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辛卯年是六十年一次的大桃花年,難怪今年結婚的藝人特別多,而且排隊等著辦終身大事的也大有人在。同樣的,因為是桃花年,以往的離婚、小三、緋聞等問題還是很熱絡。 最近有一齣戲劇"犀利人妻",老實講我沒看過,但話題性十足,因為講的都是女人感興趣的東西"大老婆"與"第三者"。 面對自己的婚姻,慶幸的是目前都還在安全範圍,因為我們有共識(還是說另一半被我逼得有共識?因為我說了重話:誰出軌誰就滾蛋),所以並不擔心這些三角習題發生在我身上,如果真的發生,我也非昔日吳下阿蒙,到了這年紀,看過太多事,因此早就預習過事情發生時的解決方法。 當然啦!說得如此頭頭是道,好像自己就是那優秀的兩性專家,其實也不過是對這...
你知道小孩都來自火星嗎? 他們的不可臆測,接下來的行為舉止,有時荒誕到令你發笑,有時令你暴怒。 如果你的確遇上這些事,恭喜你,你的確擁有一個火星小孩。 因為他們脫離母體,慢慢長大,這一路你必須負責看顧,以及教養,而他們走著,學習如何當"人類",一路跌跌撞撞,直到長大。 雖然曾經"身為火星人"的我們,時常忘記自己也曾經讓父母頭痛至此,但當我們看見這些孩子,循著自己的模式長大,回過頭一看,人生真的很奇妙。 你為他們辛苦忙碌,愛這些火星孩子無可自拔,且免不了抱怨:怎麼這樣沒完沒了?! 總是得跟在他們身後收拾一切,又得告訴自己:這是身為父母的責任,如果要他們堂堂正正,你就得有個好的模範。 於是我們忘記...
說實在,現在的我是不大相信婚姻的,以前總傻呆呆的以為反正趕快結婚,別賴在家裡就好,結完婚才發現問題一堆:不同個性的兩人要相處好幾十年維持一段好的關係,再加上兩邊的家人-之所以能努力到現在是因為這抉擇不只關係到自己,更關係到家人,所以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努力,反正還過得去就好。 在單身時,可以說生活毫無目標,因為不需要為誰負責,自己過著馬馬虎虎的日子也無所謂,結了婚後,如果還持續這樣的想法,是有苦頭吃的。 首先,孩子一定會受到影響,生了孩子後,一開始還是混亂的情況,想要維持某種生活的特定型態,比如說安穩,簡直癡心妄想,孩子永遠會給你很多考驗,不管他(她)幾歲。好不容易孩子大了,生活秩序慢慢發展出來,...
民國85年,我剛自軍中退伍不久,先做了一陣子的工作,年底,很幸運考進一家醫療器材公司。 那間醫療器材公司規模龐大,除了設計製造自家的醫療器材,也引進其他國家的專業醫療器材,當時的我,認為這個工作非常有前景。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業務員,但是很認真工作,剛開始難免遇到挫折,因為還年輕,我知道,只要肯努力,有一天會有自己意想不到的局面。 為了更方便進出公司,本來住的較遠地方我退租了,很幸運找到一間離公司很近的頂樓加蓋套房。房租不貴,房東人也很好,和他太太就住樓下。 一開始,就知道這房間始是有過問題的,還是搬進來住,由於住了之後並沒有奇怪的事發生,也就安心住下來。 每天忙著聯絡與拜訪客戶,下班就將工作上...
