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古早的街上
我披上探險的羽毛去穿越
遙遠又斑駁的石刻
風早已帶走了一些色彩

走在古老的街上
我揹上遷徙的影子去抵達
夕照拉長的紋路裡
雨所卸下的一些彩妝

走在黑白色系的畫紙上
沾染的是手指縫裡
調味爆炒的油煙
走在腳步逐漸淡了的蛇行的巷弄
夜色像是天后宮中
香爐今日所頒下的
最晚一道平安

衆生無常導航
明日請早
金魚腦,似乎是。。。

看到類似的現象,以場景呈現狀態
好像蠻有趣的。

問好良
一個追著一個
自水底深處竄逃出來
每一個表情透明的呼吸
像是被時間追殺
無盡的牽強附會

氣泡
總是牽強於妥協
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的
魚缸裡看似完整的擺設
想望於鏡面另一頭
不盡完整的魚
委曲求全

隔著一面牆
透支於每一個早晨的餐桌
歧路的羊以及青春歲月
兩個言不由衷的靈魂
揣度於脆弱的鋼

頻頻對望的魚
挨著玻璃魚缸想望
我們所信仰的愛情是不是
太過完美?而我們無意走心
我們走到一起的那種傾心
將會如何善待
疑似梗塞的我們
的幸福
謝謝

問好綠豆
謝謝

問好綠豆
當我們不得不去複習
難解的習題。難解的一種
老掉了的牙疼。牙拔了
疼還在

我們現在就是要帶走
那種好像一直還在一起
一直還在模擬如何努力的分解
那種討厭的食物
使之過敏使之痙攣的。腹痛
使得我們感染

陷落的那種隱瞞
使得我們獲得。使得渴望
另一種新的抗體可以
達到免疫。可是每一次
揉搓我們滿腹的堵滿腹的慌
我們每一次都會許願
好了以後。我一定會很乖

於是還是下雨了。每當
我們想到那個一直都是不願
一直都是不情願的那個你的名字
所提起的那個。放心
都會一直很乖的那種
搞不定的。掏空了的
當我們不得不去複習
難解的習題。難解的一種
老掉了的牙疼。牙拔了
疼還在

我們現在就是要帶走
那種好像一直還在一起
一直還在模擬如何努力的分解
那種討厭的食物
使之過敏使之痙攣的。腹痛
使得我們感染

陷落的那種隱瞞
使得我們獲得。使得渴望
另一種新的抗體可以
達到免疫。可是每一次
揉搓我們滿腹的堵滿腹的慌
我們每一次都會許願
好了以後。我一定會很乖

於是還是下雨了。每當
我們想到那個一直都是不願
一直都是不情願的那個你的名字
所提起的那個。放心
都會一直很乖的那種
搞不定的。掏空了的
像在說貓咪似的
我知道你不想說些什麼
紅泥小火爐裡包藏一肚子的冷

