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1.bp.blogspot.com/-XfiQT98zhuk/XXG0RwvTLBI/AAAAAAAAgNU/KNLHKgBtysARSEvXyqAaQ_xZvsBzPgwggCLcBGAs/s1600/kin56.jpg 何謂勇氣 勇這個字是「心用力」。 心位於上,表示首先要上心。其次用即穩定的程序,我們常說這有什麼作用,作是主要功能,用是穩定的部分。底座的力是骨正筋柔壯盛之象。綜觀之便是上心、穩定、骨正筋柔便就有勇。 而腎主骨、肝主筋,骨正方能不懼,筋柔便可平和不怒。穩定來自中脈持正,講究姿勢正確。心是否能上,於身有賴心包的頻率是否校準。故勇講的是內在協調力和外在的靜穩之...
https://1.bp.blogspot.com/-XfiQT98zhuk/XXG0RwvTLBI/AAAAAAAAgNU/KNLHKgBtysARSEvXyqAaQ_xZvsBzPgwggCLcBGAs/s1600/kin56.jpg 何謂勇氣 勇這個字是「心用力」。 心位於上,表示首先要上心。其次用即穩定的程序,我們常說這有什麼作用,作是主要功能,用是穩定的部分。底座的力是骨正筋柔壯盛之象。綜觀之便是上心、穩定、骨正筋柔便就有勇。 而腎主骨、肝主筋,骨正方能不懼,筋柔便可平和不怒。穩定來自中脈持正,講究姿勢正確。心是否能上,於身有賴心包的頻率是否校準。故勇講的是內在協調力和外在的靜穩之...
我喜歡靈擺。 「靈擺」這個字眼大概不難想像便是一根繩自然下垂,尾端綁上重物然後用來搖晃的物事。據說中世紀女巫會以之先淨化、祝福、靜心冥想、進行提問最後感謝後淨化的儀式,從中得知來自「神秘」的訊息,例如治病祕法、困境指引、尋找迷失的小孩、寵物、水源、野植或重要的礦脈。彷彿是能量或物質探測的導航。 我當然不懂「神秘」。但擺的話我到有一個常用的。 練鋼琴時我更偏好古老上發條的節拍器,以重錘和距離決定節奏的速度。節拍器用來調整習練過程中音樂的流暢和穩定,不僅提供明確的指引,更校準那些關於正確、穩定、規律、熟能生巧、屏氣凝神或更多面向的融合。就像一個中軸線或標竿,太超過就減慢,反之就增幅,直到達成穩定、...
每個受傷的情緒或記憶都像在體內植入一枚音叉,隨著時間荏苒,彷彿能從痛楚與憤怒中逐漸淡去。但實則不然,因為音叉具備共鳴的特質,那些受傷過的地方若再碰觸類似事件便會再度浮現(音叉共鳴了),於是那樣的傷害又再度影響你一次。就像受害者(及家屬)聽聞相似新聞就會憤慨不已,曾受霸凌者,得知他人被霸凌的消息便引起憤怒、退縮、更冷漠或絕望的態度。 但,這就是慈悲心的起點。 若不體驗悲傷與痛楚,如何達成真正的理解。如何展現對他人的同理心,苦其所苦,分擔重擔,或與他同行?如果看到這裡的回答是「這干我甚麼事」,那很可能是曾經受到了很深刻的傷害、不公平的對待。比較重要的是問自己,是要放掉,還是要留著它? 從傷痛中站起...
每個受傷的情緒或記憶都像在體內植入一枚音叉,隨著時間荏苒,彷彿能從痛楚與憤怒中逐漸淡去。但實則不然,因為音叉具備共鳴的特質,那些受傷過的地方若再碰觸類似事件便會再度浮現(音叉共鳴了),於是那樣的傷害又再度影響你一次。就像受害者(及家屬)聽聞相似新聞就會憤慨不已,曾受霸凌者,得知他人被霸凌的消息便引起憤怒、退縮、更冷漠或絕望的態度。 但,這就是慈悲心的起點。 若不體驗悲傷與痛楚,如何達成真正的理解。如何展現對他人的同理心,苦其所苦,分擔重擔,或與他同行?如果看到這裡的回答是「這干我甚麼事」,那很可能是曾經受到了很深刻的傷害、不公平的對待。比較重要的是問自己,是要放掉,還是要留著它? 從傷痛中站起...