第十章 由於抓到爆炸案的嫌犯事關重大,新聞媒體得知,自然往檢調單位泡,相對的,整件事就像戈士奇擔心的,很快毫無隱瞞的餘地,但由於嫌犯是日本人,無法在國內受審,我方國際刑警很快便聯絡日本的國際刑警單位,由日本方面將嫌犯引渡回國。 也可以說,這爆炸事件在國內算是暫告結束,戈士奇後來才知道,台灣這邊的調查小組也只是出面開個記者會,簡單說明如何逮到嫌犯,及將嫌犯引渡回日本的經過。 不過,只要對立委一家沒有威脅性的人不在台灣,戈士奇就覺得心安了,因為他插手這事,已得到他想要的結果,如果幸運的話,立委對他說過,及要他保密,的那件事也不見得有機會洩漏出去。 而這點,戈士奇又猜對了,因為今天關立委又將他約到他...
第九章 一想道不知道會牽扯到什麼樣的事,戈士奇就覺得這幾天特別難熬,倒也不是怕危險,反正自己也有空手道可以防身,只是,滿替立委擔心。 真想不到對方會用這樣惡劣的逼人手段做事,分明是要讓人啞巴吃黃蓮,非忍著苦配合不可──想到這,戈士奇不禁搖搖頭,這年頭,難道都沒有道理可講,非得動手動腳,霸王硬上弓?簡直是流氓作風嘛? 問題事,居然整件事是對岸的傑作,,說來實在很難相信,大家都是文明人,就算有什麼需要這邊配合的,也總該坐下來談,用這種方式,實在很難讓人信服啊!而且從來也沒聽過這種事──搞不好,其中還有什麼內情不為人知的呢!戈士奇越想越懷疑。 但是,似乎也沒有理由去懷疑關立委,從側面的了解,他應該不...
第八章 又閒散過了幾天,戈士奇原想關立委八成不打算打整件事公開,所以他就不再理會這檔事,把自己的注意力專心用到寫作上面。 最近也剛好想到一個新的故事題材,有點聳動,又不值於太惹非議,這種題材也特別難以處理,有時寫著寫著,不小心還會偏離主題,甚至還會扯出精彩的案外案,不過這也是戈士奇著迷文字的地方,因為文字本身是不會讓人跌入困境的,只有作者的表達方式,能牽引住文字的結構靈魂與格局,有時在進行一場文字大戰時,彷彿整個心靈都被緊緊吸住──戈士奇一旦認真寫作上,就只有一句成語能形容他了-心無旁鶩-那就是表示,除非火燒到他坐的椅子,不然人一定黏在電腦前,叫八名大漢也別想把他抬走開。 而這幾天,也正是他如...
第七章 又來到這家醫院了--前幾次來總是白跑一趟,今天不知道能不能打破慣例,知道一些端倪──戈士奇想 由於忘了事先向關海菁問病房號碼,只好去服務台問─果然戀愛會使人忘記其他事-他當然不是在戀愛,只是,那天和關海菁聊得太投機,居然不記得要問立委的病房號碼,唉!真是,到底還是該罵罵自己見色忘事吧! 問得號碼,直接搭電梯上9樓,戈士奇正按照指示方向找912房,冷不防在轉角處被人當頭撞了一下,這才看清楚撞他的人居然是阿澤 「你怎麼在這裡?」果然是好朋友,兩人相當有默契地同時喊了出來 「我來看立委,你呢?」戈士奇說得理直氣壯,反正阿澤也知道他在忙什麼,不過阿澤也說出同樣的答案時,戈士奇倒是有點驚訝,因為...
的確,在這類的題材方面
有時並不容意寫得深刻
我只是秉持父母的心態
希望所有孩子都能得到安全與愛護

