街燈,總把疲憊的人拖的更長
1. 我在餵魚 而你釣魚 我是魚 啃著屍體 2. 那是ㄧ粒小蝦米 被埋進竹船裡的故事 在那個金黃的麥田裡 有一條魚 游著, 無意被一條細麻繩 釣起。 3. 屈原在聽, 他還在這條蓋著薄紗的河裡 聽著前朝歷代流向大海的往事 在很多年以後 屈原在聽, 他流向那個無涯的大海處 聽著小魚仔追逐大鯨魚的故事 岸邊颳起一陣風, 屈原用嘴巴在聽 我掉落的ㄧ粒糯米。
謝予騰 寫:這一個做法在現行板規上是模糊地帶

但板規的立法精神上,明顯是不建議這樣發表文章的

加上這樣其實會看到作品的人其實相對的也少

所以這篇的兩則留言雖保留,但下不為例。
好的 我知道了
謝謝版主 圖檔
圖檔
謝予騰 寫:以下的留言是要補前面的詩嗎?
還是又是獨立的篇章?
獨立的
想說不想佔版面
我不知道這樣行不行 嘿嘿
我讓自己變成一首詩
鑽進你的影子


而你踩一灘污水


回濺我
一生的墨

消息

離開你以後我還是
關心著 你的生活

卻不是因為我想你了
而是想讓自己
放下了
有些地方不一定要太過乾淨


例如人行道上
留有一些
落葉
在給路過的他
踩上一點足跡


在我的門前
是不能有落葉的
那樣才能
留一些
你掃過的 痕跡

—————————————————————
#2 消息
#3 我讓自己變成一首詩
你懂我想表達的嗎

是你先來
還是未來在走

是你先去
還是過去先來

你無從解釋我的未來
卻悄然成為了彼此的
過去。

用一個十年
解釋過去的
十年。
你和我的相遇
是巧遇還是注定
我刻意,劃ㄧ
筆如髮。
下半生,伴於你的痕跡
ㄧ條愛皺眉的紋,在行。
行間,那一不小心的一筆









你在台北
下了一場高雄雨
我想起
和你在窗台呼出的
一口尼古丁


我也試著
在高雄
連著台北的窗台
呼出一口尼古丁
卻抽不回當時的感動
吾言_父親的撲滿
父親用一張紙,買了母親的一輩子






日落喜歡追著戀人跑
將他們的影子拉的好長
日落,渴望


日出擅長把夢吸走
它把日落的渴望也一併吸走
而這天,
日落流了兩滴眼淚
化作一片星空


靜靜的通宵
日落,渴望
日出,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