像是在呼嚕裡窩著的
推開。並關好一房間過去
外頭的雪就要下進來了

風裡面有鐵
釘好了的咬痕比冰鋒利比
銹完整。打開又再閤上的
閣樓上有一整本青春
總是忽略了的
我知道

那個假裝透明的心思
坐在明亮的瓶裡
逐漸的睡著。逐漸的作了
一個關於句點的毛球
在最黑最黑的晚上
那個披著狐狸的
舔手的貓
我們大多都是從乳溝開始 預測風向。而且颱風眼所揣著的心思 實在是因為感覺太過曖昧而不得 不如此的繁複。旋轉 反覆驗證於海底所藏匿的那根什麼針 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豁然 確實只是個没有什麼風向的球 那本來就只是慰藉個聊。勝於無 然而那個旋轉持續加溫 咖啡與甜以及交融的舌 觸感鮮明香柔滑順 而意識裡的那個渴它總是,需索著 不厭其煩的持續並接著摇晃。攪拌 沿著杯緣撩撥。玲瓏般的曲線輕盈緩 緩的順著逆時針方向。持續的磨蹭他 孔雀般的陀螺以至於隨時可以 打包帶走的紙袋,那樣的從容 那樣的優雅 並使之均勻使之達到奶油般的細膩但 達到,是多麼玫瑰的甜美 好吧。我們就繼續暈眩繼續薄弱下去 我們擅於暈眩。也愛...
〈袋子〉
猶如我將把輕薄於妳的意念幻化成清晨甦醒的草葉所棄的那滴露。
總算是下班了 脫鉤的魚 往腦殼罩上流行樂以後琥珀色的 寧靜漸進式的暈染開來 舒心的氧 來得及時的碳水化合物 比打卡快些 比約會涼 疾夜如潮 親愛的Blue 不就是秋老虎嘛 重感冒似的 泡在汗水裡從來 並不是什麼了不得的 掛在半空中吊著 没什麼大不了 真的真的,就只是有點鼻塞 你說並不是故意的只是 有點不安感覺有點淡淡的從來 不知道為什麼就從來都不是有 什麼大不了的哀傷,我知道 你總是說不能苛求别人就要 跟我想的一樣,對於我的 不安感到不開心感到有些抱歉如果 是你,會和好如初嗎? 冷不防的 我親愛的Blue 還是會突然咬人的 所以我說秋天比較是女生 但秋天的頭髮確實是有美感的 楓林道上一路的延伸...
被掏空了的 在你細雨迷濛的清晨 親愛的Blue 别讓乾涸了的甜漏進咖啡裡 熬盡一整晚的心事 玻璃窗上,盛滿流砂的燈 已溢於言表 滿溢了的念想持續糾纏 子夜邊廂所討論的錫箔似的 隱喻隔著牆面剝開,溫柔的 鋸齒狀的告白,包藏著你向來 難以啓齒的符碼形象晦澀 親愛的Blue 外頭還有雨依然下著 至於嗎?那些全然的瞭然 全意的相信,親愛的Blue 繃緊了的保鮮的膜 不愛了的 再多的剖白也是看不見的 透明的企圖抹黑的紋 始終還是沒了 罷了罷了罷了的 那些信仰 如果夢是腦海裡的一頭獸 那麼回憶就幾乎是擅於偽裝的心 不對的時間撞進不對的人 那些獨自完成的完整 如過境於另一個夢境 我親愛的Blue 候鳥也有其...
那些墜落了又再提起的
好像一切都還完好理所當然
在浪花褪去腳印以前
屋子裡的雨聲
想找人說說話

如此凝結的果核裡
在另一個季節的縫隙穿透
初秋的葉面被擾人的鋒面打濕
光線誘騙陰影
那個緩慢抽離的色調
重複碎裂的眼神
表情透明

其實害怕是種假象
帶著每一扇被推開的聲音
沿用著過期的情緒
一點一點消失的凌晨三點一刻
逐漸稀釋的邊界以及
那些突然想起的軟弱的片段
如此的揮霍

在那些摔破了的音樂
我們不該輕易愛上寂寞
謝謝指出,問好
謝謝指出,問好
關於孤獨
只有寂寞可以解決寂寞
遺失了秘密的人
在天涯苦苦追尋著

兩個點最短的距離
全心全意柔軟並稱之為早晨的
新鮮,是夢境在睡著裡的那種理所
當然,擦肩且注視彼此注視的
兩個孤獨的心

全然的透明假裝透明的旅行
虛掩的門迂迴的表情以及易碎的心
揹負著故事的人有著破碎的
行李,沉重且甜蜜

然後沿著靈魂邊緣分離
易於食用且苦澀的角色感到
滿意而不用多作辯解於是
彼此感同身受全然的瞭然於各取所需
以神秘之姿彷彿一切還没有開始

折射的反光
錯置於另一個可能的過去
您的偽裝版本過低
請點擊更新
寂寥酒吧
空白桌椅光線昏暗
角落的黑色熱絡著
酒杯,灌注焦黃表情透明
獨飲的人

沉重,重複落在桌面上
放下又再提起
鼓聲任由著時間搥打
揹負問號的心臟
滴落井水裡

敲擊,緩緩的深入
煙葉燃起長串煙絲
蜷縮在核桃殼裡
困惑的人
披著另一個疲憊的心

兩個人的生活
過著一個人的生活
我們一起戴上各自的
我願意
各自著彼此的手語
於是
就成為你想要的
注入於瓶子裡的
砂,擅於模仿
以海為牧
自給自足
親愛的Blue
星子,從不知道
遺失了什麼

