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是小愛同學 所以關於評論也是符合生活邏輯的
若人識得心 大地無吋土 還有嗎? 或許你看見月亮 有直視太陽嗎? 是夜在沈思還是你在沈思 若是夜在沈思你如何知道 若是你在沈思又關夜什麼事 那是誰在沈思 那你知道我是誰嗎? 如果你堅持說不知道 那你如何知道你不知道 你到底知道不知道? 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普提 究竟第一義 有沒有證什麼去問你師父 不關我的事 是可以開始讀經了 那就好像帶人到門前 要如何跨出那一步入門 最多也只能這樣 蹤得妙悟 盡是淫根 上品魔王 中品魔民 下品魔女 真理恆常不壞 一切事物遵循之理 找不到說不出來 悟後起修 長養聖胎 六祖大師也不是悟後就什麼都懂 請參閱壇經 阿羅漢有慧解脫與定慧俱解脫兩種 從初果阿羅漢到四果阿羅漢...
看著人來人往的故事 似悲似歡似離似合 心被沖到遠方 大江東去 我困在亭中 雨聲很大 心跳聲細微 一切是海市蜃樓 走近 全都幻化 嘻鬧著 紅酥手 黃藤酒 滿城春色宮牆柳 PS 此為應用手法 將釵頭鳳從尾以白話寫起至最後終是一場空 Song 青玉案 by 雲之泣 最多只能說誰吵醒我誰就倒大楣 他們那群就不用在地球混了 當然一開始都不相信的 很正常 到最後就不正常 看看川普跟普汀就知道了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們那群人是誰 我只知道吵醒我你們就要倒大楣 而這一點都不好笑 按秦律 罪及九族 帳單已經寄出 義大利的一帶一路 希臘式的一帶一路 窮人版的一帶一路 富人版的一帶一路 宗教的一帶一路 政治的一帶一...
真實的虛假流波於眼眸
時間微微顫抖帶動手中的流沙
長髮披肩的哀傷
寒風中的白雪年華
一轉身
從冬至到春分
妳在我心中融化
荒唐的過往刻印過去的模樣
還有人在乎嗎?
(誰戶人家?)


紅昭願
純白的話語
彷彿在尋找暗黑時代的出口
夢想不斷被現實遺忘
而曙光始終在八分二十秒後抵達
在那之前的所有故事彼此咆哮時間
緊跟的破曉來臨
一切美的太突然
故事的結尾
全忘了呼吸


PS
你這個死人妖跟在我後面想幹嘛
不菸不酒又不隨便搞女人
當然囉
你是同性戀嘛
你是不是上次那個姓林的
父精母血生之 我以天真無邪 君臨天下 從來如此 寄生獸 Let me hear War of change by Thousand foot Krutch PS 天下指父母所擁有一切 或者你可以觀察週遭事物 他們是如何生存下來 Let me hear 你想知道答案嗎?可以吃豬羊雞肉 誰想去吃獅虎豹熊的肉 你有種自己一個帶著有限的食物和槍彈去獵取大形肉食動物 希望你平安活著回來 說穿了你不過是低階掠奪者 有本事就宰制世界吧! 又一個倒楣鬼 希望他不要突然死掉 像這種遊戲到什麼時候 這很難說 比如可能有血光之災 那或許捐血就沒事 如果有事 就怪自己所做所為 莫名其妙 奧修有說過一個故事 有一個牧羊...
請原諒我的不學與無術
在那大爆炸的瞬間看我自己
我想應該是吧!?
小偷



From 小偷家族


航母集結台海
剛好前後塞住
來個圍點打援
彈靶子有什麼好怕的
牽著手去看那有月亮的山
借著我的眼睛讓你看見
任誰都會被映照出來
懸掛在暗黑天空的心
讓我陪妳在閃耀光暉的山丘上
今夜我不睡