謝謝版主
謝謝版主的建議
我認為您說得很有道理
我的確可以再處理細緻一些

感謝
第六章 今天交上好運囉──戈士奇邊吹口哨邊換衣服,他之所以這麼高興,當然是有原因的,因為方才接到一通令人飄飄然的電話,電話是關海菁打來的,她說要約他出來見個面,說了地點,也沒再多說什麼,就掛斷電話。 對戈士奇來說,這似乎是意想不到的好事,因為他總想著,要把關海菁約出來,但又不知用啥名義,又怕隨便找個理由,人家要當他是個登徒子──總之,這件事也惱了他好幾天,剛好,今天順勢撿這個機會,可以和她聊聊,多了解一些她的事情。 換上一件比平常邋邋遢遢樣子好看點的得體衣服,戈士奇開車上路了。 一路上,總在想著她約他出來的理由,不過,不是自己腦袋瓜裡在想的東西,都只能視為猜測,而猜測也是天底下最惱人的事之一,...
第五章 「喂!有甚麼最新消息啊!」 「我不就說你還是得靠我嗎?」電話內的阿澤得意洋洋的。 「好啦我要找你幫忙可是你的榮幸欸-開玩笑的啦!你學長那邊怎樣,有聽說什麼嗎?」 「這你就問對了,前兩天,我才從我的學長那邊聽說爆炸小組查出車上被引爆的是一顆遙控炸彈哩!而且這情形推斷,那顆炸彈只是一個警告作用,不像是存心害死人的」 「咦!有道理喔!」戈士奇同意「你想想看,如果存心要人死,怎麼會在人離開車子時才引爆炸彈」 「對啊!」阿澤又說「而且還是一顆製作高水準的新型炸彈呢!」 「真的呀!」戈士奇覺得很訝異「這樣範圍不就縮小了嗎?畢竟懂得製作高明炸彈的,國內一定沒幾個」 「所以聽說軍警方面已經在徹查相關人...
第四章 戈士奇將車停在醫院附設的停車場,然後把後座那束花給拿出來,這才往醫院大門走去。 昨天已經先聯絡了立委夫人,也清楚可以探病的時間,戈士奇打算利用今天,探探立委口風––好在聽說立委也清醒了,怎麼能放棄這個大好機會呢?一想到這,他不禁興奮的越走越快。 搭了電梯,直上三樓,戈士奇毫不遲疑一路走到加護病房—果然,立委夫人和她女兒關海菁已經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等著探病時刻的到來。 「您好」戈士奇朝她們走了過去 「啊!戈先生你來了,這邊坐,時間還沒到呢!」立委夫人站了起來。 「別客氣,您請坐吧!」然後他將花交給夫人,和一旁的關小姐打過招呼,戈士奇才坐下來。 等候通常是折人的,因為戈士奇滿腦子都在想該...
第三章 「唉!報上提供的消息實在有限,該怎麼查才好呢?」 今天戈士奇已經在家待了一天了,他幾乎要把腦子給轉翻過去,仍理不出個所以然。對立委這檔事,他已經陷進去了,就連專欄在催搞,他也無心裡會,暫拋一邊了—忽然,他腦中閃過一個熟悉的臉孔—對,找阿澤問問看。 戈士奇所說的阿澤,是他大學時就認識的好朋友,現職是記者。 這個阿澤啊!簡直是天生的記者料,而他戈士奇呢?反正就是不喜歡被約束的行業——說穿了,就是不想被老闆管。 「喂!你好,我找黃忠澤……」 「喂!阿澤,是我阿奇啦!現在忙嗎?」 「不忙,剛好有空」電話中傳來他熟悉的元氣十足的聲音 「我想跟你打聽一件事」 「哪件?」 「那個被炸傷的立委,你熟嗎...
第二章 電視上正撥放著下午那則車子爆炸的大新聞,戈士奇聚精會神地看著,對這樣的事,又是親身經歷的,想不好奇結果都難。 「難怪!我就說他很眼熟,原來是立委關正平」當電視報導傷者的名字時,戈士奇不禁大喊出來。 「不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戈士奇心想「居然有人要將這位立委炸死」 這一連串的的事,激起了戈士奇自來就旺盛的好奇心,他打定主意要好好觀看此事的發展—不過首件要事,他想去探望一下那位立委,畢竟人是他幫忙救的,總想知道他目前狀況如何,而且新聞報導說他生命垂危,就算僅是一面之緣,也該去看看才對。 單憑這樣的想法,戈士奇跑去買了束花,興沖沖的到醫院去。加護病房外,滿坑滿谷的花,有高官送的、有小老百姓...