親愛的Blue
你還好嗎?
掃描於你眼底
是片無盡的深邃
話語淺淺的
月光墜墜的
下著細碎星芒的
那面湖,靜靜端坐著
滿溢的框

於是我
親愛的Blue
我就在你眼睛裡生活
豢養於黑色的雲
我就是魚
就是那午夜
經路的風
該怎麼解釋粉末?
好細,好細的微塵
曾經也許是未曾剝離
我們隔著透明的鏡子
支撐著的危樓

親愛的M
那座山,已不是原本的樣子
而這面無盡的海
像是枯竭了的月牙
在鏡子背面
你近來可好?

黑,總是在流動著
我們在努力的捕撈微光
滑溜且不經意的
那是鱗的本質
親愛的M
我在巨大的星球上
鑽個小洞給你
漏下些許過往
以及,那些來不及凝結的樣子

塵埃已經逐漸淹過喉嚨了
當我們再次想起的時候
親愛的M
你還會夢見我嗎?

慢慢的
烘烤


是麵包
妳說,焦了沒?
感覺
有點芝麻
有些酸奶味
我想
我並沒那麼奶油
只是看起來有點油

喔噗嗤
或者我跟本就是地瓜
有點甜的
喜歡妳的那種
澱粉類人魔
妳說
這樣烘會把油烘出來
平底鍋煎
香腸,不用放油
好吧
我承認
跟本就是條香腸
可是
這樣的視覺太裸體
好噁

但我要吃
在没有冷氣的夏夜LINE妳
居然有點想念和妳半夜吃宵夜的感覺
謝謝賞讀

問好 非白
點了一根煙
我即是芳草
等待一種動靜
模糊的夜晚

月光不是很清楚
有某種不安
不太安份的懷想
陷入了困境

我們都陷入困境
懷上了露水
在風來以前
我不想承認
唇上的謊
謝謝賞讀

問好喔
趁著一切都還沒醒
把竹林裡剛冒頭的筍子挖出來
燙一盤涼拌的週末
泡在汗水裡打滾的鱗
真是夠了
我需要一些雲
沒有纜繩的帆
哪怕只是落在水面上的葉子
乏了的風箏
今天要化名為蒲公英
鬆開手的氣球
我要買沒有站名的票
以及一袋狠狠的水漂兒
我還要一杯冰得發疼的漂浮冰砂
就算露出游泳圈也在所不惜
哪怕
我還是得再跳回流砂裡
不管紅線藍線還是綠線
過了今天
我會再加滿捷運卡
好唄,今天就點這幾樣
不夠再加
就這樣
趁著一切都還沒醒
把竹林裡剛冒頭的筍子挖出來
燙一盤涼拌的週末
泡在汗水裡打滾的鱗
真是夠了
我需要一些雲
沒有纜繩的帆
哪怕只是落在水面上的葉子
乏了的風箏
今天要化名為蒲公英
鬆開手的氣球
我要買沒有站名的票
以及一袋狠狠的水漂兒
我還要一杯冰得發疼的漂浮冰砂
就算露出游泳圈也在所不惜
哪怕
我還是得再跳回流砂裡
不管紅線藍線還是綠線
過了今天
我會再加滿捷運卡
好唄,今天就點這幾樣
不夠再加
就這樣
聽聽我心
有多麼輕多麼的遠
在隱密的夾縫中我曾看見
羽毛自在的滑行秋天那般的
氣息逐漸有了浪潮