去鬍子有臉的地方尋覓一處花開,誰知轉身周圍全是神秘主義。神秘青草飲羅列儼如魔法配方:魚腥草、接骨木、洛神花、火燄果和破毒草,以50元代價交換手寫方和密咒。聽說每月喝上十帖就可於年內驅毒破障、逢凶化吉。 有人遞來「巴西咖啡左手香」。結合南美藥草和台灣草本,實驗證明能降血壓、去濕化痰治傷護骨,翻譯成英文大概是:綠原酸、茶胺酸、多酚和咖啡酸,明附其實的中外合併,符合迷信和科學的需要。 南美以原始聲籟為草藥藥引,必須敲打擊樂並手舞足足蹈。若以東方呈現,則需入藥爐以天圓地方陣,天火地水勢,太極圖和八卦擺好,焚香祝禱儀式一番以後才可以把咖啡端出來。喝完以後還是要跳舞一番顯示有神則靈。(白話文:有87在唬爛...
每當提及「抹茶」,腦海便浮現一種深碧的綠意和類似國畫、山水、潑墨或渲染之類的筆觸。書寫起來就有「流抹千山堪筆硯,輕枝細起掌中纖」的質地。如今此類技術已成極少菁英擅長的古代優美技術,發而為鍵盤敲打的細明體字眼,仍然有冰鎮仙草般冰透的涼感。 特別是極細研磨後沖煮再冰鎮的抹茶,足以把炎夏隔在室外。夏日炎炎正好眠,當然是在涼涼的冷氣房裡。或是在山野之森敞開的一樓窗戶:雲霧透窗而入,霑衣略濕。那個味道若初晨晨露沾溼的頂尖出芽折半後,咧開的香味四溢。油脂的部分是為晨脂,水霧狀的則為精露:有人說晨脂是天使拍動雙翅的祝福,又稱瑪吶。而另有一說晨露是精靈展動薄翼的結晶。因為太薄於是氣化為水霧狀,惟在晨光熹微之時...
就像釐清這個詞彙所能給予的。釐清的本身便是能量動態。不若「這樣」「那樣」呈現靜止的現況,只是持續發生改變。從紛亂到歸納,從未知到理解。 如果產生了太多疲憊就釐清疲憊,若休息太久積灰生塵就釐清它們。古老的智慧將世界分析成火風空地水五個元素,「空」調節一切,吸納過量也騰讓空間使不足填滿。 在看似什麼都沒有的地方,意味填滿了「空」。即使是真空,本身也被真空的事實和現象填滿。故有云一切俱在,萬法妙有。至於所謂的「妙」處,興許是愛所發生的地方。你看愛人是多麼奇妙,足以讓人幾千年都還在孜孜不倦、徹日徹夜。 甜橙精油數滴、凡士林若干,依喜好調和均勻後即成簡易香膏。不若擴香儀汽化使香氛盈滿一室,僅是在膏抹之處...
後來我才知道,睡眠這種事也是可以拿來賣的。就像是喚作「小憩」的咖啡館,大約數百元,便可兌換氣泡毯、按摩床、紓壓音樂、眼罩熱療、芳香和無光害的兩小時。看起來居家就可以完成的簡單事情,但在氣氛的渲染下,似乎成為極其奢華的享受 本身是易睡體質,除非周遭是非常識所認定的舒適環境,大抵上在咖啡店、麥當勞、圖書館、銀行沙發、飛機火車捷運上都有豐富睡著經驗。事實上口袋名單的咖啡店中,除了考量拍照、wifi、充電、氣氛、口味、價位、性別友善等常見指標,「友善睡覺」對我來說開始變得逐漸重要。好喝好拍價位合理地的咖啡店會讓我光顧一次。但友善打瞌睡的咖啡店可以讓我至少去50次以上。 在「不准睡覺」不知何時成為道德準...
讓我們用檸檬加咖啡去記得夏天吧:整杯的冰塊、少量海鹽、鮮奶油和黑咖啡形成一種非常西西里的風味。橘色貓咪在書店門口沉思,雲朵漂浮在冰淇淋裡;有人在那裡跳舞,當目光望向彼此,夕陽變成無比美麗的曙色。 侍者送來以伯爵茶為基底的蛋糕,起司濃郁卻不會膩,隔壁桌在討論桑德、莫內、莎士比亞和卡爾維諾,並非刻意要側耳傾聽,只是很久都沒有聽到有人聊起詩了。那些字句彷彿成為上古時代的被遺忘的密咒,在手機文本大量盛行的現在,有人說一篇文超過50個字是令人不堪負荷的資訊超量。 當人的注意力僅剩一掌見方,至多七秒,那差不多是魚的腦容量所能處理的極限,其他的大概都消融在海底的深處。當時間僅容許七秒或者更少,於是我們路過太...
對養花蒔草的人來說,或許他們比常人更感受得到季節。時間在這裡不僅是數字的帶狀推移,更多的是濕度、冷熱、節氣,或日復一日的澆水。幼芽初生拔高帶來欣快的愉悅,爬藤植物援上攀架形成綠籬,足以在社群網站發布美麗的動態。 更多時刻是時間彷彿靜止不動,扦插水培的綠蘿已置放將近幾個月,既不發根發芽亦無枯黃凋萎之象,索性不太在意。卻在某次連四天的全日班返回後飆長爆盆,彷彿先前的靜止僅是意外跌入熟睡的夢境。 當然也有慘烈的片刻,例如連盆帶根都被吹走的薄荷、被貓吃掉的秋海棠、徹底被啃光的地瓜,更多的是幾近全滅的病蟲害,在辣椒水、薰衣草水、竹醋液、肥皂水等噴霧的連番化學攻勢加上水淹火滅太陽曬的物理處置,總算達到一定...
那時真美─記捷運輕軌線