<亂世遊龍>之黑色炸彈 很晚了,但不臨的倦意使我神采奕奕,我不知道不是夜貓子的人是怎麼打發時間的,但我想,如果現在去走走,待會兒應該會很好睡。 真的是夜深了,在這樣的凌晨,住宅區早已安靜無聲,正好,我可以不受打擾的思考一番。 「啊……放開啦!......救…命…搶劫啊!」 有個女子的尖叫聲,劃破此刻的寂靜,好像是在前面——我拔腿朝那個方向奮力跑去。 果然,在前面不遠處,有個女的身影和男的糾纏在一起,她正不顧危險的死命拉住包包,而那個男的—真不可饒恕,居然一手扯住女子的頭髮,另一隻手則很用力要將包包拉到他那邊去,眼看就要害那女生跌倒了—在努火升起的同時,我也跑到他們跟前了。 我先制住那隻扯頭髮的...
刀無情跟胡教頭回到家鄉,那是一個小鎮,但還頗為熱鬧,一開始住到湖教頭家還不太熟悉,但是因為胡教頭待他如子,所以他也就安心住下來。 刀無情時常跟著胡教頭忙進忙出,教頭其實沒叫他做些什麼,但是他還是跟著做事。 有一天刀無情在街頭上閒晃,忽然看見幾個彪形大漢追著一位姑娘,那位姑娘身邊還帶著丫環,兩人很是害怕的樣子。 刀無情一看就追了過去,用刀架住那雙要輕薄姑娘的手: 「各位,手下留情吧!她只不過是位小姑娘而已」 「你這小子是什麼來路,竟敢跟本大爺作對」 「在下沒門門派,也沒啥來路,只是瞧不起各位的作為,這樣欺負一位姑娘」 「你......」前面那個大漢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手伸了過來,一看就是要致人於...
對半大不小的孩子來說,旅途,是既新鮮又辛苦的。一路上,刀無情走過許多城鎮,到處向人問路,也知道身邊沒多少銀兩可用了,能省就省地趕著路。 也算幸運,一路上盡碰到好人,所以他也就順利找到鏢局,也見著了胡君麒教頭。教頭知道好友被殺的經過後,和善地將刀無情安置在鏢局內打雜,並且允許他隨著練武。 打雜並不辛苦,倒是剛開始練武時,由於筋骨不夠軟,還吃了不少苦頭,但是刀無情都忍下來了,還越學越有興致,漸漸地,招式越學越多,反應也越來越敏捷,幾次和鏢局內的人對打,還僥倖得勝,教頭看在眼裡,知道刀無情是習武的材料,也處處傾囊相授,幾乎將他視為入室弟子。 刀無情雖未正式拜師,但他對胡君麒教頭總是必恭必敬,且凡是胡...
「小哥,小哥,你開開門哪!」 欸!這是…刀無情睡迷糊了,恍惚之間,以為自己作著夢。 「小哥,小哥,你快開開門哪!」 這一回,刀無情清清楚楚聽到門外有人大聲拍門叫門的聲音,他趕緊下床,把門給開了──掌店的從外頭衝了進來,身上還一灘血,刀無情一看到,馬上倒退兩步…… 「小哥,快!和你來的那位大叔,倒在外面,好像沒了鼻息,你快看看去!」 原以為是掌店的身上流血,聽他這麼一說,趕緊就衝到外頭去,月光下,那人就倒在地上-刀無情蹲下身子,看那人滿身是血,真是駭人,一隻手就探到他人中處,啊!活著,還有絲氣息呢! 刀無情趕緊擼著那人,半天,那人才悠悠醒轉,見那人半睜開眼睛,刀無情急忙問: 「大叔,你怎麼了?誰...
漫長的一夜過去,天色大亮,刀無情也起身了,他奇怪今天那人竟沒先來叫他,於是自己起床漱洗一下,這才出房間去找那人,客店上上下下找遍了,就是沒見到那人,令他慌了手腳,連忙問掌店的,掌店的轉告他,那人讓他在這多待一天,明日會來帶他出發,聽說餐宿費用也預先付了,刀無情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用過早點後,由於沒事可做,他就轉身回房間去,開著窗,對著窗外發起呆來,忽然一個念頭上來: 「若那人不回轉怎辦?」這個想法又令他心慌起來,隨即他對自己搖了搖頭:「不會的,那人不像是說話不算話的人」 像是為了讓自己安心,他朝自己胸脯拍了拍,胡亂安慰自己一下,然後又躺回床上去。 回想起這幾個月來,過得是如此奇特的日子,失去爹...
隔日,太陽未起前,那人已經將刀無情搖醒,還催促他動作快些,因為要趕路去了。刀無情只怔忪了會,馬上清醒過來,隨即將身邊的東西往背上一背,又跟著那人的腳步,離開這昨夜令人驚魂的烏黑森林。 那人腳程很快,刀無情幾乎跟不上,但那人今日顯然也體恤他,並不要求他一定要多快,有時見他跟不上,會特意放慢步子,直到他跟上了,才用極快的速度再向前行去。 就這樣一路往前,偶而停下來喘息,經過小小茶攤時,那人也會顧慮到孩子的體力,還會讓他多休息會,並讓他多吃點東西補充體力──比起第一天很少休息的情況,今天,刀無情反而更有精神與耐力,與那人往那目的地前去。 算算那鎮上還離一二十里遠,沒那麼快到,有客店休息,那人也就不勉...