Song from B'z 今夜在看見月亮的山丘上
柯南 迷路的十字口 倉木麻衣
Time after time


歐氏幾何


點到點必為一直線

以狹義相對論來看都對
比如兩個點都使用不同座標系統
則為曲線
兩個點都使用以太(座標疊加)則為直線
兩種說法都對
如往常一樣的早晨 佛陀並沒有像往常一樣說法 佛陀當著百萬天人與常隨眾大阿羅漢面前 拿著一朵花並且什麼話都沒說 但佛陀已經說了很多 你們這些天人 平常教你們的四聖締 八正道 以及由有入空 由空入有的般若 有任何的方法來解釋關於這朵花的任何理由嗎? 那時已證得人無我的大阿羅漢摩呵迦葉 他的所有所學到的方法無論是邏輯或空有 的般若在那一瞬間全部消失崩塌 他瞬間證得法無我 借由那朵花佛陀把那沒有辦法傳遞的 傳給摩呵迦葉 吾有正法眼藏 涅槃妙心 不立文字 教外別傳 今咐於摩喝迦葉 Linkin Park New divide 跨越心極限 慎勿信汝意 汝意不可信 聽言信汝意 汝意不可信 雖然你說的話姑且信...
[*]在進入量子世界前 只要記住 在量子世界沒所謂的可不可能 而是要不要 量子AI ex A-V R 比如一堆人合照 你可以截取一個人和你合成照片 更深的影片也可以 Hologram 除了手錶也可以用在手機上 量子計算機 量子衛星 用航天飛機將大量衛星送到太空 最後是無人航天飛機就是衛星 重點是很多 多到覆蓋世界 量子導彈 無人航天飛機搭載導彈 可打遠打近 量子行為 量子手機 比如說將無線網路與無線充電結合 當使用時才會充電 網路流量搭載電磁波 如此不需要考慮電池壽命與效率底的問題 隨著5G出現將可發展迅速 電流量越來越大 到6G的手機應該朝衛星統訊發展 可以將相片影片透過鏡頭射出全息影像圖保...
事實上 真有這種告密者嗎? (那這個告密者一定腦袋有問題 這是哪門子的告密者?) 所以到底是誰在告密? 真有這種告密者?可以飛天盾地 那早就被放倒了 好吧 聽歌放鬆一下 Linkin Park the castle of glass 根據佛陀的傳記記載 佛有三不能 其中一項就是定業不可轉 (釋迦族的滅族難道佛陀沒有盡力去挽回 難道佛陀沒有頭痛三日?) PS 你們別動他 我說了算(當然 你們可以試試看 在你們試了這麼多次) (就只是局外人 寫寫一些東西而已) 讓他自生自滅 你以後可以自由自在 跟別人互幹 自吹自擂 說 我有免死金牌 想死都很難 陌生人 Word is word.(這說明人總是自私...
X
你還沒死啊
我說阿你也真是好傻好天真了
我不是說了嗎?全世界的黑客都在關注著嗎?你還在想隱私權嗎?還在想針孔攝影嗎?你就這麼執著嗎?想出名嗎?
趕快刪了吧!
所以你已經開始挑戰世界盃了
從我寫下那時已經生效
你可曾經驗如何過 你可曾經驗如何活 有沒有人來同情我 有沒有人來可憐我 我這些年來怎麼過 我這些年來怎麼活 有沒有人來跟我說 你可不可以告訴我 你還要問我為什麼 我也搞不懂的生活 就當我們不曾認識過 你也別問我為什麼 From 老王樂團 Teens edge KuSo 妳那白痴的王子已橫死 妳那白痴的一吻青蛙不會變王子 如果妳真的要王子的高顏值 麻煩妳找AI工程程師幫妳去客製 (每年的魔咒) (醫生 為什麼每年的這個日子我的手就不由自主去掏錢出來? 嗯 這可能是強迫症 不用說了 麻煩開個能讓人迴光返照的藥 諾 你真的要吃嗎?這是老鼠藥 等一下 我老婆說千萬別亂吃藥 我先問一下我老婆 等一下 我...
X
吾言 寫:



你在台北
下了一場高雄雨
我想起
和你在窗台呼出的
一口尼古丁


我也試著
在高雄
連著台北的窗台
呼出一口尼古丁
卻抽不回當時的感動

你的台北尼古丁充漫日本風
翼天 寫:[HIGHLIGHT=#NaNNaNNaN][LEFT]牧場裡的牛
不聽主人的話
恣意奔馳
只有一圈柵欄
奈何得了牠的脾氣[/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LEFT] 用最後手段
聽牠懺悔
去骨、去腱
烹牠渾身的肉
也制服不了牠的韌[/LEFT]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LEFT] 客人想吃麵
恍神的廚師
上了牛肉飯
才想起
自己剛吃了整座牧場[/LEFT]
[/HIGHLIGHT]
莊子
庖丁解牛
他們不是要看私處
他們像個醫生一樣檢查
這個擦不乾淨
那個衛生習慣不好
而且還根據醫學想
會有細菌滋生
產生異味
輕者紅腫
重者潰爛



戀童僻
大欺小 沒藍鳥

為了求生存
男性獵殺獲取食物
女性出賣身體獲取食物

根據犯罪心理學找出犯罪動機
At first it's female hood indeed because male don't understand
how to deserve food and die almost after the idea about icon.
PS
一般成年人不會對排洩物有太大性趣
除非特殊目的
X
X
X
X
X
小心心肌梗塞
宣化上人曾說過
貪者也是佛
於我何焉哉?.......有那麼嚴重嗎?


既來之......即然你都說了
於我何焉哉!
寂天論師著


Song by 浮克 郭橋伊

無邊勝有情
自在無邊行
所求皆遂意
時時安樂心

阿彌陀佛


PS
I called that human being body art
這就是真理
如同你我他和世界的樣子
所以如是我聞
如同你我他所看到的聽到的一樣
宣化上人曾說過
雲公見我云如是
我見云公證如是
云公與我皆如是
普願眾生亦如是
淺譯
祈求與尋覓心的歸處並不是兩回事
因為祈求的時候就是心的歸處
當語言文字成佛成道成為神的欲望都消失時
無盡的祝福與恩典永遠都在

Song by 宋新妮 懷念
X
X
如果有時間的話
看一部電影
Collateral Beauty
X
X
夏天的陽光逆視而行
迷糊的雙眼
抓不住的方向
不定時的炸彈
警察沒有開罰單
直到一片黑暗
驚覺失了眠
X
P
Rumors song by Lindsay Lohan
在死亡面前一切就像夢
如果夢是歸宿
那就比死亡來的殘破不堪
安心的入睡


殘酷的救贖
總是在死神敲門時
才會問
是誰啊?


堅強又懦弱的心
無法被理解
謊言總是比真相來的容易
天空滿是幻影與海市蜃樓
溫暖的話語總是充滿迷惑
再度悄悄入睡




進擊的巨人 ed1. 美麗而又殘酷的世界
Peace
P
面試時雇主的表情就是答案

而我仍感到困惑

年紀?

學歷?

專業?

薪資?

或者是?

今天天氣很好,我卻偷偷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