那時真美
當捷運輕軌沿童話連線
閉上眼睛一下下:
睡著的貓跳上幾米天台
樹下是誰虔誠朝拜

雨在蛋捲廣場韃飛
帽子走出信鴿、白兔和彩蛋
吃掉你的嘴巴路過我的身體
女孩拍照完後換兩個男生拍照:
雨勢起降的地方
那時美得那麼正確

在有美人魚徽記處兌換拿鐵
烤過的肉桂卷懶懶躺平
當舌葉吻及葡萄司康
戴耳環少年和背心路人交換意見:
厚片胸膛、局部凸起與凹陷
令人多麼流連忘返

那時真美──
用50元硬幣購得一日券
崁頂終點編織夢的故事線
向左走,向右走
你說,月亮忘記了嗎?
後來好像對「智慧」這兩個字有了一點點了解。 從外觀來看「智」這個字由「知」「日」構成,知道太陽底下的事情就是智,感覺就是有很豐富的知識。 至於「慧」這個字看起來像一幅畫,「以心為基礎,兩顆盆栽種在有空隙的土壤上」,看起來是給土壤適當的盆栽用心澆水的概念。 園藝圈有個俗話:「澆水三年功。」其核心心法就是口訣「見乾見濕,澆則澆透。」看起來簡單八個字,但常常發生水沒有澆透或根本沒澆水,土壤早就板結硬塊,植物萎蔫枯乾了。或是關愛過度,澆水太多土都變成黏土,淹死爛根了。所以能夠在準備理想的地方,適當時機給予適當的量真的是需要很多「用心」。慧這個字用澆水這件事情來暗喻,時間空間份量都要恰如其分,實在是微言...
趁日出之前給花噴霧,興許是喜歡看葉片濕亮乾淨,總覺得噴水過後植栽變得青翠可愛許多。習慣這件事之後,變成一種每日習慣,既是習慣,當然有些影響: 因為需在日出前完成,故需早起,所以早睡。因為早睡,所以3c就不太看了。但畢竟仍是夜貓體質,入睡不易,所以有了睡前瑜珈、八段錦或氣功之類的事,然後閱讀口味多了氣功、哲學之類的。 整件事並非一夕發生,倒像是匍匐類植物隨勢蔓生,這兒有土這兒生根,爬成一地倒成了聚落、領域或結界的概念。生活像一場連連看,後來噴水內容也開始增加,例如清水噴霧、防蚊、除菌或施肥,然後開始研究清水噴霧的水要晾曬兩天,辣椒水可以防蚊、B12磨粉可強根除菌,生米水放置發酵稀釋後即現成肥料…...
徒步青草巷,沿途清香撲鼻,每家青草店都有招牌祖傳草藥方,彷彿民間版的中醫院和中藥行。這些配方來到現代也不避諱手搖外帶的形式,非常符合趨勢。當然老闆身後的各色茶袋、沐浴包、香包和湯方排成一列,頗有草藥博物館的氣勢,打開鋁箔袋或紙袋,氣味瀰漫一室。 這裡大部分是「草藥麻瓜」等級事先配好的綜合草藥方,大抵用以治傷、退火、化瘀、減肥、增高、壯陽或治療皮蛇為主,若欲購買單方則須通過老闆的「口試」如使用對象、症狀、寒熱、熬煮方式等確認安全無誤才會小心翼翼的把單方藥草賣給你。 至於資深草藥圈的識途老馬,他們能輕易辨識新鮮草本,腦內早已建立各種草藥的功效作用、份量濃度,自然能熟練地用和老闆對答草藥方療效和作用...
白麝香3滴 (滴入後稍微搖晃瓶底使之與空氣充分接觸) 甜橙6滴 (均勻滴在白麝香的液面) 或以之約1:2等量的比例予以香氛冷噴儀擴香 *使用前通常會合掌並在心裡暗自:「等一下我們就開始了」給精油和自己一個開啟的能量暗示。按下開關。 5分鐘內,兩者的氣味迸然飛出,再過5分鐘兩者的氣味逐漸均勻,先停止擴香。讓空氣中的精油分子逐漸和現場逐漸形成「現在這樣」。暫停五分鐘後隨心情喜好決定繼續擴香、停止或開窗減少氣味。空氣間從濃郁、融合到溫馨。適合以清長溫吞小口的步調來勻亭悠長的呼吸。 甜橙一向是氣味濃郁迷人的,但在白麝香的靜定作用之下,傾向圓熟、端莊、典雅。就像電影(小說)中《清秀佳人》安雪莉,甜橙宛若...
。雨中蔓步 記得那時候是春妝點綴碧樹,蜜糖般的細雨逐一撒下,菲菲而霏霏,連葉都帶著雨。 在霧開雲瀲之時也許會想問:是什麼誘使我來山行的呢?那彷彿某種召喚,著魔植物根系鳥窩蕨的幼芽內裡轉彎的方向,彷彿就此參透某諭。往前直到踏破鐵鞋無覓處,撥開垂下的葉蔓:花開了,和你曾經在身邊的模樣如此相似。於是持續驅車前往,只為植物氣味的交響,讓檸檬汁的氣味在肺裡飄散,一如春季早醒的寒梅,見證雪盡馬蹄輕,飛鴻倏地掠過,雪泥留了一地的印。 我並非簑笠的老翁,卻獨自釣了一葉雪,雪澆在花心裏成了迷離不已的香霧。我還未年老,但或許會在此刻成為梵唱的精靈。 但願: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莫名想起《雪落下的聲音》,...
將內褲臀部面朝上平鋪於桌面,沿褲檔一公分處為界向上翻摺,左右兩側朝中間靠攏,剩下的塞入空隙。如此可得到一個大致接近的方形。重複上述動作便可直立收藏至盒內或抽屜,在Youtube搜尋「內褲摺法」不難找到類似的教學,眾多方法中,這大概是最簡單的其中一種。 事實上如果已經收納於袋或抽屜內,就算不摺,封/蓋起來以後也不至於亂。不少內褲商家在販售時根本也沒在摺的(其實也很容易翻找),表示這未必是一個糟糕的收納方式。(腦海開始浮現大特賣會收納箱或紙箱內塞滿各種內褲幾件500的畫面)。 那到底是基於怎樣的心情與動機會去摺內褲呢? 而特別羞於啟齒的是,有幾件特別常穿的,很可能腰際脫線掉毛、前檔處顏色已然曖昧、...