沒有可供交通的騾馬,也祇得步行,好在身上的傷全好了-刀無情一路跟著那人,靜靜地走著。對這外面的景緻,他更好奇地東看西瞧。從出發到現在,總有幾個時辰了,那人也不嫌累似的,拚命趕路。直到日頭西下,那人才說要找地方休息。 前頭有座森林,暗矇矇的,叫人有些害怕,那人卻毫不在乎似的,就朝裡頭走了進去,刀無情也祇得跟著走進去,像他這樣年紀的孩子,多少是壯著膽在害怕的,若不是有人帶著,他肯定也不敢隨意瞎闖── 就在一棵樹下,那人停了下來,他先是往四周細心觀察過,才招呼刀無情一同坐下,就著一點剛出現的月色,兩人猛吞帶出來的乾糧和水,因為累了,用完乾糧後,刀無情隨意斜靠壯碩的樹根,也就糊裡糊塗的睡著了。 就在半...
就這樣,刀無情在此住下了,年紀輕輕的他雖不懂世事,倒也知道自己是因受傷待下,卻不能不對主人有所回饋,所以在傷好些後,他開始幫忙主人整理家務-其實,也沒啥好整理的,因為這兒實在太簡陋,根本不需花費多少力氣。 除了掃掃地,拿個破布抹抹桌子,因為這兒缺水,當然也就自動拿著扁擔木桶到附近的小溪邊汲水,偶而也會替主人去外面撿些柴火。 春分時節,這兒是美的,這稻草紮的屋,雖說毫無出奇之處,但走出戶外,另有一番天地--主人自己做了竹籬巴,走到籬笆外,東面是一座山頭,常常有著雲朵鑲在上邊,西邊則近小溪,取水方便,景色宜人,南方是他家的方向,他還一直記得爹娘逝去的悲痛,所以,每當望向南方,尚是年幼不成熟的臉蛋上...
年幼的刀無情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很簡單的床鋪上,不僅床鋪如此,連屋內看來都是一副家徒四壁的樣子,這看來是一個極簡單的住處,可是卻同樣使他慌張,一慌,就趕緊坐了起來,這一動,卻牽動身上的傷口,一個孩子,又能忍受多大的痛?他不禁「 唉」了一聲。 看著身上,居然已被人家包紮過,身上的薄袍子也沒了,就光著上身,不過身上也被包紮的很俐落,有穿衣跟沒穿衣,也差不多一個樣了--好痛,倔強的臉上,被那些不停的痛楚給折騰的皺起眉來,本來清清秀秀的臉蛋,眨眼卻成了令人不捨的哀憐樣。 小心地下了床,他繞著屋內走了一下,再細細一看,果真什麼都沒有,只有個沒門的舊櫃子,放了些瓶瓶罐罐,桌子還是很粗陋的釘起來的,連張...
(風沙越來越猖狂了,比起馬蹄聲,的確有更驚人的震撼力……) 刀無情騎著一匹馬,臉色極度黯沉的從風沙中飛出來-說飛,是因為他騎馬的速度極快,簡直是無視那匹可憐的馬的命般-在這人跡罕至的邊關,只有他一個人的身影,披風染上的厚重沙塵,倒和此時此刻的景緻,有點莫名的搭軋。 「七年了」他想,離開這裡也有七年了,七年的時間,足以讓人事改變很多,包括他自己--這一路走來的風霜,說與誰聽,誰都不免會對他有著詫異的無解…… 「哼!」想到這,他不僅冷哼一聲,誰叫他是世人口中的浪子!叫他說些什麼?說說江湖路的難行,還是說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可是,雖然離開如此之久,他仍是回來了。 下了馬,牽著馬步行...
在那個古老的年代-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那個年代原就在我的想像之外,而且完全在我這一輩只能聽說得來的印象,雖則我的阿公仍舊健存,而且還能聽他說上幾句年輕時的故事及那年代的傳奇,但我仍舊要為那個時代的一事一物著迷不已,因為印象中蒐集不起的東西總是充滿著不得而見的奇特魅力,吸引著對未知世界充滿好奇心的人們設法一探究竟。 我記得我那大嗓門的阿公一向是村里間很有名望的人,他雖不識字,也沒什麼大建樹,但卻經常有人帶著一些〝伴手〞來阿公家,請求阿公幫忙一些事。那孩提時的我,自然不知阿公究竟有何本事可以做到這麼令大家心服口服請他幫忙,反正,只要有東西可吃,我也是高興的,而且每當又看見有人從阿公房裡走出來,我就...
謝版主