弧線延展
在冰上狐步的姿態
噓 不要聲張
輕輕的 輕輕的微笑
不要驚動那些蟲子
那些緩慢浸淫的葉尖
劃破了的雲

我們來說孤獨
湖面有一些聲音緩緩 緩緩
的流過了他的臉頰
有那麼一點紋路
風乾了的

游在年輪裡的魚
鱗片沾了點樹葉的光
對於人生的酸甜苦辣,讓我們澆上一點復古式的哀愁。
對於人生的酸甜苦辣,讓我們澆上一點復古式的哀愁。
怎麼我就看到了個釣餌
要假戲真作又要耍迷糊
生存還真是 ( )

偷偷問一下
咬還是不咬呢?

問好
鵝卵石基本上是打不出蛋黃了,我想
堆出了個女王也是莫可奈何
打水漂嘛

喜歡這個 無照駕駛的說法
也只能想像 「飛魚就要來了!」

問好
就像是小時候,揹著書包穿著雨鞋到處胡亂踩踏的笑聲 。
是啊,過去式了

好久不見唷
問好 塔羅白羊
謝謝 賞讀

問好 喜菡老師圖檔
那些被大雨濕透的日子
怎麼樣也不想安靜下來
就像一面狡猾的鏡子
撕了就醉,碎了又醒
窗外已經沾滿模糊的顏色
親愛的M
遠處有個堅定的影子

來來去去的句子
瘦了又胖,胖了又瘦
不斷詢問的信封
怎麼樣也寄不出去
就像湖裡躲著成群的星星
議論翅膀的漣漪
一切終於開始安靜的睡了
只有停不下來的風

留下雨裡安靜的影子
擦亮透明的詭計
親愛的M
我依然還在這裡
在堅定的黑色裡
唯一不確定的
是那些被大雨濕透的
痕跡
想像割草機剔牙的樣子
玻璃的血液裡還藏著一些餘毒
寫好一整夜的藍天空
墨水筆終於滿足的睡了
跳舞的蝸牛決定
在秋天某一個乾淨的早晨
步入拖把的後塵
沈思的麻雀
陷入秋收後的田野
所有的信仰顯示
一切井然有序
唯有草尖上的露水
在玻璃彈珠的彩虹裡
困頓著



是的,整理一下就順暢多了

謝謝



問好 喜菡 老師
不甘寂寞的狗鼻子,企圖搜出那些掩埋在影子裡的骨頭
想像割草機剔牙的樣子
玻璃的血液裡還藏有一些餘毒
寫好一整夜的藍天空
墨水筆終於還是滿足的睡了
跳舞的蝸牛
決定在秋天的某一個乾淨的早晨
步入拖把的後塵
沈思的麻雀
陷入秋收後的田野中
所有的信仰顯示正在正常運作
一切井然有序
唯有草尖上的露水
在玻璃彈珠的彩虹裡
困頓著
小心!隔牆有耳,我們不得不拿掉蛙鳴的口語。
我們必須以右手悄悄的監視,從左手洩漏出去的指紋。
謝謝賞讀

問好 喜菡老師


我們在曖昧的季節裡
暗示於火
一再一再的
重複抽離的困境
道別在露水
走遠的在秋水
雨帶走了蟬聲
我們在燃盡的枯葉裡
聊表哀愁

善於思考的羊
一再的咀嚼清醒的夢
微風揚起遷徙的舌
背光的葉子
將熄而未熄

而時間困在砂漏裡
還沒燒盡的記憶
在小徑上竊竊私語
寫了一半的秋意
沾染山林
我們在曖昧的季節裡
暗示以火


毛孔細緻如夜,夜色是布滿垂涎的丘疹


這裡最亮眼


問好 路人甲
-- 給blue 4

就像你所說的
淡薄的季節,擁有微微的火星
使得一切都像是正在劇烈的撕開
但卻又是在不確定的疼著
就像你的名字
如同乾燥的落葉,在褪去光彩以後
保留僅有的餘溫
但卻又那麼令人焦灼