我一向很期待高音低音部的合聲。 例如近日《聲入人心》節目由王晰、周深翻唱的(陳潔儀原唱)的「月彎彎」應能堪稱2019年合聲經典,那種色澤和音響織體恐怕是前無古人而後人難以做到。 高音往往會飄移拔尖,飆高音這件事可在計畫性鍛鍊逐漸達到,但拔高後不震破耳膜而悅耳動聽,如夢如幻似真還飄渺空靈,古今中外實在少有幾人。能用輕微音量達到高音域且能舒緩的拉長,如劉鶚《老殘遊記》「王小玉說書」白妞那種「在最高的地方,尚能迴環轉折」絕對需要掌握的能力和絕對音感纖細如塵的耳朵。 至於低音則非「練習」可以達到,絕對的天賦所依。在低音中還能「清晰可聞」則需要穩定的維持力量和相對音感。低音唱腔要性感和共鳴一向來不難,難...
我一向很期待高音低音部的合聲。 例如近日《聲入人心》節目由王晰、周深翻唱的(陳潔儀原唱)的「月彎彎」應能堪稱2019年合聲經典,那種色澤和音響織體恐怕是前無古人而後人難以做到。 高音往往會飄移拔尖,飆高音這件事可在計畫性鍛鍊逐漸達到,但拔高後不震破耳膜而悅耳動聽,如夢如幻似真還飄渺空靈,古今中外實在少有幾人。能用輕微音量達到高音域且能舒緩的拉長,如劉鶚《老殘遊記》「王小玉說書」白妞那種「在最高的地方,尚能迴環轉折」絕對需要掌握的能力和絕對音感纖細如塵的耳朵。 至於低音則非「練習」可以達到,絕對的天賦所依。在低音中還能「清晰可聞」則需要穩定的維持力量和相對音感。低音唱腔要性感和共鳴一向來不難,難...
將除濕機置於關閉門窗的室內,按下按鈕,常溫空氣從通風口噴出。約莫半小時,集水桶已能匯聚四分之一水量,空氣往往已得到適當除濕,來到理想的濕度比例。 一般除濕約莫兩種原理。其一是以熱風增加對流,乾燥熱風逐漸吹乾或加速蒸發現象。另一種是冷凝,空氣間的水分遇冷而凝結沉降於集水桶,而乾燥空氣送出。如此反覆抽取、抓水、送出乾燥空氣的連續步驟即為除濕。 通常是將其擺在鋼琴旁邊每日除濕兩小時,偶爾在陰雨天也同時掛晾衣物。仍是驚異於它迅速的集水成效和衣物乾爽程度。雖是無法比美烘衣機徹底的乾透感和日曬後有爽朗的香味,但已能充分滿足「陰雨天曬乾衣服」的需要,仍還是最常使用的方式。 但到底那種異樣的療癒感是怎麼來的呢...
https://2.bp.blogspot.com/-qaBoJTKCLzQ/XH0exmfXh0I/AAAAAAAAfcc/yHkctVB_kJMOCWqhDj51MhSX6-eySFYYQCLcBGAs/s640/IMG_0426.jpg 在這裡可以喝到職人用陶鍋生炒咖啡豆的咖啡,當烘豆師和咖啡師出自同一家店,風味表現或許更接近統一的理念。在香手捻咖啡,顧名思義讓人聯想親手挑揀、揉捻、焙炒和沖煮的畫面,隨著後方小廚房不斷傳來的聲響和氣味,一爆時空氣中有濃郁的花果調香氣,靜置一日養豆後再炒:然後明白手炒豆能做出標準烘豆機器流程所沒有的顏色、柔順和酸甜苦融合的一致感。 烘豆機的烘豆紀錄儘是溫...
濾掛包 將濾掛包包裝打開,撕去縫線邊,耳掛處輕巧掛在馬克杯邊緣,沖入熱水便能簡單製作手沖咖啡,幾分鐘內便香氣四溢。 茶包的概念似乎更早,不織布袋內事先裝好茶葉,將其中一入投入水杯中即可得到紅茶綠茶花茶或其他,端看內裡的材料。如果不想在一回沖泡中讓味道太濃還可以先取起來另外放置於別的小杯,作為回沖或直接當室內薰香使用。 相傳茶包的概念是一樁饒富趣味的意外,本來是英國商人從東方進口茶葉後,為了在展示會展示方便,將其裝入薄紗袋內供人聞香品香。但在買入的歐洲貴族的「誤會」下,將茶葉連袋一起沖入壺中,於是茶葉沒有散的整壺都是,茶香仍是滿滿一壺,「茶包」的概念於焉成形,幾年內就發展出不織布、紙質材質的茶包...
濾掛包 將濾掛包包裝打開,撕去縫線邊,耳掛處輕巧掛在馬克杯邊緣,沖入熱水便能簡單製作手沖咖啡,幾分鐘內便香氣四溢。 茶包的概念似乎更早,不織布袋內事先裝好茶葉,將其中一入投入水杯中即可得到紅茶綠茶花茶或其他,端看內裡的材料。如果不想在一回沖泡中讓味道太濃還可以先取起來另外放置於別的小杯,作為回沖或直接當室內薰香使用。 相傳茶包的概念是一樁饒富趣味的意外,本來是英國商人從東方進口茶葉後,為了在展示會展示方便,將其裝入薄紗袋內供人聞香品香。但在買入的歐洲貴族的「誤會」下,將茶葉連袋一起沖入壺中,於是茶葉沒有散的整壺都是,茶香仍是滿滿一壺,「茶包」的概念於焉成形,幾年內就發展出不織布、紙質材質的茶包...
Corby Kummer所著《咖啡的樂趣一如何蒸牛奶》一直是我最喜歡的段落。不只是因為詩意的敘述口吻,更重要的是作者把一些「撇步」寫成一種非注意事項的教條,而是音樂般韻律的流動。 「在沖煮濃縮咖啡時可以先沖煮牛奶,因為蒸牛奶是可以等待的。如果需要還是可以再做出蓬鬆的泡沫。製作時聲響是你的指標,維持調奶壺有緩慢的擺動。讓奶泡形成一種溫熱、柔軟的組合。目標是小而均勻,使之成為含有空氣、質地光滑輕軟的牛奶,足以撐起詩意的張力。適當敲擊奶壺可排除多餘空氣,牛奶會黏密成為穩定的形狀。」 在均勻地注入空氣感之後,牛奶會成為類似絲綢、細綿毛、兔絨或法蘭絨的觸感,舌尖的觸感和指尖撫摸鋼琴的觸鍵近似,琴鍵會回應...
從二樓往下看
九重葛篩落曙色與樹色
屋瓦沿上春信如蝶翼:
薄霧攏來之時
牽牛花瓣搖搖的下垂