關於這篇故事,其實是這位燒炭自殺的男子內心的獨白
關於不同國家,所謂語言不通,兩人的相處溝通,很容易出現問題

我只希望,有心在一起情人,能夠珍惜彼此的緣分
這故事,希望能點醒有情人
愛子,那是我之前戀人的名字。來自日本,冰天雪地的北國,失去她後,我總在夢裡尋找她的身影。 我記得她的模樣,沒有時下日本年輕人輕佻的味道──她總將一頭柔柔秀髮,綁成一束馬尾,偶而也像小女孩般,編成辮子。聲音細緻的她,不曾大聲說話,我曾在夢裡斥責她:妳該把話說大聲點,我都聽不懂。 作了那個斥責她的夢醒來後我哭了,我哭是因為我總是對她大聲說話,而她總是無言的望著我,眼神如此委屈,卻又不曾反駁我。 頭先我是多麼自信,認為不同文化,不同語言,仍改變不了我們相愛的決心,如果我夠堅定的話,愛子必然傾力付出她所有,但我先投降了,我說了一句傷她的話,隔天,她趁我出門上班時,悄悄地走了。 「妳的眼神很美,但我始終...
媽媽呀!媽媽!這兒是哪裡?為何伸手不見五指? 媽媽呀!媽媽!這裡好暗好暗,快救我出去,媽媽…… ☆     ☆  ☆ ☆ 「醫生,這孩子從小就這樣,難道,都沒有辦法讓他說話?」 靜山的媽媽懷著一絲希望,問著眼前這位和藹的陳醫生,這醫生,已經幫了她很多年,幾乎可以說,有什麼關於靜山的事,都來請教陳醫生。 陳醫生推推眼鏡,看著眼前已經十歲的靜山,為了這孩子,他也盡了不少力,原本一頭青絲的他,在這幾年間已經漸漸花白,不過,這就是他身為醫生的職責:幫家屬解決病人的問題-只有這個,他仍是無能為力,看遍國內外醫學文獻,只能說,自閉症的孩子,更需要家人的陪伴以及鼓勵,其他的,就只能仰賴奇蹟-身為醫生,不是該...
MSN上傳來小魚的口訊 「妳在?」 「我在」她很想說『我一直都在,只是妳不知道』 開始交換一些意見,關於人生的,以及種種言不及義的想法,然而,這卻是她最快樂的時候,因為她非常清楚的知道,這就是她要的"交談"──若是只談食衣住行,而不說說彼此走過怎樣的生命,反而會讓她失望-好在,小魚始終不曾讓她失望,至少螢幕內的小魚,是很能談話的高手。 或許,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交談,而使她不知不覺陷入一個臨界點── 她和小魚,是在某個文學網站認識的朋友,認識很久了,彼此不曾見過面,或許是因為同樣對文學都感興趣,所以聊起天來特別著味。拿到MSN號碼之後,更是聊得昏天暗地,惹得她老公吃醋:喂!妳忘了妳有老公嗎? 她...
想這這篇小說時
其實沒有想特別多細節
或許是身在婚姻中的關係
對兩性特別有想像力

對於各種婚姻中的離別,外遇只不過是其中一個選項
謝謝版主精心細讀
讀出其中滋味
我自己很喜歡這篇小說
在實際的人生裡
哪對夫妻不是各自諜對諜?
只是方式不一樣而已

如果夫妻能互相體諒,多了解對方
生活會更圓滿舒服

謝版主
在人生庸庸碌碌的歷程裡
有多少人會去思索自己真正想要的?

或許我們都曾經過各種情緒
走過各種難關,磨難
我們才真正理解自己想要的

謝版主
「回來啦!」 「嗯!」 看著半夜一點才進門的他,與他打過招呼後,她將茶几上的咖啡拿起來,卻發現咖啡已經冷了,她從沙發上站起來,打算到廚房去。 才站起身,男人又從房間出來對她說: 「昨天媽交待說,下星期日回鄉拜祖,妳還記得吧!」 她點點頭,也算難得了,居然能講上兩句話,就這星期以來,他們若僥倖能碰到面,頂多只講一句而已,夫妻在一起久了,是這樣嗎?她不禁搖搖頭。 見他又轉身回房,猜想他去洗澡休息,她也轉身回自己的房間,杯子,明天再收吧!明天,不就是今天,這想法,居然讓她起了點莫名的愁。 回到房間,迅速上了床,本想關了右手邊那檯燈,念頭一轉,不睡了,看本書吧!隨手拿起床頭櫃上一本雜誌,斜倚著一個慵懶...
結婚,對女人來說,是人生最重要的大事
等待,是結婚的過程
只要是女人,都等待過那殘酷的時間-在被求婚前
那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感覺
要等多就久呢?多久呢?