是的,親愛的blue
我又遇見了你
在不確定的季節裡
不期然的和你擦身而過
我叫你的名字
你回過頭來報以微笑
笑容如此的燦爛
如同以往

在如此消退的季節裡
像點燃的引線
親愛的blue
悄悄的
也已經入秋了
就像你所說的
一切都像是在不確定中撕裂
醒來以後,我留著你的笑容
不知道你現在是否
如同以往

-- 給blue 3

悄悄的
浮出了水面
河面上的風景有你的樣子
輕輕的,掩上一個旅行的早晨
我要在還沒醒來的時候
離開,帶著僅有的雨聲

親愛的blue
時間逐漸划開了
淡淡的鹹味
好像永遠也結束不了的雨
滾熱的白水抱著白茉莉
悄悄的,浮上了雲層裡的星星
一杯寫壞了的隱喻
努力的吐砂
凝結在臉頰上的溫度
在草尖上懸著

瞇著的貝殻
像沒了瞳孔的眼睛
你說突然走了
不知怎了像少了點什麼
親愛的blue
我什麼都沒有帶走
只有茉莉花茶的雨夜
偶爾還是會下著

-- 給blue 1 沒有什麼比林子裡碎落的太陽 還要溫暖,如果 你是市聲喧囂中的陶笛 那麼,我願意是淡水河岸上的倒影 如果,只是如果那種滂沱的腳步聲 我將在天明的街道上 留下最後一盞夜燈 是的,流逝的花香 如此盪漾 我還是願意的 我願是那最後一聲晚安 如果,你只是那夜裡 急促的流雲 -- 給blue 2 如果不是因為心中有鬼 要不然,你怎會在秘密的角落 保留一支曖昧的燈芯 如果不是心中有鬼 要不然,你怎會在子夜的邊廂裡 藏著一片糊掉了的玻璃 要不是因為有鬼 不然怎麼會把乾燥的吻 偽裝在皮夾裡 要不是因為 已經走私了失陷的潮汐 要不然,頸項的氣息也不會因為 鼻腔裡面有鬼 而暗自竊喜 偷偷的 ...
是不是你?撿走了我的春天.....
遇到想讀的就讀吧
符號是否觸動思考
是意願的事

~~~^^
喜菡老師 午安: 過程的公里數編排是隨意倒數的,主要是結合『騎車攻頂』及『上班族期待假日』的情緒狀態。 在FB上哈啦,聊著聊著出現某些狀態的交集,截取一些出來跑一下...... 精心特製一杯『卡布奇諾』給這些朋友感受一下下,為什麼呢? http://forum.pon99.net/images/smilies/icon_evil.gif 為了聊天過程中,我總會出現一些詩語言,常被誤以為是『文言文』、『外星語』.... http://forum.pon99.net/images/smilies/onion_icon_5.gif 或者遭受抵制、孤立.....(雙手握拳揉眼睛)... http://...
大約14公里從這裡 努力往上爬行大約14公里就是 天國轉折的地方了 我們來路不明我們踏上轉折的踏板 逆風飛行的靈魂 上揚的弧線 緊緊逃逸的我們 虎虎生風 大約11公里的轉折 我們汗水淋漓 盡致的我們的肌肉 酸痛再逼近2公里 痛快我們的痛 遠遠拋出的 週休放風的紙箏 煎熬大約還有8公里 再堅持一下就要禮拜五了 什麼隱忍都是值得的 我們不去想爆肝的勾心 一0一忠狗 宇宙無敵風火輪 沒有什麼辦不到的鳥事 咬緊牙關又是3公里了 我們就這樣倒數下去 天國轉折14公里的地方 距離週休還有4公里 暗暗摩拳惦惦擦掌 行事曆又短了一截 卯足全力的時刻 於是14公里眺望的地方 天堂距離2公里之外 我們於捲軸的踏板...
謝謝賞圖

問好 綠豆