誰澆水形成迷你陣雨
類似雀躍的節律
水聲未完,卻有什麼在隱隱約約

摺一只布花收攏窗帘邊
春帷半揭白色摺擺

閉眼聽見耳朵傳來風聲
聽說,八重櫻即將開花了。
https://4.bp.blogspot.com/-3yptGE5oqnY/W7YOaWOJdCI/AAAAAAAAfFQ/ImlDH18Z8NQtqBBd6FArXcut6FTRd9mogCLcBGAs/s640/IMG_8336.jpg 並非按圖索驥找到這裡,但是生豆袋和烘豆機、原木桌子、隨機擺設木頭、塑膠、皮革、歐洲或金屬材質的燈具和椅子。感覺有北大中文系學院獨有的腔調:通常哲學系完課後會路過這裡,空氣中中外哲人的理論在交談、翻閱、理解以及被理解。 店裡的音樂並非古典,但大致唯美、爵士、典雅的織體配色,彷彿是某個年代的美感,例如飛機頭、波浪捲、貓王、瑪麗蓮夢露、徐自摩、胡適或者是貝多...
https://4.bp.blogspot.com/-3yptGE5oqnY/W7YOaWOJdCI/AAAAAAAAfFQ/ImlDH18Z8NQtqBBd6FArXcut6FTRd9mogCLcBGAs/s640/IMG_8336.jpg 並非按圖索驥找到這裡,但是生豆袋和烘豆機、原木桌子、隨機擺設木頭、塑膠、皮革、歐洲或金屬材質的燈具和椅子。感覺有北大中文系學院獨有的腔調:通常哲學系完課後會路過這裡,空氣中中外哲人的理論在交談、翻閱、理解以及被理解。 店裡的音樂並非古典,但大致唯美、爵士、典雅的織體配色,彷彿是某個年代的美感,例如飛機頭、波浪捲、貓王、瑪麗蓮夢露、徐自摩、胡適或者是貝多...
日雨天,於是想起一枚窗景;雨天造成濕潤的能見度,於是看出去都模模糊糊的。我也許未必記得咖啡的味道,但窗櫺的格線、光暈與陰影,男人走入夏季,女人走入雨裡,誰一口氣讀三首以上的李商隱,彷彿跌入永遠解不開的謎。


以高腳杯裝盛西西里咖啡,沿杯緣抹上白糖,舌尖能感受雨打屋簷的顆粒感。雨打屋簷無疑是聽覺的,視覺則是濛瀧的灰階色調;糖融在舌上溶在舌下,伴隨細冰,溶溶的水澤和融融的雨,溶融而融溶。爬梳在窗上的字迷路成濕,迷路成失,迷路成詩。莫名所以的⋯⋯