要嘛就結婚,要嘛就分手
人生在感情中總是切不斷分分合合

祝福天下的女人都有個好歸宿
當賈日和苦著一張臉,準備回家將今天的薪水待交給太座洪阿翠時,半路上一直 不能專心騎他那一輛偉士牌的老爺車,因為他不斷想起近幾個月來,阿翠等 著捧薪水袋回屋的神情。 其實剛新婚時,阿翠很溫柔,生活也很快樂,即使是錢方面的事,她也不曾稍加 插手;可是才不過三個月,她的態度變了三百六十度,活像是個從那兒娶過 來讓自己過不幸日子的十足悍婦。 每回他領薪水,她必當著他的面一分一毫的數起來,那神情,表明了非把數目數 到正確為止。在還沒看到阿翠嘴角浮上一朵表示半分錢也沒短少及絕對不屑 的笑之前,他總是只能可憐兮兮地杵在一旁,跟著膽戰心驚的。 就在那抹笑之後,接下來一定就是每個月領薪後必上演的嘀咕好戲:什麼老...
很久沒見了,他老忙著工作,而自己呢? 要用多少心思和時間來維繫感情才夠?什麼是天長地久?如果感情已經悄悄變質呢? 她想著,腦袋一片混亂。 平常,他總會來電問問她今天過得如何,像是某個定時的鬧鐘,瞎鬧一樣的聲響,可是這一兩個禮拜,他像消失了蹤影,手機開著,但又不接,打了幾百通,他也不回。 是膩了吧!三年多的交往,也不算少了吧!而今--她不禁假設性地問著自己:若提分手呢?會怎樣? 也許得回自由,如此而已;至於感情上,這樣的依賴忽然切斷,恐怕一時之間是無法適應的。 看著書,心不在書上,嘆了口氣,站起身來泡杯咖啡--真成癮了,咖啡溫溫暖暖拿在手上的手感,及那獨特到似跌入一整罐咖啡豆的氣味,很叫人留戀的...
在我們現實的世界中
感情是最難掌握的
尤其女人心海地底針
誰都不知道時日一久
感情會有何改變

感謝版主對本篇小說的理解
其實,感情的掌控在自己
既已無緣,何不瀟灑而去,不帶走一片雲煙
在他們像往常一樣平躺在床上後,她率先拿起一支菸,熟練地吞雲吐霧起來-以前,她根本不喜歡菸,更別說抽菸了,但是時間在走,很多東西也會跟著改變,不管你願不願意-她忽然回想起第一次抽菸的奇異心情,現在她終於全盤了解,當她吸進第一口菸時,那個曾是父母眼中的完美女孩,已隨之消逝,沒有人強迫她這麼做,卻是她改變自己的。 身邊的男人已沉默好一陣子,這是他的習慣吧! 然後,她又像往常一樣,想聽點他的聲音般地問: 「你愛我嗎?」 「這還用問嗎?」他說 什麼時候變成這麼公式化的問答? 她記得他以前總是回答:「當然愛妳呀!」而今,倒變得像敷衍似的,而且他的回答,並不是肯定的答案,但奇怪的是,她一點也不覺得不是滋味─...
公司派我到巴黎的服裝學校進修已一個禮拜了,每天除了繁重的課業外 ,幾乎難得有休息的時候,因為下課還得寫當日課業後的報告及心得, 除了上課,更必須到當地的各大百貨公司,實地了解當季最新服裝的流 行走向,即使想耗在公司出錢租來的公寓,喝杯茶什麼的,卻是一種奢 望。 話又說回來,又有多少人能有這樣的出國機會呢?我是極幸運的,因為 早在出國前,便已自費學了法語,因為知道自己不會一直在原地踏步, 創意這東西不會等待你,你必須自己前去尋找、感受,然後賦予它生命 --於是把賺來的錢全投資到自己身上,我深信,能獲得的回收一定不 只是付出的那些,而因為這種先見之明,使得自己有這機會橫渡大洋來 到自己的夢想之都,...
夫妻之間有時會有不協調的時候
畢竟個人習慣不同