其實也不過是偶然的一場雨,莫明的莫名。那是:在雨天遇雨,滴瀝而過的地上,我是那個唯一路過的人。


#熟男日常
#過於敏感
#雨天咖啡館
突然就想吃烤物。 大概是基於某個偶然興致、路過、心有靈犀、嘴巴癢、肚餓,或根本都不是,幸好烤物店在島上始終不算難找。燠熱的夏季,想要一種冰鎮的氣泡感配個厚厚的肉感,有別於咖啡配蛋糕勾起各種少女心的文青樂趣,這應該是一種非常大叔的品味,豪爽與蠔爽,鮮蝦或雞肉串,檸檬爽咧敲響舌尖,鮮甜的肉汁和厚肉感滑入,若還有興致與肚內空間,也許也可以點一些鹽烤魚下巴、烤培根配蘆筍、烤番茄夾牛肉和烤鮮蠔。 而鮮蠔、蚵仔、蜆貝、甲殼一類始終是心頭好:扳開硬殼之後,鮮嫩柔韌的核內立即多汁juicy,烤物上冒著燙燙的熱氣,鮮甜度立即提增數倍。奶白色的視覺感,連質地也往牛奶牛油的方向去,但畢竟是海物,吃下去仍是海浪滔滔鹹...
有圖版: https://iwantbalance.blogspot.com/2018/06/blog-post_30.html 竟是在兩日內拜訪了花東的兩家誠品。彼時誠品花蓮店開幕不久,雜誌、臉書、IG相繼大量照片,整排書牆、木系小物、香氛和簡潔俐落的設計線條,心頭難免有「好好ㄛ」眼睛亮晶晶冒泡泡之類的艷羨。即使在台北已經很好多誠品,基於「定期定量貢獻時間與鈔票,擁有VIP卡的年資與誠品同壽」之模範粉絲的概念,起心動念要朝聖是理所當然的。 就像螞蟻始終奮力向糖罐爬去,鯨魚忍不住向陸地洄游訴說那般虔誠。等到發覺,人已經輕巧上路。毫無「都住在誠品旁邊了,難得到花東還要去誠品幹嘛」的遲疑;方圓半小...
https://2.bp.blogspot.com/-8j0FAxNeBAQ/WzTqizYaRsI/AAAAAAAAekQ/CksVE7Ey0KUFp7O499RwKgHsBXgKjkOYQCLcBGAs/s1600/IMG_6799.jpg 我愛好友分享日。 當然不可否認的,所謂「好友分享日」,大抵出自一個商業促銷的目的。但活動這件事本是一個城市脈動的核心,例如年中慶、萬物博覽會、牛肉麵節、燈會、創意市集或臨時夜市。星巴克定期與非定期的好友分享日內容經常是相同物品在某種條件下買一送一。以實用眼光理解就是買東西五折價、請人或撂人喝咖啡的機會。 文青系的咖啡咖對STARBUCKS似乎總有意見...
一樓窗戶望出去便是101,可惜望出去只是一堆車的停車場,浪費了這麼寬的落地窗,斜上望出去的天際線被建築群遮蔽,大概不太適合想像力。但採光極佳的自然光仍撐起整爿店面的氣場,令人期待雨天來到這裡,大概可以很豪邁得去感覺雨天風景。 不下雨的雨天,似乎成為難以理解的謎。陽光恣意潑瀉而下,大把撒下日和天光。心上下雨了,德布西的《雨中庭院》沁入心脾,任由35℃氣溫在窗外有曬傷的嫌疑,色澤流淌的德布西鋼琴仍是濛濛了起來。 有的咖啡館的意義不在咖啡,而是咖啡館所在的地方。也許並非以獨到的手沖、精單品展現獨到手藝,我甚至在30分鐘之後還感受不到店員的個性,但超長大桌子仍誘使旅人閱卷及書寫慾;不限時咖啡館讓人失去...
到夏季之後上午十點到下午三點間,幾乎很少看到有人在華山大草皮上走。當然偶爾還是會有,例如顯然要努力把自己曬黑的精赤男子,慢悠悠的跑過去,有刻意展示巧克力腹肌的味道。人行道有許多停格好的車,每到有反光處就會看到他攬鏡自照的眼光。當然渾身濕汗水亮的確賞心悅目,胸葉隨步伐彈跳,沁出大量水珠,視覺移往小腿,感覺似乎非常有彈性的樣子。 至於另一處幾個外國女子則悠閒架起炊事帳和大型陽傘,鋪上野餐墊,換上小背心和褲式泳裝,相互塗抹有香味的防曬乳液。她們的神態彷彿和時間是無關的,可以慢慢地使用,或趴或躺或者斜靠,行動冰櫃中取出冰鎮的潘趣酒和切好的柳橙,整個人像在邊睡覺邊在講話,一整個就是非常懶洋洋的樣子。馬...
。夜裡出發 其實並未認真規劃,只是「去花蓮吧」的想法突然自腦海湧現,等到發覺,人已經坐在火車上了。一張「普悠瑪」的車票,大約兩小時就能從台北到花蓮,行進間足以滑手機便搞定食宿。而台北車站大廳的棋盤格地板始終別開生面,每一格或個人或團體,立食、彈唱或聚眾野餐。有一攤很特別:越南文的行動圖書館,一只行李箱,落地展開成立式書架,迅即聚攏同鄉人,然後交換手機號碼、家鄉菜、近況和書籍。一位越南籍工程師告訴我,他會來這買越法雙語的最新詩集。另一位媽媽則是常常來借食譜,有時順便徵求可靠的管家。 夜裡出發,火車往東。未能直接感受台北與花蓮的差異。一張專輯的時間,耳朵還停在古典的奧地利,視覺留在未竟的小說裡。聖...
。夜裡出發 其實並未認真規劃,只是「去花蓮吧」的想法突然自腦海湧現,等到發覺,人已經坐在火車上了。一張「普悠瑪」的車票,大約兩小時就能從台北到花蓮,行進間足以滑手機便搞定食宿。而台北車站大廳的棋盤格地板始終別開生面,每一格或個人或團體,立食、彈唱或聚眾野餐。有一攤很特別:越南文的行動圖書館,一只行李箱,落地展開成立式書架,迅即聚攏同鄉人,然後交換手機號碼、家鄉菜、近況和書籍。一位越南籍工程師告訴我,他會來這買越法雙語的最新詩集。另一位媽媽則是常常來借食譜,有時順便徵求可靠的管家。 夜裡出發,火車往東。未能直接感受台北與花蓮的差異。一張專輯的時間,耳朵還停在古典的奧地利,視覺留在未竟的小說裡。聖...
都說就該用西西里咖啡來迎接夏季,因為那樣才是真正的季節。氣泡、冰塊、島嶼與咖啡,大量的檸檬和作為銜接的少量黃砂糖。背心當然是適宜的,沿胸骨下凹下切的中垂線到下胸弧,是男體視覺上最捨不得離開的地方。 雪克杯是當然的,冰塊粒迎向現煮咖啡正好沁涼,檸檬皮切絲、檸檬片和現擠的檸檬汁;據說倒空檸檬汁的空杯能吸引成群的大斑白蝶,那麼白背心的男人會不會最適宜西西里咖啡? 如果不想用直白涼快到底的雪克杯,而喜歡潑墨那種漸漸滲透的畫面,依序在透明杯內擺上冰塊、檸檬皮切絲、砂糖若干、檸檬汁和咖啡即可。當夕陽色澤逐漸黑墨,滲透而下,光是用看的也覺得涼爽。 而也許你會記得許正平《煙火旅館》的敘述段落:「直到現在,我還...
我已經感覺到海了
細沙、潮騷和石坡塊的味道
光的隙間有斑斕的游魚
裙帶菜有濃濃的摺邊

而島上的蘇打水仍然吉他
帕莎諾瓦口味的烤番茄
誰在冒泡啤酒裡面偷偷加糖
用檸檬汁醃漬柳橙片

水聲與風聲啪嗒襲來
在毋須著衣之處,何妨大膽遲疑

但儀式性大量使用手機
日光與陰影一起排排站

借IG的曙色填上臉書與連署
#字鍵語法
便於日後系統性的懷舊

大胸肌男生變成裸體的美男魚
那張照片當然沒有傳上去
對抹茶的印象應該還是往綠茶方向去的。只是更為細膩一些:例如唯有蒸青法,以石磨壓輾成靨粉顆粒的才能稱為抹茶。抹茶細粒已經接近珍珠粉製作的工藝,均質而柔細。也許是因為石磨冰透但溫涼並俱的質地,毋須加糖也會有某種甜甜的味道。 加入牛奶後就是抹茶拿鐵。一般來說加奶的目的是為了「厚度」,而加抹茶是主要為了「解膩」,兩者相加,溫潤柔細如玉,正好中和。就像《中庸》所說的,須以中和而達致中庸。「中」是相對所在的位置,而「和」大概是指調節的意思。就像酸鹼中和,兩者向度南轅北轍相遇之後,也許發熱、起泡、晃動、膨脹或變色,但終將以水的形式歸於靜謐。 中庸會是一種安靜的質地嗎? 也許不會總是居中,但總是調節。就像瑜...
對於日復一日穿著白色制服的人來說,雪是不難理解的顏色。四月桐花節,雪色呈花灑飛霧而下,輕盈綿軟。幸好有質地完好的木橋、棧道、紙質油傘和長滿青苔的石階梯,正好承接軟軟的曙色。雪在四月天灑下來,舖成厚厚春泥,沿路上都有有心人以花排字:I LOVE U ,以花為字,以字為照,春泥上排滿雨傘、人名和英文,白色桐花灑落在台灣梭羅和腎蕨,以為連蘑菇也都開花了。 而秘密隱藏的野生木耳、蘑菇、腎蕨和愛心丁蘭草仍舊兀自芳香,他們不是攝影機主要的對象,然而氣味瀰漫。就像柳莓和野生桑葚汁水酸甜、車前草長成厚厚一排,大花咸豐草仍是理想蜜源:小灰蝶和粉蝶在河間飛舞,禾弄蝶不忘偽裝成落葉輕盈而下,在白色花灑間,一只會飛...
對於日復一日穿著白色制服的人來說,雪是不難理解的顏色。四月桐花節,雪色呈花灑飛霧而下,輕盈綿軟。幸好有質地完好的木橋、棧道、紙質油傘和長滿青苔的石階梯,正好承接軟軟的曙色。雪在四月天灑下來,舖成厚厚春泥,沿路上都有有心人以花排字:I LOVE U ,以花為字,以字為照,春泥上排滿雨傘、人名和英文,白色桐花灑落在台灣梭羅和腎蕨,以為連蘑菇也都開花了。 而秘密隱藏的野生木耳、蘑菇、腎蕨和愛心丁蘭草仍舊兀自芳香,他們不是攝影機主要的對象,然而氣味瀰漫。就像柳莓和野生桑葚汁水酸甜、車前草長成厚厚一排,大花咸豐草仍是理想蜜源:小灰蝶和粉蝶在河間飛舞,禾弄蝶不忘偽裝成落葉輕盈而下,在白色花灑間,一只會飛...
[HIGHLIGHT=#NaNNaNNaN] 總記得那樣的畫面:將雙手拭淨、擦乾,以茶杓取出若干茶葉,灑入陶壺,接著徐徐注入熱水,稍待片刻。暈紅的色澤悠悠漫漫,香氣紛紛然,恍若鼻腔襲來一陣纖纖的東風。木質茶杓長年養在茶罐裡,彷彿早已參透一切,密閉茶罐適合作為貯放,茶葉在其中彷彿連時光的流動都幾近暫停,但香氣仍兀自溫柔,以滴水穿石、潛移默化之姿將茶罐內裡逐一馴化。當氣味分子悉數傾瀉,不僅是茶罐,連茶杓自裡至外全是茶葉的香味。 [/HIGHLIGHT] [HIGHLIGHT=#NaNNaNNaN] 在紅茶裡加糖,對部分絕對原味主義者似是褻瀆之舉,但廣議論之,至少還有使口感溫潤的目的。若是加入白糖...
提及新幾內亞天堂鳥咖啡,必須將AA和PB分述,因為莊園級AA特選豆充分表現天堂的氣候、水文、地理和烘培師的技藝,而「鳥」的部分卻是在PB小圓豆才展現出來。天堂鳥是「白日夢境」之意,抵達天堂之處只聞鳥聲,或卻是在樹底葉軟、輕眸翦水之處看見翅羽的疊影。 AA舒放靜謐而PB卻雀躍靈動,據說天堂鳥一次可飛越82公里而中途不落地,顯示其優異的飛行能力。天堂鳥咖啡亦展現相同的路徑,初出時是花果調、明亮酸度、輕盈而透暖的熨貼,稍涼時堅果調子以烘托法示現,置之於同室溫後,酯類芳香於乎乃見,鳥兒終於停棲了,路過花草樹木、煙燻與菸薰、翻飜與芳霏。一款奶油質地的尾聲會令人會心莞爾:啊。天堂鳥咖啡。名之所由在。 在...