如果能好好理解對方的想法
而不是自私得以為對方的付出"一切理所當然"
那麼夫妻之間就能互相尊重體諒

至於夫妻之間要如何長久走下去
要珍惜彼此的想法
在乎對方,並且製造相處的樂趣
相信一定不會有太多問題

謝版主
孩子總是夫妻之間的潤滑劑
但也是困擾來源
因為孩子會帶來各類問題
尤其青春期的叛逆等
需要相當大的耐性去解決

希望所有的孩子能體諒父母的苦心
父母也能努力理解孩子的心境
這樣才能過真正圓滿的家庭生活

謝版主
對於蕙蘭的遭遇
的確是和婆婆有很大的關係
其實很多婆婆都很開明
只是有些比較傳統

如果遇上像蕙蘭這樣有點不公平的待遇
除了忍耐
可能還得需要丈夫支持
才能夠維持夫妻之間更理想的生活

謝版主
對於生育孩子,然後肥胖的事
我都經歷過
真的,必須照顧自己的健康
尤其運動很重要

女人本來就愛美
希望所有生育過的婦女
都能照顧好自己

謝版主
版主說得是
如果夫妻之間存在差異
又不溝通
事情往往難以解決
甚至破壞夫妻感情

謝版主
社會現象往往不由我們控制
我們只能聆聽觀看
從中思索是非

謝謝版主
阿曼尼是最近幾個月才搬來的鄰居,本姓王,因為常身著一身西裝,一副紳士的模樣,所以我們私下叫他阿曼尼。 他是一名大學副教授,每天早出晚歸,經常很忙碌,在電梯裡碰到他,他就跟你點點打個招呼,話倒是不多的。 本來我們這個社區一向是很平靜,自從阿曼尼的太太住進來之後,一切都變了樣-這位阿曼尼太太,我們姑且叫她「趙小姐」,為什麼不叫「某太太」,據說是因為她不習慣,如此一來,我們也只好遵從這位小姐的解釋,就叫她"趙小姐"了。 這位趙小姐本身倒是很健談的,每在電梯遇上她,總要跟你聊幾句,聊著聊著還一副欲罷不能的模樣,聊天當然是開心的事,不過時日一久,會發現她真的太能聊了,連一些私家事也聊的不亦樂乎,讓人超級...
阿曼尼是最近幾個月才搬來的鄰居,本姓王,因為常身著一身西裝,一副紳士的模樣,所以我們私下叫他阿曼尼。 他是一名大學副教授,每天早出晚歸,經常很忙碌,在電梯裡碰到他,他就跟你點點打個招呼,話倒是不多的。 本來我們這個社區一向是很平靜,自從阿曼尼的太太住進來之後,一切都變了樣-這位阿曼尼太太,我們姑且叫她「趙小姐」,為什麼不叫「某太太」,據說是因為她不習慣,如此一來,我們也只好遵從這位小姐的解釋,就叫她"趙小姐"了。 這位趙小姐本身倒是很健談的,每在電梯遇上她,總要跟你聊幾句,聊著聊著還一副欲罷不能的模樣,聊天當然是開心的事,不過時日一久,會發現她真的太能聊了,連一些私家事也聊的不亦樂乎,讓人超級...
星期一,那場盛大的憂鬱 臉色不好像發疳樹葉,後來 上班後老闆臉色不好像 誰欠他會錢於是 老王心情不好 不敢提早下班去遛車 星期二,繳費的單子說 它又來叨擾這個月的菜錢 然後熱死人的夏天說 誰都一樣 熱死活該反正 它是大爺,在大太陽底下 星期三,太太很麻煩 每次都追著他要 那些別人都有的,奸商總是 有很多創意 每回有新品出現 他的荷包馬上像乾煸四季豆 星期四,孩子早上都不吃 誰要減肥?應該是他的肚子 每天都很精采地抖動 活像青蛙跳肚皮舞只是 他用兩隻腳走路 星期五,好不容易熬到 下班時間老闆說要加班因為 世上沒白吃的午餐- 除了老闆之外 鬼話連篇怎麼不發加班費給我:老王很忌妒 當老闆真好只會指揮...
謝謝版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