說到君度橙酒咖啡的時候,注意力難免移向君度橙酒的地方,畢竟在香甜酒系裡,君度的重要大概和攝影師手持單眼那樣,少了君度酒的調酒師大概類似做蛋糕沒有蛋、煮咖啡沒水或手機沒電的概念。 因爲其濃郁的橘皮精油芳香,酒精40%與洋溢的酸甜,只要加冰塊和果汁便是令人迷醉的特調:水果丁、果汁、檸檬片和冰塊,君度橙酒能瞬間帶來怡人的微風。 但製成特調咖啡的時候卻執意它是熱的,全脂的烤牛奶光聞起來便有和暖的芳香,粗脂肪能巧妙的包覆橙皮芳香並予以潤澤感的修飾:溫厚質醇,名副其實的奶酒,咖啡的目的或許是含酒精相抵,雖然君度酒濃度有40%之高,但咖啡流體緩和酒的嗆辣感,牛奶則調合兩者,酒和咖啡成為「酒咖啡」,絲綢的滑...
「愛情靈藥」的配方:將威士忌、蔓越莓、純巧克力、加蛋麵糊調勻後,分裝小杯置入預熱15分,180度c的烤箱裡,20分後取出確認烤熟,靜置一小時。剛出爐無疑是美味的,靜置後酒香發散後沉靜下來,若以愛情來比喻,似乎炙熱後的冷靜會比較長久。 整塊未加工巧克力含可可脂50%以上,比市售90%黑巧克力還高,約莫是95~99%的程度。可可脂熱後悉數釋放苦甜味,有人說那就是愛情的味道。愛情是苦甜並列,當愛上了癮,只有對方是唯一的解藥。 據說巧克力中可可鹼的成分與大麻和安非他命在腦內作用的機制相似,因此具備強烈的成癮性。高純度95%以上黑巧克力愛好者已無法滿足超市那種糖漿化糖果化果醬化「巧克力調味的東東」。這...
畢竟仍是迷戀旅行,就像「花神」這款豆子不僅發散巧克力、牛奶、紅糖和咖啡有如織品、編髮或磚頭書疊合的層次,舌尖在閱讀時不若閱讀氣味履歷文本,反而像是經歷一場時間旅行。 起先是苦味的起始,通往堅果牛奶、水果香、花香,直到整個口腔都只剩下氣味。舌葉可辨識的味道從濃重到輕移,最後剩下一縷香氣。已然不只是舌尖,必須透過鼻腔到腦海,方可理解的傳神。品嘗花神,與其說是感受內涵的深度,不如說是在經驗時間的遞嬗。 花神咖啡,舉重若輕,合該是咖啡界裡的達摩,只需一葉便可橫江。一杯經典花神咖啡可以沿著巴哈的十二平均律冉冉上升,因為到最後輕盈的不可思議,總覺得與其說花神是神,不如說更接近精靈。 當然更不可忘懷的是巴...
遇見盧安達的那天,我並不是在咖啡店。 不甚明亮、座位很少,店門口都是器械和文件堆,到了裡面發現裡面都是陳列的烘豆。和典型講究精緻空間的內用店不同,這裡都是各種烘烤過標示的豆子,牆壁上寫滿豆單、進出貨、烘培程度和測試進度。 烘豆的專賣店,年青的老闆很得意自己的烘豆技術,滿口的堅持手工培炒、火侯與選豆三兩事,見過的沒見過的證書和照片排列,有大多數未能真正明瞭,但可以確認的是,為了尋找好的豆子,特地遠到產地一趟。從產地到咖啡,仍舊偏愛日曬豆,最古老的技法,不若水洗豆明亮、純淨或花果調的香味,只是時間之味,日曬和發酵的也許某些類似:就像曬後的棉被和烘衣機烤的棉被聞起來完全是不同的味道。 會在烘豆店來...
這款咖啡的表現方式似乎不完全是原豆的,倒像是歷經某個內在旅程,以時間相處過後,也許醱酵、停留,記憶排列日曬、水洗、蜜處理和半水洗,但舌尖只覺熟悉卻尚未辯識;倒像白毫烏龍,流洩在兀自寧靜的敘述裡。 一開始並沒有要點咖啡,但笑得很像熊的老闆已透露攻略:「先聞氣味、慢慢品嚐、放涼後更具滋味」,就衝著這話點了下去,看老闆笑著拍胸脯那種宰相肚裡能撐船完全很熊熊的氣勢,也就很入境隨俗的配合了。有人保證他的手沖能一波三折,真的難免也勾起貓的好奇心。 然後,所言非虛。 並不覺得相見恨晚,但的確很有徐志摩《偶然》「交會時互放的光亮」。第一折是茶味:敘事、述說、初見和會意。接著是第二折:質地與質地相遇,典麗的是...
這款咖啡的表現方式似乎不完全是原豆的,倒像是歷經某個內在旅程,以時間相處過後,也許醱酵、停留,記憶排列日曬、水洗、蜜處理和半水洗,但舌尖只覺熟悉卻尚未辯識;倒像白毫烏龍,流洩在兀自寧靜的敘述裡。 一開始並沒有要點咖啡,但笑得很像熊的老闆已透露攻略:「先聞氣味、慢慢品嚐、放涼後更具滋味」,就衝著這話點了下去,看老闆笑著拍胸脯那種宰相肚裡能撐船完全很熊熊的氣勢,也就很入境隨俗的配合了。有人保證他的手沖能一波三折,真的難免也勾起貓的好奇心。 然後,所言非虛。 並不覺得相見恨晚,但的確很有徐志摩《偶然》「交會時互放的光亮」。第一折是茶味:敘事、述說、初見和會意。接著是第二折:質地與質地相遇,典麗的是...
已回信收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